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戚艾艾土下哀,君当震古在碑前。

  承风门第七代掌门玄剑子之墓。

  承风门锁剑长老神木子之墓。

  承风门金戈长老鲁迪之墓。

  承风门铁澜长老章子末之墓。

  .......山坡上一垄垄青丘,面前的石碑刻写着身后青丘的归属,墓碑上面的子和承风门大门上的字一样,都是用剑刻上去的,看上去气韵非凡。

  李光洙呆呆的站在坟前,看着一块块墓碑上面的名字,一道道熟悉的身影浮现而出,往事历历在目,小穆站在身旁,也不打扰李光洙,只是早已泪湿眼眶,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小穆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月明无云星却稀,功成有锽人不在。

  青丘后人两不语,泪下黄土君可知?

  沉默久久,李光洙脸上有着两道清晰的泪痕,李光洙擦干眼泪,朝着墓碑直直的跪了下去,凝视着面前一块块墓碑,重重的把头磕到了黄土地上,小穆睁开眼看着在墓前磕了五个响头的李光洙,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呜咽不语。

  “顾穆白。”李光洙跪在那里,双眼噙着泪,身影颤抖着,声音哽咽却是洪亮。

  “在。”听到李光洙直呼自己的名字,小穆顿时擦干自己的眼泪,高昂着头回应道。

  “把承风门门训念出来!”

  “承天赐,承气韵,承人道,斩不义,斩不仁,斩不平,踏奸邪,踏动荡,踏顶峰。”小穆没有丝毫迟疑,一字一句的把承风门门训洪亮的吼了出来,字字惊天,句句动地。

  “好好好!”李光洙仍然跪在那里,背影挺得笔直,“那我问你,承风门交给你,你可有信心?”

  “大师兄,这......”小穆闻言,顿时迟疑下来,还未待他把话讲完。

  “我只问你,有没有信心?”李光洙一声厉喝,让得小穆收起了眼中的迟疑,身影站的笔直。

  “有!”

  “我要你在掌门,你师父和众长老墓前立誓。”

  “我,顾穆白,承风门第七代内门弟子,今日在此立誓,我代为承风门掌门,在十年之内必带领承风门重返七大门派之席,寻到灭我承风之凶,以我承风之剑斩之。”小穆也是跪在李光洙身旁,取出李光洙交予自己的斩风割破自己的无名指,血染斩风之上然后将斩风深深的插入青丘墓碑之前,语气坚定,血誓响彻清风山。

  随即两人就这样跪在墓前,久久不语,唯有几声乌啼,两行清泪,一片赤诚。

  “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李光洙转过头去,看着双眼通红的小穆。

  小穆本还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还会咽了回去,站起身来担心的看了一直跪着的李光洙一眼便是离去。

  待得小穆离开之后,李光洙突然抓住自己的右肩,忍不住哀嚎出声,双眼愈发通红,面色痛苦又狰狞,大滴大滴的汗珠啪嗒啪嗒往下掉,李光洙跪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右肩又是一阵疼痛,李光洙猛然一用力,把右手衣袖都撕扯了下来,李光洙脸色苍白的看着自己右肩,整个右肩经脉暴起,跳伏不定,看起来实在是瘆人,又是一声痛苦哀嚎,李光洙右手竟然完全不受控制,重重一拳砸在地上,竟是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又是对空一掌,内力喷薄,力量之大另得李光洙自己都会惊愕不已,在惊愕之余,李光洙转过头去,面色复杂的看了看师傅掌门的墓碑,又看了看自己的右肩,一咬牙,内力运于左手。重重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一口鲜血涌出喉咙,李光洙便是直直的晕了过去。

  “师傅,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昏迷之前,李光洙看着面前至亲的墓碑低声喃喃道。

  昏迷之时,李光洙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他师父曾经跟他说过的话。

  “光洙,你认为学武是为了什么?”

  “门训不是说了吗,承天赐,承气韵,承人道,斩不义,斩不仁,斩不平,踏奸邪,踏动荡,踏顶峰。”

  “门训之言自然是没说错,那你觉得你要如何才能做到如此?”

  “强者,高手。”

  “江湖之中,谁人不是强者高手,光是成为一个高手,远远不够。”

  “那我就做一个高高手高高高手,我要做天下第一高手。”

  “哈哈哈,有志气,不愧是老夫的徒弟,不过或许还是不够啊。”

  “还不够?师傅难道要我做皇.....”

  “咳咳,小家伙,这种话可不能乱说,这可是要杀头的。”神木子松开捂住小光洙嘴的手,目光缓缓地看向远方,“光洙,为师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做到天下无敌。”

  “无敌?”小光洙眨巴眨巴着眼睛,“那不就是天下第一吗?”

