“这里有水!”听此,乔一夕急忙的上前,将身后背着的水递给了阿浩。

  “呕……咳咳……水……水……”阿浩急忙的将水灌进布鲁克的嘴巴,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虚弱不已的布鲁克便好像得到了救命药草一般,紧紧的抓着水壶喝了起来。因为太着急,还忍不住咳嗽。

  “布鲁克,你没事吧?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呢?”看着布鲁克这幅模样,乔一夕顿时觉得自己等人还是幸运的。

  迷糊的睁开眼睛看了半响,布鲁克渐渐的看清了眼前的人。这竟然是自己认识的!布鲁克顿时大喜。

  “太好了,总算是见到人了。我已经在这沙漠里漂流了四天了,我的食物没有了,水也没有了,我还以为自己要死掉了!呜呜~”

  说到这些,布鲁克竟然忍不住嚎啕大哭。他这三天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在这片沙漠里,他就好像是身处地狱一般,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什么都没有。

  见此,乔一夕张了张嘴想要安慰,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安慰他,还不如让他先哭上一场来的痛快。

  “呜呜~我什么都没有,我为了活命,我只能生吃沙蛇,生吃沙蜥。呜呜~我差点要疯了!更加可恶的是,总有一片绿洲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走,可是我怎么都走不到,我走不到啊!呜呜~”

  布鲁克心中悲哀万分,这三天,他甚至想过自杀还来的痛快。他一个人被风暴吹到不认识的地方,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望无际的沙漠,他都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行了,一个大男人别一直哭哭啼啼的。既然我们找到了你,那就说明你得救了。至少你还能多活几天。”封欧微微的皱起眉头,对布鲁克的哭诉十分的无语,可是也明白他被风暴独自刮走,好不容易见到了人,少不了会忍不住诉说一番,所以语气也没有十分的强硬。

  “呜呜~老大,提姆先生,你以后就是我布鲁克的老老大,我以后一定死死效命于你,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叫我杀鸭我绝不连鸡。”布鲁克可怜兮兮的趴在封欧的脚下叫道。

  “……是誓死。还有,是叫你杀鸭你绝不撵鸡。”乔一夕嘴角微抽,默默的纠正布鲁克的话。

  “是是是,乔小姐说的对,以后我一定为提姆先生出生入死,九死一生,舍生取义……”

  “……”乔一夕默默扶额,不再说话。

  “布鲁克,你说的绿洲是怎么回事?”封欧嘴角同样一抽,默默的转移了话题。否则他真担心阿浩会受不了布鲁克的喋喋不休,直接将他给拍晕。

  “一说起那个绿洲,我就气啊!我追的时候,它就跑,我不追的时候,它就远远的不懂。他奶奶个熊的,要是让老子抓到它,一定一把火给烧了!”布鲁克一愣,立马变得十分气愤。好像他这四天在沙漠里面全都来追逐这个绿洲了!

  听此,众人面面相觑,下一刻,布鲁克气愤的瞪大了双眼,吼道。“就是它!就是它!妈的,这个鬼东西又出现了,老子我……”

  布鲁克急忙的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狠狠的往前方扔去。

  乔一夕等人一愣,纷纷回头。

  “海市蜃楼?竟然是海市蜃楼?我的天啊!”

  乔一夕瞪大了双眼,在身上摸索一番,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身上根本就没有照相机。真是可惜了,她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见海市蜃楼,没有想到回事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的,乔一夕心里面激动万分。

  “海狮盛楼?”布鲁克疑惑的抓了抓脑袋,一连茫然。

  “你在波里沙漠生活了那么多年,该不会连什么是海市蜃楼都不懂吧?”乔一夕微微皱起眉头,忍不住打量起布鲁克来。

  “我为什么要知道?我只看到一片绿洲,也没有看到狮子和楼啊!不过我倒是有看到人在绿洲里面出现。”布鲁克翻了一个白眼,丝毫不觉得自己是不学无术,反而打量着眼前的海市蜃楼,一脸不屑的说道。

  “有人?”封欧眉头一挑,淡淡的问道。

  乔一夕和阿浩也是认真的打量着不远处的海市蜃楼。这是一个茂密的绿林,虽然只映射出一部分来,但是可以看出,这片绿林的面积远远不止这海市蜃楼的全部。

  可是不论他们三个如何观察,都没有看到一丝人影,乔一夕忍不住问道。“是不是这个海市蜃楼映射出来的是另外一片绿地?”

