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一夕压抑着的怒火也彻底的爆发出来。

  两个打着名门闺秀牌子的大家千金,竟然跟个泼妇似的骂人不说,还撸起袖子准备围攻我。

  还真的把我当成病猫了不成?乔一夕咬咬牙,狠狠的将对方的衣服给扯掉。反正我都已经把封欧给惹火了,也不在乎多几个女人!

  想到这里,乔一夕就好像浑身都长满了力气似的,对付这两个没吃过苦头的女人来说,还是勉强可以的。

  }最u新u章!&节{上…酷匠!☆网

  于是……

  一番酣战过后乔一夕可怜的被菲利普找到并带回到了房间里面。

  在房间里面,乔一夕思来想去都不知道待会要是面对封欧应该怎么办。

  跟他道歉吗?好像这件事情确实有自己做的不对的地方。可是一想到封欧不分场合地点就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把自己当成物品一样随意耍弄,乔一夕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封欧自作自受。

  来回的在房间里面走着,乔一夕万分纠结。

  就在她准备打开房门去找封欧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乔一夕忍不住抿起了双唇。对于这个人她一点都不想扯上关系。甚至于她的家庭,乔一夕都想要远离。可是实际情况却根本不是她可以决定的。

  过了一会儿,乔一夕才苦涩的按下接听键,轻声说道。“婶婶,你找我有事吗?”

  “我要是不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就忘记还有我这个长辈了?你也不想想,你到底是谁养大的。要是没有我和你叔叔,你早就饿死了!你爸妈从来没有为乔家贡献出一份力不说,还把你这个拖油瓶留下来,我们……”

  乔一夕咬着牙,心中十分的愤怒,可是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确实,如果没有乔家的话,自己的爸爸说不定就得流落街头饿死也说不定。更别说娶妻生子,做自己喜欢的研究了。

  可是这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从她们的口中说出来,成为她身上厚重的枷锁。她真的很难受。

  “婶婶。如果你打电话来是想要说这些的话,我从有记忆以来就知道这件事情了。爷爷去世的时候有给有留下遗产,我想这应该足够我生活的。”

  “胡说什么?什么遗产不遗产的?你这些年吃的用的哪样不要花钱!哪里还有什么遗产?我告诉你,你可别打乔氏的注意,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

  乔一夕心中冷笑,自从唯一关爱自己的爷爷也去世了之后,叔叔和婶婶就彻底的露出了他们可怕的嘴脸。这些年来,她都这样过来了。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争什么。她只是想要自由的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已。难道真的那么难吗?

  不愿意再和她浪费时间,乔一夕问道。“婶婶,你今天给我打这个电话不是为了教训我吧?”

  对面一顿,语气瞬间变软下来。

  “一夕啊!你也知道你婶婶我说话就是直肠子,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我们终究是一家人,一家人哪里能都分得那么清楚那?你说对不?”

  乔一夕抿着唇,心中冷笑不已。在她的心里面,她在乔家的亲人就只有死去的爷爷奶奶!

  自己的爸爸从小就被爷爷奶奶收养,从她出生以后,乔一夕就很听父母的话,对爷爷奶奶十分的孝顺,而且爷爷奶奶也很喜欢她。那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在她父母出事之后,她躲在爷爷奶奶的怀中,可以肆无忌惮的痛苦哀嚎。可是当奶奶和爷爷也陆续离开之后,她才恍然明白,她再也没有机会那样肆无忌惮的发泄心中的苦痛了。

  “婶婶,有话直说。用不着拐弯抹角的。”乔一夕淡淡的说着。

  在外人眼中,或许会觉得乔家还一片和乐升平,可是只有她明白,她早就被踢出了乔家。只是一个顶着乔姓的外人而已。

  这层窗户纸早就已经捅开了,也没有必要再装作一副和乐的模样来恶心自己。

  “明天是子衫和司晨的婚礼,你作为乔家的女儿怎么也应该出席这次的活动吧!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乔家不合呢!这对乔氏可一点好处都没有。你大概不知道吧!乔氏最近在忙一个大生意,你叔叔需要给人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在家庭方面是绝对不希望出现什么问题的。而且你和……”

  华彩怡还在手机那头喋喋不休的说着,可是乔一夕却整个人都愣住了。

  明天是乔子衫和司晨的婚礼?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月底了。司晨要结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