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举杯话故事,愁绪浇酒乱愁心。

  听到真的是光洙,众人纷纷放下武器,拉着李光洙到了众人之间,一些因为加入得晚不认识李光洙的骠骑营士兵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心中纳闷,明明刚刚还剑拔弩张,怎么一下子就如此亲密无间了。

  而那些认识李光洙的拉着李光洙这里那里的说啊问,显得十分的亲密,毕竟他们那个时候在军营一起度过了一段共患难的时间。

  李光洙显然也被这些军里汉子的热情吓住了,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话。

  /最新g"章节上qT酷匠~网

  “恩嗬!”

  这时一声干咳让得这些士兵安静了下来,而声音的来源正是齐越。

  李光洙抬头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八年时光,似乎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勾勒了很多痕迹。

  八年前,军临城下,援军未至,即使有承风门的加入也只是暂时缓解了局势,就在难解难分之际,北疆城门中杀出一队彩布铁骑,为首一男子英气逼人,身穿龙甲,高举玄铁剑,振臂一呼,马蹄飞跃,数百铁骑杀入敌阵,势不可挡,把蒙古汉子的阵型冲得七零八落,蒙古大军中无不惊骇,明明自己才是铁骑军团,身下战马无一不是宝马良驹,却被大齐这数百铁骑打乱了阵脚,还毫无招架之力。

  大齐这边也是一阵愕然,显然他们也不知道军队里何时有这么一股强大战力,片刻的愕然后,战意四起,原本僵持的局面一下子一面倒,蒙古大军最终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只得落荒而逃。

  知道战役结束,大齐军人才知道这个带领他们打了胜仗的人正是几个月前因为触怒龙颜受到惩处发配到北疆来的大齐四皇子齐越。

  那时的齐越无官无职,手下没有一兵一卒,那些和他一起上战场的都是一些没什么战斗力的后勤人员,本来以为这四皇子只是来混吃游玩体验军队生活的人不由得为四皇子大为改观,把他当成了北疆的英雄。

  胜利的喜讯也传到了皇城,大齐皇帝听到喜讯大喜,大赏北疆将士和承风门,封齐越为北疆左将军,赐宝马千匹,黄金千两,将五万大军交予他编制骠骑营,从此骠骑营声名鹊起,百战百胜,骠骑营的威名生生烙印在北疆邻国的边界上,不敢越过半步。

  而李光洙和骠骑营的缘分也是在这场胜利之后,因为门派中不少弟子长老负伤,所以他们不得不留在北疆军营中休整一段时日。

  因为年岁太小,所以战争爆发的时候小光洙并没有随师父同门一起上阵杀敌,只能躲在城墙上看着下面的厮杀,他师父带他来的目的也只是让他感受一下杀戮的气氛,看着沙场上自己的师兄长老流血负伤,局势一点一点被压制,小光洙只能在城墙上干着急,向着上天祈祷希望援兵快点赶到,而就在这时,城门中杀出一队铁骑,一骑绝尘,彩布飞扬,龙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冲锋陷阵,万夫莫敌,在小光洙眼中如同天兵下凡一般威武不凡,那个威武勇猛的身影深深的烙印在了小光洙的心里。

  于是在战争结束之后,小光洙等到师傅他们安顿好,就孤身跑到骠骑营的营帐去见识他心中的英雄了。当时的骠骑营只有几百号人,看到这样一个小孩子出现在军营里让他们疑惑不已,他们中很多人都已经为人父,常年在边疆不能回去,心中也是十分挂记远方的妻儿,现在看见这样一个小孩子顿时父爱泛滥,所以都很喜欢小光洙,接下来的时日,小光洙几乎都是待在骠骑营,李光洙也乐意和这些大汉混在一起,讨教驯马之道和骑马之术,赛马打架抓野兔,经常把整个北疆大营搅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安逸悠闲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和这些骠骑营大汉相处了一个月后,承风门的人陆陆续续都已经返回山门,小光洙也不得不随师父回门派,在离开的那天,齐越带着骠骑营所有人驱驾战马,尾系彩布,送别他和承风门弟子二十多里。

  回到承风门之后,李光洙便一直留在门派内研习剑法和轻功,很少有机会下山,不想这次能在这样一个小镇遇到这些昔日骠骑营旧部。

  众人簇拥着来到正厅往事历历在目,看着这些苍老了许多满布伤疤的面容,李光洙也是心中一暖。

  “为什么齐越叔你们会在出现在这里?”这也是李光洙最不解的事,虽然回到承风门后一心修炼剑道钻研身法,但他在门派内还是十分关注北疆战事,尤其是骠骑营的光辉战绩,每每听到都会让他由衷的产生一种荣誉感,所以当时听说骠骑营在北疆全军覆没的时候,李光洙当下决定前往北疆,却被自己师傅拦住,关在后山山洞半个月才作罢,对此李光洙也是一直难以释怀。“传闻说你们在北疆遭遇埋伏全军覆没了。”说到这李光洙脸上不自然的流露出一丝愧意。

  “还不是因为......”听到李光洙说起此事,众人一下子激动起来,刚欲诉说却被一道低吼叫停。

  “住嘴。”齐越开口一声低喝。

  “齐越叔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吗?”李光洙知道其中肯定有很多秘辛,看着焉着脸想说又不敢说的骠骑营大叔们一副这种表情,忍不住问道。

  “你无须知晓,你看我等在这里挺好,何必徒增忧恼?”齐越微微摇摇头,抬头便是一壶烈酒灌入喉中,然后抹抹嘴微笑着看着李光洙和坐在大厅里的沙场兄弟。

  “可是...”李光洙越想越不对劲,刚想追问又被打住。

  “此事就此揭过,小洙,你倒是说说怎么会到这里来?”齐越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费口舌,虽然李光洙和齐越等人曾经相处过一段时日,但毕竟那是年少懵懂,不知齐越是否会因为他的追问心有不悦,便停止了这个话题,告诉他们师傅的交代和自己的任务。

  “至于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还得多亏各位山贼大叔啊。”说道这里,李光洙坏笑着看着他们,让得这些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也是老脸一红,讪讪一笑。

  “那匹青马就是你师傅的吗?”齐越也是不好意思的笑着。

  “这也是我想问的,齐越大叔,今天我看见那青马那副模样是怎么回事?”

  “这是大哥的独家技艺。”文叔在旁边插口道。

  “哦?”李光洙听闻顿时来了兴趣,“齐叔的驯马之道?”

  “算是吧,当年虽说没有什么大的战事,但是周边几国也是甚不安分,经常在北疆闹些猫腻,北疆大营又离国疆有些距离,战马一来一去也是疲累,所以我就把医术里的一些摸穴针灸之术用在了战马上面,没料想效果出奇,第二天战马皆是精力充沛,脚力奔腾,想来也是这些日青马赶路不曾好些休息,被我招呼一下才会露出此等销魂模样吧哈哈哈...”齐越说着脸上也是浮现出一股自豪之色。

  “齐叔果然是精通马术和爱马之人,小子佩服。”听着齐越的话,李光洙心生敬佩。

  曾经的北疆左将军,飞胯上马,烈马在下如同战衣如同利剑,一人一马杀入敌军豪气万丈,刀剑呼啸,烈马嘶吼,天兵下凡一般威武英伟,而今却是在这样一个边远小城当一个山贼头子。

  驯马亦是沙场客,绿林不掩英雄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