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侠义剑下长,难许丹心古时全。

  山路盘旋,清风徐来。

  朝霞晚落,几多惆怅。

  一年多之前,七尺男儿,豪气当天,酬期遐迩,手签一匹好看青马,身背一把利刃宝剑,心中自藏有一丈侠义。

  尚如今,青马依旧,宝剑未折,可是这个青年却是神情阴翳,心事重重,爽朗不再。

  没人知道李光洙心里在想些什么,小穆也不知道,青马更是不知道,恐怕连李光洙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状态。

  两人二马一路奔驰,卷起残风枯埃,默默无语,马不停蹄。来时风景去时风,李光洙一心赶路,路上也少有休息的时刻,小穆跟在李光洙身后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十多日的路程,两人两日便是赶了一小半。

  “吁~”

  戈壁荒滩,一声短吁卷起黄沙四起。

  “大师兄,怎么了?”跟在身后的李光洙身后的小穆见到李光洙突然停下来,出声小心询问道。

  李光洙抬着头看了看前面黄石高山之上,不见其顶。

  “没什么,走吧。”李光洙摇摇头,手握缰绳重重一甩,青马长啸蹄落身消,小穆疑惑的抬头看了看却只是见到黄沙弥漫,然后也是舞动缰绳消失在漫漫黄沙之中。

  而石山之上,彩布飞扬,黄土山寨里却是人去楼空,萧条寂寥。

  两人不多时便是来到了当初李光洙停脚歇息的城镇黄金城,李光洙回过头看了看面色疲累的小穆,低声说道,“今日不早了,便在这里歇息一晚吧。”

  小穆闻言顿时也是松了一口气,自从离开清明寺,两人马不停蹄难得会有休息的机会,现在正是人疲马乏,一路上李光洙也是沉默不语,小穆自然也是不敢多言,他明白这件事对李光洙有多大的打击,虽然李光洙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小穆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大师兄心中的悲戚和愤怒。

  依然是当时住下的那间客栈,李光洙随便吃了些饭菜便是回房休息去了,之后再也没有出来过,小穆也没有去打扰他,也是早早的回房休息去了。

  人烟散去炊烟起,炊烟散去明月升。夜半时分,万籁俱静,白日里喧嚣大街也是空无一人,这时一道突兀的闪出客栈,身影随风而动,唯有影子在月色下拉得很长,身形施展没有一点声音,卷起的黄沙掺进夜色,使得夜色更是浓了几分。

  黄石大山之上,一道身影来到山顶山寨门口,这道身影正是从客栈赶来的李光洙,李光洙轻轻推开木门,惨白的月色照的庭院里白霜一片,庭院里乱七八糟,看上去像是之前发生过激烈的冲突,旁边的马厩里除了一些散乱的干草空无一物,李光洙急忙推开每个房间的门却发现里面都是空无一人,每个房间里都像是被洗劫了一般,李光洙来到台阶之上,却是看见了地上一滩被风干了的血迹,李光洙顿时心里一紧,来不及细想,李光洙只觉右肩又是一痛,一道冰冷的戾气冲进李光洙的思绪,李光洙左手抓住右肩,右手扶住脑袋,一脸痛苦的他一声惨叫,顿时跪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汗水一滴滴的从脸上流下。

  片刻之后,李光洙仿佛跪在地上睡着了一般,气息平稳,双眼紧闭。

  突然,李光洙微微睁开双眼,缓缓的从身后拔出斩风,剑刃在月光的映射下冰凉瘆人,一股强烈的杀意奔袭而出,李光洙站起身来抬着头凝视着天上的月亮,突然露出一道邪魅的笑容便是消失了踪影。

  “你是谁?来我们黄金宫造次?”黄金城东南方向高山之上,一处华丽石头营寨内一声厉喝长啸,顿时惊起营寨里的山贼四起,在山贼重重包围里,李光洙手持利剑站在当中,面色平静,双眸微闭,也不言语,山贼们在面前这个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味道,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0酷s匠¤=网$首发

  一阵微风吹来,夜色里,李光洙突然动了,月光下只看见剑光闪动,一些刚赶过来的山贼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发现前面的弟兄已经倒下一片,当他们反应过来时,一道血红的剑光便是已经来到了自己眼前。

  月下利刃空断魂,剑端公子已无心。

  在所有人熟睡享梦之时,黄金城东南大峡谷之上,惨叫迭起,血雾喷薄,仿佛一场噩梦一般。

  “大侠饶命,何事得罪了大侠,且先放下刀剑,凡事好商量。”剑光舞动之间,这群山贼的头目李彪突然对着李光洙跪倒下去,脑袋深深的埋在了地上,身体还在余悸中颤抖着,其他一些没有倒下的山贼也是学着李彪跪倒下去。

