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天边潇洒客,皆因自扰挫剑愁。

  “服不服?”

  “不服”

  “老子强不强。”

  “弱得像只母鸡。”

  “你个小兔崽子!”

  “你个老东西!”

  清明寺后山树林之中,叫骂声暴喝声彼起此伏,两个身影快速的在林间穿梭,一个身上沾满泥草的白袍青年举着利剑一脸凝重,一个看起来脏兮兮的老和尚拿着一根细枝条一脸不爽,这两人正是已经来到树林修炼了十数天的李光洙和老和尚无敌。

  在这些天的修炼之中,老和尚没有教授李光洙一招一式,李光洙的剑术却是愈发精湛,对于自己内力的控制也是炉火纯青,而且自己的内力仿佛用不完一般,身法如今更是出神入化,虽然还没能把老和尚手中的枝条打断,不过终于也是在其上面留下了不少印记,李光洙的进步让得老和尚也是心惊不已,原本还以为要三个月才能完成的修炼,估计是要提前结束了。

  又是一次交手之后,李光洙稳住身形站在空地上,嘴角浮上一股自信的笑容,挑衅般的看着气喘吁吁的老和尚,老和尚先是一怒,之后却是突然洒脱一笑,把枝条放到嘴上叼着,伸出双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原本还显得疲累的他一下子像是轻松了不少,老和尚整理完之后两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夹在了脸上的皱纹之中,缓缓开口道,“小子,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了?”

  李光洙笑笑不说话,这几天的交手让他心里很清楚,这老和尚对他还没有动用全力,老和尚很强,非常强,不只是在功力武技之上,更是在经验和技巧上,但是李光洙并没有并没有泄气,他自己的实力也在不断地增强,老和尚不断给他施加压力反而是勾起了他变强的欲望。

  “你的道弥剑气就到这种地步吗?”老和尚见李光洙不说话,不以为意的嗤笑道。

  “你怎么知道?”李光洙听到老和尚突然说出道弥剑气,不由得一愣,这本剑谱自然是当初无法和尚留给李光洙的,李光洙没用多长时间便是把其中内容熟记了下来,可是一直难以理解其中精辟奥妙,不过通过这段日子和老和尚不停地交手,机缘巧合才是慢慢掌握,掌握皮毛之后,李光洙更是惊喜不已,因为这种剑气的威能不同寻常,这才让得李光洙能够在这段时间立于不败之地,如今老和尚却能看穿自己的剑法让得李光洙讶异不已,不过随即李光洙也便想通了,这本来就是无法给自己的剑谱,这老和尚有所了解也是不奇怪。

  “哼。”老和尚冷哼一声,翻了翻眼皮,“老子写的剑谱,老子还能认不出来?虽然你那蹩脚剑气真的不够看。”

  “什么?”李光洙先是一愣,没想到这么玄奥的剑谱竟然是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老和尚的杰作,随后李光洙听到老和尚说自己的剑气不够看便又是一怒,也不再和老和尚费口舌,又是提起斩风冲了上去。

  老和尚见到李光洙冲了上来,倒是双眼一闭微微摇摇头,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睡着了一般,就在李光洙冲到离老和尚不足五步之处,老和尚突然双眼一睁,仿佛有一道精光从眼中迸射而出,李光洙不自然的身形一顿,往前冲的步子迟缓了片刻,老和尚不急不慢的举起枝条,枝条在太阳的映射之下生机焕发,这时老和尚一声暴喝,举着清灵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对着李光洙劈砍下来,李光洙慌乱之下勉强举起斩风。

  “嗙!”

  一声巨响之后,老和尚已经收起清灵站在那里,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而反观李光洙则是一脸震惊的坐在地上,斩风也被弹开数丈之远。

  “你在害怕什么?”李光洙还没回过神来,老和尚一声冷冷的质问便是传进李光洙的思绪。

  “......”李光洙愣愣的看向老和尚,不知该怎么回答。

  “我很失望。”老和尚继续冷冷的说道,“强者自当无所畏惧。”

  “......”李光洙仍然不说话只是缓缓站起身来。

  “所谓的道弥剑气并不是真名。”老和尚并没有理会李光洙,站在那里淡淡的说道,“此剑谱乃我所创,其中奥妙在于熟练的控制内力附于剑力之上,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一招一式的威能,而且当你把内力运用到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时,凡事你所接触之物,皆是可以以力相传。但是......”

