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夕,把手给我。这里还有位置!”

  林夕伸出手看向乔一夕。因为刚才突然发生的事情,封欧和阿浩挤在一块,根本就没有空余的地方。只有林芸所在的后座,还有一部分的空余。

  顶着剧烈的风,乔一夕毫不犹豫的将手伸出,抓住了林芸的手,虚弱的说道。“谢谢。”

  可是没有想到还不待乔一夕站稳,一个飓风刮过来,林芸顿时松开了手。下一刻,乔一夕毫无支点直接被风卷上了天。

  “不要!!”还来不及缓气的封欧瞪大了双眼,毫不犹豫的往乔一夕奔去。可是此时的乔一夕受到了很大的创伤,根本就没有力气抓紧封欧的手。

  看着封欧那绝望的模样,乔一夕虚弱的勾起苍白的唇角,无声的说道。“放开吧!”

  是啊!放开吧!她没有那么幸运,第一次可以被封欧救回来,第二次还可以被封欧就回来。她已经浑身没有了自觉,就连沙子飞驰而过的伤痕也感觉不到一丝的痛楚。她,好累。

  “一夕,不要。你一定要坚持住啊!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是我太不小心了。是我没有意料到车会颠簸。对不起,对不起!!”

  车厢内的林芸嘶声痛哭,可是却没有再伸出手去。

  在众人没有看到的地方,林芸的眼中闪过一丝狠烈的杀意。她就不信了,这一次还有人就得了你?就算你被封欧拉回来了,这漫天的沙子也够你喝一壶了的!

  “少爷,松手吧。你这样做,少夫人只会更加的痛苦。”阿浩在一旁淡淡的说着。飞溅而来的显然是乔一夕的鲜血。

  “不!我不会放手,我永远都不会放手!小夕,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

  封欧强硬的瞪着被风吹得翻卷的乔一夕,眼角竟然溢出了泪水。

  见此,乔一夕却勾起了一丝幸福的笑意。

  “封欧,我爱你。”

  “不!!!”

  眼睁睁的看着乔一夕挣扎着要挣脱封欧的手,封欧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跳了出去,将乔一夕给紧紧的拥在怀中。

  “你这个死女人,别想逃开我!”封欧愤怒的叫出声,下一刻,两人早已经没有了痕迹。连带着眼睛手快只来得及抓住封欧脚的阿浩也不见了踪影。

  阿林和阿景脸色大变,想也不想就要跳出车去。可是赖辉和夏佐等人纷纷将他们给抓住,企图拯救这早已经风雨飘摇的改装车。

  谁知道,一眨眼的功夫,改装车竟然直接被风给卷起。待这场沙尘暴缓缓平息,风平浪静的时候,这里哪里还能看到一丝人影?那平静的模样,似乎这个地方从未有人踏足。

  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乔一夕在看到封欧竟然毫不犹豫的跳出来,她忍不住痛哭失声,即使失去了意识,眼角的泪水还是不停的溢出。

  一个阴暗的山洞里,封欧皱着眉头说道。“她发烧了。还有药吗?”

  “少爷,我们被风卷到这里,只有两包物资,至于药都已经用完了。”一旁阿浩闷闷的说着,看着眼前被包裹的犹如木乃伊的乔一夕,心中很是烦躁。

  “少爷,我们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我们应该把物资全部都集中起来,你绝对不能出事。为了救少夫人,你把药都用完了,我们……”

  “够了,你出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东西。”听见阿浩的唠叨,封欧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叫了起来。

  对于这个不懂情爱的憨汉子,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才能告诉他,眼前这个女人他珍如生命。

  阿浩急忙应了声是,看着根本就顾不上自己包扎的封欧,心中越发的苦恼。少爷是什么人?为了少夫人把药都给她了。可是遇到风暴的时候,他却将少夫人给紧紧的抱在怀中,少爷受的伤也不轻啊!

  看着封欧身上虽然结疤但是还带着血丝的伤痕,阿浩犹豫了半响还是走了出去。

  不得不说,他们三个人还是很幸运的。竟然被风给卷到了离绿洲不远的地方。阿浩是他们三个人当中最先醒过来的。在看到周围空空的一片,阿浩脸色大变,因为他紧紧抓住的封欧竟然没有了踪影。

  呆愣的看着眼前连绵不绝的沙丘,即使阿浩再怎么坚强也忍不住流下了泪水。他从小就被安排到封欧所在的家族训练。封欧是他用生命效忠的男人,就算他自己死了,他也绝对不能让封欧有事!