  “不可能!不可能!这些树我就是死了也能认出来。虽然方位有些变化,但是我就是知道,这几天我看到的海市蜃楼都是同一个地方!”布鲁克愤怒的叫道,似乎对乔一夕的怀疑感到不满。

  见此,封欧和阿浩对视一眼。阿浩当即问道。“你还记得这些天你看到的海市蜃楼的方位吗?”

  “当然记得,这个鬼东西,害我在沙漠里面跑了又走,走了又跑,我怎么可能记不清楚?”

  “画出来。”

  “啊?什么?”布鲁克一愣,傻傻的问道。

  “将那绿洲的方位画出来,如果那个地方有人的话,我们至少可以确定现在的方位。如果没有人的话,我们也可以临时在那个地方补充资源。”

  听着阿浩的解释,乔一夕却忍不住疑惑的问道。“这个海市蜃楼离我们至少有三十公里,更别说是倒映出海市蜃楼的真实绿洲了。我们去那个地方岂不是要走很远的路?而且,要是它偏离我们的路线很远,我们要花上更多的时间。”

  乔一夕说的话不无道理,她的担心也是理所当然。可是阿浩却没有理会她,而是抓住布鲁克的衣领,将他提起来,画上见过绿洲时,出现的方位。

  “我……”乔一夕眨巴着眼睛,过了许久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人给忽视了。她可以感觉到,阿浩转头的那一眼,绝对是对她的鄙视和嫌弃!

  “哈哈,现在知道本少爷的好了吧?”封欧心中好笑,笑眯眯的摸了摸乔一夕的头,这才解释起来。

  “按照布鲁克的说法,他这些天都能看到同一个地方映射出来的海市蜃楼,那就说明,布鲁克所行走的方位都能够看到这个海市蜃楼。海市蜃楼的形成原理你应该明白,通过阿浩的推算,他就可以大致的将绿洲的方位和距离推算出来。而且……”

  听到这些,乔一夕的眼睛越睁越大。她一直以为阿景是他们三个人当中最厉害的。现在她才知道,阿浩竟然也不遑多让。可是这些人竟然都只是封欧的保镖?

  乔一夕讶异的看着封欧,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阿浩他们三个当你的保镖,真是委屈了。”

  封欧一顿,等待着乔一夕夸奖的得意笑脸顿时挎了下来。

  乔一夕!你这个死女人,有你这样贬低自己的男人的吗?什么叫做给本少爷当保镖委屈了他们?你倒是亲口问一问,他们到底委不委屈啊!

  封欧越想越生气,偏偏乔一夕还忍不住崇拜的看向阿浩。

  “女人,你不要惹怒本少爷。本少爷可不会一直宠着你!”封欧愤愤的将乔一夕扣在怀中,一手紧紧的抓住乔一夕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

  `酷匠w-网r永eD久0K免(=费!看,小说

  可是此时的乔一夕早就已经不是当初初识封欧的女人了。而封欧也不是当初冷冽的随手就要把乔一夕给捏死的狠毒恶少。

  两人僵持一番,封欧只觉得又是生气,又是无奈。看来自己真是太宠着这个女人了,竟然让她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对着自己。

  封欧眼色一深,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以为本少不舍得伤害你,就没有办法惩罚你了吗?

  见此,乔一夕浑身冒起鸡皮疙瘩,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可是被封欧狠狠捁在怀中的她能逃到哪里去?

  “唔~封欧,不要……”

  下一刻,封欧的薄唇疯狂袭来,攻城略地,让乔一夕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唔~”

  乔一夕无力的趴在封欧的怀中,羞愤欲哭。真是太丢人了,每次和封欧在一起,自己总是节节败退,她什么时候才能傲娇的反击一次?

  “怎样?女人,还敢不敢?”封欧喘着粗气,得意的叫道。

  “不,不敢了。”乔一夕可怜兮兮的撇着嘴,躲在封欧的胸口处,暗道,我这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幸好有阿浩和布鲁克在旁边,封欧开始顾忌起乔一夕的感受,所以并没有太过过分,而是搂住乔一夕的腰,细声的说些什么。

  “少爷,方向已经定了。绿洲的真实地方位于指南针西边的位置,而且距离很近,不足十里。”

  “什么?这不可能?十里我们两个小时就可以走到了。”乔一夕讶异的叫了起来,在她想来,那片绿洲怎么也得有五六十公里远吧?

  一旁布鲁克也是惊讶的叫了起来,一脸的不可置信。“不可能!这四天,我都走了多久了,为什么一次都没有到达那个鬼地方?按你说的,我都在那绿洲外面走了七八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