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同样点了点头,下意识的分析起来。

  而这个时候,林芸却将手镯递到了乔一夕的面前说道。“一夕,这个是提姆先生送给你的东西,我可不能要。现在从这个图腾找到了线索,手镯还是还给你吧!”

  “恩,女人,把手伸出来。”

  封欧眉头一挑,给了林芸一个你还算识相的眼神,然后拿起手镯得意洋洋的让乔一夕把手给伸出来。

  可是乔一夕心中却很不爽,封欧这个混蛋,到底把我当什么了?那些随时都必须围绕在他身边等着宠爱的莺莺燕燕吗?

  想到在房间封欧说的话,乔一夕就觉得如鲠在喉,浑身不舒服。

  “不用了,我已经送出去了,没有收回来的道理。扔了吧!”

  乔一夕冷冷的说着,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去。

  见此,封欧脸色漆黑,手里拽着的木雕手镯竟然直接被他给捏成碎片。

  “这个不识好歹的死女人!”

  他封欧第一次送女人东西,她不感恩戴德就算了,竟然还敢视如草芥!

  封欧愤愤的往外头走去,已然气的不行了。

  可是等了半天,他都没有等到乔一夕的身影。封欧忍不住低声说道。“女人就是麻烦,矫情个什么劲,明明喜欢的要死!”

  却说在房间里面整理东西的乔一夕听到有人敲门,心中一动。其实她也想明白了,封欧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自己和他根本就不可能,为什么还要和他生气,平白的让自己难受呢?

  此时见封欧竟然还敲起门来,心中又别扭的很。算了,还是跟他道个歉吧!

  没有想到开门之后,见到的并非是封欧,而是阿林。

  “阿林,有事吗?”乔一夕奇怪的问道。

  “恩,少爷说你可能需要这个。”

  阿林双手一托,下一刻,乔一夕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黑。

  “封欧,你这个混蛋!我不需要!!”

  乔一夕愤怒的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把门给关上。封欧这个混蛋,竟然送自己姨妈巾,他是什么意思?说自己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吗?他凭什么这样讽刺自己?

  本来还有些内疚的心顿时愤愤不平。乔一夕直接将东西全都整理完毕,抱起一大坨的东西就往门外走。

  “女人,本少爷给你准备的……”

  “滚!”

  乔一夕愤愤的瞪了一眼封欧,提起东西就往旁边走去。见此,封欧一头雾水,不甘的叫道。

  “竟然敢叫本少爷滚?你去哪里?”

  “听好了,封欧。我不是你的什么人。我是答应过你找到文件,但是不代表我就要无时无刻的忍受你的脾气!我告诉你,我受够你了!我不是你的女人,没有必要非陪着你胡闹。你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你也无权干涉我的生活!”

  乔一夕黑着一张脸,愤怒的等着封欧,同时还伸出双手把他给推出门去。

  “你什么意思?死女人,你给我开门!!”封欧一愣,气急败坏的叫道。

  “不开!跟你在一个房间里面,我都觉得恶心!”

  封欧猛地一震,剧烈敲门的手猛地停顿下来。

  “乔一夕,你再说一遍。”

  房间内的乔一夕浑身一僵,只觉得心里面难受极了。封欧一句话平淡无波,可是听到她的耳中却捉摸不定,飘摇不已。她很想开口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可是下一刻,脱口而出的却是更加决裂的话。

  第四十三章遭遇抢劫“你听不懂吗?我说了,我见到你就恶心!”

  良久,都没有听到外边的声音,乔一夕却忍不住掩起嘴巴悄声哭泣。和封欧认识了那么久,从来没有听到他叫过自己的名字。

  以前她多希望封欧这个自大狂可以尊重一下自己,不要张口闭口就女人,她也是有名字的。可是当封欧叫她名字的时候,她却从来没有想过她心里面会那么难受。

  我难道做错了吗?乔一夕躺在床上,却忍不住质问自己。可是她真的受不了封欧这个样子,他可以理所当然的认为全世界的人都围着他转,也可以理所当然的认为所有的女人都应该随他的心情任意玩弄。

  可是自己就活该这样吗?她只是想要当一个普通人而已,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生命会有封欧这样的人物出现。她玩不起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乔一夕竟然惊恐的发现自己会在意封欧的想法。她实在是太害怕了,她不能任由事情发展下去,她必须控制自己的心,不让自己对封欧产生任何的感情。她不愿意当封欧那千万女人中的一个。

  她宁愿孤独的生活着,也绝对受不了这样的结局!

