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浩还没有到山洞的时候,乔一夕便已经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引得封欧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这个女人,刚开始的时候对阿景各种殷勤,现在当着本少爷的面又对阿浩各种殷勤,果然是欠调教!

  可是当看到两人回来的时候,乔一夕却是一脸闷闷不乐的坐到一边,封欧顿时扬眉,暗道阿浩这个小子又哪里惹她了?

  只见阿浩憨憨的将自己手中的猎物扔到地板上,说道。“少爷,今天的动物似乎十分的警觉。我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大型动物,所以就杀了几只沙鼠回来。”

  “恩,处理吧!”封欧点了点头,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乔一夕。

  见她默默的蹲在一边煮野菜,默不作声,封欧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乔一夕不回答,封欧这才将目光看向了一旁认真处理沙鼠的阿浩。

  阿浩愣了愣,说道。“少夫人可能觉得我打的猎物太少了。”

  “……才不是这样!你这个混蛋阿浩,竟然猎杀沙鼠,那么可爱的动物,你怎么能下得了手?”

  看见阿浩睁着眼睛说瞎话,一旁沉默不语的乔一夕顿时愤愤的叫了起来。

  她现在还记得在湖泊洗澡的时候,那些沙鼠小心翼翼,鬼头鬼脑的砸吧着喝水的模样呢!可是转眼间,阿浩竟然提了几只杀鼠的尸体回来。自己只觉得他不应该猎杀沙鼠,什么时候还觉得他猎杀的太少了?

  看着乔一夕愤怒不已的表情,阿浩更是一头雾水。刚才在外边看到少夫人来的时候,她看着自己的第一句就是……你居然带沙鼠回来?还是三只!

  这难道不是猎物打的太少,而且还嫌弃猎物个头太小的意思吗?阿浩茫然的看着一旁气呼呼的乔一夕,顿了顿说道。“少夫人,我还带回来的其他猎物。你肯定会喜欢!”

  阿浩说着,直接将自己的衣服给掀开。乔一夕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捂住了眼睛,脸色青白不已。这个混蛋阿浩,竟然在自己的面前脱衣服!难道他还把猎物给藏到衣服底下去了不成?

  “看,少夫人,这是我在外边捡回来的猎物。也不知道是谁竟然有那么大的力气,直接将这东西给捏死了!”

  捂住眼睛的乔一夕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探出了头。可是当她睁开双眼的时候,却脸色大变,白着一张脸扑到了封欧的怀中叫道。“啊!!阿浩,你这个混蛋,给我拿开!拿开!!!呜呜~”

  “噗~”

  看到阿浩手中的猎物,封欧也是一口菜汤直接喷了出来。

  只见阿浩手中的不是他刚才捏死的毒蛇又是什么?他本来随意的扔到一边,就是担心乔一夕害怕,可是没有想到阿浩回来的时候竟然发现了这条毒蛇,还带了回来……

  封欧真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哭还是笑了。

  “少夫人,这蛇肉味道可好了。比沙鼠的味道好,而且这块头也挺大的,够我们三个人吃的。”

  听到阿浩品头论足的点评着这条毒蛇应该如何处理,如何烹饪,乔一夕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干脆将自己的耳朵紧紧捂住。

  她现在对阿浩这个人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了。

  她只要一想到刚才她竟然和一条毒蛇在那么近的距离,她就忍不住浑身发抖。这个可恶的阿浩,竟然把这条蛇当成了皮带绑在腰间!居然还带了回来!呜呜~也许是感觉到乔一夕的害怕,阿浩绕了绕头,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的说道。

  “本来我以为这个绿洲只有我们,现在看来应该还有人出现。这条蛇一看就是高手活生生捏死的。我们要小心防范,而且……”

  “这条蛇是我杀的。”

  封欧淡淡的说着。心中同样也是无语。

  只是,被那条明晃晃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毒蛇给吓到的乔一夕根本就没有听清楚他们两个人的对话。自然也就不知道阿浩竟然将封欧杀蛇的手法评价成为一个高手。

  当然,即使她听到了,估计也会嗤之以鼻。封欧?就他这样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高贵大少爷,怎么可能是阿浩口中的高手?是超级无敌大纨绔才是真的!

  一晚上,乔一夕都对阿浩报以了一万分的厌恶和恼怒。连带着他兴致冲冲递过来的烤蛇肉也被乔一夕苍白的打开。

  白痴阿浩,有这样示好的吗!

