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这一番话说的头头是道的,谁知道封欧他们却一脸你太天真的模样看着自己,乔一夕顿时心有不甘,叫道。“停车停车。我还不信了,他们还想要绑票不成。”

  那两个男人看着也不像是凶神恶煞的,她就想不明白封欧这些人为什么就喜欢用最大的恶意来揣度别人呢?

  如果真的是那两个男人跟踪自己,自己还能好好的和他们商量,说不定还能劝说他们别做这样危险的事情。

  这样胜造七级浮屠的事情,她乔一夕可做不到不管不顾。

  听到这话,阿浩和阿景同时将目光看向封欧。见封欧点头同意,这才把车给停了下来。

  乔一夕想的倒是挺美的,完全忽略了封欧那幸灾乐祸的眼神,他可等着待会乔一夕后悔不已,扑到他的怀中求安全,求保护呢!

  乔一夕径直的就从车上下来,却听到随后而来的赖辉火急火燎的打开了车门叫道。

  “总算是把车给停了,我这尿都快要憋不住了。先让我缓一缓。”

  说着,乔一夕便看到赖辉急匆匆的从自己前面走过。乔一夕一个没忍住,顿时笑了出声,连带着脸上还带着一丝羞恼的红晕。

  “一夕,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商量。”

  这时,林芸也从车上下来,走到了乔一夕的面前。

  乔一夕却没有理会那么多,直接拉住了林芸的手示意道。

  “林芸,看到后面跟着的那辆车了没有?阿景说这辆车是跟踪我们来的。我想了想,会跟踪我们的说不定就是上次抢我们设备的那群人。我们在这里等他们,他们要是上来了,我们还能商量着让他们把东西还回来。这些设备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用。”

  乔一夕兴奋的将自己的打算告诉林芸,谁知道林芸却是不着痕迹的挣脱了她的手认真的说道。

  “一夕,我知道你这次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那个奇怪的女人。可是黄总编交代的事情我们也必须做好。我没有你这样的家世,我不能失去那份工作。我想了想,我见过那个奇怪的女人,所以我可以和封先生一起去寻找那个女人。至于你,你是摄影师,公司的事情少不了你,不如我们兵分两路。”

  乔一夕愣愣的看着林芸,抿了抿嘴唇。

  林芸说的话挺有道理的,自己总不能因为文件的事情又没有完成好黄总编交代下来的事情。到时候害了自己不说,连带着也把林芸给害了。她不应该经历这些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乔一夕点了点头,话还没有说完,后面随着走来的封欧却开口说道。“不用了。你们公司的事情我已经让别人去办了。”

  “什么意思?”乔一夕一愣,呐呐的问道。

  难道封欧这个混蛋背着自己又做了什么事情吗?这个混蛋,明明已经说好了,在波里沙漠由我主导。可是却总是先斩后奏,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当然,乔一夕也有自知之明,封欧之所以同意把自己推出来当小队的主导人,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即使如此,她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关于她的工作,她没有办法不在意。

  S\最S新q章-节w上酷0)匠网2`

  “雷尔夫。我想他现在正在波里沙漠的某一个地方为你的公司拍摄主题照片。我想他的作品总不会比你的差。”

  封欧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可是听到这些话的乔一夕却忍不住瞪大了双眼,震惊的叫道。“天啊!你说的是那个国际知名的摄影大师雷尔夫。曾经获得过全世界摄影大赛一等奖的……”

  见到乔一夕如此激动的模样,封欧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撇撇嘴说道。“不过是一个老头子而已,用得着这样崇拜他吗?”

  “你懂什么?雷尔夫先生是我这辈子最最崇拜的偶像,如果我能够有机会亲眼目睹他拍摄照片,可以和他交谈一下关于摄影的知识。就算是让我少活几年我都愿意!这样的大师级人物竟然愿意屈尊降贵的帮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拍摄照片。我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乔一夕没好气的撇了一眼封欧,又忍不住满脸崇拜的说了起来。

  雷尔夫不仅仅是乔一夕最最崇拜的摄影师,而且还是她的引导人。没错,乔一夕之所以会爱上摄影,就是因为看到了雷尔夫拍摄的那些作品。那些作品深深的震撼了她的心灵,只要一想到封欧竟然让雷尔夫来为自己拍摄照片,她整个人都跳跃的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了。

