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司晨决绝的话还在乔一夕的耳中荡然回想。他说了,不希望自己参加他的婚礼,他说,那将会是他生命当中的污点。

  乔一夕心里好笑,司晨和乔子衫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仔细想想,也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可是自己的心情却有了那么大的变化。

  “婶婶,我恐怕没有时间去参加婚礼。”乔一夕淡淡的拒绝。

  她已经厌烦了这样的事情。

  “不行!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怎么也是乔家的女儿,子衫结婚那么大的事情,你作为妹妹怎么能不在场?”

  乔一夕冷笑,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名声。

  “司晨说过,不希望我参加他的婚礼。我想乔子衫也是一样吧!婶婶,他们两个人的婚礼,我又何必出现让他们别扭呢?”

  乔一夕一再的拒绝让华彩怡脸色十分的不好。可是她还是开口说道。

  “胡说什么,都是一家人,怎么可能不欢迎?司晨和子衫刚才还说一定要让你来呢!再说了,你难道忍心因为你的事情而让合作企业对乔氏有不好的看法吗?乔氏企业终究是你爷爷一手打下来的。他九泉之下也一定……”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乔一夕沙哑着声音说道。

  算了,她都已经习惯了。只要自己尝试拒绝什么。她们总是会扯出一些自己不得不答应的理由。比如自己的爷爷……

  想到爷爷临死的时候抓着自己的手说的那些话,乔一夕怎么都没有办法放任不管。

  这一晚上,乔一夕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面想的全都是明天即将发生的事情。

  却说此时在另外一间房的封欧同样翻来覆去。那个该死的女人,现在都几点了,居然还不来道歉。难道真的以为本少爷不会生气,不会对她怎么样吗?

  封欧狠狠的皱起了眉头,暗道自己是不是对她太好了,以至于她竟然如此肆无忌惮的不将自己放在眼中。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封欧冷冷的坐在餐桌上,可是却迟迟不见乔一夕的声音。就连他因为饭菜的原因而大发怒火,楼上也没有丝毫的声响。

  N更☆u新最A快、上2酷%…匠,1网Y¤

  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难道是因为昨天打了自己,所以吓怕了?封欧心中顿时一阵得意。

  可是一想到菲利普告诉自己的话,封欧脸色又变化莫测。那两个贱女人竟然敢打我的女人!我的女人是别人可以随意欺负的吗?

  封欧心中越来越生气,连带着昨天被他一顿狠揍的黑衣男子也再次被殃及池鱼。

  “菲利普,昨天来的那两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来着?”

  “少爷,她们叫做莉莉和悦悦。”菲利普恭敬的说道,心中暗自可惜。那两个女人也算是陪伴少爷好些日子了,可是少爷竟然连人家的名字都没有记住。

  “对,就是那两个,以后我不希望她们两个出现在我的面前。”封欧顿了顿,一脸厌恶的看着眼前鼻青脸肿的黑衣男子说道。“还有他。”

  “是的,少爷。”菲利普淡淡的应声,却察觉封欧仍旧来回走动,很是烦躁的模样。

  菲利普沉吟一声,说道。“少爷,今天一大早,乔小姐就离开别墅了。”

  “什么?那个死女人竟然敢一声不吭的离开!!!”封欧猛地一顿,气急败坏的吼道。

  难道她就那么担心自己发火伤害她吗?封欧紧紧的皱着眉头,二话不说就往楼上走去。

  只是当他看到房间里面还放着的乔一夕的其他物品,满身的火气却突然灭了。这个女人离开也不带东西,她这是去哪里了?

  封欧坐在乔一夕的床上,心里面很是郁闷。自从和乔一夕约定合作找到文件之后,她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给自己另外安排房间。

  封欧也察觉到自己对乔一夕的感情有些怪异,只是这个女人也太不客气了!所以,他便把乔一夕安排到了他的隔壁房间。

  他可以肯定,乔一夕这个白痴女人一定不知道这个房间和自己的房间是相通的。而且还是单向通道。

  这个死女人睡觉的时候把门给锁的紧紧的,可是每天晚上,本少爷不是照样想进来就进来?

