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就算了,可是今天的乔一夕脸上竟然涂着厚厚的粉底,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化妆品的刺激味道,让他心中越发的厌恶。

  “司晨,你还是没有记起我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还说过以后……”

  看着眼前默默退后几步的,充满了陌生的司晨,乔一夕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着。她们以前是多么的相爱,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从那次手术之后就什么都变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司晨会那么的厌恶自己。

  “够了!如果你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的话,抱歉,我很忙,没有时间听这些废话。”

  司晨厌恶的看了一眼乔一夕。他真是搞不明白,就算他们以前玩的很好,但是那不是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吗?还是她以为凭借着这所谓‘青梅竹马’的关系,他司晨就必须和她在一起了?

  见司晨快步准备离开,乔一夕心中一急,急忙的拉住了对方的手。谁知道司晨却十分恼怒的将手挥开叫道。

  “你这个女人到底想要怎么样!别忘了我是你堂姐的未婚夫!你应该叫我一声姐夫!!”

  姐……姐夫?

  被他的力道直接甩到地板上的乔一夕猛地一愣,心中越发的苦涩。是啊!早在半年前他和乔子衫就已经订婚了,她怎么就是那么固执,一定要让他记起自己呢?

  乔一夕紧紧的摇着牙,努力不让自己流下眼泪。不管司晨现在如何讨厌她,伤害她。可是以前相处的所有一切却都无法抹去。

  她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司晨的模样。当时他们都还小,司晨因为患有颅内肿瘤,所以一直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去。

  因为时常的打针吃药,本来身体虚弱的他越发的苍白。可是她却觉得那个时候的司晨笑起来最美了。

  从小就孤苦伶仃的她因为父母早逝,被迫的寄住在叔叔婶婶家。感受不到家庭温暖的她是多么的渴望那样干净纯洁的笑容。

  周围没有朋友的他们就这样每天凑在一起玩耍嬉笑。成为了彼此最亲密的朋友。

  可是这一切在三年前的一场手术中瞬间破灭。

  得知司晨手术急忙赶回来的乔一夕在见到他醒来的第一面却是他一脸陌生的询问。

  更新最p快M`上^`酷M匠网‘A

  “你是谁?”

  司晨忘记了自己!乔一夕根本就描述不出来自己当时有多么的痛苦,那种痛窒息的好像要了她的命。

  她最爱的朋友,最爱的亲人,彼此说着要爱护对方一生一世的人竟然不认识自己了。

  为了心中小小的希望,为了能让司晨再度想起自己。这三年来,只要一有机会她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那些回忆。

  可是一次一次,换来的却是他越来越厌恶的眼神。

  乔一夕心中苦笑,脸上却强自装作没事人的模样。

  “是啊!我记得你和子衫是这个月末结婚吧!”

  “没错,但是我不希望我的婚礼上有你的出现,这会让我感觉到我的婚礼出现了污点。”

  司晨毫不留情的话再次刺痛了乔一夕的心。

  曾几何时,司晨还宠溺的将自己搂在怀里,说要给自己一个最最完美的婚礼。

  “恩,我知道了。我不会去的。”

  乔一夕垂下眼帘,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快起来。

  就在她从地上起来的那一刻,司晨皱着眉头看向她身上隐约露出的伤痕问道。

  “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不小心摔倒的。我没事的。一点都不疼。”

  乔一夕急忙的摇了摇头,心中为司晨的关心而感到高兴。

  为了见司晨,她不得不将自己脸上的那些可怕痕迹用化妆品掩盖,没有想到细心的他还是发现了端倪。司晨心里面还是有我的对不对,他只是忘记了而已。

  “司晨,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急着和子衫结婚。你的记忆还没有……”

  “够了!乔一夕,我还以为你迟早可以变好。没有想到我太高估你了。你怎么不直接摔死了干脆?”

  司晨当即皱起眉头,恼怒的叫道。

  他还想着待会给子衫一个惊喜呢!可不能因为这个女人而坏了心情。

  “司晨!”

  见此,乔一夕急忙叫道。拖着自己酸痛的身体拦在了他的面前。

  “你到底有完没完!我告诉你,就算你现在脱光光在我面前,我对你的厌恶也不会少一点!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上你,就算我恢复了记忆也是一样!!你应该多为子衫想想,她有你这样的妹妹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司晨黑下一张脸,再也没有办法做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他到底要怎样做,才能摆脱这个讨厌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