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下自有世间道,世间却少佛心人。

  “施主,无法师兄正在里面讲经,稍等片刻,贫僧为你去通报一下。”李光洙盯着匾额上的大字有些愣神,听到胖和尚的话才回过神来。

  “无妨,那就劳烦大师帮在下通报一声。”

  李光洙站在门外,等着胖和尚的指示,不一刻,胖和尚便又走了出来。

  “施主,师兄请你进去。”

  “现在吗?”

  “是。”

  李光洙点头示意,跟着胖和尚走进大殿,大殿内一群和尚拿着经书跪坐在蒲团之上,殿首坐着一个金布袈裟,发须皆白的老和尚,面目和善。正在低声的讲解经文,看见李光洙进来,抬手示意他坐下,李光洙只好就地坐下,这时胖和尚递过来一本佛经,李光洙一脸疑惑却还是接过经书,看着殿首老和尚的目光,认真的开始听着他讲经。

  “世间杂乱虚妄害其羁绊,勿扰己心,勿乱其行,散却魔障,留一心空明,安一身淡薄。”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

  佛经本就晦涩难懂,还要让自己一直保持虔诚谦卑的心态,这让李光洙心里叫苦不迭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一直装作若有所思的神情,好在无法大师的讲禅在一个时辰之后总算结束了,遣散了下面听经悟道的和尚之后,大殿里只剩下李光洙和无法大师。

  “小友听完贫僧拙见可有所悟?”无法大师收起佛经朝着佛像跪拜一番后转过头来看着李光洙。

  “大师所讲句句灼心声声清明,只是小子愚钝,难有所悟。”李光洙压根没认真听几句,只好敷衍了事。

  “唉”无法听完李光洙的话微微摇摇头,让得李光洙面色一红,甚是尴尬,“罢了罢了,佛自在人心,小友此次前来的原因贫僧大致已经知晓,跟我来吧。”

  李光洙默不作声跟在无法和尚的身后来到一间朴素的客房,李光洙把师傅交予自己的信件递给了无法,无法拆开信件一字一字的看完,看到最后更是面色凝重,之后长舒一口气,把信件收了起来。

  “自今日起,你便在此住下来,没我的指示,不得走出寺院一步,每日随我参经悟禅。”无法收起信件之后一脸郑重的对着李光洙用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什么?”听到无法的话,李光洙先是一愣然后不可置信的看着无法大师,“无法师傅,这可是我师父所托?”

  “是也不是。”无法淡淡的回着话。

  “我可以看一下我师父的信吗?”李光洙无法理解无法所说的是也不是,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出远门的任务,好不容易走到山东完成了师傅所托,以为可以就此启程回去,却不料如今可能还要留在这寺庙当个假和尚,还不知道要当到什么时候,让得李光洙完全不能理解,他来之前也没有听见师傅说要留在这里,所以他才想要确认一下信件,如果真是师傅所托他自然也无话说,可是如今光是听着这个素昧平生的老和尚的一面之词,让得李光洙不由得心生疑虑。

  “你不信贫僧?”无法依然是那副不容置疑的模样看着李光洙。

  “小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李光洙确实是不敢相信,他实在想不通师傅让他留在这里的用意。

  “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无法似乎并没有打算给李光洙多做解释,丢下这样一句不冷不热的话便是不再理会李光洙,径直走出了客房,李光洙并没有急着追出去,他需要冷静一下,那天当他师傅把斩风和承风功法交给他的时候,他就觉得此事绝不简单,只是师傅不让他多问,他也只好把疑惑留在心里,想着到了山东就可以知道一切,谁知到了山东迎接自己的会是这般变故,让得他现在脑子里是一团乱麻。

  李光洙把身后的斩风剑拿出来,定定的看着这把作为历代掌门信物的宝剑,心中顿时隐隐感觉到一种莫名的不安,随即不再多想,李光洙拿起斩风便准备出门希望追上无法和尚,得到一个可以让他消除疑虑的答复。

  “嘎叽~”

  李光洙推开木门并没有看到刚刚离去的无法大师的身影,而是看见一个赤裸着上身,双手合十盘坐在门口的青年和尚,青年和尚面色平静的坐在地上紧闭着双眼。

  “施主去哪?”听到开门声,青年和尚没有睁开眼睛,平静的问着刚刚打开房门的李光洙。

  李光洙看着这个和尚,心里的不安顿时难以抑制,眼睛微眯,冷冷的说道“难道我去哪里都需要向你们报告?这就是贵寺的待客之道?”