  想到这些,封欧轻笑一声,直接躺在了床上。

  却在压下去的时候感觉到后背有丝怪异。封欧讶异的转过身,本来晴朗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只见他的身下,一叠破碎的照片拼接完好,虽然还能看见许多破碎的痕迹,但是却也说明了拼接这些照片的人有多么的用心。

  “这个该死的女人!”封欧愤怒的叫道。随即将这些照片再次撕的粉碎。

  这些照片赫然是乔一夕从司晨那里拿回来的。本来他以为这些照片早就被扔进垃圾桶里了,却没有想到……

  “少爷。”听到的封欧的叫声,菲利普急忙的走了进来。

  当看到眼前这一幕,菲利普不仅没有皱起眉头,嘴角反而还溢出一丝慈爱的笑意。

  “少爷,我刚才从门卫那里得知,乔小姐去参加她姐姐和姐夫的婚礼了。”

  封欧眉头一挑,显然余怒未消。

  “想来乔小姐一定会真心的祝福乔子衫和司晨的。”见此,菲利普又默默的补充了一句。

  “你说什么?司晨?!”封欧一僵,冷冷的问道。

  就是那个让乔一夕那个死女人哭得一塌糊涂的男人?这个死女人竟然还上赶着去参加就人家的婚礼!

  封欧迅速的从床上起来,大步的往外走去,同时还不忘吩咐一句。“菲利普,我要这些照片彻底消失。”

  “是的,少爷。”

  ……

  从到了乔家之后,乔一夕就一直默不作声的坐在一边。旁边三三两两的都是乔家的亲戚。

  在乔一夕来到这里之后,华彩怡便丢下一句等飞机便没有再理会她,凉薄的让人以为她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但是自从爷爷过世之后,她不就是外人吗?

  旁边,三三两两的妇人们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到乔一夕的身上,窃窃私语起来。说的无非就是她的身世以及乔家对她有多么的恩同再造。甚至于,她们还说乔一夕一无是处,拜拜辜负了乔家的培养。

  以前听到这些,她都会凑过去反驳。可是次数一多,她反而是看开了。

  就在这时,一袭白色华美婚纱的乔子衫从房间里面走出,笑的一脸的甜蜜。

  新娘子的出现立即引来周围人一片叫好声,乔子衫穿着婚纱的确很美丽。

  “妹妹,真高兴你能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的婚礼在月牙岛举行,司晨说要用专机来接我们过去。然后在飞机门口亲自抱我下去。你说,是不是很幸福。月牙岛也是妹妹最喜欢的一个地方吧?”乔子衫一眼便见到了人群中的乔一夕,当即走了过去,挽住她的手娇笑着开口。

  乔一夕嘴角一僵,脸上好不容易露出的笑意顿时垮了下来。

  月牙岛。还记得当年司晨拥着自己,畅想着以后要在美丽的月牙岛上结婚。可是如今……

  “是啊!月牙岛风景优美,四季如春。早晨的时候雾气缭绕犹如仙境一般美丽。傍晚的夕阳也另有一番美妙。我……的确很喜欢。”乔一夕微笑着开口,得体的让乔子衫看不出一丝异样。

  乔子衫嘴角一抽,笑道。“那真是太好了。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分享,我怀了司晨的孩子。”

  “吉时已经到了,子衫,上车吧!”乔子衫话刚说完,华彩怡便着急的上前将她拉走。

  临走的时候,乔一夕还能看见乔子衫嘴角勾起的得逞笑意。

  她说,她怀了司晨的孩子……

  “一夕!你快点啊!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还有所有人等你一个吗?吉时绝对不能错过。”叔叔乔宏兴大步的走着,喜气洋洋的脸在看到呆愣中的乔一夕忍不住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叫道。

  “我知道了。叔叔。”乔一夕回过神来,急忙上了飞机。

  上午九点三十分,私人飞机准时的停在了月牙岛上的停机场中。飞机外面传来各种欢呼,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

  在乔子衫走下飞机的那一刻,司晨大步上前一把将她抱起转圈,言语之间全是幸福!

  特意在最后一个下飞机,却还是避免不了看到这样的场景。乔一夕看着被人群围在中间的司晨,眼中闪过一丝恍惚。

  司晨,现在的你是幸福的吧?

  “乔一夕,你带回就站在我的身边,哪里都不要去。婚礼结束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华彩怡皱着眉头,拉了拉乔一夕,眼中闪过各种鄙夷。

  “……我知道了。”乔一夕淡淡的说着。她这势力刁钻的婶婶是有多么担心她乱来?

  也是,她们只需要她出现证明乔家是一个慈善的家庭就可以了。至于她在这里需要待到什么时候,也应该由她们来安排。

  一行人就这样跟在新娘和新郎的身后踏着沿路铺上的红毯,缓缓行走。乔一夕忍不住看着周围的景色,心里面竟然有了拍照的想法。

  月牙岛果然很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