  可是她敏锐的感觉到封欧生气了。不同于以往的气急败坏,这次的他生气起来竟然平淡无波,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她都快要恍惚的以为她面对的根本就不是封欧。

  也许,她应该为今天的事情道一个歉,为她的无理取闹,为她的张皇失措,为她的担心害怕道歉。

  躺在床上的乔一夕犹豫了半响还是打开了门,准备和封欧道歉。

  可是没有想到走到门口的她伸出的手却怎么都没有力气敲开门。

  “啊~封……先生,慢点~恩~啊~好,好满足~啊~”

  “呵~林芸,你可比乔一夕那个女人乖多了!”

  “讨厌~嗯啊~”

  乔一夕紧咬着下唇,头也不回的往回走去。是她多心,以为封欧会因为她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生气。

  “封先生……啊~我要……喔~”

  “行了,别叫了。”封欧一脸厌恶的看着离他三米远的女人,冷冷的说道。“出去。”

  林芸顿时一抖,僵硬的勾着嘴角说道。“封先生,我可以比乔一夕做的更好。”

  一边说着,林芸颤抖的伸出手,将自己的外套脱下,又将自己的长袖脱下,最后……

  “你不配。”封欧冷冷的说着,看都不看林芸一眼。

  林芸一顿,准备脱下内裤的手最终还是没有继续。她今天晚上特意洗了个澡,还上了最能够衬托她美貌的妆容,可是得到的却是封欧一句你不配的评价。

  我不配,难道乔一夕就配吗?林芸心中愤愤的叫着,可是却无可奈何。

  为什么?除了出身,她哪里比不上乔一夕了?就她那张脱着皮的老脸,有什么资格得到封欧的垂青?

  林芸咬着牙,颤抖的抱起自己的衣服,直接离开了封欧的房间。可是她并没有回到隔壁地方房间和乔一夕一起,而是多走了几步来到赖辉的房间。

  “嗝~谁啊?今天吃多了,晚上不想吃饭,不要再叫我了。”房间里面,赖辉一边打着隔,却又一边喝着水。没办法,谁让今天中午的包子太咸了,他都快要渴死了。

  “是我。”

  门外,林芸颤抖的抱着衣服说道。

  赖辉猛地一愣,屁颠屁颠的打开了房门,还不忘整理整理自己的发型。

  “小芸啊,我……咕嘟。”赖辉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不着寸缕的林芸。这样的场景他在梦中不知道见过了多少次。

  “怎么?你不是喜欢我吗?不敢?”

  “咕咚。”

  ……

  房间里面,乔一夕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隐约的暧昧声音传来,她更是煎熬万分。这都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林芸竟然还没有回来,难道……

  乔一夕抿着嘴,愤愤的说道。“关我什么事!睡觉睡觉!”

  酷匠。{网@;唯一正%版,F。其{《他都K(是}6盗e版}T

  可是不管她如何的催眠自己,就是没有办法睡着。一想到隔壁的封欧会怎么样对林芸,乔一夕的心里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一般难受。

  也许,封欧现在正将林芸压在身下,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褪去,他还会将头抵在林芸的脖子上,轻声的说些什么,……

  乔一夕紧紧的咬着牙,不管如何的催眠自己,脑海里就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些。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不是想着让封欧快点厌恶自己,离开自己。而是……

  “吱呀~”

  好不容易等那暧昧的声音停歇,乔一夕敏锐的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乔一夕急忙的闭上眼睛,却听到林芸轻声的呼唤。

  “一夕,我知道你没有睡。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和封先生……”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和他没有关系。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乔一夕淡淡的说着,背对着林芸的脸却布满泪水。

  “你不怪我就好。封先生他……很好。”林芸满含娇羞的说道,如果乔一夕能够看一眼,就能发现她的眼中全是嫉恨。

  眨眼就快要天亮了,可是乔一夕却怎么都没有办法睡着。只要她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全都是刚才封欧和林芸在一起的场景。

  乔一夕张开眼睛,看着已经睡着的林芸,往门外走去。她觉得她没有办法和刚刚从封欧房间里出来的林芸睡在一块。

  就在这个时候,乔一夕隐约的听到门外有人在说话。

  “快,就是这几个房间。里面的可都是大鱼。今天干了这一单,我们还在这个破地方带着做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