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论天下道,江湖踏血行。

  大齐境内一处僻静之地,楼台高榭,树木葱郁,鸟语雀啼之间不乏丝竹绕耳,循着琴音,绕过迂回的长廊小径,来到一处百花庭院,院内熏香缭绕,青石玉阶红瓦亭,白案木台紫瑶琴。

  亭内阵阵仙音传来,一宫裙女子端坐其内,双眸微闭,一头长发散落在地上,年岁静好,玉手轻拨,身旁还放着几本翻动过的老旧书籍。

  “失败?”琴声于有声处而无声,女子微微抬眸看向亭外,亭外单膝跪着一个绿衣女子,“谁与你说失败了?”

  “可是我没能把他带回来。”绿衣女子抬头道,正是前几日竹崖上那青纱女子。

  “若是他这般容易与你回来,那他和那沧愧诸葛又有何区别?”宫裙女子站起身来,微微一笑。

  “不明白。”绿衣女子疑惑的摇了摇头,“姐姐为什么对他如此感兴趣?”

  “天机不泄。”宫裙女子打趣道,对着绿衣女子微微一挥手,“来,为姐姐弹一曲。”

  绿衣女子随即起身来到亭内,仙音出自青葱指,琼露孕于半月凉。

  “不圆不匀不巧不润,你还需要多悟。”一曲奏毕,宫裙女子摇摇头,不甚满意,“这段时间你便留在阁内随我读书抚琴,不许再出门了。”

  竹州涵阳。

  “光洙,你是什么意思?”在场的人听到李光洙的话皆是一愣,无法疑惑的看着李光洙。

  “在这江湖上搅出一般风云,我就不信天机阁不出现。”李光洙微笑的把玩着桌上的酒杯。

  “这样太过鲁莽了吧?”无法担忧的问道。

  “你想要如何做?”李光洙还没说话,无敌便是淡淡出声问道。

  “暂时还没有详尽计划,”李光洙看着说话的无敌,“不过我想先从竹州做起,听说竹州有个青竹山的势力挺嚣张的。”

  “之后呢?”无敌脸上没有表情,依然是淡淡的说道。

  “然后?”

  “然后我们就北上去明州,把明州搅得天翻地覆,”韩兰萧接过话茬,一脸坏笑,“当然,无敌大师的清明寺我们是不会去闹事的。”

  “那我还要谢谢你们了?”无敌闻言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两人,“然后你们一路北上东进,直闯中州,捣入洵州,打遍天下无敌手,杀便江湖武林汉,称霸武林是不是?”

  “......”李光洙和韩兰萧自然是听出来无敌话里的嘲讽意味,两人都是不敢接话。

  “愚蠢!”无敌见两人都不说话,一声怒吼,“韩兰萧,李光洙涉世未深,不知这江湖深浅,你也不知吗?你和老九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月,你难道还不晓得这江湖的套路?”

  “若是这江湖能轮到你们这两个毛头小子肆意嚣张,这天机阁还需要你们去找?如今天机阁这般鼠辈行迹便是忌惮这江湖中的水深水浅。”

  “现在可好,天机阁还没试探出来,你们便为他们身先士卒,我告诉你们,别以为自己有了点功底便是不识这江湖深浅,这江湖水深着呢!”

  无敌的一般话让得李光洙和韩兰萧都是不再说话,李光洙也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他确实是不知道这江湖深浅。

  “是啊,光洙,这种事你们可要慎重啊,江湖上有些人可是连我们六大门派也不畏惧。”无法见众人都不再说话便是开口说道。

  “那我们应该如何做?”李光洙点了点头看着面色恢复正常的无敌说道。

  “哼”无敌一声冷哼,“我们六大门派是中原明面上的势力,天机阁自然是早已了解我们的实力,如今天机阁把域外五门掺进这中原,还不让我们出手,自然是想引出一些江湖里的闲云野鹤,试试深浅。”

  “域外五门?”李光洙听到无敌的话微微一愣,他对域外五门的是所知甚少,那天在竹崖之上也只是听顾穆白稍微提及,当时心神都放在天机阁身上。

  “没错,天机阁想要试探深浅,我们自然不能让他们如愿以偿,我们不好出手,你们却是最好的人选。”

  “我们已经摸清楚其中三个门派所在地了,你们考虑一下?”于不语也是出声道。

  “哪三个?”

