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水轮转,执剑道轻狂,干草逢露磐石开,莫欺人穷。

  “抱歉,各位前辈久等了,晚辈来晚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客栈里的人皆是疑惑的向客栈外看去,街道上传来一阵整齐有力的脚步声,片刻之后,一队白衣人马井然有序的来到了客栈门前,放眼望去都是一些二十出头的青少年,身穿白色劲装,身背一把白鞘长剑,英姿飒爽器宇轩昂,看上去朝气蓬勃,让得客栈里的人都是眼前一亮。

  这时,为首一青年脸上带着微笑,先是对着无法无敌二人微微行礼,然后再是对着客栈内的人一一拱手。

  “晚辈承风门代任掌门顾穆白,见过各位前辈。”说话的自然是李光洙的师弟顾穆白,他踏步走入客栈,面色谦和,语气不卑不亢。

  o.最新☆章%节n!上☆\酷s匠网☆{

  “顾掌门果然是一表人才,请入座。”那白眉老者回过神来也是对着顾穆白一拱手,挥手示意顾穆白入座。

  “承风门?”然而就在顾穆白和无法几人准备就座之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哪个承风门?”

  “独孤九,你莫要欺人太甚!”无法闻言,顺势挡在了顾穆白的身前,怒目瞪着出声的坐在那里饮酒的长枪老者。

  被无法挡在身后的顾穆白先是心里一暖,而后听到无法的话又是一愣,原来这个长枪老者便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碧落宗宗主剑仙独孤九,这样想来顾穆白也是明白了这老者为何一直为难承风门了,顾穆白随即微微一笑,对着身前的无法轻轻点头以示感谢,便是缓缓走到了无法的身前,直面着侧对着自己独自饮酒的独孤九。

  “承州,清风山,承风门。”

  “你说什么?”独孤九举起手中的酒杯,斜着眼瞥了一眼顾穆白,然后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我老了,听不清。”

  “独孤九!”独孤九的态度彻底把清明寺的两个老和尚激怒,无法咬牙切齿的低喝一声,霎时间内力翻涌,客栈里其余门派的人皆是连忙起身准备劝解,只有那独孤九还一脸淡然的坐在那里饮着酒,不以为意。

  顾穆白站在那,依然是一脸平静,并没有因为独孤九的话有一丝波动,他伸手阻止了想要冲上去的无法,无法挥了挥手便是作罢,不料顾穆白却是突然从背后拔出长剑,斩风在空中划出一道极为耀眼的剑花,让得众人惊骇不已,难不成这个青年想要对付独孤九?

  剑光闪烁,客栈里的人都是微微动容,毕竟独孤九的实力连他们都没有把握,而这样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却是在独孤九面前拔出了剑,难不成这青年实力如此强劲,如若不然,那也太鲁莽了,独孤九不屑的瞥了一眼仗剑而立的顾穆白,只见顾穆白把斩风拔出,却是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守在外面的莽山派弟子见到客栈里气氛不对,皆是屏住呼吸观察着里面的情况,众人都以为顾穆白是胆怯了,心中不免多了一分戏谑,到底还是嫩了啊,而就在这时,站在客栈外的承风门弟子却是齐刷刷的拔出了身后的长剑,突然地变故让得客栈内外又是惊愕不已,莫非承风门这些小青年以为人多便是可以对付得了剑仙独孤九,就在气氛凝固到了极点之时,所有的承风门的弟子突然齐声吼道。

  “承州,清风山,承风门!承风尚在!”

  声势浩大,客栈内外,一股浩荡剑气呼啸而至,众人都是被承风门的弟子的精气神所震撼,久久说不出话来,无法无敌则是一脸欣慰一脸震惊,就连独孤九也是眯起了双眼转过头去正视着所有的承风门弟子。

  “独孤前辈,您这次听明白了吗?”

  顾穆白缓缓把斩风收回身后,对着独孤九说道,仍是一脸平静。

  独孤九没有再说话,客栈里的人皆是郑重的打量着顾穆白和外面的承风门弟子,心里都是惊奇不已,承风门根基虽已不在,后生可畏啊。承风尚在啊!