  老和尚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下来,两只眼睛灼热的看着李光洙,大声的说道“这剑气强大之处不在于对内力的掌控,也不在于剑式的威能,而是在于内心的强大和战意的灼热,所谓无敌,是以赤子之心对抗万物,所以我把这剑谱称作无敌剑谱,而现在的你,根本不配得无敌二字,你自己便是你最大的敌人。”

  老和尚的话如同撞钟之竹一字一句狠狠的敲在李光洙的心头,李光洙定定的站在那里不能说出一句话,震撼之余若有所思,老和尚也不再打扰李光洙,独自离去,任他在这里思考领悟。

  距离承风门覆灭已经过去差不多一年之久,虽说之后江湖之上并没有再出现大的变故,但是每个势力门派都还是在积极的准备着,生怕如此灾祸降临在自己头上,而在承风门覆灭不久,并没有被这次变故波及到的承风门弟子的人聚集在一起回到了承风门的旧址,将那里封锁了起来,不允许别人再去打探,同时,他们也在不停的向外界打探一个人的消息,正是承风门大弟子李光洙。

  一直被禁足在清明寺的李光洙并不知道这些事情,现在的他时隔上次失利多日之后,再次的站在了老和尚的面前,自从前几天老和尚敲醒了他,李光洙便是一直躲在山洞里思考潜修,直到今天才算是若有所悟,于是一出关便是来到了老和尚面前。

  老和尚看着站在他面前从容不迫的李光洙,先是一笑,而后嘴角一抽,“臭小子,这些天躲哪去了?”

  “我没躲。”李光洙淡淡的说道,“我们来这里多长时日了?”

  “三个多月。”

  “我来清明寺多长时日了?”

  “一年多。”老和尚拿出别在腰间的枝条,脸上很是不耐,“问这些干嘛?快拔剑!”

  李光洙并没有听从老和尚的话,反而是把背在身后的斩风取下来,转过身把斩风绑在了树上,然后抬头看了看那棵树。

  “小子,你磨磨唧唧的干嘛呢?”老和尚又是一声暴喝,不知道李光洙在搞些什么名堂。

  李光洙仿佛没听到一般,还是自顾自的抬头在找些什么。

  “有了。”李光洙突然纵身一跃便是消失在树冠之中。

  老和尚看着消失的李光洙皱了皱眉头,“这小子疯了?怎么神神叨叨的?”

  0更新最快上I%酷&2匠&网?

  “嗖”

  老和尚正准备说话,一片树叶如同利箭一般朝他射来,老和尚一皱眉,后退一步便是将树叶捏在了手里,叶片上的内力也是被他化解而去,老和尚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就在这时,刚刚李光洙消失的那棵树又是一阵耸动,一道身影瞬息之间来到了老和尚的身前,老和尚咧着嘴轻蔑一笑,便是举起他手中的枝条大开大合一招顺劈朝着出现的李光洙劈砍而去,李光洙脸上也是浮现出自信的笑容,朝着老和尚的攻势竟是不躲不避迎头撞了上去,高手过招,在瞬息之间,当两人再次分开的时候,李光洙一身轻松地站在了刚刚挂剑的地方,右手背在身后,而老和尚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手中断裂数节的枝条。

  “好剑,以后便叫你斩灵吧。”这时李光洙伸出右手,手上赫然也是一根和老和尚手上差不多的青木枝条,老和尚定定的看着李光洙手上的青木枝条,突然豪迈一笑,“好小子,不错!”

  “其实我本是强者,只是困于自身的非难。虽然知道你并没有使用全力,此次也是我取巧,但我已经离开师门太久了。”

  李光洙闻言却是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一脸郑重的看着老和尚,让得老和尚一下子愣住了,随即李光洙便是对着老和尚深深的鞠了一躬。

  “多谢!”李光洙定定的看着老和尚,这段时间和老和尚交手了这么多次,李光洙也对面前这个流氓痞性的老和尚说不出太矫情的话,只能是一声感谢。

  老和尚看着眼前的青年久久凝噎,喉结耸动,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站着对视着,清风拂过,两人无言相视一笑。

  而在这时,一道破风之声传来,两人寻声望去,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两人视线之中。

  “师兄。”来人正是无法大师,当他来到两人面前先是一愣,随后便是收起讶异对着李光洙说,“空宇,听禅殿有人找你,你去一下吧。”

  “找我?”李光洙闻言一愣,心中不免疑惑,见到无法大师点头。李光洙应声之后便是对着两人一躬身后消失了踪影。

  风狂雨慢留几春,锋芒利刃残九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