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载春去才见秋,万里奔驰空宇跃。

  浮球山上,清明寺内,一个小和尚正在拿着扫帚愣愣的看着山下的繁华发呆。

  “咚!”

  一颗红彤彤的野果滚到了小和尚的脚边,小和尚捡起野果,惊喜的抬头看着树上,一个穿着白袍的和尚正在笑吟吟的看着他。

  “空宇师弟!”

  树上的白袍和尚正是已经在清明寺修炼半年有余的李光洙,在这半年里,李光洙进步神速,心中也是对于清明寺中的功法武术暗暗称奇,无论是剑法身法内力都有其独到之处,数百年的传承到底非同一般。

  酷4v匠YW网{-唯一X正版_H,其他A^都F是“盗版5@

  “嗖!”

  李光洙身形一展便是轻轻的落在了小和尚身旁,然后扬起手便是朝着小和尚脑袋敲下去。

  “说了叫师兄,我比你大。”李光洙一本正经的看着抱着脑袋的小和尚。

  “可是你入门比我晚啊。”小和尚揉着头噘着嘴委屈地说道。

  闻言,李光洙眉头一挑,又是把手扬了起来。

  “师兄师兄,空宇师兄!”小和尚见状赶忙退了一步,缩着头叫嚷着。

  “这才对嘛。”李光洙十分受用,松开拳头顺势摸了摸小和尚的脑袋笑嘻嘻的说道。

  突然李光洙收起笑容盯着山下,不再说话,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收了起来,平静的脸庞上透着一丝波动。

  “师傅,掌门,长老,你们还好吗?”李光洙心里默默念叨,眼神看着远方,越来越迷离。

  “空宇师兄。”小和尚见李光洙突然安静下来,无奈的扬起小手在李光洙眼前晃了晃,“师兄,你又发呆了!”

  李光洙收回思绪一把抓住小和尚的手捏了捏,“干嘛干嘛?还不好好扫地,小心无秘大师罚你。”

  “你在想什么呢?每次来这里总是会发呆。”小和尚挣开李光洙的手掌,瞪着小眼睛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

  “想家。”李光洙笑了笑,又看向了北边的远方。

  “想家?”小和尚顿时来了兴趣,“师兄,你家在哪里啊?”

  “我的家就是我的门派,承风门!”李光洙说起承风门的时候声音也加大了一些,“好了,我要去修炼了,你好好扫地,明天再来看你。”

  说罢,李光洙便是身法展开,一下子消失在山梯上,留下一脸迷茫的小和尚。

  “承风门?好耳熟啊。”小和尚绞尽脑汁的想着,突然一下子张大了小嘴巴,“承风门不是半年前被灭门了的那个门派吗?”

  已经离开了的李光洙并没有听见小和尚所说的话,离开山梯以后,李光洙绕过练武场来到一处山林,山林旁边便是一处小瀑布,李光洙飞身一跃,便是站到了瀑布旁的一个大石头之上,然后深吸一口气,重重的伸了一个懒腰。

  “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李光洙的背后传来,出声的正是这半年来一直督促李光洙的无法大师,在这半年,无法大师越来越欣赏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天赋极高,又用心修炼,这半年来李光洙的进步都被他看在眼里。

  “嗯。”李光洙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今天我要做什么?”

  无法大师也是习惯了李光洙对他的这种冷漠态度,也不在意,笑着说道“看见了那瀑布没有。”

  “嗯。”

  “斩断它。”

  “嗯?”李光洙不可置信的回过头来,皱着眉头盯着无法大师。

  “怎么?做不到?”无法笑眯眯的看着李光洙。

  李光洙不说话,回过头去看着那哗啦啦瀑流而下的瀑布,眉头更加紧皱了一些,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斩风,李光洙微眯双眼,沉思片刻之后,李光洙突然一下对着瀑布爆射而出,瀑布落下溅起的水花拍打在李光洙的脸上,不闪不避,就在要没入瀑布之时,李光洙双手握住斩风横向一劈,瀑布冲击在斩风之上,突然的大力让得李光洙半空中的身形不受控制,“扑通”一声掉到了瀑布下的水潭之中。

