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噩耗终晓 剑失清明

  三世难修无心佛,五剑便失清明道。

  “来了么?”看着李光洙离去的背影,老和尚低声喃喃道。

  “恩,承风门的弟子。”无法大师皱着眉头,苍老的面庞上浮现出一股担忧之色,“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说过的。”老和尚抬着头看着天空,“什么都不用做。”

  李光洙一路踏空而行,在清明寺的这一年,他的轻功剑法和体质都是得到了显著的提高,片刻之间李光洙便是来到了听禅殿门口。

  “咯叽~”

  听禅殿里端坐着一个看起来风尘仆仆的青年,身后背着一把长剑,青年脸色焦虑,看起来疲惫不堪,眉头紧皱,一脸的焦急和期待,突然听见门口传来动静,青年猛然站起身来,死死地盯着刚刚探身进来的李光洙。

  “大师兄!”青年见到愣在门口的李光洙,失声大喊,快步走到了李光洙面前,眼眶通红。

  “小穆。”李光洙看见来人先是一喜而后见到青年的脸色又是一怔,“你怎么来了?发生什么了?”

  T#最$新章节N/上h酷匠5网h

  “大师兄。”叫做小穆的青年面色一苦,失声痛哭起来,让得旁边的李光洙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师傅掌门他们怎么样?”李光洙皱着眉,小心翼翼的问出来这个让他一年来心中不安的源头。

  “神木长老,掌门,玄铁长老,所有的长老护教.....”小穆的脸色愈发悲戚,双眼噙着泪,无助的看着面前这个消失了一年,被他们这派的弟子视为主心骨的大师兄,张了张嘴痛苦的低下了头,“他们一年前都被杀害了!”

  小穆低着头抽泣着,他不敢抬头看着李光洙,因为他不忍看到李光洙痛苦的表情,没有歇斯底里,没有痛苦,李光洙轻轻地伸出手在小穆的头上摸了一下,小穆缓缓的抬起头,脸上的泪痕还在。

  “跟我说说什么事?”李光洙胸口剧烈的浮动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下来。

  小穆哽咽着把一年前承风门的变故一字不露的告诉了李光洙,李光洙听到最后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掌门他们肯定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才会在那之前把所有弟子都遣散出去。”小穆抬起头看着李光洙,双眼通红,泪眼朦胧。

  李光洙闭着眼站在那,眼泪不受控制的摇曳在眼角,李光洙睁开双眼擦掉眼角的泪珠,身上散发出一种可怕的气势。

  “走吧。”李光洙深吸一口气,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说完便是抬腿朝门外走去,“我们回去。”

  小穆喃喃的看着李光洙的背影,愕然片刻之后,也是抬手擦了擦眼睛跟了上去。

  刚刚走出门外,小穆便是看见大师兄面前站着两个老和尚,其中一个便是之前接待过自己的,而李光洙站在他们面前背影挺拔,却是看起来十分的平静,小穆愣愣的看着李光洙的背影,总是觉得大师兄的身上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我要下山。”

  “唉。”看着这个刚刚得知山门之难却脸色平静的青年,无法轻轻叹了口气,准备开口劝慰,“空宇,我知道你......”

  “我不叫空宇,我叫李光洙。”李光洙打断了无法的话,脸色始终没有任何的波动,抬手从背后取下斩风,神色里充满着坚定。

  “我现在还是承风门的新任掌门,清明寺收留本人在此一年之久,此份恩情小子记住了,小子将来必有所报。”

  留下惊愕的无法和一直站在原地微闭着双眼不曾说话的无敌,李光洙带着小穆径直在两人中间穿过。

  “慢着。”眼看李光洙就要离开,一直没有说话的无敌突然开口。

  李光洙顿住前行的身形,不回头也不说话,等着无敌再次开口。

  “承风门掌门可还记得我曾说过你要下山便要打倒我师兄弟二人。”老和尚依然微闭着双眼,两人背影相对,都不曾转过身来。

  “......“李光洙也不回答,没做任何回应便是继续朝着山下的路走去,小穆迟疑的看了无法两人一眼便是重新跟了上去。

  无法无奈的看着李光洙的背影,转过头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师兄已经离开了原地,无法顿时惊呼出声回过头去,无敌已经是冲到了李光洙的身后握拳正对着李光洙的后脑勺,拳风劲爆,小穆听到耳边的风声才发现身旁的无敌,小穆正要惊呼,却感觉胸口一股大力袭来,还没反应过来便是被推到了远处一块大石之上,而他的手里抓着一把古朴的剑鞘,抬头看去,只见李光洙侧着身举着斩风和无敌的拳头相对,两者并没有没有接触到,之间仿佛隔着一丝缝隙,缝隙之间一丝若有似无的气息游离着,一拳一剑都无法穿过这丝缝隙。

