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闻繁华百家乐,不赏楼兰碧庭花。若有来年恨已休,葬剑把酒赴花期。

  中州,京都旧址长沙郡,大齐建国之时,京都便一直是在中州长沙郡,百年的皇恩造就了这里的繁华非凡,即使在后来大齐乾元年间,迁都到了洵州燕京,这里作为京都旧址,繁华依旧。

  在中州最为繁华的街道上,楼宇林立,金碧辉煌,一种繁华富贵之气深入人心,而在这片繁华之中,一间古朴楼阁突兀的耸立在街道之上,显得格外的怪异。

  然而就是这么一间古朴平凡的店铺却是已经在这长沙街道上存在了十几年,而没有人敢去这里闹事,原因无他,只因为这里面的店主人是大齐著名的炼器大师蒙太行,蒙太行是什么人,那可是在这江湖上一招手便是有一大堆能人异士能为他鞠躬尽瘁之人,毕竟江湖之人都是对蒙太行所炼之器心之往矣。

  李光洙几日赶路,终于是来到了中州这座繁华热闹的城市,几经辗转询问,总算是来到了自己师傅旧友蒙大师的店铺,古朴店铺外连个招牌都是没有,李光洙走进这间古朴的店铺,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甚是冷清。

  “有人吗?”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无奈之下李光洙只好自己在店内观摩起来,店铺从外面看起来占地不大,到了里面却是别有洞天,里面各种武器琳琅满目,每件武器都是有着单独的柜台存放,显得极其华贵,李光洙走到一处紫木柜台前,上面摆着一把青紫色短刀,刀身轮廓滑润,极具美感,李光洙又是拿起旁边的一把厚重大剑,拿在手中略微吃力,李光洙卷起衣袖拿着大刀在手中挥舞几下,顿时劲风呼啸,让得李光洙啧啧称奇。

  就在李光洙还在细细把摩手中之剑之时,一道破风之声从身后传来,李光洙飞速转身,拿起手中的大剑一挡。

  “叮!”“噹!”

  李光洙寻声望去,一截色彩斑斓的断剑直直的插在门柱之上。

  “谁?”李光洙皱着眉对着断剑飞来的方向沉声问道,却是空有回音,李光洙放下大剑,随手拿起一柄趁手的长剑便是慢慢朝着飞剑飞来的方向走去,直到走到房间尽头,李光洙才发现那里竟是还有一扇暗门,李光洙用力推开暗门,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门后又是一处庭院,庭院里建造了一个极为庞大的火炉,火炉里红色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火炉旁边到处都是各种断剑残枪,院子旁边是一些房间,而那些房子都是满目苍夷,一片狼藉。

  “你是谁?”一道不耐声音传来,惊醒了还在失神的李光洙。

  李光洙寻声望去,一个满脸焦黑青年模样的男子站在那里,眉头之间充满了不悦,手里还拿着一把断剑。

  酷\匠网唯一正版,p其Bb他2M都是F盗版}5

  李光洙看着那青年,刚想说话,便是看到了那青年手里的断剑,和门柱上的那一截剑尖正是一体。

  “你怎么拿着轻语?”那青年看着李光洙手里的长剑,突然质问道,还不待李光洙回答,那青年却是突然起步,拿着手中的断剑向李光洙发难,李光洙退后几步,躲过了一击,谁知那青年不依不饶又是举着断剑冲了过来,那色彩斑斓的断剑在挥舞之下,剑光烂漫,倒是极为的好看,李光洙不再闪躲,拿起手中这柄被唤作轻语的长剑予以回击,起落回旋,两剑交锋。

  那青年落回原地,看着手中又被平整削去一截的断剑,略微失神,而李光洙则是静静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忍不住赞叹一句,“好剑!”

  “得罪了兄台,我并不是有意的。”李光洙看着愣在原地的青年,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我前来此处找蒙大师。”

  那青年听到李光洙的话,把手中的断剑丢到火炉之中,拍了拍手,整理了一下衣服,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就是啊!”

  “你?”听到那青年的话,李光洙不由得一愣,蒙大师是自己师傅的好友,就算不至知天命之岁,那也应该是不惑之年了吧,而眼前这个青年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这让得李光洙是难以相信。

  “怎么?你不信啊?”看到李光洙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那青年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那倒不是,只是......”

  “小兔崽子,你又把老夫的空心铜糟践了?”一声暴喝从院子里传来,打断了李光洙的话,李光洙寻声望去,一个脸色阴沉的中年大汉手拿一把大锤气势如虹的走了过来,而刚刚还在眼前的青年早已不见其人。

  “你是谁?”那中年瞥了一眼站在庭院里的李光洙,四处张望着,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晚辈李光洙,此次前来......”

