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竹青暖遥风,遥风悠悠来,岁月几蹉跎,只顾叹丶叹当时。

  夜色暮晚,长沙街巷的睡梦里奔袭进一匹青马踏蹄,一劲装青年身背长剑面色冷峻,俯身扬鞭,蹄落尘扬,不多时青马便是消失在街道尽头,睡梦再次归于安然,或喜或悲。

  而就在李光洙收到不明信件启程前往竹州之时,中原上各大势力也都是收到如此一封密件。

  承州承风门。

  观心殿内,殿首雕龙木椅旁坐着一个刚毅青年,殿内还有数十个年纪相仿的青年,都如殿首青年一样,身穿白色劲装,背负白铁长剑,整齐的站在店内,面色坚毅,此辈当如是这般风采。

  “各位师兄弟!”殿首青年正是如今承风门的代掌门顾穆白,李光洙离开承风门已经差不多一个月,现如今承风门的弟子都是极为信服顾穆白,在他的带领下,承风门在短短的一个月内也是焕然一新,突飞猛进。

  听到顾穆白说话,殿内所有人皆是精神一振,抬起头看着他,顾穆白缓缓从背后拔出斩风,在空中用力挥舞几下,发出阵阵剑吟。

  “此去竹州,我们要世人皆知,承风尚在!”

  “承风尚在!”顾穆白坚定有力的话语顿时感染了殿中的承风门弟子,众人皆是从身后拔出长剑,对天长啸,空气中弥漫着灼热的战意!

  通州莽山。

  一座黑石大山,山顶之上一座黑色石塔高高矗立,看上去凌乱不堪摇摇欲坠,石塔上刻着莽山派三个大字却是气势磅礴。

  “又是这个天机阁?”石塔顶层,空旷的阁楼,一块不规则的黑色巨石平躺在阁楼当中,十几个统一黑色甲肋服装的男子围绕黑石而坐,当首一名男子皱着眉看着石桌上的信筏,声音低沉,让得阁楼内气氛压抑。

  “一群见不得光的鼠辈,竟是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下首一个长须老者愤而拍桌,尘石四溅,周围的人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塔主,这天机阁不简单,如今我们在明他们在暗,竹州,就让老朽去一趟吧。”片刻沉默之后,一个白眉老者微微站起身来,对着上首男子恭敬说道。

  “劳烦您老了。”

  南阳州荷阳。

  一处荷塘,碧波春滔,清风徐来,荷香四溢,未到花开时,却闻碧蔓春,云雾缭绕中,一个锦袍男子手握一青竹鱼竿,倚靠在柳树下打着盹,一罗裙女子赤着脚踩在青草上,手上托着一直翠色小鸟,不到花时花竞开,只因清风舞罗裙,这女子的容貌气质皆是上上之选,眉若远山,眼含碧波,琼鼻玲珑,唇似瑶桃,及腰长发随风清扬,一颦一簇如花百绽。

  “爹爹,你真的相信天机阁的消息啊?”翠色小鸟飞走,女子转过头去看着眯着眼睛打盹的中年男子。

  “嘘!”中年男子闻言没有说话,也没有睁眼,只是竖起一个手指放在嘴边。

  女子见状也是翻了翻眼皮嘟着嘴不再说话,看起来也是非常俏皮可人。

  突然,那男子睁开了双眼,双手抓紧手中的青竹鱼竿,站起身来,猛然用力,女子也是被男子的动作所吸引,期待的看着湖面,这时水波泛起,竟是飞上来一只浅黄色小龟,重重的摔在了青草岸边。

  “哈哈,竟是一条小金龟。”男子走到缩着头的金色乌龟旁边,提着尾巴拿起来,脸上欣喜不已,“这是个好兆头啊。”

  “什么好兆头?”

  “明日你随莫长老前往竹州,也该给我钓个金龟婿回来了,哈哈哈哈哈......”

  朗州恶人谷。

  “少主,这竹州你不能去啊。”一条青翠山路上,一个白发老者身形疾驰,追着前面一个身影而去,这老者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刀疤,看起来十分狰狞,偏偏他脸上又是一副担忧无奈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怪异。

  “我不管,我要去!”前面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这是一个面色俊朗的青年,却是发髻凌乱,衣衫不整,说起话来还奶声奶气,着实是让人不敢恭维。青年说完便又是身形闪动,消失在树林之中。

  碧州碧落宗。

  碧蓝大海,一望无垠,此时天色昏沉,海面上雾气缭绕,只听见浪潮阵阵,海风呼啸之间,远处海面传来一阵海笛声,仿佛仙音缭绕,迷雾中传来些许亮光,越来越近,一艘巨船的轮廓浮现而出,灰色帆布上印着‘碧落’两个金字,船首是一个龙头图案,而此时,龙头上一老者背手而立,腰间配一把短剑,身后背一柄长枪,虽年岁已老,却仍是器宇轩昂。

  海笛音落,那老者身形一展,飞身跳到海面,竟是在海面上飞奔起来。

  “恭送宗主!”