  “西域摩罗,北疆神牛宗,苗疆百花门。”

  “苗疆?”李光洙闻言双眼猛然一睁。

  “怎么了?”于不语也是被李光洙的反应吓了一跳。

  “没事。”李光洙面色恢复正常。

  “光洙,你怎么想?”无法看着李光洙问道,“做你想做的,我和师兄定会全力支持你。”

  “百花门,”李光洙思量片刻后顿声问道,“在哪?”

  “湘西!”

  六大门派的人和李光洙等人商议了片刻之后便是陆陆续续离去,因为这几日发生的事事关重大,所以他们必须尽快赶回去商量对策。

  客栈里只剩下无法无敌和顾穆白李光洙等人。

  “你腿上的伤势如何了?”李光洙看着一边闭目养神的无敌不冷不热的说道。

  “关你屁事。”无敌头也不抬撇了撇嘴。

  “......”李光洙被无敌的话噎住,转过头去看着韩兰萧,“我们也动身吧,事不宜迟。”

  “好。”

  说罢李光洙便是嘱咐了顾穆白几句,三人便是准备离去。

  “等等,光洙。”无法突然叫住李光洙,“你去湘西之前先去一趟荷阳,道孚山的仙儿姑娘可是因为你受伤不轻,你务必去看一眼。”

  D最新、}章S节0◇上3_酷$匠◎网。a

  “明白了。”话音刚落,脚步起落,李光洙和韩兰萧架起慕容消失在涵阳街头。

  顾穆白看着消失的身影默然不语,也是转身带着承风门的弟子起身离去。

  涵阳一处山谷,李光洙三人在树野之中飞身起落,而在谷口处一道苍老的身影手里拿着几坛清酒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候。

  “独孤前辈?”见到谷口处的身影,李光洙三人停了下来。

  独孤九没有说话,微微颔首。

  “老九,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韩兰萧看着独孤九一脸惊喜。

  “就要走了,不过有些话想说。”独孤九微微一笑,却是看起来很惨然很落魄,转头看着李光洙,“小子,我们聊聊?”

  “慕容,你们先走吧,在前面等我。”李光洙闻言便是示意让韩兰萧两人先走。

  谷口只剩下独孤九和李光洙两人,微风习习,说不清的寂静和萧条。

  “你是不是要对域外五门动手?”

  “是。”

  “域外的人可以除之,天机阁的人,尽量不要下杀手。”

  “为什么?因为他们很强?”

  独孤九闻言微微摇了摇头。

  “不是,只是从某些角度来讲,他们不是你的敌人。”

  “什么意思?”

  “我只能告诉你这些,有些事必须靠你自己去知晓。”独孤九淡淡说道,“你很强。”

  “但是在这江湖上,一个人是站不住脚的,所以,你需要帮手,你需要有你自己的势力。”

  “我会考虑的。”李光洙沉吟片刻。

  “好了,你走吧,我也要去见我的老朋友了。”

  “前辈,再见。”李光洙对着独孤九一抱拳便是准备离去,而就在李光洙走出不远,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

  “小子,多谢!承风门我会多照拂一二的。”

  李光洙转过头去时,已然不见独孤九的身影,李光洙无奈一笑,也是身形施展离开了山谷。

  山野之中,一处楼台高榭,青山远水,鹤唳鹊啼,炊烟卷入云霄,琴音四起。

  “慕容,这就是你家?”韩兰萧看着周围的景致,忍不住赞叹道。

  “是了,走吧。”慕容微微一笑便是带着李光洙两人走进了庭院。

  “少爷,您回来了。”侍女见到慕容,连忙迎了上来。

  “慕容回来了?”李光洙他们一进庭院,便是听到一声悦耳女声从长廊那头传来。

  待看到来人,李光洙和那道声音的主人都是愣在了原地。

  慕容和韩兰萧不知两人怎么回事,看着发愣的两人疑惑不已。

  “李!光!洙!”长廊那头那女子忽的一叫,便是从腰间掏出一把精致短剑,朝着李光洙冲来,突然的变故让得众人惊恐不已,只是已经阻止不及,眼看两人相逢,李光洙双手背负躲避着那女子一次又一次的攻势。

  屡攻不得手,那女子气极之下,竟是把手中短剑一掷,然后愣愣的站在那,咬着嘴唇,水汽泛上双眼,看上去十分惹人怜惜。

  不及冬弥耳,待至君愿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