  准备好了食物,第二天一大早,乔一夕等人便从这片不知道名字的绿洲离开了。

  根据阿浩临时制作的指南针,已经树木的年轮来判断。最终封欧随意的指了一条比较好走的路开始出发了。

  不管是去拉瓦拉还是提科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以为他们根本就不确定自己走的路是正确的。

  但是封欧最终还是决定往提科的方向去。毕竟提科他们都比较熟悉,而且还是封欧的势力。这对他们来说有着很大的帮助。

  现在他们身上没有其他有用的设备,去提科是最安全的选择。最重要的是,到时候去了拉瓦拉,要是没有见到阿林和阿景,也能及时的派人去搜查。

  即使如此,乔一夕等人心中还是十分的沉重,只能一而再的祈祷着阿林和阿景等人已经在拉瓦拉了。

  \酷3P匠ZD网k@唯T一Q(正版,其●V他5¤都1是盗版

  沙漠的天气十分的炎热,不过只是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乔一夕就觉得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烫。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那天被菲利普用刑逼问着文件的下落一般,让人头昏脑涨却又只能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

  当然,现在的感受比起当时有过之而无不及。乔一夕迈着沉重的脚步,将面前的阿浩当成了自己的榜样。

  毕竟她和封欧身上没带什么东西,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阿浩一个人扛着。一开始乔一夕还不赞同,认为这是在虐待阿浩。

  可是现在看看,乔一夕这才明白为什么封欧毫不犹豫的就将东西全都扔给了阿浩。

  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她就已经嗓子干哑,脚步沉重,整个人昏昏沉沉。

  可是反观阿浩,除了浑身留下的汗水,竟然连气都不喘一下。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乔一夕总算对此有了深刻的理解。

  “喝点水吧!”封欧担忧的看着一旁的乔一夕。

  徒步比不的坐车,这可累多了,更何况还是在这种高温度的沙漠上,即使穿着厚厚的鞋也能感觉到那炙热的沙子传来的热流。

  “不行!我们只有两壶水,这桶里的水已经被蒸发很多了,不能喝。再说了,我们出发的时候,我已经喝了很多水了,我不渴。”乔一夕坚定的摇了摇头,即使她已经忍不住一而再的咽口水。

  她清楚的知道,这两壶水对他们三个人有多么的重要,在去提科的路上,也不知道要花多少天,水在这个时候最是宝贵不过了。如果不是因为在绿洲实在找不到东西来装水的话,她也不会提着那破旧的水桶走了一路。

  最让她伤心的是,这些水桶里面的水一路走来竟然直接蒸发了三分之一。看的她的心都是拔凉拔凉的。

  可是封欧却根本就不理会乔一夕的拒绝。这个女人,嘴巴都已经干裂开来了,竟然还说自己不渴?骗人也不应该这样骗的!

  “张嘴,不然我把水桶的水给倒掉!”封欧恶狠狠的威胁道。

  “不行,我还能再坚持!”乔一夕急忙的抢过封欧手中的水桶,摇了摇头。

  “死女人,你一路提着一个水桶,水已经蒸发了大半了,你要是不喝的话,再过几个小时,水全部都被蒸发掉,到时候你不仅白费力气提了那么长的时间,而且还一口都没有喝到。你是白痴吗?那么简单的算术题都不懂?还是,你想本少爷亲口喂你喝?”

  封欧没好气的看着一脸见此的乔一夕,心中满满的全是心疼。他知道,乔一夕这是想要给他们的生存争取更大的机会,所以才会这样做的。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负担,觉得是自己拖累了他们。

  乔一夕抿着唇,和封欧僵持起来。封欧说的话她何尝不知道?可是喝掉了一口,就意味着他们会少掉一口,这桶水坚持的时间就更短。

  沉吟了一会儿,乔一夕这才说道。“那我们三个人一起喝。”

  “好,你先喝。”封欧无奈,只能点头看着乔一夕喝水。

  此时水桶的水被太阳晒得温温的,叹了一口气,乔一夕蒙头喝了一大口,分成好几下吞咽下去,这才觉得干燥的嗓子得到了些许的缓解。

  “好了,我喝了。现在你们也喝吧!”

  封欧皱着眉头看着水桶中没有变化的水,说道。“你确定你喝水了?为什么这水桶里面的水一点都没少。”

  你明明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看这水桶中的水,乔一夕十分的无语。但是对水的渴望还是让她又往嘴巴灌了一口。

  “好了,现在你们两个可以喝了吧?”

  乔一夕睁着大眼睛看向封欧和阿浩。

  封欧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乔一夕的态度十分的坚定。他没有办法,只能狠狠的喝了几口。这个女人,他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心疼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