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泪抚剑,一片相思无处依。君若承情,赠君利剑荡南魍。

  房间里再次陷入寂静,李光洙不忍心去打扰蒙奇,只好坐在床上透过窗台静静地看着一垄明月。

  李光洙他们所在的房间屋顶上,也有一人手拿酒壶,静静地看着明月,眼里满是柔情和思念。

  “答应我一件事。”蒙奇平复心境之后,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光洙。

  “你说。”

  “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身上的蛊毒,用这把剑荡平苗寨。”

  “你的意思是?”

  “虽然我很想自己去完成这件事,可是我天资不佳,功力也就这水平了,所以我想拜托你!”

  “可是......”

  “噗通!”不待李光洙说完,蒙奇竟是直接跪在了地上,双手举着承恨,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光洙。

  “既然如此,我李光洙便是许下了这承诺。”看着跪在地上的蒙奇,李光洙叹了一口气便是接过蒙奇手中的承恨,“待我完成师门之仇,承风之誓,我李光洙和这剑必有其一埋于苗寨之境。”

  “多谢!”蒙奇闻言,顿时站起身来对着李光洙一拱手深鞠一躬。

  “老头!”蒙奇突然对着屋顶低唤一声,一道身影摇晃着身影从屋顶扶摇而下。

  “干嘛?”蒙太行拿着酒壶,醉眼朦胧的看着蒙奇。

  “起火。”蒙奇沉声低吼,神色里透着一股自信和桀骜,“炼鞘!”

  蒙太行看着蒙奇的背影,眼神里恢复一丝清明,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满是欣慰,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把手中的酒一口饮尽,酒壶一甩,一声脆响。

  凌晨时分,远方天边泛起一道鱼肚白,万物初醒,蒙家庭院里却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蒙奇坐在器炉边不停的往炉子里投入各种各样的材料,而蒙太行站在旁边举着他的大锤不停地捶打着在器炉里经过了炼制的原料,火星四溅。

  蒙太行把这把剑交予李光洙的时候,也是满怀歉意的告诉了李光洙,因为某些变故导致他没有为这把剑打造一把合适的剑鞘,李光洙当时也没有在意,虽说如此一把好剑没有一柄合适的剑鞘实在是美中不足,但是李光洙已经很满意了,而后又从蒙奇那里听说了这把剑的种种故事牵扯,李光洙也是更加释然了,如今蒙奇他们可以解开心结为承恨打造剑鞘,李光洙自然是一直陪在左右。

  “蓝铁!”

  “嗖!”

  “碧罗铜!”

  “嗖!”

  “开风口!”

  “哐!”

  ......李光洙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蒙家两父子行云流水般的操作,像是欣赏一套极为流畅的武学一般,若不是先前蒙奇跟自己说过,李光洙是绝不敢相信这竟然是这两父子难得的一次合作,虽然之前两人对炼出来的雏形都不甚满意,毕竟要衬得起承恨的剑鞘也绝不会是凡品。

  天色已经大亮,蒙奇父子和李光洙静静的站在器炉旁边等待着剑鞘的合成材料成形,半柱香时间后,器炉之中噼啪之声突然想起,蒙奇和蒙太行相视一笑,迅速打开器炉,把器炉之中的半成品取出,放在器台之上,蒙太行的大锤举起,猛然砸下,脆响轰鸣,蒙太行闻声大喜,又是举锤,有节奏的锤炼,乒乓声不绝于耳,片刻之后,蒙太行便是已经满头大汗,锤炼结束之后,蒙奇又是一阵繁细的铸炼,此时剑鞘已经有了大概的模样,一杯暗金色金箔漆被蒙奇灌浇在鞘身之上,流光溢彩,之后又是镶嵌了几颗璀璨亮丽的宝珠。

  就在李光洙以为差不多可以了的时候,蒙奇从身上扯下一块白玉环佩,蒙太行还没有反应过来,环佩便是已经嵌在了鞘身,一道圣洁的白光氤氲。

  “这可是你娘给你留下的玉佩!”

  Z%酷o5匠)L网w永》久免\)费@看B“小$#说}

  蒙奇没有搭理一脸震惊的蒙太行,而是转过头来看着站在一旁的李光洙。

  “这是我娘唯一留给我的玉佩,我把它镶在剑鞘之上并没有别的意思。”蒙奇留恋的看了看剑鞘上的玉佩,“这是茅山的信物,也是我娘的护身符,上次在酒馆你蛊毒发作也是靠这个玉佩镇住的,所以我把它赠给你,只为你的承诺。”

  说完蒙奇便是把手中的剑鞘递给了李光洙,李光洙接过剑鞘,一种清凉舒服的感觉便是通过右手传至全身,因为刚刚炼成,剑鞘上还有些许余热,李光洙看着鞘首的白玉环佩,莫名的感觉自己的右肩气血通畅,神思清明透彻。

