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骠骑下落 回归承风

  清风难散幽径香,落霞不没归处情。

  李光洙斜着眼冷冷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那些被李光洙看到的人皆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李光洙回过头去看着还被提在手里的中年汉子,此时中年汉子眼里哪还有半点嚣张气焰,只有惊惧恐慌,只有他刚才亲眼看到这个青年一挥手便是狂风大作,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当今哪还敢有一丝不敬。

  “大侠,您有什么便问,小的知无不言。”

  “你刚刚说岳棋怎么了?”李光洙也不跟他啰嗦,不耐的说道。

  “半年前,突然来了一大批军队,直接上了黑石山把岳棋抓走了,听说被押到京都去了,小的只知道这些,还请大侠饶命啊。”中年汉子说完一声哀嚎。

  李光洙手一挥,便是把中年汉子甩开好远,然后便是直接上马离开了峡谷,小穆愣了片刻便是跟了上去。

  金旭当空,无云掩照,青马白驹,一前一后。

  李光洙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不急不慢的在前面若有所思的走着,而小穆也是跟在身后在思索这什么,面露难色。

  “小穆,想说什么就说吧。”李光洙突然打破了沉默,语气平静,青马依旧是不急不缓的向前走着。

  “我想说的你都已经跟自己说过了,大师兄,你自己跟自己说都没有用,我又何必多费口舌呢。”小穆迟疑片刻,也是语气平静的对着李光洙的背影说道。

  “呵,你倒是和鲁长老一样妙语连珠。”李光洙闻言先是一愣,便是苦笑着摇摇头不再说话。

  又是一片沉默。

  “大师兄,我对你很失望,我想,神木长老在天之灵看到你如此,也是失望无比。”

  小穆突然出声,让得前面的李光洙身形一顿,“在见到你之前,我试想过告诉你这个消息你会是怎样的状态,可能是歇斯底里的爆发,可能是难以抑制的悲伤,这些我都理解,因为我们承风门的弟子都是这么过来的,承风门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大家庭,而掌门长老他们都是我们的亲人,如今他们都已经不在了,可是你是如此一蹶不振,虽然故作镇静,但是不冷静不理智不仁道,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我们这一年来到处寻找你的消息是为了你能够回去带领我们振作起来,走出困境,重振承风,可是你是这样回去门派的话,我觉得......你不配。”

  “我们以前的大师兄,重情义但是理智冷静,而如今,你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你变了。”

  显然这些话在小穆心里憋了许久,如今把这些话对着他平日里最敬重的大师兄说出来也是鼓起了相当的勇气,说完这些话,小穆面目赤红,瞪大着双眼看着李光洙依然平静的背影,双眼慢慢湿润,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你想不想知道掌门他们是被什么人所害?”见到李光洙依然没有反应小穆擦干眼泪,抬起头坚决的看着李光洙的背影。

  果然,小穆话音刚落,李光洙背影一颤,即刻调转马头皱着眉盯着神色坚定的小穆。

  “是谁?”李光洙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嘶哑,语气急促。

  小穆在李光洙的眼神下原本坚决的脸也是变得有些畏缩,不过深吸一口气之后,神色忽而又变得冷静下来,双眼毫不回避的与李光洙对视在一起。

  “你...不...配...知...道!”小穆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对着李光洙说道,目光毫不闪躲。

  “是谁?”李光洙语气更加冰冷,双眼变得通红,一股强烈的杀气若有若无的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小穆看着李光洙的神色,反而变得从容,微微摇摇头,伸手从背后拔出身后之剑。

  “唰!”

  小穆的剑不长不短,恰四尺,剑身微薄,没有华丽的装饰,显得古朴简单,剑刃却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反射的剑芒映在地上石块之上仿佛要把石块劈开。

