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竹崖变故 青纱瑶琴

  一剑轻吟披星月,顺而星坠,逆而飞仙,扬州四月夜。

  次日,涵阳城郊,一处山巅,四面环谷,酒香竹翠,庇荫遮天,处处都得诗中画里好风光,石崖上有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两字极为清新淡雅,‘竹崖’。一条小溪越过竹林绕过山谷,清澈碧波,因为这里是竹州文士阳春时节交友作乐的安乐所,感觉水中也有着淡淡的青酒香,竹叶上沾染着淡淡墨汁,又是阳春四月好时节,这里却不见抚琴饮酒作词客,只有着一些拿着各样兵器的江湖人士闭目养神,鲜有人注意到身旁的好风光。

  快近午时,赶来这里的江湖中人越来越多,而他们都只是停驻在竹崖的外围区域,因为正中间已经被七大门派的人占据。

  独孤九听着周围的喧嚣之声,本来还在闭目养神的他不耐的皱了皱眉,站起身来看着周围四面赶来的江湖人士,内力运于掌上朝着小溪隔空一掌,顿时激起水花四溅,一条水龙奔腾而出,水龙在空中盘旋飞舞片刻便是猛然一爆,本来还在惊奇于独孤九的内力雄厚的一些闲散人,顿时被落下来的水花淋成了落汤鸡。

  “谁敢再喧哗一句,老夫必将让他碎尸万段。”独孤九冷冷的盯着外围的那些闲散人,沉声一吼,顿时让得那些人噤若寒蝉,看着身上的水渍,也是不敢怒不敢言,江湖人都知道,剑仙独孤九是出了名的暴脾气。

  “独孤老儿,你是闲得慌吗?”独孤九刚刚盘膝坐下,外围便是传来一道不屑的声音,独孤九头看也不用看便是知道出声的是谁。只见外围的人纷纷让出一条道路,两个老和尚和一个刀疤老者牵着一个一脸傻笑的青年走在当前,身后一群白衣青年,面色刚毅,俊朗非凡。

  无敌走到中心地带,不耐的擦了擦头顶上的水珠,一脸不爽的盯着那个坐在地上没有一点反应的独孤九,他们刚刚赶来便是不知从哪落下一片水珠,让得他们措手不及,虽然没有多大的事,但是无敌一听到独孤九的话就是气不打一处来,顿时发声找茬。

  结果独孤九完全没有搭理无敌,而是坐在那里又是闭目养神起来,看到独孤九竟是没有任何反应,无敌收回目光,也是横劈一掌,掌风呼啸,顿时让得竹林之中一片耸动,漫天竹叶飞舞,朝着独孤九奔袭而去,一片片竹叶仿佛是利刃一般在阳光下散着寒光。

  独孤九睁眼看到奔袭而来的攻势,也不慌张,纵身一跃十数丈,而那竹叶掌风竟是长了眼睛一般跟了上去,独孤九皱了皱眉,从身后卸下紫金长枪,在空中身形一点,踩着一片竹叶,又是跃起几丈,而后枪出如龙,寒芒一点,声势浩大,那掌风顿时四处崩散,竹叶纷纷扬扬洒下。

  无敌见到自己的攻势被破,再次起势,身形一跃,如同炮弹一般弹射到了独孤九面前,见到无敌身形赶到,独孤九竟是把手中长枪一掷,再从腰间拔出那把精致短剑,剑光闪动,在阳光下愈发灼眼,一些功力尚浅的人不得不捂住了眼睛,而就在这一瞬间,两人碰撞在了一起,一掌一剑,内力翻涌,招式绚烂而不乏力度,两人皆是全力以对。

  看到这两人瞬间是对撞在了一起,除了那些不明所以的闲散人士和后辈,其余六大门派的老人皆是无奈的苦笑摇了摇头,没有一人试图去劝解二人。

  顾穆白带着承风门的人随着无法他们也是来到了竹崖的中心地带,顾穆白先前便是看见了独孤九使出来的那一招水龙掌法,心里便是震撼不已,而后又是看见无敌的犀利出招和独孤九的从容回应,两人的交手如同鲜血一般翻滚在顾穆白的胸腔之内,让得顾穆白莫名兴奋。

  这才是高手啊,总有一天我顾穆白要比他们更强,顾穆白看着深深扎进泥土里独孤九的长枪,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这哥俩怎么又打起来了?”顾穆白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交手之时,一道苍老声音又是从外围传来,顾穆白寻声望去,便是看见了昨日无法大师向自己介绍的荷阳道孚山莫云山长老,对着莫长老微微一拱手,顾穆白便是被莫长老身旁的一个女子吸引过去,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们昨天没打起来已经是意外了。”于不语早早便是来到了这里闭目养神,就是无敌独孤九两人打起来也没有打扰到他,此时见到六大门派的人都是到齐,也是站起身来,苦笑着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子。

