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们一共有七个人,一辆车就已经很拥挤了,更别说还有许多的行李物资。阿林沉吟了一声,说道。

  “少爷,那些车有些还可以使用,我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进行修理,整合。但是……”

  “去吧!阿景和阿浩分别两个地方警戒。”

  “是的,少爷。”

  “是的,少爷。”

  阿浩和阿景同时说道,两人分别往两个地方走去。而阿林则到了对方的车上,把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拖走。

  一场战役下来,封欧这方的人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对战的经验可怕的吓人。

  乔一夕窝在封欧的怀中两眼无神,根本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是被吓坏了。

  而一旁的赖辉早已经可怜兮兮的凑到林芸的面前说道。“小芸,你看,刚才我直接上手杀了两个人,厉害吧?幸好你躲在车里,那些人拿你没有办法。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我有手枪!”

  虽然赖辉第一次用真正的手枪,但是作为一个平日里很喜欢玩真人CS的他,心中除了最初的害怕之外,竟然生气了一股豪气和嗜血。那副模样,简直和土匪没有什么差别。要不是阿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真的不知道赖辉还能不能这样全须全尾的在林芸的面前大声吹嘘。

  对于赖辉竟然敢杀人,林芸是不信的,只当他是碍着面子吹嘘不已。根本就没有理会,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封欧怀中瑟瑟发抖的女人。

  真是没有想到乔一夕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机,以为这样封先生就可以对她爱护有加?虽然从车里面出来的时候看到眼前这幅恐怖的景象,横七竖八的尸体倒在了沙漠上,鲜血将沙子给染成了红色,一股浓郁的血腥扑面而来,她的心里面却是很害怕,但是她和乔一夕不一样。

  这些人是要他们性命的人,林芸只觉得痛快,只觉得他们该死,从最初的害怕瞬间变成了理所当然。

  所以在看到乔一夕竟然光明正大的躺在封欧的怀中,心里面别提多别扭了。特别是一旁还有赖辉在一直碎碎念。

  她也想要窝在封欧的怀中可怜哀怨的等待着他的怜惜,可是她知道,如果她这样做的话,不过是平白的便宜了赖辉而已。

  封欧微微的皱起眉头,林芸的视线太过的显眼,让他心生不快。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看穿了林芸这个女人,所以对她的示好一直都没有给什么好脸色。

  但是如果因此而让她想要迫害他怀中的女人,他是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女人的嫉妒心比什么都可怕。

  封欧微微眯起双眼,思量着是不是也给林芸一个痛快,却见他怀中的乔一夕猛地瞪大了双眼,紧紧的拽着手中的抢往前方开了一枪。

  突兀的枪声传起,吓了大家一跳。

  等大家顺着乔一夕的手枪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却惊恐的发现在皮卡车的掩护下一个男人正举着长枪对准了封欧的后心。

  “我不想当累赘。我……”

  乔一夕虚弱的看着眼前的封欧,话还没有说完便直接晕了过去。这次不用确认,她也明白,她射击的这个人必死无疑了。

  “……死女人。”

  封欧双眼微眯,紧了紧怀中的人儿。心中却满含欣慰。这个女人竟然为了自己开枪,还说不会喜欢上自己?

  当乔一夕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昏暗的天空,影影倬倬的灯光,以及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封欧,怎么办?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竟然爱你爱的那么深了。想到昏迷前看到那个人想要杀封欧,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举起了手枪。

  就连乔一夕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当时的心是多么的后怕。如果她没有看到,或者她没有这个勇气开枪的话,也许死的就是毫无防备的封欧了。

  天知道,她当时有多么的害怕失去封欧?

  现在,她醒过来了,可是她却发现她一点都不后悔。封欧说的没错,这群人本身就是亡命天涯的罪犯。死在他们手中的人才是无辜的。

  她不应该这样继续钻牛角尖,她要肩负起保护他们的责任,不能成为他们的累赘。

  “醒了?”

  沙哑的声音响起,乔一夕脸色一红,急忙的撇过脸言去。

  天!她竟然一直盯着封欧发呆,他到底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醒了就好,烧也退了。你要是再昏迷下去,我就要退出波里沙漠了。”封欧淡淡的说着,竟然直接挤到了乔一夕的旁边,将她给搂在怀中。

  乔一夕顿时浑身都不自在。“你让开,要睡到别的地方睡。我……”

  “别闹,我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让我休息会。”

  封欧忍不住蹭了蹭乔一夕的脖子,低声说道。

  那温热的气息以及冒出的胡渣让乔一夕一愣。她这才看到封欧那茶棕的脸庞上,淡淡的黑眼圈浮现着。

  他竟然一直在守着我?