  可是他竟然把他的少爷给丢了,他简直要引颈自杀了!最初的慌乱之后,阿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根据自己的知识来分辨封欧可能会掉落的地方。

  对于波里沙漠的了解,阿浩远远不如阿景,但是却不代表他是个门外汉。相比,对于这些知识,他可比波里沙漠的本地居民还了解的多。

  所以当阿浩看到满是沙子的地面上突然伸出了一只手后,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好不容易将自家少爷从沙子里面挖出来,阿浩这才看到一直被封欧护在怀中的乔一夕。

  阿浩来不及多想,便打开了身上的物资旅行包,要给封欧包扎伤口。可是封欧却摇摇头,拿过阿浩受伤的绷带,细细的给乔一夕包扎伤口。

  乔一夕的情况很不好,微弱的气息让封欧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在封欧的吩咐下,阿浩对周围的环境做了一番勘测,这才找到了附近的绿洲。可是即使如此,三个人的状况也没有好多少。

  特别是乔一夕,一直昏迷不醒。嘴巴一开一合的却根本就听不到声音,只能隐约的从嘴型上看出应该是叫封欧的名字。

  在外边环视了一圈,将这个绿洲大概的情况摸的差不多的阿浩手里拽着一大把的草药走了回来。

  “少爷,这些草药是在离中央小湖泊的地方采到的。我发现这个绿洲有人居住过的痕迹,但是应该已经被荒废了十多年了。”

  “整个绿洲也不大,我想应该是那些人意识到这个绿洲快要退化成沙漠了,所以都搬迁离开了。我还猎了一只羊,可以吃点热乎的东西。”

  说着,阿浩也不等封欧应答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酷●2匠M=网|¤正%%版首_发34

  对于野外生存,阿浩显然有着丰富的经验。三两下就把那只羊给处理好,放在了火上烧烤。

  看乔一夕这个样子,阿浩心中叹了口气。少夫人受了重伤,医疗条件又很差,能不能救回来还两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快点到达拉瓦拉和其他人回合。可是天知道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

  阿浩不理解封欧对乔一夕的感情。在他看来,这个女人只不过是认识了几天,勉强算个熟人。就算阿景说过,这个女人很重要,但是阿浩对其却没有太多的感情。

  也不知道是因为阿浩带来的草药,还是因为那飘入鼻中的香味,乔一夕总算是睁开了眼睛。

  在看到封欧的那一刻,乔一夕鼻子一酸,呐呐的叫了一句。“傻瓜!”

  “太好了,小夕,你总算是醒过来了。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很痛,会……”

  “你没事,真好。”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紧紧拽着自己的手,一脸着急询问的封欧。乔一夕勾起了苍白的唇角。

  “我们都没事,才是真的好。”封欧一愣,缓缓的说道。

  是啊!只要大家都没事,那就好。乔一夕松了口气,看向了一旁的阿浩,眼神友好的示意一下,却又发现周围没有了熟悉的伙伴。

  察觉到乔一夕眼中的疑惑,封欧淡淡的说道。“我们和他们失散了。放心吧,好好养伤,我们到时候去拉瓦拉回合。”

  “恩。”乔一夕眼中闪过一丝伤痛。

  在封欧的搀扶下,乔一夕坐了起来,不禁开口问道。“我们被风吹到什么地方来了?这里看样子不像是沙漠。”

  “的确不是沙漠。这里是绿洲。阿浩刚才抓了一只羊回来,你现在身体虚弱,正好补一补。”

  说着,封欧将阿浩递过来的大腿撕拉一声,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喂到乔一夕的嘴巴里。

  知道这只羊很腥,封欧还不忘安慰道。“知道东西不好吃,但是你不能嫌弃。吃下去才有力气离开这里。”

  乔一夕一顿,很想告诉封欧她其实对这些一点要求都没有。可是看到封欧那双要把自己给软化的眼睛,她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阿浩采回来的药很有效果,再加上之前封欧日夜不休的照顾,不过是一晚上的功夫,乔一夕便生龙活虎起来。看着因为照顾自己而一夜没有休息的封欧,乔一夕心疼的抚摸着他脸上的伤痕。

  那些沙子就好像一片片利刃一样,将封欧的脸给刮的狰狞恐怖。可是乔一夕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害怕,反而全都是心疼。

  在看到封欧的时候,她很震惊,但是为了不让封欧难过,她还是假装若无其事。现在封欧睡着了,她反而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无声的哭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