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下不识拔刀客,故事方识旧故人。

  “小子嚣张”

  随着一声暴喝,胡茬山贼扬手抬刀便向李光洙砍去,在自家的地头被一个毛头小子这般无视也就作罢,主要是这青年身上的淡然气质让得胡茬山贼自己感觉受到了藐视,好歹自己毛镖也是这山寨里说得上话的一个小头目,如现如今此被藐视,不管这小子是有心还是无意,今天非要给这个小子一点教训,虽然脾气暴躁,但毛镖并不准备杀死这个小毛头,只想给他一点教训。

  刚磨过的刀身在阳光下犹如金光,刀光一晃,让得众人不得不眯眼来避开亮光,众人在眯眼间却听见一声铮响,待得亮光散去定睛一看,毛镖已经被面前这个白衣青年反手扣住,而毛镖的大刀也掉在了地上。

  瞬息之间,没人看清发生了什么,回过神来,这群瞠目结舌的山贼顿时叫嚣着对着李光洙围堵了上来。

  “小子,放开他,你找死。”

  “小杂毛,来烈马寨撒野,放开他”

  ......听着这些山贼的叫骂,李光洙并没做声,手腕微一用力,那毛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满头大汗突突往下掉。他眼神里还有着惊恐,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刚的交手,这个擒拿着他的青年只动了一只手便把自己制服了,至于是如何将自己拿下却是想不出所以然,而且他知道这种反手擒拿的疼痛,虽然难受,但是绝不会这般疼痛,如今却不知这个青年动用了何种手段,生生痛得他叫不出苦喊不出痛。

  C酷gV匠E网W永t久免费T看O小说r

  “小子,你干了什么?”旁边的山贼也是看见了毛镖的脸色变化,“放开他”

  李光洙听着众人的叫嚣,微微抬眸,果真手掌一松,弹指间便是放开了那个胡茬山贼,那个叫毛镖的大汉便被推到那些山贼之中,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气说不出话来,忌惮的看了李光洙一眼。

  一众山贼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放,顿时没有了顾忌拿着武器逼了上去,但是没有一个人轻举妄动,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住手!”山贼身后突然传来一句低沉的中年男声。

  这些山贼顿时停下逼近的脚步,转头看着出声的地方,李光洙也顺着他们的目光看了过去,他们的目光聚集之处正是在青马被拴住的那里,正在李光洙不解之时,一个魁梧彪悍的中年男子从马厩里站了起来,轻抚了一下青马的鬃毛,青马便露出了一种极为享受的表情。

  李光洙不得不讶异万分,他十分了解这匹高傲的青马,平日里除了他师傅,青马绝不会让其他人这样抚摸它的鬃毛而且还露出这种表情。

  “很好的马。”中年人爱怜的看着青马,自言自语。

  这时李光洙才细细打量这个中年汉子,国字脸,两道浓眉,高挺的鼻梁,看起来十分威武,一点也不像一个山贼头子,像一个常年征战沙场的士兵,或许倒不如说像一个将军,这个人绝不是一个山贼这么简单,而且不知为何李光洙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小子,你是来寻马的?”中年男人也在这时打量着李光洙,露出些许玩味的表情。

  “是。”李光洙抛开心中疑惑,低声回答道。

  “那你知不知道这是哪里?”中年男子再次发问。

  “贼窝。”

  “哈哈哈哈哈哈.....”听到李光洙的回答,中年汉子忽然大笑,“贼窝吗?我倒更喜欢被叫做贼营。”

  听到这句话,李光洙心中一凛,微微眯着双眼,环顾四周,细细观察了这里的所有人,他心中终于有了答案,山寨的彩布,山贼的站姿对敌站位,身上的煞气和这个中年人的话。

  嘴角不由得露出了笑意,不过眉头又带着些疑惑。

  “小子,看够了吗?”中年汉子突然发声,面带着笑意看着眼前这个青年,那份从容的气质和细心让得他心生赏识,这青年是个人物,而且这个青年让自己觉得很亲切,好像在哪里见过。

