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初醒,琼仙瑶池随风去,留金樽丶空对月。

  “内力反噬?”莫云山听到这个答案,不可置信的看着无法低声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莫前辈,这是真的,仙儿姑娘自己说出来的。”顾穆白也是对内力反噬的危害有了些了解,现在看到蔡仙儿和自己大师兄双双晕倒在这里不省人事,也是和莫云山感同身受。

  “不行,我的得即刻动身带仙儿回去!”莫云山看着蔡仙儿虚弱的脸庞,顿时把她抱了起来。

  “莫长老,我等愿意一路护送仙儿小姐!”一众受到蔡仙儿解救的江湖人士顿时郑重的看着莫云山说道。

  “多谢各位!”莫云山点头示意,便是带着一队人马离开了竹崖。

  待得莫不语等人离开,一些江湖闲散人士也是准备就此离开,今日之事势必将会让得江湖动荡不已。

  “各位请留步!”就在众人准备离去之时,一道苍老声音传来。

  于不语抱拳看着外围的江湖人士,面色郑重的说道,“今日之事,天机阁如此对付我等中原江湖好汉,此事必定不能善了。”

  “白眉长老所言极是,我百道山绝不会善罢甘休!”一个身穿白袍的老者对着于不语也是一抱拳。

  “何况那天机阁还想让域外五门驻入中原,我冲拳门第一个不同意!”又是一个中年劲装男子抱拳道。

  “没错,天机阁如此不把我们中原武林正统放在眼里,此事决不能就此罢休!”几人的话顿时引得众人附和,一个个停下了脚步,看着六大门派中人。

  “各位,老夫也是如此觉得,所以既然今日大家聚在了一起。”于不语对着出声附和的人一一抱拳示意,“不语烦请各位英雄好汉前往涵阳商议商议对策!”

  “听白眉长老的!”

  涵阳城内。

  人群耸动,一个个江湖好汉在广场上正襟危坐,六大门派的人站在广场中心,城里的人都是关了大门躲在阁楼里偷偷的看着这些一个个在江湖上叱咤风云的喋血人物,不敢多言。

  而在一间客栈里,顾穆白眼神从广场上收回,静静的看着卧床不醒的李光洙,手里紧握着那柄古朴长剑。

  “还没醒吗?”

  韩兰萧轻轻推开门,看了看气息微弱的李光洙。

  顾穆白轻轻点了点头,抬起头来看着韩兰萧,神色肃穆。

  “怎么了?”韩兰萧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师弟,苦笑不已。

  “韩师兄,为什么不回来?”

  韩兰萧听见顾穆白的问话苦笑着摇摇头,不说话,倚在桌子上拿起腰间的黑葫芦,轻抿一口。

  “掌门玄剑子,锁剑长老神木子,金戈长老鲁迪,铁澜长老章子末,巨峰护法邯山......”

  “好了好了,别说了!”韩兰萧听着顾穆白把承风门长老护法的名字一个一个念出来,神情慢慢不耐。

  “鸣闲护法张鸣,寒玉护法任寒,还有金枪长老,你的父亲我的师父,韩瑾文!”

  “顾穆白,你够了!”韩兰萧听完最后一个名字面色一黑,猛然一拍桌子,房间一震,就连在广场上的无法无敌独孤九也是朝着客栈看了一眼“你为什么不回去?”顾穆白没有被韩兰萧吓到,双眼直视,双眼泛红,“当年的事你还在耿耿于怀?”

  “这跟当年的事没有关系!”

  “那为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连承州都不回去一趟?”

  “住嘴,你知道什么?”韩兰萧一声暴喝,泪湿了眼眶,定定的看着神色激动的顾穆白。

  顾穆白也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韩兰萧,希望他可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韩兰萧见顾穆白不再说话,站起身来背对着顾穆白,抬手用力的在脸上擦了几下,拿起桌上的酒葫芦狂饮一口。

  “你以为我不想回去吗?你以为兰字辈的弟子都死了吗?”韩兰萧放下酒葫芦后,依然是背对着顾穆白淡淡的说道,“承风出事的前三天,我们游离在外的承风门弟子都是收到了承风门的密件。”

  “密件?”

  “没错,上面只写了八个字。”韩兰萧回过头来看着顾穆白,“承风勿回,天机可循!”

  “天机?”顾穆白闻言一愣,“天机阁?”

  韩兰萧点了点头看了看还躺在床上的李光洙。

  “天机阁果然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顾穆白双手握拳,一脸愤怒,韩兰萧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不,承风门的事没有牵扯到天机阁,只是天机阁知晓此事而已。”

  “什么意思?”