  顾穆白看着客栈里的人都愣住了,又是微微一拱手。

  “方才是晚辈失礼了,还请各位前辈海涵。”顾穆白的话把还在感叹的众人惊醒,听着顾穆白的话,让得江湖里的老前辈更是欣赏不已,谦谦有礼不卑不亢,承风门看来必将崛起啊。

  “好了好了,既然都来了,那我们便是来商讨一下明日之事吧。”那白眉老者开口道。

  “穆白,这位是通州莽山派白眉长老于不语,这位是荷阳道孚山莫长老莫云山,这位是朗州恶人谷的金鞭护法赵刚。”坐定之后,无法先是为顾穆白一一介绍客栈内的人,而随莫长老来的女子和恶人谷的少主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客栈,至于独孤九,无法是直接跳了过去,顾穆白对着无法大师介绍的长老护法一一行礼,于不语莫云山赵刚三人也是拱手示意,他们已经对眼前这个青年完全没有轻视之意,他们相信总有一天,这个青年会有一般不输于他们的成就,对三人行礼之后,顾穆白还是出于礼节,对着独孤九也是行了一礼,独孤九却是头都没有抬一下,顾穆白一笑置之也没有在意。

  “各位对于天机阁有何看法?”再次坐定之后,于不语便是开口说道。

  “深不可测。”莫云山听到天机阁是微微一皱眉。

  “一群鼠辈而已。”而独孤九却是摇了摇手中的酒杯,一脸不屑。

  “不论如何,天机阁已经搅动了这江湖的风云,而我们还对他们一无所知。”

  “而且,”无法顿了顿,深意的看了顾穆白一眼,“他们和承风门一年前的事有着非同一般的牵扯。”

  顾穆白听到无法的话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因为早些时候,就在李光洙离开承风门不久,清明寺的无敌大师便是到访过承风门,当时无敌跟顾穆白说过,在承风门出事前几日,各大门派便是收到了一封来自天机阁的密信,信中说承风门几日之后必遭大祸,只是当时各大门派以为是一群宵小的造次,并没有当真,谁知承风门竟是当真在几日之后遭遇大祸。

  只是让顾穆白疑惑的是,显然当时承风门的掌门长老也是早就得知承风门会遭此劫难,这才会把所有承风门弟子遣散离山,只是既然掌门他们早知此事,为何会毫无应对之法呢。顾穆白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先抛开心中的疑虑,认真的听着这些老江湖的话。

  众人一阵沉默之时,独孤九和无敌突然转头一瞪,警惕的盯着客栈外的街道。

  “谁?”

  独孤九一声低喝,身形飞展,瞬息间便是来到了大街上,客栈内的人也是紧随其后,纷纷来到了客栈外,客栈外的莽山派承风门弟子却是一脸疑惑,他们并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别的人。

  “跑了。”无敌皱着眉看着街道的尽头。

  “身法倒是不错。”莫云山也是微闭着眼看着远处。

  客栈外的弟子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些大人物在说些什么。

  “算了,进去吧。”于不语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众人只好作罢,走进客栈,众人却是看见他们刚刚坐的桌子上,一封淡金信筏静静的躺在那里,众人连忙走上前去,只见到信筏之上勾勒着几个小字,极具风韵。

  “明日午时,竹崖小聚。”

  众人皱着眉看着放在桌子上的信封,心里却是大起波澜。

  “好手段!”于不语苦笑着捋了捋胡须。

  “我们是被耍了吗?”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刀疤,赵刚眼睛微微眯起。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对这个天机阁是越来越猜不透。

  “明日午时,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独孤九冷哼一声便是转身离开了客栈,剩下的几人也是各自离开,客栈内再次回归平静。

  而众人离开不久,客栈二楼的客房里却是传来一阵悠扬琴声,扣人心弦。

  一曲唱罢江湖水,恩义情仇赴东流,刀鸣剑吟佳人语,是也罢丶非也罢。

  碧兰青蒿竹崖边,离合悲喜应春风,风言风语当别论,成也狂丶败也狂。

  千百载潮起潮落,一曲唱罢否,豪杰莫如过江鲫,多叹薄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