  “空明只是奉命在此,施主去哪当然无需告知我,是空明多言了。”青年和尚依然是闭着双眼,身躯也不曾移动。

  “哦?”李光洙听闻心中疑惑,没想到这个叫空明的和尚会这样爽快,当今先去向无法和尚问个究竟才是正事,所以李光洙放下疑虑便径直朝无法离开的方向追去。

  “咻~呼~”

  谁知李光洙刚刚走动三步,耳后便传来一阵呼啸之声,常年习武的警惕再加上有所防备,李光洙头也不回,快速拿起斩风右手一挡。

  “啪!”

  饶是有所防备,李光洙也被这次突然袭击打得有点猝不及防,蹬蹬退后几步才稳下身形,回过头去,那个叫做空明的青年和尚已经站起身来,右脚还是保持着刚刚袭击的姿态,却是依旧双手合十紧闭双眼。

  F+酷o.匠、l网(/正版-首S!发#

  “这是何意?”李光洙放下斩风,冷冷的看着空明。

  “空明无心得罪施主,只是奉命于此,还望施主回到客房好生歇息,莫要出门沾染尘埃。”空明依然是那副平静的面容和声音。

  “我要是不呢!”李光洙淡声说道,心中无端生起一股无名火,不仅是因为自己在这里受到了软禁般的看守,还因为面前这个和尚的平静模样让他觉得自己被小看了。

  话声刚落,空明便又是腿一发力,身形一动,右手握拳对着李光洙冲了上来,李光洙见势踏地而起,左手拿起斩风连带剑鞘向着空明的右拳对撞而去,不偏不倚,两者相撞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两人皆是震退,震退之后,两人都是没有开口,只是李光洙慢慢的把斩风重新放回了身后。

  “施主为何不拔剑?”稳下身形后,空明也是睁开了双眼,眼睛里一片清澈毫无波动。

  “我已拔剑。”李光洙淡淡回应,看着空明的双眼不为所动。

  空明听闻微微一笑,松开右手,双手合十,向着李光洙躬身作礼,便又直接盘坐在了地上闭上了双眼。

  李光洙看着就地坐下的空明,一脸平静也不多说话,便转身离去,他知道,刚刚的交手是他赢了,不过这个叫空明的和尚如此的干脆就让他离去还是让得他心里有点讶异。

  待得李光洙离去,盘坐在地上的空明抬起右手,不知何时自己的食指出现了一道细微的红色印记。

  李光洙沿着刚刚来时的路快步追了出去,走到一个长回廊之上时,李光洙看到回廊尽头也有一个和空明一样盘坐在地上的青年和尚。

  李光洙总算知道为何那个叫做空明的青年和尚会那般简单的放他离去,不再多想,李光洙心中一直挂念着自己师傅和承风门的事,不再多想,李光洙拿起斩风便快步冲了上去,在离青年和尚不及十步的时候,那和尚突然眼眸睁开双手拍地,尘土飞扬,青年和尚身体在空中保持着盘坐的样子向着李光洙弹射过来。

  “啪!”一拳一剑相撞。

  刹那之间,李光洙和那和尚便交手了数个回合,看似不分胜负,最后一次交手之后,两人只是轻轻的碰撞了一下,之后李光洙便是拿着斩风停住了向前冲得脚步,而那和尚也是重新坐回了原地闭上双眼,尘土消散,仿佛不曾动过一般。

  李光洙拿着斩风不再放回背后,就这样连剑带鞘握在手中沿着长廊继续走着,经过那和尚身侧之时,那和尚却突然出声。

  “贫僧空却,敢问......”

  “险胜一招!”还未等那和尚说完,李光洙便作出回应,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长廊不见了踪影。

  万般杂始归清明,百世名终散空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