  “也是。”莫云山说着说着便是来到了顾穆白身旁,不可言喻的笑容看着还在发呆的顾穆白,“顾掌门,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啊?”顾穆白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莫云山。

  “这是我们掌门的掌上明珠,也是我们道孚山的山上明珠,蔡仙儿。”

  “莫爷爷,你又取笑我。”听到莫云山的话,那女子翻了翻眼皮,风情万种,让得顾穆白又是呆住了,“顾掌门,小女子这厢有礼了。”蔡仙儿对着顾穆白翩翩一礼。

  “穆白久仰仙儿小姐大名,传言南阳多美眷,道孚一仙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顾穆白也是谦谦一礼,微微一笑。

  “哈哈哈,郎才女貌啊。”莫云山见到两人相谈,顿时笑的一脸的褶子挤在了一起,蔡仙儿闻言柳眉一蹙瞪了莫云山一眼,而顾穆白在一旁尴尬的笑着。

  空中依然是拳风爆裂,剑光呼啸,所有人都在看见日光下两人交错碰撞的身形,又一次的交锋碰撞之后,两人分开一段距离,无敌落在竹尖之上挥舞几下火烫的拳头正要再次出手,独孤九也是执剑在树尖上站定严阵以待,而就在这时,山谷之上传来一阵琴音,悠扬绵长,众人被琴音吸引疑惑的将目光移到山谷之上,无敌和独孤九也是都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山谷方向。

  琴声越来越近,山谷上突然出现几道身影,四个带着不同颜色的面具男子肩上背着一张紫檀木台,而那木台上端坐着一个青纱蒙面女子端坐其中抚琴,琴音悠然间,几道身影便是来到了竹崖之上,那抬着紫檀木台的四个男子皆是黑色劲装,带着面具,看起来极其神秘。

  众人惊疑不定的看着来人,心里都是万般揣测这些人的来历,但是没有一个人出声打断琴声。

  一曲弹罢,一抬眸,万种风情,看到这双眼睛,众人心里竟是无端一颤,那是一双十分清澈的明眸,仿佛是瑶池内的宝石一般,眼里缭绕着淡淡的威仪和华贵,木台上女子抬眸看了看四周,仿佛在寻找些什么,而后却又是低下头去开始轻抚桌上的红木瑶琴。

  “阁下何人?”

  琴音刚起,独孤九便是出言打断,惹得那女子柳眉一蹙,一双白洁修长的手落在琴弦上,琴音断绝,女子不耐的看着出声的独孤九。

  “聒噪!”淡淡两字响彻在众人的耳中,除了独孤九,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抚琴女子,江湖上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剑仙独孤九说话,而就在女子话音刚落,紫檀木台右前侧的红色面具男子身形一动,瞬息间来到了独孤九的身前,突然的变故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却是发现一道身影如同炮弹一般飞出,待得众人反应过来之时,却是发现那红面具男子已经回到了原处,而独孤九却是瘫倒在了远处一块巨石下。

  “老九?”无敌最先反应过来,看着躺在巨石下不省人事的独孤九,回过头来瞪着那个面具男子,便是握拳准备冲上去,只是无敌却是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力尽失,完全使不上劲。

  “你做了什么?”无敌松开拳头冷冷的盯着那个面纱女子。

  女子还是不说话,双袖一挥便是又开始抚琴作曲。

  “师兄,怎么了?”无法看到了无敌的异常,顿时走到了无敌的身旁。

  “不知道,内力运不上来。”

  “什么?”无法连忙抬起手试图运用内力,情况却也是如同无敌一般。

  “我的内力呢?”

  酷匠&●网(首t发n*

  “啊,为什么我使不上劲了。”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所有的人都是试图动用内力却都是力不从心,而此时独孤九也是被莫云山和于不语扶到了众人身边,独孤九瞪着紫檀木台上的蒙面女子,一口鲜血喷出。

  “混账,你到底做了什么?”莫云山也是运用内力无果之后,愤愤的盯着那女子。

  就在此时,六大门派身后又是一阵骚动,六大门派的人转过头去,看见一大队人马过来,而这些人大多奇装异服却是气息强大。

  仰首谱足踏清风,疾如光漫,悬若金涛,月上金蝉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