  “女人,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本少爷让你见到雷尔夫那个老头子,你就乖乖的待在我的身边,没事别老是想着逃走。要知道,你这福气可是本少爷带给你的。”封欧眉头一挑,虽然不乐意乔一夕对一个老头子那么推崇,但是如果……想到这里,封欧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再说。”

  乔一夕眉头一皱,却还是没有抵挡住可以和雷尔夫先生见面的诱惑,随意的打了一个哈哈。

  可是即使如此,封欧心里面还是十分的高兴。

  “不行,本少爷要先拿点利息才好!”一边说着,封欧直接搂住乔一夕,旁若无人的擒住她的红唇,深吻起来。

  看来他一开始就搞错了方向。以后这个死女人要是做了什么让本少爷高兴的事情,本少爷就让雷尔夫收拾她!

  一吻以毕,封欧得意洋洋的笑着,一旁的阿景却是脸色大变的走上前来。

  “少爷,风向出现了问题。看来这里要起风暴了。”

  “什么,风暴?”

  乔一夕大惊,本来被亲吻而泛起红晕的脸色开始泛白。此时她也顾不得和封欧打岔。着急的问道。“风向好好的怎么会变呢?我听说沙漠里面的风暴最是可怕了。我们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会出什么事吧?”

  “放心吧!这些我还是有经验的。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波里沙漠西南方向的气候本来就充满了诡异。这风也是说来就来,没有丝毫的征兆。”阿景淡淡的说着,同时快步的上了车。

  见此,乔一夕等人自然也急忙的跟上。至于后面跟着的跟屁虫,在这种情况哪里还有心情和他们交谈?

  车刚刚发动,便又一个叫声急匆匆的传来。

  “哎哎哎!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说走就走了?等等我啊!等等我啊!”

  赖辉的声音传来,同时手忙脚乱的跳上了车。

  他算是明白了,他和这波里沙漠八字不合,五行相克。他就是出门的时候喝多了水,用得着这样吗?他只不过是不好意思在附近随意放水,所以走远了点,这车怎么还说走就走了?

  幸好他跑的及时!

  赖辉气喘吁吁的躺在车上,看到林芸瞪过来的双眼,登时乐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没事,没事。我体力好的很,能赶得上的。放心吧!”

  “……不要脸。”

  哎?怎么还骂人呢!赖辉一愣,心中委屈不已。可是当看到自己还没有拉上拉链的裤裆,当即红起了脸,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

  而此时在后面如影随形的车看到乔一夕等人又开始上路,都有些疑惑不解。

  “奇怪,他们这好好的,怎么停停走走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司机开口问道。

  “说不定。这眼看着就赶上他们了。他们又走了。别管那么多了,赶紧跟上,看看他们到底要去哪里?”

  副驾驶的人不耐烦的叫着。可是司机却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丝丝兴奋。

  “不!先去他们停车的地方看一看。说不定他们在这里埋下什么东西。我听说华夏人找宝藏都会用上风水学说。指不定和这个有关呢!”

  “老大说的有道理。”后座上,一道闷闷的声音传来,却被前面两人直接忽略。

  “快点,停下来。他们刚才就是在这里停车的!”被叫老大的人着急的指着前方说道。

  ……

  在他们蹲在地上用着探测设备寻找东西的时候,风已然近了。

  “真是没有想到,波里沙漠的天气说变就变。幸好我们跑得快,找到了一处泥垒的山洞,不然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躲过这样的狂风。”

  一个小山洞里面,乔一夕震惊的看着远方呼啸的风,心中一阵后怕。她看的地方正是他们刚才车开过的地方。

  此时的波里沙漠,到处都是阴沉沉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天黑了呢!可是乔一夕却知道,这之所以会看起来到处阴沉沉的,其实是因为狂风把沙子吹卷起来的缘故。这漫天漫天的黄沙,似乎只要一眨眼的功夫就可以把她直接消灭!

  “可不是吗?幸好阿景兄弟发现不对,不然我们可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呢!”赖辉后怕的摸了摸脑袋上的汗。

  从车停到山洞不过十五分钟的时间,他跟着另外三个保镖忙活着装卸行李,差点累的半死。

  他这才明白,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