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际会蛟龙往,野史清阁风雨临,荡起江湖浪,风波不定。

  风波不息,魔障难平。

  在场的六大门派的人和那些闲散的江湖人士不知是为何皆是内力溃散体力难支,一些实力稍逊的人已经是瘫倒在了地上,众人有的疑惑有的愤怒的看着紫檀木上的蒙纱女子,而那女子却是丝毫不在意,仍然是自我陶醉,一曲曼妙依青山傍绿水凭春风自有百花开万象生。

  而就在众人还在试图挣扎反抗时,一阵嘈杂细碎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众人惊疑不定转头看去,只见一队奇装异服的人马朝着他们快速奔来,为首一男子手持一把金钩弯镰,脸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一双目露狰狞的小眼睛,那男子走近时眯着眼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勉强维持体力盘坐在地上的六大门派,眼神里透着一股莫名其妙的快感。

  “长姑娘,如意万安。”一大队人马绕过六大门派,直直走到那抚琴女子面前单膝跪下,等到那女子一曲弹完才开口说话,神色恭敬。

  “起来吧。”青纱女子头也不抬一下淡淡的说道。

  “长姑娘,这些人是?”那一队人马里,一个全身裹着黑纱的中年女人站起身来,疑惑看着已经倒下一大片的中原武林之人,口音极为奇怪。

  “哼!无非是一群自作清高的假把式罢了。”那青纱女子没有回答,而是那个黑布男子转过身来看着六大门派的人,语气里充满不屑。

  独孤九盯着开口说话的那个男子,总感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虽然他听到那男子的话很动火,可是现在的他连站起来都是靠莫云山和于不语的搀扶。

  “如何?独孤宗主有话想说?”那男子见到独孤九正在死死地盯着自己,戏谑的说道。

  “姑娘,”于不语拍了拍独孤九的肩膀没有理会那个男子,而是转过头去朝着那个青纱女子开口道,“想必姑娘一定是天机阁的人,贵门一纸书信邀广大英雄好汉来此相聚,想必不会是想要赶尽杀绝吧。”

  “......”于不语一席话说完,那女子依旧是没有什么反应,低着头认真的研究这手上的红木瑶琴。

  “姑娘也是江湖中人,自然了然江湖规矩,今日你们用如此卑劣手段对付我们,难道不怕被天下人耻笑?”

  “你在威胁我?”那青纱女子闻言顿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来看了搀扶着独孤九的于不语一眼。

  “于某不是这个意思......”

  “嘭!”于不语话还没说完,一道黑影如风而至,一股大力击打在于不语的小腹之上,于不语顿时被击飞,而独孤九和莫云山也是受到牵连倒在了地上。

  “白眉长老,不过如此。”出手之人正是那黑布蒙面男子,他斜着眼瞥了一眼还瘫倒在地上的于不语讥讽道,“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如此和长姑娘说话。”

  于不语在地上挣扎几下,想要站起来却是无果。

  “你...再说一遍。”那黑布蒙面男子转身准备离去之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蒙面男子闻言偏过头去,只见独孤九手抚长枪,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面色阴沉。

  “哦?”蒙面男子转过身来看着站都站不稳的独孤九,双手抱胸,眼神里充满了戏谑。

  “白眉长老不过如此,剑仙独孤九不过如此,清明寺不过如此,六大门派,不过如此!”

  “好胆!”听着那蒙面男子的话,独孤九双眼陡然一睁,人忽然动了,双腿发力,身形跃展,双手握枪直直的杀向蒙面男子。

  众人的注视下,独孤九猛然冲向了那嚣张蒙面男子,而那蒙面男子却是不闪不避,冷笑一声,内力奔腾,竟是轻轻一掌便是将独孤九震飞,长枪落于那男子手里,那男子玩味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独孤九,将手中长枪猛然一掷。

  “老九!”眼看那长枪要刺在独孤九身上,众人屏息间,一声暴喝,无敌爆身而动,直直冲到了独孤九身前。

  “噗呲!”

  鲜血喷洒,无敌看了看插在自己右腿上的长枪,反倒是一脸安然,回过头去看了看已经昏过去了的独孤九,苦笑一声便是回过头来看着那个漠然无语的蒙面男子。

  “鼠辈,你敢把你真容露出来啊,让爷爷看看你的狗样。”无敌一把拔出插在腿上的长枪放在了昏过去的独孤九手里,一声狂笑,一句狂吼,让得在场的其余人皆是动容不已。

  那蒙面男子闻言却是哂然一笑,果真抬起手来缓缓将自己脸上的面纱一扯。

  “各位可曾还记得在下?”