  “李光洙?你是神木的弟子?”还没等李光洙把话说完,那中年便是急忙打断了李光洙的话。

  “正是晚辈。”李光洙见到这中年竟是知晓自己的身份,心里便是猜测此人应该就是蒙太行了,顿时抱拳行礼。

  “不必多礼。”那中年仔细端摩了李光洙一般,点了点头,“我先问你,你有没有看见这里刚刚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小王八蛋?”

  “没有。”李光洙闻言,摇了摇头,眼神却是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庭院右侧的房顶。

  “哦?是吗?”说罢,那中年对着李光洙会意的笑了一笑,忽的举起大锤,猛地一掷,那精钢大锤如同烟火一般升向空中,又如世外星坠一般落下,把房顶砸了一个巨坑,一道身影从房子的废墟中爬出,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老头,你是想让自己绝后吗?”

  “你这样的败家子,老夫不要也罢。”

  “......”李光洙站在一旁听着两人斗嘴也是一脸无奈。

  “李少侠,承风门的事我也听说一二,对此老夫真是十分痛惜。”

  一间古朴茶室中,李光洙和蒙太行相对而坐,而那青年站在蒙太行身后恶狠狠的盯着李光洙,一身狼藉,而李光洙权当没看见,蒙太行之前已经介绍两人认识了,这个青年名叫蒙奇,是蒙太行的儿子,也是一个炼器师。

  “蒙大师,你是我师父的好友,叫我光洙即可,此次我前来中州寻找前辈正是为了我师父三年前所托。”李光洙看着蒙太行的神色,知道他是真正的为承风门感到痛惜,心中顿时多了些尊敬。

  “哈哈哈......正合我意,那你也不要叫什么蒙大师了,听着生僻,你就叫我蒙大叔吧。”蒙太行闻言也是极为受用,哈哈一乐顿时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你的剑我早就为你铸好了,你可要屏息以待啊。”蒙太行说完转过身去,对着身后还在做鬼脸的蒙奇说道,“去我房间把那白玉盒取来。”

  “什么?”蒙奇闻言却是突然一愕,不可置信的说道“那剑是给他铸的?”

  “别废话,快去取来。”

  蒙奇还想说什么却被蒙太行狠狠的瞪了一眼,只能乖乖走出房间,离开房间时却是复杂的回头看了李光洙一眼,那一眼中有嫉妒有不解有愤怒又好像有一丝解脱,让得李光洙疑惑不已。

  一盏茶的时间,蒙奇便是又回来了,手里托着一个白玉长盒极为精美,蒙奇目光一直放在那玉盒之上,眼里尽是温柔不舍和自豪。

  蒙太行微笑着看着青年手中的玉盒,郑重的接过来,放在两人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李光洙一眼,便是示意李光洙把玉盒打开。

  “啪!”

  白玉盒一打开,一道白玉气晕飘出,带气晕散去,李光洙看见盒子内静静躺着一柄长约四尺二寸的白霜宝剑,剑身不知是何种精铁而铸,剑刃上透着寒意,刃如秋霜,凹槽之中刻着承风两个小字,剑柄之上细细纹路显得精致不已。

  “好剑!”李光洙被这柄剑吸引得挪不开目光,由心的发出一句赞叹。

  “拿起来试试?”蒙太行听着李光洙的赞叹也是极为受用,摆手示意让他拿起来试试。

  李光洙闻言也是激动不已,正准备去感受一下时,一只手却是突然抓住了李光洙的手腕。

  “你觉得你配吗?”

  李光洙疑惑的看着死死握着自己手腕的蒙奇。我配吗?想起以前承风门的强盛,想起师傅长老们对自己的百般宠爱,想起门内师弟在自己离开山门是的眼神,想起自己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李光洙眼神慢慢变得无比坚定。

  “我配,它值得!”坚定的语气,简洁的几个字,蒙奇轻叹一口气缓缓的松开了自己手,便是转身向门外走去,李光洙能看见他转身的时候,眼角闪烁的泪光。

  李光洙面露疑难的看了看蒙太行的脸色,蒙太行却是微笑着并没有多说什么,还是示意李光洙试剑。

  李光洙拿起玉盒中的剑,轻轻挥舞几下,感觉极为舒畅,在蒙太行的示意下,李光洙提剑来到庭院,一曲歌罢漫天花,剑舞且起万丈情,李光洙在庭院中使完了一套承风剑法之后,那长剑还在低吟仿佛在雀跃终于待来剑主。

  “不错不错,从此以后,这剑便是你的了,我希望你可以带着它为承风报仇,以慰你师傅在天之灵。”

  李光洙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过,我并未给他取名,如今你也拿到它了,便给它取个名吧。”

  “恩怨情仇死不休,江湖待我承恨来!”

  剑不语,君难言,青马空蹄流年催。好酒且埋春泥下,空杯对月待君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