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荣败退,江湖潮涨潮也落。山枯树倒,阶下兰草享空庭。

  酒过三巡,台上大汉一个个面色醺醉,所谓的江湖事都被说成了太虚传说,台下的人都是一脸不屑,就连坐在台上后首的杜贯中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唯有大汉对面的杜三娘仍是保持着翩翩浅笑,时不时举杯回应这些满口胡话的江湖人士,颇有大家风范。

  就在杜贯中准备示意把这批人赶下去,换上下一批人之时,台上一个汉子不甘落后又是举杯站了起来。

  “你们那些.......都不算什么,你们知道......一年前......承风门是谁灭的吗?”

  汉子的话顿时引起了台上台下的一阵喧闹,嘘声四起,不屑溢于言表。

  “那年我随一位高人去承州寻取宝药......那承风门掌门被那高人一招重创.......”虽然知道台下的人都是在嘘自己,但是放出去的话也收不回来,这汉子借着酒意索性便是编出一大堆胡话,说得神乎其神煞有其事。

  “那位高人还说了,所谓的七大门派在他老人家眼里不过尔尔,若是有人敢招惹到他,他不介意血洗七大门派,承风门就是一个教训。”汉子的话又是引起了台上台下的哄堂大笑,就连天泉门门主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在众人的哄笑之中,一道背影突兀的顿在人群之中,身上冰冷杀意萦绕,将他与周围的众人隔绝。若是放在以前,谁人敢在江湖上如此评论七大门派,七大门派的实力遍布整个江湖,谁人敢招惹那就会在江湖之中都难觅落脚之地,只是自从一年前承风门之变后,七大门派的人仿佛从江湖上销声匿迹了一般,鲜有人看到他们再在江湖上行走。久而久之,七大门派这些庞大势力隐藏起来,昔日里畏惧七大门派的势力和手段,如今七大门派皆是有所顾忌,一些小门小派也是趁机在江湖上呼风唤雨,广招门生,出头鸟没有被制裁,越来越多的小势力在江湖上拉帮结派,七大门派的威望霎时间跌落谷底。

  就在众人还在哄笑之时,台上一道哀嚎传来,李光洙兀然出现在台上,一把抓起刚刚那个狂言之人,待众人反应过来之时,李光洙已经是把那个汉子摁在了台上一道柱子之上,冷冷瞪着那个汉子,李光洙的出现顿时让得全场一片寂静,就连天泉门的门主也是愣在了那里,只有李光洙身后那个杜三娘在瞬间回过神来,疑惑的凝视着这个青年的背影。

  “你是谁啊?放我下来。”除了杜三娘,最先反应过来的自然是被李光洙摁在了柱子上的汉子,突然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羞辱,那汉子顿时张牙舞爪想要挣脱,无奈李光洙的功力不是这种江湖闲杂人可以比拟的,在一番挣扎之后,汉子求助的看了看坐在台后的杜贯中。

  “这位少侠?”杜贯中看到场上突然经历如此变故,也是先抱拳示意李光洙,“不知两位有何误会,只是当下是我天泉门的场子,不知少侠可否给我杜某人一个面子,先放手?”

  杜贯中语气平静的对着台上的李光洙说道,可是李光洙并没有放手的打算,仍然是紧紧的抓着那个汉子,越来越用力,眼神愈加冰冷。汉子在大力压迫之下,脸色涨成了朱紫色。

  见到那青年竟然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还是在如此多人的围观之下,杜贯中也是皱紧了眉头,双拳握紧,就在他要出手之时,一道倩影款款而至走到杜贯中面前,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动手,然后便是盈盈莲步移到了李光洙身边。

  “公子,还请放下这位好汉。”杜三娘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的青年,心中微微诧异。

  “滚。”李光洙的眼神一直都是在死死的瞪着那个汉子,听到杜三娘的话,毫不客气的一个字让得在场的人惊呼不已。

  “小子狂妄。”杜贯中看到李光洙对自己妹妹都是这般不客气,终于是从身旁门徒腰间顺势拔出一把利剑,健步如飞冲上台去,李光洙显然也是注意到了那天泉门门主的动作,淡淡的瞥了一眼,就在杜贯中就要冲到李光洙面前之时,李光洙缓缓的抬起右手,凌空轻轻一推,杜贯中只觉一股庞大的内力从四面八方涌来,猝不及防之下,杜贯中被席卷而起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全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杜贯中可是在他们这座小城里最强的人物,如今被一个青年一掌重创,而还被李光洙摁在柱子上的汉子早已面色苍白,悬空的双腿吓得直哆嗦,李光洙瞪着他没有说话,直接便是一巴掌扇在脸上,这一掌之下,汉子的脸都是变形了,一口血沫从嘴中喷出来竟是直接昏了过去。

