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悠无隙无痕,英雄叹有酒有酬。

  因为齐越的原因,众人觥筹交错之间没有再提一年前发生的事,但男人只要有酒就有说不尽的话题,酒过三巡,一夜酣醉,众人都已入睡的时候,一道身影独自坐在山寨高墙之上,拿着酒壶望着皓月,一口饮尽,低声喃喃道。

  “我会回去的!”

  次日清晨,李光洙揉了揉胀痛的头部,走到院子就看到齐越在马厩里给青马上马鞍。

  “齐叔,你是要赶我走啊。”

  齐越转头看着一脸嬉笑的李光洙,无奈的笑了笑“我倒是想你能够多留下几日,可是看你师傅交予你的东西,这次托付你的怕不会是小事,自然是赶路要紧。”

  想起师傅交代自己的事,李光洙也是心中一紧,已经耽搁这么久了也该上路了。

  “从这里到山东也只有八九日的路程了,待你处理好你师父交代你的事,再回到这里住下几日也好,若是不想回山门,留在这里做个小山贼也不错啊。”看到李光洙收起笑意,齐越打趣道。

  看到齐越牵着青马来到自己面前,李光洙也是想着该重新上路了,“当山贼还是免了吧,我怕我师父打死我。”

  “反正你一路保重。”齐越也是收起笑容,一本正色的叮嘱着李光洙。

  “可是我不要和大叔们道声别吗?”李光洙转头看着大厅里还横七竖八躺着的骠骑营老兵。

  “不用,等他们醒来都快到午时了,你先走吧,我会和他们说的。”

  “既然如此,齐叔,保重。”

  “保重,回来时过来打声招呼。”

  “一定。”

  回头远眺,烈马寨早就已经看不见了,现在回想起来李光洙也是一阵唏嘘,没想到可以在这样一个小城再遇见齐越他们,放下思绪,李光洙双腿一蹬,青马落蹄,留下一路烟尘。

  清风山上,昔日人声鼎沸热火朝天的承风门显得十分寂静冷清,所有的承风门弟子都已经送出门派了,留下的都是一些年长的长老管事,他们有的坐在石桌上举子落棋,有的在比划剑招,有的在修剪花树.....祥和却压抑。

  “叩叩!”

  大门处传来一声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所有人浑身一震,所有长老都停下手中的事,死死地盯着大门处,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动。

  “叩叩!”

  这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院子里的一个劲装男子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扫帚,面色平静的认真整理了一下衣服,不急不缓的走到大门前。

  “框!嘎叽~”

  大门打开。

  这时院子里的所有人也都站到了一起,不知何时每个人的手里都多了一把剑,死死地盯着门外站着的人。

  “好久不见,玄,诸位。”门外男子抱拳躬身,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好久......不见,”开门的劲装男子正是承风门的掌门玄剑子,看着门外的男子,玄剑子脸上浮现一丝苦涩,张了张嘴,失神许久才吐出一个字,“奇!”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被叫做奇的白衣男子笑眯眯的看着玄剑子。

  玄剑子沉下心神,深吸一口气,“来者是客,请进”

  门外男子听闻便抬步走进院子,完全不顾承风门长老的敌意,径直来到石桌坐了下来,自顾自的拿起茶壶给自己斟满一杯茶水。

  玄剑子关上大门跟在他的身后走到石桌旁坐在了他的对面。

  没有人说话,二十几人的院子里安静得可怕,承风门长老们都紧绷着身体,只要眼前这个男子有一点多余的动作便会刀剑相向。

  “为了什么?”沉默许久,玄剑子突然发问,注视着白衣男子。

  “唔,我也不知道”,白衣男子头也不抬,把玩着手中的杯子,“幻,他是这样问我的。”

  “你把他杀了?”

  “嗯。”

  “现在轮到我了?”

  “我不想杀他,我给了他机会,可是他没有把握”,男子抬起头来,看着玄剑子,露出一丝玩味的笑,“现在,我也给你一个机会,东西呢?”