  “接到密件后,承风门便是出事了,我们兰字辈的弟子便是聚集在了一起准备赶回承州,就在那个时候,天机阁的人出现了,他们把我们制服带到了一个岛上。”

  “他们要做什么?”

  “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把我们带到那个岛上后只跟我们说了一句话,”韩兰萧看着广场上还在商议的众人淡淡的说道,“灭承风门的人站在中原顶点。”

  “中原顶点?”顾穆白被韩兰萧的话说得越来越疑惑。

  “他们为什么把你们带到岛上去?”

  “不知道。”韩兰萧又是拿起酒壶苦笑道,“惭愧的是,我们兰字辈弟子三十多人竟是被两个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最后只有我侥幸逃了出来。”

  看@n正版#章…节9`上酷匠网

  “什么?”顾穆白震惊得声音颤抖,他可是知道承风门兰字辈的弟子一个个都是江湖上已经赫赫有名的人物,竟是被天机阁两个人所镇服。

  “而后我辗转回到中州却又是收到天机阁密信,要我赶往竹州说是你们有难,我便是来到了竹州,却是在这里等了差不多两月,这才在前两天遇上光洙,才知晓我们都被天机阁耍了。”

  “嘶~”顾穆白听完韩兰萧的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咦?”韩兰萧突然是一怔,呆呆的看这顾穆白身后的床榻,“光洙去哪儿了?”

  “什么?”顾穆白顿时回头,却发现李光洙的身影早已不见,只留下空空的床榻,而挂在床头的承恨也是不见了踪影。

  涵阳外郊一处青山中,青翠葱抑,竹香处闻,青啼乌哨,一垄孤坟。

  一个白袍青年挽着一壶清酒,倚着墓碑坐在一旁,脸色苍白,手持一把长剑,剑鞘上一块乳白玉佩隐隐约约放着亮光。

  “你终于来了。”一道声音从竹林之中传来,一青袍男子手提一竹篮几坛老酒,静静的走到白袍青年身边,从篮子里拿出一碟碟小食放在碑前。

  “近日涵阳来了这么多江湖人,我知道你肯定也会来的,你到了涵阳,肯定会来这里。”见那白袍男子不说话,青袍男子低语道,“李光洙,我等你好久了。”

  李光洙缓缓抬起头,看着一脸微笑的青袍男子,还是不说话。

  “承风门的事,我听说了,没想到转眼间这么多年过去了,发生了这么多事。”

  “时之流转莫测,事之变迁难安。”李光洙看了看墓碑淡淡的说道。

  “你还记得这句话,也不愧老师当年对你倾囊相授。”青袍男子拍开酒壶狂饮一口便是递给了李光洙,“当年的事,我已不恨你。”

  李光洙喝完一口酒把酒坛里的就尽数浇在墓碑上,清酒沿着墓碑上的字缓缓流下。

  “竹酒先生周公不愚之墓。”

  十二年前,竹州涵阳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原文坛的大事,享誉中原桃李满天下的竹酒先生周不愚竟是被人杀害,而在周公被杀害不久,涵阳的竹州将军府竟也是在一夜之间被人屠尽,传闻还是一个十余岁的小孩所为,那时周先生因为年岁已高不再收徒,只是留有两个关门弟子,其中一个便是涵阳将军府慕容将军长子慕容子期,而另一个则是中原七大门派之一承风门的弟子李光洙!

  “你恨我又何妨,我问心无愧。”李光洙站起身来逼视着眼前的慕容子期。

  “我想不想知道为何我爹会对老师下手?”慕容子期被李光洙看得浑身不自在,退后了几步说道,“我也是后来发现的,在我爹的书房里,有一封密函。”

  李光洙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慕容,示意他说下去。

  “信函里有人要我爹把老师杀了,你想不想知道是谁的信?”

  “能命令你爹动手杀你老师的人,除了洵州那位还能是谁?”

  “你知道了?”

  “我猜的,慕容小狗,你真的不恨我了?我可是灭了你全家的人。”

  “呵,如果你真的灭我全家,我定然不会放过你,可你却又偏偏放过了我母亲我妹妹我的家人,李杂毛,你可真狠啊,让我恨又不能恨,怪又不能怪。”青袍男子苦笑一声摇摇头。

  李光洙静静地看着慕容,慕容也是没好气的盯着李光洙,两人忽而狂声大笑,毫无风范。

  “可是我却不能放过灭我承风之人,就算他站在中原顶点,我李光洙有生之年必诛之!”

  物是人非,经纶满腹不逢春,时遇春丶孤野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