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江湖人也 江湖事也

  江湖何处远,人居犬吠皆。谁人酒后吐狂言,曾屠恶虎狂蟒丶举手间。

  大齐正德二十年,自大齐正德帝齐桓登基以来,大齐国力攀升到一个历史顶点,国运亨通,国事繁昌,国力强盛,国都定于燕京郡,国土面积达到历史之最。

  山东明州,滑州,中州,南阳州。

  东海碧州,竹州,洵州,澜海州。

  北疆蒙州,承州,韩州,大冶州。

  藏青兰州,青州,朗州,通州。

  湘西湘州。

  大齐十七州,禅于明,商于滑,繁于中,美艳于南阳;琴于碧,文于竹,政于洵,玉瓷于澜海;广于蒙,险于承,谋于韩,礼乐于大冶;牧于兰,酒于青,魔于朗,莽于通;光怪陆离于湘。

  承风门便是处于承州,国都燕京处在洵州,上次离山门李光洙直驱正南,路韩州,经滑州,再至明州。而这一次,李光洙离开承州后,往东南而去,而他的目的地正是以繁华闻名的中州。中州位于大齐疆域中心地带,与承州相隔数千里。

  承风门立派之日规定承风门弟子用剑有三诫。不至青冠不炼剑,不成气候无名剑,不到折剑莫易剑。所以承风门的弟子在没有二十岁之前都是用师傅门派之剑的,而未出师的弟子所用之剑都是无名之剑,而且一把剑除非被折断,不然绝不允许换。承风门是剑派,剑对他们来说就是伙伴,就是另一条生命,这三条戒律清规也是被沿用至今。

  李光洙三年前便是已经行过青冠之礼,如今也算是出师了,当初他师父在他青冠之礼时也是寄信至中州,拜托好友蒙太行为李光洙炼制一把趁手的宝剑,蒙太行是大齐闻名遐迩的炼器大师,他炼出来的武器无一凡品,皆是宝剑利器,江湖上的英雄好汉都以能拥有一把蒙大师所炼之器为荣。当时李光洙听闻神木子为自己向蒙太行求剑也是兴奋不已,本来一年前正是蒙大师约定的取剑之期,无奈当中经历如此多的变故,这才把这是搁置了下来,而李光洙离开承风之时,把斩风交给了小穆,如今自己手中没有趁手的兵器,这才记起这件事,所以决定先往中州取回师傅为自己所求之剑。

  山东,滑州。

  滑州处于黄河南岸,北海之边,地势平坦,所以这里自古以来都是商贸重地。滑州一处小城,街道上到处都是叫卖吆喝声,人声鼎沸,可谓是热闹至极。一处小医馆之中,一个年岁老态的白胡茬老汉定定地坐在那里,眉头微皱,双眼紧闭,一只手静静地放在面前青衫青年的右手之上,神情认真,屏息感受,片刻之后,又是起身在青年右肩上按捏一般。

  “公子,这样可有不适?”老郎中用力的在李光洙右肩上揉了一下,然后出声询问道。

  李光洙摇了摇头,并没有感受到不适。

  老郎中又是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手法揉捏了几下,李光洙皆是没感觉到有任何的不适。

  老郎中坐回座位,拿起笔在纸筏上行云流水般写下一些药材的名字。

  “公子,你的右肩并没有什么大碍,应该是无意之中扭伤了,你去药房按这张单子抓药。”老郎中写完便是把单子递给了李光洙,李光洙皱着眉站起身来,看了看手中的药方,并没有去抓药,而是直接走出医馆,在门外把药方抓在手中揉作一团丢到了一边。

  李光洙一路上已经看过各种郎中了,这些郎中给自己开的药说的话皆是跟今天这个老郎中差不一二,李光洙很清楚自己的右肩绝不是他们所说那么简单,虽然这段时间右肩极少发作,但是李光洙对那个时候右肩发作的痛苦和恐怖记忆犹新。

  回到客栈,正值正午,客栈里坐满了来喝酒吃饭的人,有的文质彬彬谦谦有礼,有的粗犷豪迈呼朋唤友,李光洙静静地坐在靠窗的角落,一壶清酒几盘佳肴,自有悠然之意。

  “哥几个,快点吃,今日有热闹看。”一个粗布大汉对着坐着的几桌差不多服饰的大汉叫嚷道。

  “什么热闹啊?”一个正在喝酒的大汉闻言也是放下酒杯。

  “今天可是天泉门门主给天泉门大小姐招亲的日子。”

  “天泉门大小姐?就是那个杜门主的亲妹妹?”