  “你疯了。”玄剑子闭上眼,想平复一下自己的内心。

  “或许吧。”男子收起笑容,放下手中的杯子,站了起来,“所以你也不打算要这个机会了哈。”

  一阵山风吹来,惊起了一群山鸟在空中盘旋,承风门的大门也被吹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散发出来,院子里血流成河,血泊里横七竖八倒着二十多具尸体,承风门一派高层全军覆没,一场武林之中的腥风血雨也正式在此拉开帷幕。

  与此同时,山东之境。

  山东最繁华热闹的大城滑州城,一个青年男子背负长剑,头戴乌沙斗笠,牵着一匹青马走进了城镇,此人正是一直赶路的李光洙,经过八日的跋涉,他终于到了山东,不过距离清明寺所在的明州城还有一小段距离,李光洙打算先在这里略作休整,明日再前往明州。

  李光洙当即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9酷gu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fx盗j版

  承风门处在大齐疆域北边深山之中,大齐疆域南抵湘江,东达碧海,西志藏青,北捱蒙草,大齐所在是谓中原,中原七大门派,除却不见其踪不晓其影的茅山教,其余六大门派皆是百年传承,清风山承风门,通州莽山派,荷阳道孚山,东海碧落宗,明州清明寺和声名狼藉的魔教朗州恶人谷。

  而这七大门派之中,除却极其神秘的茅山教,就数明州清明寺实力最强,其余几个门派旗鼓相当,不过清明寺内都是一些不谙江湖事,潜心拜佛的疙瘩和尚,而犹如过街老鼠的魔教之人在最近几年也是安分了不少,所以这几年江湖之内甚是平静。

  几天的赶路总算是到达了山东,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变故,李光洙也是松了一口气,吃了晚饭便是早早的上床歇息。

  睡梦中,李光洙梦见自己骑着青马在回承风门的路上,等到了门派的时候突然天昏地暗,狂风大作,一滴滴雨珠滴在李光洙脸上,发现是鲜红的血雨,快步回到山门却发现自己的师傅掌门师兄弟已经是一个个血人倒在院子里。

  梦中惊醒,李光洙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出气,背后已经汗湿一片,看看窗外已经是清晨了,李光洙下床洗漱好收拾好行囊,一种不安的感觉始终萦绕在李光洙心里,让他不自觉的加快了步伐前往清明寺。

  明州浮秋山上,一座金碧辉煌的寺庙伫立在山峰之巅,香火缭绕,今日的香客不多,一个小和尚拿着扫帚站在上山的阶梯上偷懒。

  “请问......”

  “嘿咦!”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得愣神的小和尚吓得一抖,回过神来,拍拍胸口看着出声的人红着脸开口,“施主有何事?”

  “请问无法大师何在?”出声的人正是快马赶到明州的李光洙,看着眼前被吓一跳的小和尚,想起以前自己也差点做了和尚的往事,嘴角不由得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无法师傅正在佛心殿讲经,我带施主过去吧。”小和尚听说是找无法大师的,还想着可以偷会懒,丢下扫帚就准备带李光洙过去。

  “澈希,又想偷懒?”小和尚刚刚丢下扫帚,一声呵斥从旁边传来,听到声音,小和尚顿时就蔫了,耸拉着脑袋把地上的扫帚捡了回来。

  李光洙看着声音传来的地方,一个肥胖和尚出现在视线中,一身黄布袈裟不急不慢的走了过来,刚一过来就先在小和尚头上敲了一下,然后一脸和善的看着李光洙。

  “施主,是来祈福求愿的吗?”

  “不是,我是来找人的。”李光洙回以微笑。

  “哦,敢问是找谁?”

  “无法大师,家师托付在下交些东西给他。”

  “可否告知施主师尊名讳?”

  “承风门,神木子。”

  “原来是承风门的贵客。”听到承风门,胖和尚脸色变得郑重了起来,“请随我来,无法师兄等候你多时了。”

  李光洙抱拳示意,便一路跟着胖和尚上山,一路上钟声清明,禅声朗朗,让人心境空明神思清澈。曲曲折折走过一段时间,一座大殿出现在李光洙眼前,大殿金碧辉煌,正中挂一匾额,佛心殿三个大字龙飞凤舞极有韵味,殿门紧闭,里面传来阵阵佛经之声。

  流年无忧不识经,乱世有患百求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