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愧不同往日语,静待东流往复来,寒空一宿夜徘徊

  就在李光洙为难之际,谷口处阵阵风声,一道雄浑尖啸传来。

  “文山来也!”

  剑光闪动,在众人的注视中,一灰衣男子执剑腾空而来,长发舞动,腰间悬挂一黑葫芦。

  “韩师兄!”看见来人,承风门弟子皆是欣喜不已,虽然李光洙他们不是和韩兰萧是同辈弟子,但是承风门弟子大多都是很小的时候便入门,所以都是相识。

  “韩兰萧?”人群中一群老江湖也是认出了来人,顿时惊呼。

  “这小子还没死?”无敌看到韩兰萧撇了撇嘴,一脸不爽,无法却是在一旁笑开了怀。

  “咦?”来到竹崖之上的韩兰萧却是突然停下身来,看着无敌身旁的身影,双眉一皱,瞬息便是来到了无敌身边。

  “谁干的?”看到韩兰萧的模样,无敌也是微微颔首,看了看域外五门的方向。

  “又是你们?”韩兰萧看着域外五门的人,面色一寒,陡然拔剑。

  “韩兰萧!”而就在韩兰萧拔剑之时,李光洙又是一声怒吼传来,“你先帮我把这四个解决了!”

  “来了!”韩兰萧看了看李光洙那边的情况,转过头来瞪了域外五门的人一眼,便是飞身而去,而这一瞪让得域外五门的人皆是心头一寒,他们可都是领教过这男人的疯狂。

  四个面具男子看到韩兰萧的到来皆是眉头一皱,李光洙的棘手已经是超出了四人意料,而今又是来了一个强硬对手,不由得心里一紧,放慢了攻势。

  “这两个交给你,”李光洙看着面前严阵以待的四人,看着另外两人淡淡的说道,“这两个,是我的。”

  “好!”韩兰萧应声而动,只见一道剑光忽闪,便是把其中两人分散开,“诸位,又见面了。”

  而李光洙看着剩下的两人,也是身形一绷,整个人犹如利剑一般弹射而去,两人合而击挡,却还是被强大的推力震退数步,还未站稳,李光洙又是一个箭步向前,承恨呼啸,两人仓皇之下再做抵御,却已是被剑光近身,划破了手臂。

  两人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上的伤口缓缓渗出了血,面色一寒。

  “天机阁,不过如此!”而就在这时,韩兰萧那边也是较出了胜负,那两个面具男子皆是衣冠凌乱,满是伤痕。

  “韩兰萧,你怎么跑出来的?”

  酷。^匠|网首发el

  “我命大!”

  李光洙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直接走到那昏过去的青纱女子面前。

  “你敢碰她,你会死的。”就在李光洙刚想伸手扯下那女子面纱时,一个面具男子开口道,李光洙回过头去看着他,却是突然一手把那女子搂了起来,扛在了肩上。

  “小友,放下她如何?”就在这时,一道空灵之声又从竹林之中传来。

  李光洙和众人寻声望去,一道佝偻苍老身影拄着一槐木拐杖从竹林之中缓缓走出,而那四个面具男子见到这个身影当即单膝跪立下来恭敬喊道。

  “沧愧长老!”

  待到那身影走出竹林,六大门派和一些江湖老一派的人看到那身影面容皆是满脸惊骇。

  “沧愧老人!?”

  “沧愧!”

  “你还活着?”

  “呵呵,各位老友,许久未见!”那被叫做沧愧的老者看着认出他的一些人微笑示意,而后盯着李光洙,“小友,可否给老夫一个面子?”

  “光洙!”李光洙正要说话,韩兰萧却是突然叫住他微微点了点头,李光洙皱着眉看向那老者,便是把肩上的青纱女子缓缓放下。

  “多谢小友。”看到李光洙把那女子放下,沧愧老人脸上笑容更甚,而就在这时,沧愧老人的身影却是陡然不见,李光洙警惕提防,却是摸索不到那老者的身形。

  “小子小心!”无敌突然一声低喝,李光洙猛然回头,却是反应不及,一股巨力打在李光洙小腹之上,李光洙身形如同断弦风筝一般飞出,鲜血从口中喷出。

  “沧愧!你这混蛋!”无敌看到李光洙被袭,顿时怒吼道。

  “无敌,你早该料到的!”沧愧站在那里,放下手中的拐杖,淡淡的笑意浮上。

  “你竟然加入到了天机阁?”于不语也是看着沧愧淡淡的说道。

  “择木而栖罢了。”

  “欺负一个后辈,你真是卑鄙!”赵刚看着还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李光洙恨恨的说道。

  “那又......”