  乔一夕抿着嘴,只觉得鼻子酸酸的,想哭。这个混蛋,干嘛对自己那么好?明明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

  乔一夕看着近在咫尺的薄唇,竟然不由自主的靠了进去。身体的本能似乎在叫嚣着让她滋润一下那干燥不已的唇。乔一夕几不可见的咽了咽口水,缓缓的靠近封欧,甚至能够感觉到他呼吸的气体拍打着自己的脸颊……

  “对了!你刚醒过来一定饿了。本少爷让人给你温粥喝!”

  本该熟睡的男人瞬间睁开眼睛,一幅想到了什么重要事情的模样。

  乔一夕猛地一僵,急忙的用被子将自己的脑袋给遮住。唔~太羞人了!

  “你干嘛捂着被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一整天没有休息好的封欧,脑袋虽然瞬间清醒,但是却因为担心乔一夕的病情,将刚才的事情完全忽略,反而还些着急的问道。

  对此,乔一夕越发的别扭,只觉得没脸见人了。更是不愿意讲捂住脑袋的被子给扯下来。

  “好好的怎么回事?让我看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算了,我去叫阿景,他对医术有一定的了解。”

  “……我没事。”

  乔一夕哭笑不得,躲在被子里闷闷的说道。

  “你都这样了还没事?阿景!你快点给我过来!”

  封欧皱着眉头,直接开始叫喊起来。乔一夕暗暗的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叫道。“不许叫阿景过来!”

  “为什么!”封欧瞪着眼前的一坨被子问道。

  “我饿了。很饿。”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面传来,封欧急忙的点头说道。“行,我下去给你拿粥喝,阿景说你要是醒过来的话,可不能大补。”

  刚走出门外,封欧一顿,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嘴角勾起一丝温暖的笑意。这个别扭的死女人!早知道,刚才就应该迟点醒。

  ……

  得知乔一夕已经醒过来的消息,阿景等人都纷纷前来探视。

  阿景更是让乔一夕伸出手给她量一下脉搏。见此,乔一夕忍不住讶异的问道。

  “阿景,你学的是中医吗?”

  真是没有想到阿景竟然还如此的多才多艺,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总是让她惊艳连连。

  听到这话,阿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中医和西医都有涉猎。中医学的比较少。这里的条件比较简陋,所以就只能先把把脉。”

  虽然如此,乔一夕的眼中还是满带崇拜。这段时间她可算是看出来了,阿景简直就是全能!什么都会,虽然都说略有涉猎,但是乔一夕明白,他那只是在谦虚而已!

  “咳咳~怎么样了。”

  看着两人的互动,特别是阿景放在乔一夕手腕上的手,封欧冷冷的盯着,眼中闪过各种恼怒。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个死女人的,当着本少爷的面竟然就胡乱的勾引男人。而且勾引的还是本少爷的属下,难道他有本少爷那么英俊潇洒,风姿倜傥吗?

  “额~”阿景猛地收回了手,一脸尴尬的回答道。

  “少爷,少夫人已经没事了。这几天注意休息就好。”

  少夫人?封欧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满意。好吧!见你那么识趣,本少爷就不追究那么多了。

  可是听到这话的乔一夕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问道。“什么少夫人?阿景,你叫我一夕就好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称呼我的!”

  “我觉得少夫人很好,以后你们都这样叫。”封欧黑着脸,不悦的说道。

  看正版章w节,:上酷)u匠R¤网A

  “是,少夫人好。”

  “是,少夫人好。”

  “是,少夫人好。”

  “……”

  见阿景等人异口同声,乔一夕脸色通红,恼羞成怒的叫道。

  “你这个混蛋,我才不是你的少夫人,你不许让他们这样叫!”

  “你救了我的命,我决定以身相许了,所以你只能当这个少夫人。”封欧嘴角微勾,得意洋洋的说道。

  乔一夕顿时无语,她开了一枪,难道还开错了不成?

  见乔一夕‘默认’的态度,封欧心情越发的愉快,竟然直接端起林芸准备好的清粥,慢条斯理的捣了一勺粥,轻轻的吹了吹说道。“来,喝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