  “诸葛青山?”

  “你还活着?”

  那男子的面纱扯下,一副满是伤疤的面容触目惊心,虽然脸上已经没有一处地方是块好肉,但是隔得近的六大门派的人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眼前的这男子。

  “没错,正是老子,六大门派的杂碎,我说过,只要老子还活着,定会让你们遭到千倍万倍的报复。”蒙面男子面色狰狞,恶狠狠的盯着在场六大门派的人,看上去丑陋至极。

  “诸葛青山?”一直被无法和赵刚护在身后的顾穆白听到这个名字低声喃喃道,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神色震惊的看着那个男子。

  “七年前,你们六大门派心狠手辣,灭我青山派,今日便是我报仇之日!”诸葛青山卸下盘在腰间的金钩弯镰,神色嚣张,“哦不,应该是五大门派。”

  “那是你们为非作歹,天理不容。”于不语这是也是已经坐了起来,他皱着眉看着诸葛青山,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今日可能不会善终。

  “呵?”诸葛青山听到于不语的话却是直接翻手隔空一掌,于不语直接又被扇飞数丈。

  “白眉?”无法看着又被扇飞得于不语却是无能为力。

  “难道你觉得就凭你对付得了我们?”赵刚紧紧的护着身后的后辈,淡淡的看着诸葛青山。

  “我当然知道你们六大门派人多势众,难道你们以为我就无人了吗?”诸葛青山轻蔑一笑便是转身指了指身后那群奇装异服的怪人。

  “西域摩罗教陀地门,东海天云岛,北疆神牛宗,还有你们知道为什么你们内力溃散吗?哈哈哈哈哈......”

  “是你动的手脚?”

  “当然不是,”诸葛青山摇了摇头,对着其中一个面容妩媚浓妆艳抹的女子抱拳道,“伍掌门的无香乏力蛊果然是非同寻常。”

  “咯咯咯,”那女子几声娇笑走到了诸葛青山身边,对着六大门派的人微施一礼,“苗疆百花门伍儿见过各位英雄好汉。”

  “苗疆?蛊术?”那浓妆女子的话顿时让得众人震惊不已。

  “诸葛青山,你竟然勾结域外势力?”

  “那有如何,为了报仇,我连死都不怕,有了伍掌门他们的支持,你们六大门派的好日子就算是到头了。”诸葛青山一声狂笑,“可惜承风门已经被人收拾了。”

  “上天怜我,所幸还是为我留下了一群余孽。”诸葛青山顿了一下便是冷冷的看着盘坐在地上的承风门弟子,“今日,我便先灭承风!”

  “诸葛青山,你敢!”无法看到诸葛青山竟是想要对承风门的人动手,顿时站起身来。

  “滚!”诸葛青山随手一挥,便是将无法一掌扇飞。

  诸葛青山慢慢走近,顾穆白脸上没有一丝惊恐,不顾赵刚的阻拦缓缓站起身来,拔出身后斩风直面诸葛青山。

  “哟?”诸葛青山看着顾穆白的举动嗤笑一声,而就在这时,顾穆白身后的承风门弟子竟是一个一个缓缓站起身来,拔出身后长剑,严阵以待,没有一个迟疑没有一个畏惧。

  “倒是一些有血性的小子。”诸葛青山看着站起来的承风门弟子,冷笑一声,却是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弯镰在手中轻轻摇动。

  “韩兰萧,你们认识吗?”

  “韩师兄?”看着走近的诸葛青山,顾穆白一直是一脸平静,然而当他听到这个名字时,脸上顿时是惊疑不定,“你把他怎么了?”

  “没什么,”诸葛青山很满意顾穆白的这个表情,“你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

  (最。新\章节上6%酷G匠%网☆

  诸葛青山已经是来到了顾穆白的身前,轻轻一挥,顾穆白手中的长剑便是掉在了地上,而顾穆白却是无能为力,诸葛青山缓缓把手中的弯镰放在了顾穆白的脖颈之上,冰冷的刀刃紧贴着顾穆白的喉咙,顾穆白虽然已是满头大汗,眼神里却是没有一丝畏惧。

  “你怕死吗?”诸葛青山玩味的看着直视着自己的顾穆白。

  “......”

  “你们承风门的人倒都是一个脾性,前些天那个韩兰萧也是这般模样。”

  “然后他死了,所以,你也会死!”诸葛青山说完便是准备动手。

  “你敢动他,我便屠你。”

  一剑飞仙龙血浇,竹崖琴音同溪语,惊起竹林雀,怒火难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