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乔一夕恍惚不已的时候,人群已经来到了月牙岛的教堂了。这所教堂创建子十九世纪中叶,整体充满了古朴晕染。似乎在这所教堂的见证下,所有美好的感情都会得到验证。

  安静的坐在教堂的座位上,看着眼前的一对新人言笑晏晏的看着对方,眼中满是欢喜与幸福。乔一夕突然间觉得一直以来压抑在心中的痛苦和绝望竟然全都消失不见了。那些由司晨和乔子衫所带来的一切负面感情好像随着他们脱口而出的我愿意都纷纷灰飞烟灭。

  看着乔子衫亮出的钻石戒指,乔一夕微微一笑,眼中满是祝福。见此,乔子衫反而是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她这个妹妹是吃错药了,还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不甘心的乔子衫特意在乔一夕的面前亲昵的搂住司晨,同时还一脸娇羞的索吻,引得众人齐齐尖叫。

  却在这个时候,教堂外边突然间闯入了一个人,大喊,“不好啦!不好啦!”

  “……什么不好了?你会不会说话?今天明明是个好日子!!”

  乔宏兴当即就黑着一张脸叫道。今天明明是他宝贝女儿出嫁的大好日子,竟然有人敢在他面前说不好了?

  要是这个前来的男人是他公司的员工的话,他早就把他给炒鱿鱼了!

  一旁司晨的爸爸司盛脸色也是阴晴不定。他急忙的上前,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出什么事情了?”

  急忙跑来的服务员急急的喘了几口气,这才心惊胆战的说道。“总……总裁,外边……外边来了很多人,还有直升机。说是要来这里参加婚礼,但是……但是我们的婚礼名单上没有这些人啊!”

  难道是有人来闹事?司盛和乔宏兴同时皱起了眉头。

  而后,乔宏兴大喝道。“我倒是要看看是谁那么大的胆子,不请自来!我们乔家和司家好歹也是L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今天在我们两家的大好日子里敢这样,分明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乔宏兴当先走出了教堂,其他人见了也纷纷走到外边,只有乔一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个出乎意料的出场怎么会让她觉得不安呢?

  “到底是谁非得在今天来月牙岛,难道不知道这三天月牙岛已经被司家包了吗?”

  还不等主人公司盛说话,一旁的亲家公乔宏兴便迫不及待的质问起来。他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他宝贝女儿的婚礼。

  可是当众人看到从直升机上缓缓而下的封欧后,却纷纷瞪大了双眼。

  “天啊!这个男人是谁?好有气势啊!”

  “他就是封欧!全球顶级的贵族之一,听闻他来到L市,但是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果然是人如其名。”

  “……”

  众人围在一边窃窃私语。而乔宏兴的脸色却从一开始的阴晴不定到现在的惊喜不已。

  “原来竟然是封欧封先生。封先生能来到这里参加小女的婚礼,真是我们的荣幸啊!”

  一旁的司盛心中也十分惊讶,只是还不等他上前招呼,乔宏兴便直接将他给挤到了一遍去了。司盛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想到这个亲家公刚才的举止,心中有些不喜。

  “你是谁?”

  封欧眉头一挑,看着走到自己面前各种谄媚的乔宏兴,眼中闪过鄙夷。

  话说回来,乔一夕那个死女人跑哪里去了?竟然连个人影都看不到。难道是看到本少爷来这里,吓得躲起来了不成?想到昨天那个巴掌,封欧脸色阴沉。

  “封先生,我叫做乔宏兴。是乔氏企业的当家人。今天也是小女子衫和司晨的婚礼。封先生能够屈尊而来,我们简直感到蓬荜生辉。”没有想到封欧竟然询问自己的名字,乔宏兴只觉得打了鸡血似的激动。

  乔家和司家在L市虽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和封欧一比较,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他们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这样的人物竟然会纡尊降贵的来月牙岛参加乔子衫和司晨的婚礼啊!