  “师兄,拔剑吧。”小穆右手持剑,左手背负身后,面对之前展露出强大实力的李光洙毫无畏惧。

  r#看正V{版√章"3节Tp上~酷kV匠G网Q…

  李光洙眯着眼看着小穆手中的剑,又看了看小穆的脸色,并没有要拔剑的动作,反而是闭上了双眼,微微皱眉。

  “我不会让这样一个大师兄回归门派,因为你的不理智会让我们不但不能为掌门长老报仇,还会让承风门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小穆看着不言语的李光洙淡淡的说道,话语之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半晌之后,李光洙睁开眼定定的看着小穆,深吸一口气,面色再次变得平静,然后又是闭上了双眼,又重新转过身去背对着一脸坚决毅然的小穆,刚转过身去的李光洙突然面露痛苦之色,皱着眉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右肩,不知为何,自从一年前离开承风门之后,每次自己右肩都会在练武切磋时隐隐作痛,只是李光洙以为是旧伤,也并没有放在心上,而当得知承风门消息时,自己的右肩的疼痛发作的更加频繁,自己更是感觉自己身上充满了冰冷的杀意和煞气,而这股煞气和杀意正是从自己的右肩散发而出,每次自己只要一想到承风门,自己的意识就会被这股煞气所蒙蔽,以至于一路上,李光洙都尽量让自己不去想承风门的变故,只是有些事岂是自己能控制的,承风门的事一直萦绕在李光洙的心头,自己心中的愤怒和悲伤都会化作无尽的煞气和杀意侵蚀自己的思想,所以小穆才会觉得李光洙跟变了一个人一般。

  “小穆!”转过身去一直没有做声的李光洙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小穆,脸上浮现出一道勉强的笑容。小穆皱着眉看着李光洙的古怪,他已经完全看不懂自己眼前这个一起长大的大师兄了。

  李光洙慢慢抬起左手从背后取下斩风,细细的把摩一下,便是对着小穆甩了过去,小穆疑惑的接过斩风,愣愣的看着已经回过头去的李光洙的背影。

  “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吧?”李光洙语气轻松地说道,说完便是轻甩马鞭,向前走去。

  小穆连忙追了上去,驱着白马走到了李光洙的身旁。

  “大师兄,我并不是......”小穆看着一脸淡然的李光洙。

  “我知道。”李光洙打断了小穆的话,“我了解你,我也了解我,现在的我的确是会做出很多我控制不了的事。”李光洙转过头看了面色紧张的小穆一眼,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又抬头看了看天色。

  “天色不早了,加快赶路吧,争取明天可以到。”说完李光洙便是双腿一蹬,疾驰而去。

  小穆看着渐行渐远的李光洙的背影,心中涌现出一股久违的暖意。

  次日清晨,清风山下,一匹健壮青马和一匹好看白马一前一后走在崎岖山路上,青马之上李光洙面色复杂的看着身旁扶风而过的昔日美景,心情越来越沉重,一种冰冷的气息又是冲上李光洙的大脑,李光洙突然停下来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右肩,面色痛苦。

  “大师兄,你怎么了?”见到身前的李光洙突然停下来,小穆疑惑的问道。

  “没事,走吧。”李光洙深吸一口气,左手紧紧的抓在自己右肩之上,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明。

  经过一段崎岖的山路。两人终于是来到了承风门的大门门口,李光洙面色痛苦的看着门上气韵十足的承风两个大字,抓在右肩上的左手更加用力了些。老马识途,在承风门度过了大半辈子的青马也是在这时一阵嘶鸣,欢呼雀跃。

  这时,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手拿利剑的少年面色警惕的走出来,而当他看到门口的来人时,面色一下变得惊喜不已。

  “大师兄回来了!”

  一声欢呼彻底引燃了承风门的气氛,片刻之间,一大帮年纪青葱的少年青年涌到门口,脸上尽是兴奋,李光洙环视着身边这群同师门的师兄弟,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笑意,想当年,承风门弟子,皆是意气风发豪气万丈,而如今.....重逢的喜悦尚未享够,每个人脸上都是不约而同的露出悲伤的表情。

  “先进去吧。”看着身边师弟们的表情,李光洙强行压下了自己的情绪,他不想自己又陷入到无尽的悲戚和仇恨中。

  李光洙的归来让得所有的承风门弟子在悲伤和恐惧之中也有了希望,李光洙安抚了众人之后便是要小穆带着他去到师傅掌门的埋骨之地。

  承风门后山,葱葱郁郁,乌啼雀语,一垄青丘道不尽的悲戚和寂寥。

  清泪湿澜无人晓,豪情鸣金愿君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