  “不不不,为师虽然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高度,但是那绝不是天下第一那么简单,其实你们看到的门训并不是完整的。”

  “不是完整的?”

  “还有一句。”神木子收回目光,看着李光洙说道,“论无敌!”

  “论无敌......”李光洙低声喃喃道。

  “论无敌......”李光洙恍惚之间,微微睁开双眼,已经是次日清晨了,李光洙摇晃着身形站起来,右手握了握拳,活动了一下右肩,发现已经是恢复了正常,不由得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胸口。

  李光洙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定定的站在墓前,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

  “师傅,掌门,各位长老,虽然不知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但我知道你们定不会谋害于我,如今我也不适合继续留在承风门了。”李光洙苦笑着看了看周围已是狼藉一片。

  “掌门说过,江湖尔尔,若不执剑走一回,难为英雄。所以弟子决定离开山门,去到外面看一看,但是弟子定然不会忘记自己身上的血海深仇,十年之内,弟子定将献上罪魁祸首的项上人头为师傅众人祭酒。”

  “虽离山门,但弟子永远都是承风门的人,师傅说过的论无敌,弟子铭记在心,终有一天,弟子定将踏遍江湖,剑论无敌。”

  说完李光洙又是深鞠一躬,转身离去,面色坚定。

  “大师兄,你又要离开?”承风门内,一道稚嫩的声音尖声叫嚷道。

  李光洙蹲下身来,看着眼前这个只有八岁的小师弟,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微笑着点了点头。

  “大师兄,你要去哪里?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大师兄,可不可以不要走?”

  “大师兄......”

  听到李光洙又要离去,承风门的弟子一个个哭丧着脸围在李光洙的身边,脸上皆是不舍和依赖之色。李光洙站起身来环视着身边的众师弟,眼中也尽是不舍,只是想起自己的右肩和师父掌门的遗志,只得无奈的摇摇头。

  “我不管我不管,大师兄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看到李光洙还是要离去,小师弟顿时哭闹起来。

  “对,大师兄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师兄去哪,承风门就在哪。”

  “大师兄,带我们一起去吧,”

  “大师兄,你是不是知道杀害掌门他们的凶手,想要去报仇,我们也要去。”

  “没错,我们也要去,为师傅掌门报仇。”

  “报仇!”

  “......”

  大殿里一下子变得吵闹起来,本来还会一脸低落的承风门弟子一下子群情激昂,李光洙看着自己师弟们如此,实在不忍心指责,就在众人喧闹之际,一声暴喝传来,顿时将大殿里的喧嚣平复了下来。

  看正√f版Zn章z节t#上酷匠:7网%S

  “你们这个样子对得起对我们用心良苦的掌门长老吗?”在众人眼神交汇之处,顾穆白双手握拳,神色激动的看着大殿里的众人。

  “二师兄?”

  “当初掌门长老把我们送下山,保全了我们,自己身死道消,是为了什么?”

  “不是为了让我们红着眼为他们报仇去送死,掌门他们都不是对手的人,我们能做什么?我们甚至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

  “难道我们就这样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大殿里的人不甘的朝着顾穆白吼道。

  “不。”顾穆白死死的盯着大殿里的师兄弟,“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但不是现在,掌门他们把我们保下来,是为了给承风门留一份传承,而我们,定不能辜负掌门长老的付出。”

  大殿里的承风门弟子听完顾穆白的话,一个个低下头哽咽着,李光洙赞赏的看了面红耳赤的小穆一眼。

  “各位师弟,大师兄因为一些不得已的事必须离开承风门,但是我定然不会抛弃你们,你们都是我的亲人,血海深仇,不得不报,但是为了报仇,我们更要努力修炼,不能让江湖上的人瞧不起我们,我们要让承风门的仇人付出代价!我们要师傅掌门泉下有知!我们要让承风门的名号响彻江湖!”李光洙看了看大殿里的气氛一片沉重,便是开口说道。

  “对!我们要振作起来。”

  “我们要重振承风!”

  “......”

  李光洙的话彻底带动了承风门弟子心中的情绪,李光洙欣慰的看着大殿里一个个豪情万丈的师弟,轻轻地松了口气。

  承风门门外,青马青衫青风水。

  李光洙回过头去看着站在门口的承风门弟子,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挥手示意他们回去,只是没有一个人听话,李光洙无奈的摇摇头,回过头去就要挥鞭,朗朗之声传来。

  “承天赐,承气韵,承人道,斩不义,斩不仁,斩不平,踏奸邪,踏动荡,踏顶峰。”李光洙听完定在了原地,眼角早已被泪湿。

  “十年之后,自当执剑论无敌!”李光洙在心中暗暗发誓,随即挥鞭隐于山路尽头。

  不晓人间风花月,凭问江湖论无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