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入尘化作埃,厄难出世难为人。

  李光洙加速绕过之前路过的假山,终于是到了先前听无法和尚讲经的佛心殿,站在大殿门口,李光洙摊开握着斩风的左手,虎口已经是微微红肿,这一路上虽说路程不长,但是一路走来他交手了数个和空明一样的青年和尚,而且一个个实力不弱,清明寺不愧是七大门派之首,所以这一路走来让得他也是身心疲累,李光洙站在门外深吸一口气,斩风重新回到左手,径直朝着大殿走去,推开木门,殿中央佛像之下,无法正在拿着一把剃刀给一个一身布衣的青年剃度,青年微闭着双眼,任由掉落的长发掉在身上,不一会,头上最后一缕黑发也缓缓掉落在了地上。

  “好了,你先去外面等候吧。”无法对着刚刚剃度完的青年说道,青年躬身行礼之后便是走出了大殿。

  “过来。”无法大师拍去身上的发丝,便是招手要李光洙过来。

  李光洙拿着斩风的手也是更用力了些,警惕的走到了无法大师的身前。

  “跪下来。”无法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光洙。

  “......”李光洙听闻也不说话也不动作,就这样站在原地定定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淡然的老和尚。

  “我想知道我师父我师门发生了什么,还有需要我做什么。”沉默了半晌,李光洙沉声问出这样一句话,心中的不安让他已经放下顾忌了,如果不能知晓其中缘由,他也已经做好了大闹清明寺的准备。

  “拔剑吧。”无法看着李光洙的神情,摇摇头淡淡的说着,“让我看看你学到了你师傅几成。”

  “嗤啦~”

  李光洙也不含糊,知道无法不会如此轻易的给自己一个交代便只能自己去讨要一个说法,无法话音刚落,李光洙斩风便已经拔了出来,这是李光洙来到清明寺之后第一次拔出斩风,斩风剑光闪烁之间李光洙便是已经举剑到了无法身前,剑芒直指无法咽喉,无法和尚后退两三步,突然伸出左手对着斩风剑尖一弹,浑厚的力道让得左手握剑的李光洙偏离了轨迹,斩风刺在案台烛灯之上,无法和尚趁李光洙收力之际绕到李光洙身后,右膝对着李光洙的右膝一顶,抓住李光洙右手反手一扣,李光洙便被控制住,单膝跪在了地上,这时无法和尚脸上噙着笑,右手拿起剃刀便是在李光洙头上轻轻一划,这一划看上去像是随手一下,却是让得李光洙头带掉落,一头长发自然披散下来,这时李光洙骤然发力,挣开无法和尚的束缚,身形后退,停在无法和尚十步之处,稳下身形,李光洙把挡在眼前的发丝拨开,皱着眉看着拿着剃刀的无法,怒火中烧,不假思索又是举剑冲了上去,在距无法不足三步之时,李光洙右腿一蹬,身形跃起,在半空又是一发力踩在殿中大柱之上,然后身体如同炮弹一般举剑刺向无法和尚,无法抬眸微眯双眼,突然也是一发力,身体竟然也是径直向着李光洙的剑尖撞去,瞬息之间,两人在空中就要相遇,两者相撞之前无法身形一动,在半空如履平地一般生生躲开了李光洙的攻势,又伸出左手抓在李光洙的腰带之上,借力一提,李光洙身体在半空之中失去了平衡,只能任由无法和尚拿着剃刀在自己的头顶又是一划,发丝飘落,李光洙在落地之际用剑一指,斩风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也只是微微弯曲,剑身一弹,李光洙甩开无法大师落在了大殿中间,而无法平平稳稳的落在一处蒲团之上,随着两人落下的还有李光洙被剃落的一大把长发。

  李光洙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不差分毫,右边一大片被剃得干干净净却又没有擦破一点皮肤,可见无法和尚的力道控制真是无可挑剔。

  李光洙这下是真的动怒了,怒火攻心的他反而是沉下心来,眯着眼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无法和尚见状,反而饶有兴趣的盯着李光洙,两人就这样站在原地,谁也不动一下,片刻之后,李光洙陡然睁开双眸,眸子里迸发出一股杀意和战意,左手换成右手,提起斩风便是朝着无法冲了上去,李光洙持剑之手换成右手之后,攻势看上去也是更加凌厉,而无法也是摆好了阵势,马步扎稳,右手拿着剃刀举过头顶,左手背负在身后,一个呼吸之间,李光洙便已经挥剑而往,这时的李光洙仿佛变了一个人,招式为主,身法为辅,一招一式,滴水不漏,无法再没有找到一丝破绽,只能全神贯注的抵御李光洙的攻击,虽是防御却也不含糊,如此快速的交锋,无法仅凭一把一寸小剃刀便是将李光洙的招式尽数防住,刀剑相触,叮叮作响,可见这剃刀也是一把精良锻造,李光洙的剑法快而有力,狠却轻盈,而且越打越有后劲,无法也不得不暂避锋芒,几个呼吸之间便是已经被击退数步。

  “叮!”

  不知多少次交锋之后,无法和尚已经被逼到了墙角,便是这时无法猛然发力,总算是遏制住了李光洙的凶猛攻势,无法停在墙角微微喘气,手掌被刚刚的交锋震得发麻,而李光洙也是被最后一下弹开数步,刚刚的硬拼也是让他消耗了不少力气,也是站在那里大口喘气.

  “唔~”无法站定,长呼一口气,看着李光洙,平静的面容浮现出一抹笑容,“不错,倒是学到了你师傅一点韵味。”

  “......”李光洙盯着无法和尚,还是在喘着气,刚刚的消耗确实是太大了。

  酷a匠网…!首发&

  “没后招了吗?”无法平稳呼吸,戏谑的举起剃刀,“那么轮到我了。”

  话音刚落,无法的身体便消失在了原地,李光洙眼球一缩,满脸的惊骇,他完全看不清无法身形的踪迹,这就是无法的实力,眨眼间,无法已经举着剃刀冲到了李光洙的眼前,李光洙慌乱出招,提剑上挡,下意识的眯住了眼睛,却久久没有出现预想之中的碰撞,李光洙疑惑的睁开双眼,却发现无法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眼前,而这时一缕断发从自己头上掉落下来,李光洙缓缓抬手顺着额头往后脑勺摸去,断发洋洋洒洒飘落下来,李光洙头上变得干干净净,锃光发亮,一股清凉之意从头顶传来,而无法也是不见了人影,李光洙呆呆的站在这佛心殿久久回不过神来。

  而就在李光洙在发怔之时,一件骇人听闻的大事以燎原之势传遍大江南北,承风门除却弟子在外举门被灭,凶手不知何人何派,一时间,整个江湖那是沸腾不息,承风门作为中原七大门派之一,虽说根基不如其余几大门派,但也是高手如云武艺超群,如今承风门掌门长老所有人在无声无息间全被杀了,还不知道是何种势力所为,让得所有人都是匪夷所思,惊骇莫名。

  而其余几个门派皆是在得知消息后召回所有在外面执行任务历练的长老弟子,不知在作何打算,安静了太久的江湖终于是起了波澜,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更大的波浪正在酝酿之中。

  斩断发丝红尘散,念遍经伦佛心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