  李光洙也在此时停下了身形,看着跪伏在地上的一众山贼,也不说话,李彪咬着牙微微的抬头看了一眼,却看见月光之下那道恐怖的身影呆呆的站在那里,看到这个人终于是停下了身形,李彪也是微微松了口气,只是李光洙面无表情的脸在月色下突然嘴角一抽,露出一道狰狞的弧度,双眼通红。

  山顶上的嘈杂在片刻之间再次回归平静,那道凌厉的白色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浓浓的血腥味和悲凉,而李彪的头颅一脸震惊张大着嘴的躺在血泊之中,毫无生机。

  就在东南峡谷的噩梦完结不久,黄金城的西北方向再次响起一声声惨叫,惨叫之后也是重新归于平静。

  天上依然是明亮白月高悬,月下却是已经猩红一片。

  次日清晨,客栈外已是人声鼎沸,小穆早早的来到李光洙的房门前,刚欲敲门,李光洙便是开门站在了门口,看着站在门外的小穆,李光洙微微一笑,“下去吃点东西吧。”

  李光洙已经来到了楼下,而小穆还愣在李光洙的房门前,一脸惊愕,心里也是翻山倒水,这是他从清明寺到现在第一次看到李光洙脸上有别的表情,还是在笑。

  “小穆。”李光洙见到小穆迟迟没反应便是催促了一声。

  小穆闻声连忙回过神来,急急忙忙走了下去,两人坐在客栈楼下静静地看着外面的热闹,李光洙又是恢复了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待得小二把他们点的面食端上来,李光洙便是埋下头去享用早餐,小穆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李光洙,看着李光洙现在的表情还以为刚刚是自己做梦了。

  就在两人快吃完之时,街道上突然喧嚣起来,李光洙依然是低着头吃着自己的面,小穆疑惑的抬起头来看着外面的动静。

  “宁无缺和李彪被人杀了,峡谷上的山贼都死绝了。”

  “真的吗?别瞎说。”

  “真的真的,今天是城主给他们送安护费的日子,李管家刚从山上下来,亲口所说。”

  “天啊,老天有眼,终于是把这些天杀的弄死了。”

  “是啊,我们总算是可以过些安分日子了。”

  “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不知道啊,几百号人啊,听说没有一个活口,不管谁做的,都是我们黄金城的恩人啊。”

  “是是是。”

  “......”

  街上声浪四起,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是一脸振奋,小穆不明所以,而李光洙则是刚刚吃碗面在抹嘴,对于外面的闹腾完全没有反应。

  “吃完了吗?吃完了就走吧。”李光洙看着正在看着自己发呆的小穆。

  “哦哦,吃完了,走吧。”

  两人很快便是收拾好行囊,动身走出了城门。

  到达西北边的峡谷处时,发现峡谷处到处都是围满了人,吵吵闹闹,一个个显得兴奋不已,小穆跟在李光洙身后不敢分神去打听什么事。

  “这下好了,岳棋被官府抓了,穷凶恶极的李彪宁无缺又被杀了,我们黄金城太平了。”

  一个中年汉子扯着嗓子叫嚷道,旁边的人纷纷附和,而正好从身边经过的李光洙闻言却是突然跳下马来,一把抓住那中年的衣领。

  “你说什么?”李光洙皱着眉沉声问道。

  “你干什么?”中年汉子还没反应过来,却是双脚离开了地面。

  “你刚刚说什么?”李光洙再次沉声问道,周围的人也是在这时看向了这边,顿时围了过来,小穆也是急忙下马站在了李光洙身边,一脸的惊讶和疑惑。

  “我说李彪宁无缺被杀了,怎么了,难道你是他们的同党?”中年汉子也是被惹急了,语气嚣张至极。

  “山贼同党?”

  “没想到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正好让我们解解气,大家上啊。”

  中年汉子的话顿时让得周围的人暴动起来,小穆一看周围的气氛不对,连忙张开手劝阻起来,无奈群情激愤,根本压不住。

  “轰!”

  就在这时,一道强风袭来,风沙四起,小穆顿时只听见阵阵风声和一片哀嚎,当他睁开眼时,却发现除了自己和大师兄,周围的人都是被吹得东倒西歪,小穆惊惧的看了一眼李光洙,默默的吞了一口口水不敢说话,周围站起来的人也是吓得都躲到了远处。

  风沙漫漫藏人径,寒烟袅袅散心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