  “没错,就是杜三娘。”

  .酷h匠IN网@唯一正版},其他X》都e是T盗\版

  “那可有的看了,兄弟们快点吃完去瞧瞧。”

  李光洙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时而抬箸细品佳肴,时而举杯一饮而尽,有些热闹心而往之,有些热闹充耳不闻,江湖浑浊,自取一杯清酒饮。

  待李光洙吃完喝完,客栈里已是没有多少人了,李光洙准备出门到处走走,毕竟此次并不急于赶路,走在青石街道上,李光洙一身青衫,步子不急不缓,目光四处打量着,一头短发清爽干净,因为没有背剑,看起来像极了一个悠悠世家小公子。

  街道上,李光洙远远看到几个粗布和尚手作佛礼在路上祈愿布道,让得李光洙恍恍失神,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正南方向,耳边仿佛禅音四起,眼前香火袅袅。当李光洙回过神时,那几个和尚已经是不见了踪影,李光洙也是收回思绪继续沿着街道走着。街道尽头,人群涌动,起哄声喝彩声四起,李光洙走过去,看见一处广场看台之上,一块红色匾额之上写着招亲两个大字,极为喜庆。

  “各位乡亲父老,今日我杜贯中在此感谢各位前来共同见证在下舍妹的招亲大会,此次招亲大会并非武斗也非文试,本人在台上设下酒席,只待有缘人能打动舍妹芳心。”一个中年大汉一身锦服,器宇轩昂,站在台上向着下面围观的人群抱拳示意,然后挥手指了指身后的酒席,酒香肉美一字排开,而对面只是一张小桌,桌前坐着一个二八姑娘,正是这次招亲的主角,杜三娘,也算是容貌可人,气质不凡,着实令得台下一些大汉气血喷张,跃跃欲试。

  李光洙站在那里,双手抱胸静静地看着台上的女子,心中并没有什么念想。倒不是李光洙喜欢看这种热闹,无奈街道早已被挤得水泄不通,李光洙想着反正也是无味,都不如在这里瞧瞧,寻寻乐子。

  招亲开始,在天泉门门主杜贯中的示意下,当先的十个大汉走上台去,对着杜三娘抱拳示意,杜三娘也是微微回礼,坐在台上,几个大汉有的显得拘谨,有的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女子,李光洙看着台上坐着的大汉微微一笑,如此招亲,倒是闻所未闻。

  “小女子虽说不曾习武,但极为好闻江湖轶事,各位壮士想必也是在江湖上声名赫赫之辈,遇人遇事无数,不如借此时节,小女子借酒相邀,各位述与我听听。”台上女子在众人入席之后,举杯莞尔。

  女子的话,顿时勾起了这些汉子的好胜心和虚荣心,当首男子微施一礼,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便是款款道来。

  “本人熊忠国,闲野人士,混迹江湖十数年,倒也混的有声有色,江湖人称食人熊....想当年.....我一个打十个......就连剑仙独孤九也和我喝过酒......”

  这个汉子的话,顿时是让得台下嘘声四起,剑仙独孤九是谁?那可是东海碧落宗的老掌门,传闻此人一剑可劈山裂海,在江湖上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李光洙闻言也是微微一笑,这汉子看上去一脸正经,说起话来却是漫无边际。

  “本人李乘风,东海秦山派弟子......本人不是狂言,若论内力,就算是莽山的人也不敢在我面前造次......”

  “......我当年生吞蛇血,口咬猛虎......”

  “......”

  美人面前,酒香壮胆,台上的大汉说起当年一个比一个说得有声有色惊心动魄,唾沫横飞,台上女子也不说话,静静地听着那些汉子的江湖事,是不是举起酒杯细酌一杯,而这些江湖事在台下的人听来,莫过于是鬼话连篇,李光洙听着台上的江湖事哑然失笑,酒过三巡,这些人越说越没有边际,台下的人一个个不屑之色溢于言表。

  李光洙不想再留在这里听着这些人胡言乱语,实在是索然无味,正准备转身离去之时,台上一道声音传来,使得李光洙不得不停下了离去的脚步。

  “你们那些都不算什么,你们知道一年前,承风门,是被谁灭的吗?”

  承风凭栏吊,狂风骤雨中。先辈羁索不复再,今学卧薪尝胆丶青山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