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马饮一口温酒,醉入百家楼,楼上风光,风光几千里。

  “你准备怎么做?”李光洙话音刚落,又是一道声音从竹林深处传来,慕容疑惑的看着来人,身背一把长剑,腰间别一黑色葫芦,而李光洙则是看到来人微微一笑。

  “我就知道你会找来。”

  “这石碑上的字还是你用我的剑刻的,我肯定知道你在这里,”韩兰萧对着墓碑轻轻一鞠躬,而后对着慕容说道,“慕容小狗,不记得哥哥我了?”

  “你是韩兰萧?”慕容看着韩兰萧,半晌才反应过来,咬牙恨恨道。

  V\酷匠y网HF永;久$免6费f1看、小;3说

  “怎么,你小子还记恨着我呢?”韩兰萧看着慕容淡淡说道。

  韩兰萧翻了翻眼皮不再搭话,当年若只凭李光洙一人岂可灭掉几百人的将军府,正是韩兰萧赶来把将军府的侍卫家丁一一收拾掉,而后李光洙再血刃四方,在涵阳横行霸道多年的将军府才得以一夜覆灭。

  “韩师兄,你有何打算?”

  “杀!”

  “正有此意!”

  两人相顾一笑,言简意赅弄得慕容站在那里摸不着头脑。

  此时的涵阳不再喧闹,街上风吹黄沙不见人影,中原各大门派势力已经是达成了一定共识,都各自返回了各自门派,快马赶不过乘风信,霎时间,江湖上舆论炸裂,如星星之火沾落枯草一般,整个江湖都是沸腾起来。

  天机阁?这是一个什么势力,为何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次竟是一举让得六大门派吃瘪,到底是个什么势力,藏在何方。

  域外五门?这天机阁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是要担保域外势力驻入到中原之内,何等的胆量和实力,竟是不惧引起整个江湖的共愤。

  诸葛青山?沧愧?那两个大魔头竟是都还没有死,还加入了天机阁。

  而最让江湖人士吃味的是承风门,一个被人灭门的落魄门派竟是又出现在了江湖之上,而且一个响当当的大名被参与了竹崖之役的江湖人士传遍江湖,承风门光字辈大弟子,李光洙!

  竟是以一人之力屠尽域外五门精英,解救六大门派和中原武林人士于生死之边,为何以前从未听过如此名号,倒是听过韩兰萧顾穆白的一些事迹,而这些江湖人士回到门派后皆是这般告诫门下弟子,承风尚在,不可欺!

  涵阳,先前六大门派驻足聚首的那间客栈内,此时除了赶回道孚山的莫云山,其余几大门派的人皆是坐在客栈内运功疗伤修整养息,顾穆白在一旁静静地坐着。

  “诸位,这次我们是已经完全与天机阁闹翻了,这江湖可能太平不了了啊。”于不语轻抚白须看着在座的人说道。

  “没想到这天机阁竟是没有一点顾忌,这次差点就着了他们的道。”无法给无敌包扎完腿上的伤势,无奈的说道。

  “无敌,老九,你们两人都是调查了天机阁许久,可有收获?”于不语颔首看向闭目不语的独孤九和无敌。

  无敌摇了摇头,睁开双眼一脸无奈,“这天机阁蓄谋已久,势力莫测,我把明州翻了个底朝天也是没有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这天机阁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搅翻了天都是不愿意道出个所以然。”赵刚盘坐在一张桌子上愤愤的说道,那个少谷主此时枕着他的大腿熟睡,时不时的打着呼,口水都流到了桌子上。

  “不知道。”无法无奈摇了摇头,“穆白,光洙到底去哪儿了?”

  “不清楚,不过韩师兄说他知道,要我们放心。”

  “这李光洙倒是个人物,这个江湖到底是这些后辈的,我们都老了。”听到无法说起李光洙,于不语也是微笑着说道。

  “这次得亏了光洙小兄弟,否则独孤老儿只怕是已经下去和神木打招呼了。”赵刚瞥了一眼一直坐在那不说话的独孤九。

  “你说什么?”独孤九听到赵刚的话怒目一睁。

  “你要如何?”

  “好了好了,大家都少说一句,都一把年纪了,现如今我们商议如何对付天机阁才是正事。”于不语出声打着圆场。

  独孤九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又是闭目养神起来。

  “老九,你怎么还是这个臭脾气啊?”众人沉默之间,一道声音从客栈外传来。

  “兰萧,光洙,你们回来了。”

  “大师兄,你去哪里了?”韩兰萧等人一进客栈,顾穆白和无法便是迎了上来。

  “我没事,只是去看了个老朋友。”李光洙看着两人心里一暖,微笑着说道。

  “这位是?”无法看着站在李光洙身后的慕容询问道。

  “见过各位前辈,在下慕容子期。”慕容连忙是拱手向客栈里面的人抱拳示意,谦谦有礼。

  “慕容子期?”无法听到这个名字微微一愣,“你便是那竹林七杰之首的慕容子期?”

  “正是在下。”慕容子期没想到竟会有江湖中人识得自己,也是一愣。

  “久仰大名,慕容公子青年才俊啊。”

  中人寒暄之间,李光洙三人也是落座。

  “此次多谢光洙小兄弟出手相助,大恩不言谢,以后但凡是小兄弟有莽山帮得到的地方,定时不遗余力。”于不语先是对着李光洙一抱拳。

  “我恶人谷也是把李少侠列为门内贵宾,以后小兄弟有用得到恶人谷的地方就跟我赵刚说一声。

  李光洙对着两人都是一抱拳,而后也是对着一旁的独孤九一抱拳。

  “独孤前辈,你伤势如何了?”

