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何事多惆怅,磐石漫青苔,几多愁,几多恨,青马提鞭阳春休。

  清风野道,阳春时节,一匹青马,蹄踏春泥,不急不慢,花香鸟语,一袭青衫,良辰惬意。

  “出来吧。”李光洙突然调转马头对着四下无人的旷野说道。

  寂静无声,只有一阵清风回应,一阵安静之后,小道旁边的树林之中一阵耸动,一个女子牵着一匹俊俏白马从树林中钻出来,头上还有几片树叶。

  “公子果然不一般,小女子这厢有礼了。”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昨日败于李光洙之手的杜三娘,当下她出现在这里,李光洙脸上也没有太多表情。

  “跟着我做什么?”李光洙直接无视了杜三娘的礼节,开口便是毫不客气。

  “玩啊。”杜三娘没有在意李光洙的态度,听到李光洙问自己,毫不犹豫的便是吐出两个字。

  “......”饶是李光洙也是被杜三娘的回答咽住了,看着杜三娘那副翩翩有礼的样子,李光洙也不知道再说什么,直接调转马头,奔驰而去。

  见到李光洙竟然直接就这样走了,杜三娘连忙也是上马挥鞭向前追去,生怕把李光洙给跟丢了。离开之前那小城已经很长一段距离,李光洙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个女子还跟在自己身后。

  “你跟着我到底想要做什么?”李光洙实在是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一直缠着自己,起先还以为她是因为输在了自己手里,心里不舒服前来报复,可是李光洙路上试探了她好几次,都没有看到她有动手的倾向,后来又以为只是她一时冲动,可是现如今都已经快要走出滑州境内了,她还是紧紧地跟在身后,看那样子完全没有打道回府的模样,这让得李光洙是极其郁闷。

  “啊?”听到李光洙做声,杜三娘一声惊呼,“公子终于是愿意跟我说话了吗。”

  “我想去游历四方啊,我一个弱女子怎敢孤身行走在江湖之上,这才跟着公子,希望公子在路上对小女子照拂一二啊。”杜三娘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极为温柔可人。

  “......”李光洙听完,嘴角一阵抽搐,“我不是什么江湖闲散,也不是出来游玩的,你不要再跟着我了,不然......。”李光洙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做了个凶狠的表情。

  “不然如何?”杜三娘听完李光洙的话倒是兴致勃勃,嘴角泛着笑意。

  “......”李光洙看着面前这个女人还在不依不饶,眉头一皱,竟是直接挥鞭扬长而去,本来还想调笑李光洙一般的杜三娘见到李光洙竟是跑了,嘴角笑意更甚。

  “小毛头,姐姐还就赖上你了。”低声喃喃一句也是挥鞭而去。

  滑州城郊,正值阳春时节,处处是青草茵逸,花香曼浪。路上多有结伴踏青饮酒作赋之行,处处是鸟语花香,笑语高歌,唯有两人骑马而行,面色与景致格格不入。

  “为什么你老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

  “年青人应该朝气蓬勃,豪情万丈,像竹州慕容公子那般。”

  “......”

  “你知道竹州七杰吗?”

  “.......”

  “年轻人就应该跟七杰之首慕容公子所写的词一样。不羁不荒不痴不多怨,任它西风,吹尽残花,我道明年丶依繁华。”杜三娘说罢,脸上一副崇拜陶醉的样子。

  李光洙在旁边面无表情,权当没有听见旁边女子的话,这一路上,李光洙真的是对杜三娘的聒噪无言以对,原本还以为是个恬静有礼的大家闺秀,直到一路上领教了她的喋喋不休。

  滑州边界,树林从立,由于这一带山贼闹得凶,所以这里并没有什么踏青游玩的人,四处寂静,唯有两人慢马前行。

  “公子还没有告诉我......”

  “闭嘴。”杜三娘难得安静片刻又是忍不住开口,却被李光洙突然喝止,李光洙停下身来,皱着眉静静地看着前面的峡谷灌木丛。

  听到李光洙突然凶自己,杜三娘脸上颇为不悦,不过随即她便是看见了李光洙一脸郑重,也是疑惑的朝着前面看去,只是并没有看见任何的异常。

  突然前面一阵狂笑传来,数个大汉从灌木丛里走出来,手里拿着阔刀板斧,凶神恶煞。

  “哈哈哈哈.....老子在这里等了半天没等到华西商队,却是等到了这样俊俏的一个小娘们,也值了。”当首一个大汉拿着大刀慢慢走近李光洙他们,神色尽是嚣张轻佻。

  李光洙看了看前面几个大汉,又是转头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树林,便是直接从那大刀汉子身旁走过去,神色平静,如同没有看见他们一般。

  “站住!”见到这青年竟是看到自己没有任何的反应,还这样从自己身边走过,那大刀汉子顿时皱了皱眉,回过头来看着李光洙已经顿住的背影叫喊道,“谁让你走的?”