  两人拳剑相交,以力博力,谁也不曾后退一分。

  “这一剑,斩的是这一年我在这里听过的禅。”李光洙即使侧着身也没有回过头来,喉结耸动,声音冰冷没有一丝波动。

  无敌没有接话,只是在这时突然收回右拳放在胸前作佛礼,马步一扎,内力运于双手作斗牛之势再次向着李光洙轰击而去,攻势在于瞬息之间,李光洙被这一拳震退数步,稳下身来,李光洙也是毫不停留,躬身一剑对着无敌冲击而去,手臂不动,剑身却是在空中闪耀着跳跃的剑花,无敌看着前来李光洙,定睛凝神,伸出右手不闪不避抓向剑花,两者接触之时,远处的小穆不可置信的看见李光洙的斩风剑尖牢牢的停在无敌的两指之间,李光洙似乎对于无敌的破招没有丝毫的迟疑,就在剑尖被控制之时,握剑之臂悠然一抖,无敌便是感觉一股锋利之力从剑尖喷薄而出,想要松开手指却发现已经慢了,这股剑气顺势而上已经裂开了自己的虎口,一丝鲜血从伤口渗透而出。

  “这一剑,斩的是清明寺和承风门之间的情谊。”

  无敌仿佛没有听见李光洙的话,也没有感觉到手上的伤势,没有停顿便又是一拳一剑相交。

  “这一剑,斩的是你与我之间的师徒之缘,”

  “砰!”

  又是一次交锋。

  “这一剑,斩的是我信过的佛。”

  “下一剑,斩的是挡我下山者。”

  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的交锋,无敌和李光洙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完好,无法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两人眼神里充满了无奈,而小穆只能张大着嘴不可置信的看着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大师兄展现出来的强横实力。

  每一次的碰撞交锋都没有任何停留,剑光飞舞,拳脚呼啸,李光洙的嘴角渗出一丝血迹,而无敌的两只手臂都是通红,两人皆是杀红了眼,就在两人又要交手之时,一道身影瞬息之间到了无敌身后,抬手一劈在无敌的后颈之上,无敌便是闷头倒了下去,来人正是一直在旁边看着两人交手的无法,李光洙疑惑的看了看扶着无敌的无法和尚,不明白他是何意,无法微微叹了口气,抬起手挥了挥,示意要李光洙走,然后扶着晕过去的无敌转身离开,李光洙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师兄,发生了什么?”小穆不知何时来到了李光洙身边,刚刚发生的一切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恩?”李光洙回过神来,微微摇摇头,依旧是那副平静的表情,接过小穆手中的剑鞘,便是转身下山,“走吧。”

  在小穆没注意时,李光洙不自然的动了动右肩,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师兄,别装了。”

  离开广场后,无法无奈的看着半躺在自己身上的无敌。

  “他走了吗?”听到无法的话,无敌睁开浑浊的双眼,站起身来回过头看了看李光洙他们离开的方向。

  “嗯,走了。”

  “这脾气倒是像极了神木那老东西。”

  “师兄,就让他这样下山真的好吗?”

  “不是你把我打晕了放他下去的吗?”

  “......”

  “放心吧,有很多办法可以保护他,何况这些事总要他自己去面对。”

  “也只能这样了。”无法叹了口气说道。

  “过两天我要出去一趟,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你注意点承风门的动静。”无敌揉了揉自己通红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知道了。”

  清明寺山路上,小穆静静地跟在李光洙身后,李光洙始终没多说一句话,小穆也不敢开口,两个人就这样走着,气氛十分的压抑。

  “空宇师弟。”

  突然前面一声稚气的声音传来,小穆疑惑的看了看前面站着的一个拿着扫把的小和尚,又看了看李光洙,李光洙并没有什么反应。

  “你要下山吗?”小和尚没发现李光洙的不对劲,嘻嘻哈哈的继续跟李光洙打着招呼,只是李光洙依然没有回应,仿佛没有看见小和尚一般,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哎,师兄,空宇师兄,你怎么不理我?”小和尚看到李光洙不理自己,顿时拿着扫帚跟了上去。

  只是李光洙仿佛听不见也看不见一般,沿着下山的路自顾自的走着,终于是消失在了小和尚的视线里,留下小和尚苦着脸不解的站在原地。

  若非心中荆棘落,把酒舞剑与君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