  “没大碍。”独孤九淡淡回应一句,让得韩兰萧在一旁是一脸无奈。

  “那便好,”李光洙微微一笑,又是开口道,“小子对独孤前辈的剑术是仰慕已久,不知独孤前辈可愿赐教一般?”

  李光洙的话顿时是让得在座的人都是惊疑不已,谈得好好的为何又是要打起来,就连独孤九也是微微惊疑,抬起头来看着一脸认真的李光洙。

  “这里地方小,去广场吧。”

  话音刚落,独孤九便是身形一动离开了客栈,众人还没有弄明白什么事,李光洙也是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小子,你想好了?”李光洙起身之时,无敌在身后淡淡说道,“那老东西下手可没个轻重。”

  “虽然这是我师傅和独孤前辈的事,”李光洙淡淡点了点头,对着无敌说道,“如今我师傅不在了,这些事自然是要我来解决。”

  说完李光洙便是离开了客栈,广场上,独孤九单手持剑,面色平静,李光洙站在对面并没有把承恨拿出来,马步扎稳,静静地看着独孤九,客栈里的人也都是赶了出来,在一旁静静的观摩。

  “你不拔剑?”独孤九皱着眉看着摆好阵势的李光洙。

  “武者剑在手,强者剑在心。”

  “好一句强者剑在心。”独孤九闻言一声冷笑,身形一动,持枪杀到了李光洙面前,,枪芒闪动。

  李光洙也是身形一动,一出手便是全力,声势浩大的杀向了独孤九,内力呼啸,两人交手之间引起风声阵阵,身形闪动之间只能看见残影。

  “你的自大和你师傅一模一样。”独孤九长枪一抖,身形紧随李光洙脚步。

  “独孤前辈还记得我师傅吗?”李光洙横手一劈,内力喷薄。

  “如何不记得,我把他当兄弟,生死与共,他却是做出那般事!”独孤九长枪震开李光洙,身形一跃。

  “那是我师娘自己的选择,”李光洙也是纵身一跃,两人在空中一掌对击,都是震退开来,李光洙缓缓从身后拔出承恨,“独孤前辈,拔剑吧。”

  “放屁!”独孤九把手中长枪一掷,场边的韩兰萧一把接过,独孤九拔出腰间短剑,“你师父就是个不义之人。”

  两人再次冲撞,剑鸣不已。

  “你根本不知道事情原委。”李光洙抽身一退,长剑挥舞,“你知道为何我师傅要把师娘葬在佘兰山?”

  独孤九不说话,只是持剑紧逼,剑招衔接一丝不苟。

  “你说你此生不再踏入清风山,我师父是不希望你连我师娘的墓碑都见不到。”

  “熙儿嫁给他没有一年便是死了,若不是看在以往的情面上,老子早就杀上了承风门!”独孤九一声暴喝,已是把李光洙逼到了广场边缘。

  “独孤九!”李光洙也是一声暴喝,承恨诡异一刺,把独孤九的攻势也是缓和了下来,“我师傅根本没有娶我师娘,你知道我师娘为什么会跟我师傅去承风吗?”

  “什么?”独孤九听到李光洙的话竟是突兀的愣在了原地,李光洙也是停下身来静静地看着独孤九。

  “我师傅告诉我,我师娘离开你是因为她得了重病不想让你知道,这才会跟我师傅回承州,而回到承州之后,是师娘拜托师父抢亲的,师父把师娘带回承风后便是把师娘安置在佘兰山上,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佘兰山离澜海最近,师娘心里的人一直是你,可是不愿意让你为她伤心,这才会要我师父抢亲。”

  “你说的是真的?”独孤九愣愣的站在了原地,一脸不可置信。

  “绝无半点虚假!”

  独孤九闻言当即眼眶一红,身形闪动,不见了踪影,连韩兰萧手中的长枪也是没有取走。

  “老九?”韩兰萧出声喊道却是已经没有了回应。

  “让他去吧,这件事也是压抑了这么多年,”无敌拍了拍韩兰萧的肩膀,看着独孤九消失的方向淡淡说道。

  很多年前,江湖上一片太平,处处都是仁义祥和,江湖上美闻趣事不断,其中最为人称道的便是当时的承风门大弟子神木子和碧落宗大弟子独孤九的兄弟情谊,两人皆是天纵奇才,在江湖上那是叱咤风云,好不威风,不料这两兄弟竟是同时爱上了当时洵州的一个当红青楼歌妓陈熙儿,后来陈熙儿情定独孤九,两人成亲之日却是被神木子突然杀出,把陈熙儿抢走,从此两人恩断义绝,生死不相往来,而陈熙儿也是在不久之后身亡,独孤九神木子两人也是随之销声匿迹,鲜少在江湖上出没,此段事也是随之被人淡忘,只是后来碧落宗和承风门的人一直都是看不对眼。

  随着独孤九的离去,众人再次回到了客栈。

  “光洙,你对天机阁的事怎么看?”无法看着李光洙郑重说道。

  “一个字。”李光洙闻言,和韩兰萧相视一眼,齐声说道,“干!”

  执剑淌一汪江湖,荡起千层浪,浪里春秋,谁人不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