  “兰萧!不可!”沧愧话还没说完,无法便是一声厉喝,只见韩兰萧已经持剑杀向沧愧,而沧愧却是拿起拐杖轻轻一抬,韩兰萧也是被扇风出去。

  “如今这后辈,一个个皆是眼高于顶。”扇风韩兰萧后,沧愧苦笑着摇了摇头。

  “手下败将!”突然一道冷冷的低沉怒吼传来,沧愧眯着眼看向出声一人,只见独孤九已经是醒了过来,一身伤痕,看上去极为虚弱。

  “独孤九,堂堂剑仙独孤九怎落得如此狼狈?”

  “那要问你天机阁的好手段了。”独孤九淡淡的说道,“何况我再狼狈,岂有你当初跪地求饶那般狼狈。”

  “可恨!”沧愧闻言又是想起来当年一败之耻,顿时怒火攻心,对着独孤九便是一掌而去,而独孤九面不改色,只是担忧的看了远处倒地的韩兰萧一眼。

  “砰!”

  沧愧的攻势被不知何时爬起来李光洙勉强抵挡住,李光洙又是震飞,独孤九看着突然出来为他挡住一击的青年,眉头一皱。

  “真是不知死活,独孤九,你竟然要靠一个后辈来救你。”沧愧一击不成,冷冷出言讥讽道。

  “沧愧,有本事你别用这等卑劣的手段!”独孤九彻底被激怒,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你能拿我如何?”沧愧不为所动,淡淡说道。

  “呼...呼...呼...”

  一阵急促的呼吸声传来,李光洙又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双目赤红的盯着沧愧。

  “呵,还真是顽强。”沧愧看着站都站不稳的李光洙讥笑道。

  “小子,你走,这里不关你的事!”独孤九看着又站了起来的李光洙吼道。

  “光洙,走!”无法也是叫道,他们都是知道这沧愧老人的为人。

  “呸!”李光洙对无法他们的话充耳不闻,一口血痰吐出,重新拿起承恨,眼里战意火热。

  “我被打了我还要跑?这种事我做不出!”

  “没错!”李光洙话音刚落,又是一道声音传来,“这老东西上次把我推落山崖,今天正好算算账了。”

  “文山!”独孤九看着刚站起身来的韩兰萧颤声叫道,脸上满是激动。

  “老九,”韩兰萧看到独孤九醒了过来也是欣喜不已,“等会再和你叙旧,待我先把这老东西收拾了。”

  “好!”

  “无法师傅,韩师兄与剑仙前辈是如何相识的?”顾穆白听着韩兰萧和独孤九的对话疑惑不已。

  “你知剑仙,可晓剑鬼?”无法笑吟吟的看着顾穆白。

  “你是说......?”

  韩兰萧先是拿起腰间黑葫芦狂饮一口,酒香四溢,而后又是把酒葫芦丢给了一旁的独孤九,独孤九也是仰头畅饮,韩兰萧极为享受的长吁一口气后抹了抹嘴,与李光洙相视一眼,两人身形闪动,剑光萦绕在沧愧老人的身边,而沧愧老人却是一脸淡然,丝毫没有把两人放在眼里。

  “无知小辈。”沧愧兀然一动,内力喷薄,衣衫被吹得鼓鼓作响。

  “同样的招式,我可不会中第二次!”李光洙一声低喝便是执剑以往,沧愧提掌回击,两者僵持不下,而此时韩兰萧趁虚而入,利剑如同闪电刺向沧愧,沧愧闪避不及,还是受到了一点伤势。

  “好!”独孤九看到两人取得上风,拍手叫绝,一脸不屑的看着一脸阴沉的沧愧。

  “我们这两个小辈如何?”李光洙站定之后说道。

  “哼!”沧愧怒极反笑,把目光放在了独孤九的身上,“八年前,我败于你手,受尽屈辱,我这些年忍辱负重,就是为了有一天洗刷我那日的耻辱。”

  “独孤九,你真当我这八年是虚度吗?”沧愧一声咆哮,全身泛着金光,发束散乱,衣衫爆裂,原本佝偻的身影变得无比挺拔,面目更是狰狞不已。

  “今日便让你们领教一般我的烈日佛心掌!”

  “烈日佛心?”无法无敌两人听到这个名字皆是心头一颤,“不是已经失传了吗?”

  “光洙你们快走!”

  “此时想走?晚了!”李光洙两人还在讶异于沧愧的异变,却是一道狂暴的内力劲风袭来,两人闪避不及,被那劲风震退数步。

  而在劲风之后,又是一道金光掌法飞来,不偏不倚打在李光洙的身上,而韩兰萧却是被李光洙一掌推开,侥幸躲过一击,李光洙却是被强大掌法轰飞。

  一抬手一眸间,东风不识江山主,落地尘灰残垣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