  一掌之后,李光洙的右手突然不受控制的轻微抖了抖,李光洙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右手,又是看着手上已经昏去的男子,便是随手一甩把男子扔在了地上,便是准备转身离去,没有一个人敢挡在李光洙的去路之上,眼中尽是慌乱。

  “公子,如此便离开有些不妥吧?”就在李光洙刚刚要走下台时,身后一道清脆女声传来,让得李光洙的眉头皱了皱。

  “......”李光洙没想到那杜三娘还要纠缠,但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并不想继续留在这里,身形顿了顿便是继续往前。

  “唰!”

  杜三娘见到李光洙还是没有理会自己,柳眉一蹙便是从一个大汉腰间拔出一柄长剑身形闪烁之间到了李光洙的身后,眼看杜三娘手中的利剑将要刺到李光洙的身上,众人惊呼之间,李光洙的身影却是瞬息之间消失在了原地,一剑刺空,杜三娘没有丝毫的犹豫,迅速收回剑势转身向身后斩去,而刚刚闪现到杜三娘身后的李光洙也是微微吃惊,没想到这个自言不会武功的女子竟是一个高手,看到杜三娘手中的剑劈来,这次李光洙并没有躲闪,而是向前一伸手,电光火石之间。

  “叮!”一声脆响,杜三娘的剑被李光洙毫不费力的挡了下来,可是李光洙手里并没有武器,只有一支精巧的玉簪,杜三娘面色震惊的看着李光洙手中的玉簪,霎时间,一头秀发瀑布般披落下来。

  偷袭无果,之后又被如此戏弄,杜三娘的脸色愈发不悦,一声娇喝,被挡下的剑再次舞动起来,劲风呼啸,剑光闪烁,李光洙眯着眼凝视着危险的剑花一点一点逼近,心中更是诧异,没想到这女子还是个剑术高手,只是论起剑术,李光洙无疑是胸有成竹,剑刃很快到了李光洙的眼前,李光洙一侧身,躲去攻势,杜三娘又是提剑一削,李光洙又是一偏头,剑身贴着脸划过,又是打空,杜三娘又是一道直刺,李光洙拿起手中的玉簪,内力运于手上,也是直直一刺,劲风呼啸,杜三娘散落的头发随风飞舞。

  其余的人早就被两人的打斗震惊的张大了嘴巴,愕然发不出声音,围观的人没想到对外声称不会武功的杜三娘竟是如此高手,而杜贯中更是想不到这一个青年竟然可以和自己从小天资聪颖的妹妹平分秋色,只是他更不会想到,李光洙其实还在一直隐忍。

  一般较量之后,两人重新站定,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杜三娘面色复杂的看着李光洙,没想到这个青年如此难缠,而李光洙并没有看着杜三娘,而是低头看了看自己微微颤抖的右手,眉头皱得深沉,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不然右手一发作就麻烦了,李光洙心里这样想着,便是直接出手,不再留手,声势浩大,身法鬼魅,招式凌厉,杜三娘见到李光洙突然暴起,心中也是微微一凝,便是举剑以对。

  “啪!”

  再一次的交手并没有了之前的焦灼,一击之下,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一把长剑应声而折,剑尖在空中打着转,而杜三娘吃吃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剑不可置信。

  “叮!”

  剑尖落在李光洙的脚边,李光洙并不想再待在这里久做纠缠,屈指一弹,手中玉簪化作一道流光,杜三娘回过神来接到飞来的玉簪,却发现李光洙已经不见了踪影,看了看手中的玉簪,又看了看地上的剑尖,心中百感交集。

  “琪妹,你没事吧?”见到还在愣神的杜三娘,杜贯中赶忙走到她面前。

  WI更新L…最0快1y上。酷匠{网4

  “这才是江湖人儿。”杜三娘没有听到自己兄长的关怀,低声喃喃这样一句便是离开了广场。

  发生这么多意外,杜贯中很了解自己妹妹的脾性,无奈苦笑,杜贯中便是遣人把围观的百姓散去。

  今日之事,瞬间成为了这个小城里的饭后谈资,而这件事的主角李光洙此时正端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运用内力,然后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右肩,这次的发作虽然没有之前那般恐怖,却也是让得李光洙忧心不已,眉头紧紧皱起,现在他大概知道了自己的情绪是自己右肩发作的主要原因,却是毫无办法,毕竟情绪这种东西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东风吹尽,今日碧宇明残垣。空恨时短,哪有豪情百代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