  李光洙从水潭里又是一跃而起,握住斩风连续劈砍数次,毫无意外又被瀑布拍落到了水潭之中。

  无法看着跃起又落下的李光洙,微笑着摇摇头,也不说话,就是这样看着李光洙一次又一次的尝试。

  “扑通”

  李光洙也不知道是被多少次被拍落到了水潭里,精疲力尽的他游回了岸边,坐在石块上大口的喘着气,耳朵里都被灌满了水。

  走到岸上,李光洙斜着一撇,发现无法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这里,而他刚刚站的地方放着一本蓝皮书籍,李光洙慢慢腾腾的走过去,看了一眼地上的书籍。

  “道弥剑气小成?”李光洙捡起地上的书籍,默念了一遍书名,便是缓缓将书本打开,认真的阅读着上面的每一个字,本来还是抱着随便看一看的心态的李光洙,不一刻便被这本书的内容所吸引,还时不时的拿起斩风挥舞几下,完全沉醉在了修炼之中。

  而李光洙不知道,此时正有两个人正在远处注视着他,正是无法大师和那个当初教训了李光洙的老和尚也是无法大师的师兄。

  “如何,这小子半年来。”老和尚定定的盯着李光洙的身影满脸笑意。

  “我没有把握。”无法深吸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

  “什么?”老和尚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师弟,一脸的不可置信,他知道无法的话中之意,他所说的没把握是和李光洙交手起来,他没有把握取胜。

  无法没有在意老和尚的表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郑重说道“这小子,不错。”

  老和尚闻言也是愕然了片刻,他太了解自己这师弟了,一个后辈能得到他这样的肯定那必然是不简单的,随即老和尚也是一脸郑重,又是把眼神投到还在边看书边舞剑的李光洙身上。

  “看来计划需要提前一下了。”

  “师兄可要手下留情啊。”无法闻言对着老和尚打趣道。

  “那可说不准,老子下起手来可没有个轻重,也不知道这个小子耐不耐打。”老和尚恢复了那副无赖的嘴脸和无法打了会哈哈,两人便是一起离去,留下李光洙还在那里钻研着书中的门道。

  次日清晨,李光洙由于昨日看书看得太入迷,导致误了休息,所以今天贪了个晚觉,当李光洙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慢慢的靠近了他的房间。

  “砰”

  一声巨响,李光洙突然被惊醒,一下坐起便看见自己的房门被踹了个稀巴烂,李光洙还没缓过神来,一个身影便是闪入了自己的房间,刚刚醒来的李光洙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像小鸡一样被人从床上提了起来,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李光洙已经被扔在了地上。

  李光洙从地上爬起来,正要发火,可是等他看清来人一下子停了下来,咬咬牙恨恨的碎语了几句,便没有了动作。

  “怎么?你小子不服?”来人正是昨天和无法在一起观看李光洙修炼的老和尚,老和尚翘着二郎腿坐在李光洙床上玩味的看着李光洙。

  “......”李光洙咬着牙不做声,心里暗暗想着,总有一天也要让这个老和尚尝尝苦头。

  老和尚见李光洙不做声也不再继续调侃他,收起笑容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快点穿好衣服出来。”

  李光洙看着老和尚的背影偷偷的挥了挥拳头,便开始洗漱更衣,不一会李光洙便是收拾妥当,走到门口看着已经被踢得七零八落的木门,不由得咧了咧嘴。

  等他出去的时候,李光洙看着老和尚叼着根枯草,翘着二郎腿坐在栏杆之上,完全没有一点佛僧的样子更是啼笑皆非,只是不敢表现出来。

  “这么久,怎么跟个小姑娘一样。”见到李光洙出来,老和尚一脸不满,“跟我走。”

  李光洙也不敢问去哪里去干嘛,抬起脚步就是跟着老和尚走着,只是他没看到,老和尚转身后脸上浮现的玩味的笑容。

  佛下不必佛礼客,僧侣亦然豪兴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