  船上一片雄浑喝声盖过海潮声,随着老者而去。

  明州清明寺。

  “师兄,怎么办?”佛心殿内,两个老和尚站在佛像下,发声的老和尚手里拿着一封淡金色的信筏,这两人正是清明寺的无法无敌师兄弟。

  “这天机阁倒是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无敌手里拿着一串黑色大念珠,念珠在他手里缓缓的转动着。

  “想必那几个宗门也是收到了这个消息。”无法又是看了看手中的信纸,眉头微微皱起。

  “那小子收到消息定然会前往竹州。”

  “光洙?”

  “这样吧,你我去一趟竹州。”

  “是,那我这就去安排一下。”无法听完点了点头,便是离开了佛心殿。

  “天机阁,到底是何方神圣?”无敌站立在空旷的殿中,嘴里低声喃喃道,挥手便是将桌上的信筏抚入香火炉之中,信筏上的字在火光中极为耀眼。

  “四月初七,武林始乱,竹州聚首,再论英雄。承风之祸,涵阳分晓,君若不从,天机乍现!”

  除却一直以来极为神秘的茅山,其余六大门派在这天皆是收到了这样一封密信,各大门派都是开始有所行动,而江湖上,不少大大小小的势力形形色色的江湖人物也是收到了风声,各路人马都在赶往竹州涵阳。

  十七州文于竹州,竹州以文而享誉中原,隐居在竹州的文人墨客数不胜数,中原内被人所传唱的佳词良作大多都是从竹州传唱而出,而就在前几年,几个青年才俊横空出世,并称竹州七杰,所作之赋让得世人啧啧称奇拍案叫绝,竹州一曲瑶千里,七杰一赋摇竹州。

  又到阳春时节,本是词客骚人结伴踏春,饮酒作赋的好时节,无奈近日涵阳变得颇为不平静,越来越多狂野剽悍性情古怪的江湖中人来到涵阳这座酒沉墨香的城市,谅你才高八斗,刀剑面前也空语,所以竹州的文人此时都只好静静的待在竹中僻静里作诗伤春。

  四月初六。

  此时的涵阳再没有以前阳春时节的热闹,街上难再听到吟诗作对的声音,是不是倒是传来几声惨叫,几声哀嚎,几声狞笑。

  WJ酷(匠x网唯9一n*正c◎版,"f其他?:都是d盗{(版*

  一间客栈内,客栈外站着一些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一个个虎背熊腰,看上去凶神恶煞,客栈内只有一个白眉老者,面前桌子上摆着一些酒菜,老者拂袖静静端起酒杯浅酌一口,气韵仙风道骨。

  这时,客栈外街道上远远走来一个挺拔老者,身背一把长枪,腰间别着一把短剑,客栈外的人看到来人皆是微微颔首,一脸敬意,长枪老者缓缓走进客栈直接坐到了那白眉老者的对面,自己给自己倒满一杯清酒,一饮而尽,白眉老者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两人竟是不约而同的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不多时,客栈外又是两道身影走来,一个老者和一个女子,客栈外的男子都是呆呆的看着迎面走来的女子,张大了嘴巴半天反应不过来,太美了,这女子一身碧绿罗裙仿佛天女下凡,女子看着这些男子盈盈一笑,便是随老者走进客栈。

  “独孤前辈,白眉前辈,晚辈仙儿向两位前辈请安。”一进客栈,那女子便是微微一欠身向坐在那里的那两个老者行了一礼,而进门的老者也是对着那两人抱拳示意,那两人也是睁开了双眼,对着两人点头示意,四人坐定不多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少主少主,你慢点!”一道苍老的声音气喘吁吁的从街道尽头传来,而客栈外呆呆的站着一个青年,全身脏兮兮的看着客栈里端坐的四人。

  “仙女姐姐?”突然,那青年惊喜的看着背对着他坐着的女子。

  “小智!”那女子闻言转过头去,也是惊喜的看着站在客栈外的青年,“你怎么来了?”

  “我...我...来玩啊!”那叫做小智的青年看着来到他面前的女子,变得支支吾吾,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让得那叫仙儿的女子莞尔一笑,便是领着他走进了客栈,而他们刚进客栈不久,一个刀疤老者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客栈面前,看着客栈里端坐的另几个老者,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屑轻蔑。

  刀疤老者正准备走进客栈,肩上突然被人拍了两下,刀疤老者正要发火,黑着脸转过头去却是看见两个一脸微笑的老和尚站在自己身边,顿时脸上惊喜不已。

  “进去吧。”刚刚拍了刀疤老者的无法对着他轻声说道。

  三人刚走进去,那长枪老者看都没有看一眼便是开口说道。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便开始说正事吧!”

  “谁说人到齐了?”无敌听见那长枪老者开口,顿时眉头一皱。

  “哦?无敌大师还要等谁?难不成是要等九泉之下的玄剑子?”那长枪老者微微转头看着无敌淡淡说道。

  “......”无敌面色一黑,刚要说话,却是一道清朗声音传来。

  “抱歉,各位前辈久等了,晚辈来晚了。”

  漫天白芦知时节,梧桐晕晕然,故客何唏嘘,已难许丶许长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