  “你的目的不是那个女的吗?”李光洙头也不回,淡淡的说道。

  李光洙的话顿时让得那山贼神情一顿,杜三娘被李光洙的话气得是满脸通红,咬着银牙半天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那倒是,算你小子识相,滚吧。”

  更j新fa最快:7上T酷q匠网-《

  李光洙没有一丝犹豫,不急不缓的骑着青马,缓缓离去,杜三娘看着李光洙离去的背影,柳眉一竖,暗自啐了一口,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看着那山贼脸色忽的变得恐慌无助,一脸惊惧的看着那一脸轻佻的胡茬山贼,大喊起来。

  “你别过来,我把银子都给你,你别过来!”

  李光洙听到杜三娘在身后叫喊,果然是皱着眉回过头去看了看。

  “小子,这里没你的事了,滚。”站在峡谷口的几个山贼看到李光洙又是停了下来,凶神恶煞地喝骂道。

  李光洙只好回过头来,继续向前走去,本来看到李光洙回过头来的杜三娘本来心中还是一阵窃喜,结果李光洙又是转身离去,让得杜三娘顿时气结。

  片刻之后,李光洙便是走出了峡谷不见踪影,而那胡茬山贼头目也是走到了杜三娘的马前。

  “小娘子,那小白脸跑了,你跟了我,我让你当压寨夫人。”那大刀汉子看着马上的杜三娘的容貌,心里更是瘙痒难耐。

  “滚!”杜三娘看到李光洙已经是不见了踪影,心里正是郁闷至极又是看到这个胡茬大汉恶心的嘴脸,便是狠狠的瞪了一眼,也是挥起缰绳准备离去。

  那汉子显然不可能就此让杜三娘离去,张开双手挡在马前。

  “够泼辣,老子喜欢。”

  见到这大汉这般纠缠,杜三娘突然冷哼一声,翻身下马,从腰间掏出一柄精巧匕首,闪着寒光刺向那大汉咽喉,那大汉虽说并没有多少防备,却也是在刀尖上摸爬滚打多年,身形一闪便是躲了过去,一击落空,那大汉也是惊得一身冷汗,没想到这个婆娘还是个硬手的主,还没待他反应过来,那寒光又是一闪来到跟前,胡茬山贼身形暴退,寒光也是步步紧逼,大汉被弄得是狼狈不已,几次交手,胡茬山贼身上已是有了几处伤痕,鲜血淋漓。

  峡谷口的那几个山贼见到突生变故,也是立马叫喊着冲了过来,只是他们还没有冲到杜三娘面前,就是一阵劲风袭来,慌乱一挡,几个大汉应声倒地,哀嚎不已。

  杜三娘把这几个人收拾了,轻轻的拍了拍灰,正准备上马,却是见到其中一个大汉一声狞笑,手里拿着一个烟花铳,轻轻一拧,天空之中一声巨响,火花四散,杜三娘皱着眉看着天上的烟火,知道这是山贼的信号弹,一般会用这种手段的都不是什么小角色,杜三娘面色凝重的看着四周,却是半天没有回应,众人迟疑之时,林中突然一片骚动,就在山贼惊喜之际,一个白衣青年缓缓的从树林中走了出来,白衫上的几点血红极为刺眼。

  “是你?”那个为首的大汉倒在地上,看着出来的人并不是自己的援军,而是之前那个青年,顿时一脸惊骇。

  李光洙没有回答那个大汉的话,只是轻轻的拍了拍身上的枯草,对着一脸惊喜的杜三娘淡淡说道,“走吧。”

  杜三娘连忙牵着白马追着李光洙的身影而去,留下一脸震撼的山贼,不可置信的看着树林之中。他们虽然看不到,但是确实已经猜到,树林之中尸横遍野,鲜血满地的情景。

  “我就知道公子不会这样丢下我一个弱女子的,走了快一天了,我还不知道公子名字呢?”走出峡谷,李光洙骑上青马,两人重新上路,杜三娘又是开始叽叽喳喳个不停。

  “李光洙。”淡淡的三个字让得杜三娘欣喜不已,总算是让得这块石头有反应了。

  “李光洙。”杜三娘轻轻默念了一遍,“那我也告诉你,我的真名叫做杜诗琪,怎么样,好听吗?”

  李光洙没有说话,两人随即来到一个清野路口,这里正是滑州和明州中州的交界处,分叉路口前,李光洙突然停住,杜诗琪也是停了下来,警惕的朝四周看了看,以为又是有宵小劫道。

  “我要去中州,这条路是去碧州的,竹州离碧州不远,我们就此别过,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李光洙指了指其中一条大路,淡淡的说道。

  “我就要跟着你。”杜诗琪闻言,顿时不悦,噘着嘴看着李光洙说道,神色非常坚定。

  李光洙知道杜诗琪肯定会这么说,微微摇了摇头,右手轻轻一挥,内力喷薄,顿时风沙四起,毫无防备之下,杜诗琪的白马顿时被惊得嘶鸣乱窜,杜诗琪也是在风沙中看不清方向,待得风沙散去,杜诗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李光洙早已是不见了踪影,杜诗琪顿时气恼的咬了咬牙,往着李光洙所指去碧州的另一条道路疾驰而去。

  而就在她刚刚离去不久,一人一马从旁边的树林之中缓缓走出,看着杜诗琪离去的方向,轻叹口气往另一条道上分道扬镳。

  英雄煮酒为红颜,兰花不及蒂,抚长剑,畅时狂,自有春风闲时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