  而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司盛总算是找到了机会,笑道。“封先生既然来到了月牙岛,也算是和我们有缘。就是不知道封先生有没有这个兴趣参加司晨和子衫的婚礼。”

  兴趣?封欧眉头一挑,嘴角勾起一丝邪邪的笑意。“当然……有兴趣。”

  封欧一出场注定是万人瞩目,被一群人给围绕在中间。好像今天的主角根本就不是那对新人一样。

  在刚刚走出教堂的大门时,乔一夕便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央的封欧。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她现在还是不要见他的好。

  急忙的躲在教堂的一处小房间里面,乔一夕根本就不知道此时外边发生了什么。

  封欧沉着一口气,眼神无意识的四处瞟去,却怎么都没有看到乔一夕的身影。很好,这个死女人,等本少爷找到你,你就给我等着吧!封欧在内心狠狠的叫着。

  而这个时候,作为今天婚礼的主角,司晨和乔子衫被乔宏兴等人直接推到了封欧的面前。隐约的还可以听到周围人的议论。无一不是在说这儿司家和乔家的面子很大,竟然能够让鼎鼎大名的封欧封先生也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如果乔一夕此时就在这里的话,定然会十分不适。特别是自家大伯和伯母那谄媚得意的眼神。

  封欧微微的皱起眉头,上下的打量了乔子衫说道。“你就是乔子衫?”

  听到这话,乔子衫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了。刚才封欧从直升机下来的高贵身影,她到现在还忍不住颤抖。那简直是她见过最最完美的一幕。而那美景中的男人,她知道,她这辈子都没法忘记了。

  相比之下,身边的司晨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是的。封先生,我就是子衫,您认识我吗?”乔子衫脸色微红,穿着白色婚纱的她带着一丝娇羞,看起来十分的娇艳迷人。

  封欧并没有回应乔子衫的话,而是转而看向一旁的司晨,淡淡的说道。“你就是司晨?”

  “是的,封先生。”司晨淡淡的点了点头,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好像能感觉到这位封先生对自己带着一丝敌意。可是这是为什么呢?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吧?想到这里,司晨下意识的搂住了一旁的乔子衫。

  封欧轻笑一声,将眼神落在了他搂住乔子衫的手上。这个男人就是乔一夕心心念念的人?也不过如此!

  察觉到封欧的眼神,乔子衫急忙的甩开一旁已然是老公的手,说道。“封先生,想来你是第一次来月牙岛,这里的风景十分的优美,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走一走。我愿意当你的导游。”

  “导游?”封欧意味深长的看着乔一夕,下一刻说的话却让大家都震惊不已。“我只和我的女人一起游玩。乔小姐如果想当我的导游的话,那就做我的女人吧!”

  什么?今天是乔子衫的大婚,封欧竟然在结婚典礼上说这样的话来。这实在是……

  司晨皱着眉头,搂住乔子衫的腰说道。“看来真是遗憾了。封先生,我刚才已经和子衫在大家的见证下成为了夫妻。她不会做你的女人。”

  “是吗?我更想要听到乔子衫的回答。”封欧淡淡的说着,根本就不给司晨好脸色看。

  从他手下调查的情况来看,这个司晨不过是个始乱终弃的混蛋而已。至于这个乔子衫。哼!封欧冷哼一声,根本就不乐意评价这样一个女人。

  场面因为封欧的一句话瞬间变得平静起来。许多人的心中都不由得暗自想到,乔子衫和封欧是否早就已经相识。他这分明就是来抢新娘的啊!

  心中忐忑不已的乔一夕躲在小房间里面等了半响,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冒了出来。就怕封欧太过的肆无忌惮,把好好的月牙岛给弄得一团糟。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刚冒出来竟然就听到封欧这些话。乔一夕紧紧的拽着自己的双手,差不多可以说得上是咬牙切齿了。

  可不是吗?封欧这个种马,身边有那么多女人难道还不够,招惹了自己,现在竟然还想招惹乔子衫?

  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可是乔子衫今天嫁给了司晨。如果……乔一夕根本就不敢往下想去,只越发的觉得昨天应该直接把吃奶的力气使出来,狠狠的把封欧这个混蛋给打晕过去才是!

  持久的沉默,大家都将目光看向了乔子衫。

  …看/m正h版¤章/6节◇y上h¤酷KB匠)x网)》

  心中笃定身旁的女人对自己的爱是天长地久的。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能犹豫那么久。司晨只觉得自己好像掉入了油锅当中一样,万分的煎熬。这就是口口声声说着永远爱自己的女人吗?

  司晨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心中却突然间闪过一道身影。那道身影在这几年来一直被自己故意忽略,甚至于恶言谩骂。可是她却至始至终……

  思虑良久,乔子衫正要开口:“封先生,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