  李光洙惊奇于这玉佩的神奇,抬头看着蒙奇,眼里充满感激。

  “不用感谢我,尚如今你的蛊毒并不严重,暂可用玉佩镇压,但是我还是奉劝你有机会前往湘西一趟,凭此玉佩,我想你可以进入茅山的可能更大,到时候说不定可以解治你身上的苗蛊之毒。”

  “多谢!”李光洙抱拳以示,自己右肩的麻烦总算是有了头绪,虽说还没有得到根治,但还是比以前一无所知的好,李光洙也是在心中暗暗做下决心,处理完一些事情便是要到湘西一访。

  “光洙,你身上?”蒙太行在旁边听闻李光洙的蛊毒之事,顿时一脸不可置信。

  “蒙大叔不必为小子担心,暂时还没定论,之事猜测。”李光洙看着蒙太行那一脸担忧,不由得心里一暖。

  “行了,老头,快去做饭,忙活了这么久,快饿死了!”蒙太行还想说什么,却是被蒙奇不耐烦的打断,蒙太行瞪了蒙奇一眼便离开到了厨房。

  “你试试剑鞘如何?”待得蒙太行离去,蒙奇示意李光洙试试剑鞘是否合适,李光洙闻言才把房内承恨取出,剑和鞘两不相与,剑身缓缓没入寒铁剑鞘之中,摩擦之声极为悦耳。

  “叮!”

  一声脆响,承恨入鞘,原本便极为好看的剑鞘,平添几分凌厉,承恨轻留一丝内敛,两者结合,极为贴切,简直绝配。

  “不错,如今这把剑才是完整的。”蒙奇满意的看了看李光洙手中的剑,李光洙也是十分中意。

  看着拿着承恨,眼里尽是爱惜和欣喜的李光洙,蒙奇或许已经预见到这个男人在不久的将来会让这把剑在江湖上大放异彩了吧。

  两人相谈甚欢之时,便是传来蒙太行叫两人去吃饭的声音,小厅饭桌上,一桌佳肴色香味俱全,李光洙没想到看上去粗犷豪气的蒙太行竟也是个持家好手,饭饱酒足之后,蒙太行便是安排李光洙在长沙多歇息几日,李光洙想着如今也没有什么急需解决的事,也便应承了下来。

  夜半时分,李光洙坐在床榻之上又是拿起承恨细细把摩一番,简直是爱不释手,由于昨晚也没有好好休息,李光洙把玩片刻之后也是感觉睡意袭来,便是把承恨挂在了床头之上,准备退衣入梦。

  “嗖!”

  李光洙刚刚挂起承恨,突然右耳一动,听到一道破风之声从背后袭来,李光洙侧身一避,破风之器贴着脸颊飞过,重重的钉在了墙上,李光洙凝目望去,那是一把黑色的短剑。

  李光洙没有丝毫迟疑,便是抓起承恨朝门外飞去,循着飞剑的方向,李光洙身形疾驰,站在了房门外的高墙之上,保持警惕的看着四周,却是难觅飞剑之人的踪迹。

  此时蒙太行和蒙奇也是听到响动来到了李光洙的院子,看着拿着承恨站在高墙上的李光洙也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光洙,怎么了?”蒙太行并没有什么发现,便是发问道。

  “没事了。”李光洙看着墙下一脸担忧的两人,也是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进房细说。

  三人来到李光洙房内,蒙奇两人第一时间被墙上的黑剑吸引,李光洙走到跟前便是把钉在墙上的黑剑拔下,才发现剑上绑着一张纸条,在三人疑惑之时,李光洙缓缓的纸条打开,上面写着几行绢细的小字。

  “赠君一赋:《承恨词》不及恨,剑不晓,宝佩四尺百里绢。夏花百盏万家香,美梦清明年岁倾。

  遇恨时,鞘莫了,一剑承恨千娼血。繁星一点千丈芒,鞘里乾坤太虚倒。

  四月初七,竹州涵阳,文山有难。

  天机阁”

  “光洙,上面说什么?”

  “四月初七,文山有难!”李光洙把纸条递给蒙太行,眉头微皱。

  “四月初七?今日初一,那边是六天后,文山是谁?”蒙太行看着手中的纸条,心里大起波澜。

  “承风门兰字辈大师兄,韩兰萧!”

  “韩兰萧?”蒙太行闻言顿时想起了什么,急忙说道,“他三月前来找过我,当时求了一把澜竹长剑,好像是说要前往竹州。”

  “天机阁?”蒙太行也是眉头深锁,印象中好像没有听过如此一个势力,“我们被监视了?”

  “应该是我。”李光洙皱着眉看着手中的纸条,心里细细思索。

  “你打算怎么做?”蒙奇站在一边问道。

  “不管消息是真是假,我要赶在四月初七到涵阳。”

  梨花歌长,一曲舞毕到涵阳。野木青狂,剑过落得一地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