  “传闻不可信啊。”李光洙闻声收回目光,微笑着看着中年汉子。

  “哦?什么传闻?莫非是那个说我岳棋凶神恶煞,生食骏马的传闻。”汉子起了趣味,询问着李光洙。

  “哈哈哈哈哈哈,我们不吃马肉,吃人肉。”汉子的话引得周围山贼捧腹大笑和调侃。

  “不不不”李光洙微笑着摇摇头,“我从来没有听过什么岳棋的传闻。”

  说完李光洙便收起笑容,眼神一凛正视着中年汉子。

  “我只听过大齐王朝北疆左将军齐越和骠骑营的传闻。”

  久久的沉默,鸦雀无声。

  李光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得这些山贼目瞪口呆,就连那个中年大汉也不由得深吸一口凉气。

  见到这群山贼这幅愕然模样,李光洙并未吃惊,不动声色继续沉声说道。

  “一年前,传闻震慑北疆,战功卓越的骠骑营追杀来犯敌寇,陷入蒙古大军重重包围,全军覆灭,其中包括齐国四皇子北疆左将军齐越。”

  “呼.....”中年男子长吁一口气,面色平静的盯着李光洙,“你是如何知晓的?”

  “营寨中挂满的彩布,据说骠骑营有个习惯,就是在每次出征之时在战马尾部系上彩布条,万马齐驱,彩布飞扬,北疆大将军当年这样评价,花里胡哨的战争摧古拉朽。”李光洙指了指土墙上的彩布条。

  “还有呢?”

  “还有他们的警惕性,纪律性,还有他们的煞气”李光洙看了看包围着他还在愣神的山贼,继续说道“但是刚才我试了他们的功力,普通,普通至极。”

  “那又怎样?”中年汉子眼神中又多了一分讶异。

  “如若是赤手空拳,骠骑营的每个人上了战场完全是空洒热血,但是正因为是骠骑营的士兵,他们的武器不是刀枪棍棒,而是身下的战马。”

  “这就是你的依据?”中年男子心中早就不淡然了,没错,他就是齐越,他并没有像传闻那般死于敌寇之手,而是因为一场嫡系纷争逃离北疆过起了山贼生活,但是除了逼走他的那些人,也再没有人知道他们还活着的事,而眼前这个青年却是能认出他们,这不得不让他心生警惕。

  “不不不。”李光洙微笑着摇摇头。

  “不是?”中年男子闻言,一股慑人的气势便散发而出,内力运于掌上,随时准备以迅雷之势将李光洙拿下。

  但是李光洙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彻底愕然,不知所从。

  “因为......我见过你啊,齐越大叔。”

  “你...你见过我?你是谁?”内力化作虚无,看着眼前一脸真诚的青年,齐越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没有骗他,可是自己完全没印象啊对于这个青年男子。

  “齐越大叔不认识我了很正常,毕竟已经八年......”

  “光洙?你是光洙?”还没等李光洙把话说完,一个山贼突然惊呼出声,“大哥,是光洙啊,承风门神木大侠的弟子!”

  “你是光洙??”齐越瞪着眼张着嘴,愣了愣,半天吐出一句话。

  “光洙?”

  “光洙是谁?”

  “真的是他么?”

  ......那个山贼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嘈杂,七嘴八舌的谁也不能确定,都看着李光洙,等着他给他们一个答复。

  “是啊,我就是李光洙。”李光洙开口道,心里不免也有了好多感触,八年前,他第一次跟自己师傅下山,来到北边疆域,随师父帮助北疆军队共同抵御蒙古军队的侵袭,那个时候自己才十三岁。

  “真的是你,难怪刚刚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熟悉亲切。”说话的正是刚刚开口的那名中年山贼。

  “你是......文叔?”李光洙这是才认真打量起这个中年山贼。

  “好小子,还记得老子。”中年山贼看着李光洙,狂放又欣慰的笑了起来。

  “亲切熟悉你们就是这样招呼我的啊?”李光洙闻言顿时一脸无辜。

  “哈哈哈哈哈哈......”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所有人不约而同尴尬大笑起来。

  八年前,蒙古大军突然浩浩荡荡杀到大齐北疆,措手不及的齐军兵力不足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援军来不及赶到,所以北疆大将军韩雄命人到最近的承风门寻求援助,承风门听闻迅速调遣大批长老弟子前往北疆,其中包括了李光洙的师傅神木和李光洙。

  经过三天苦战,蒙古大军被逼退五十里,两方兵力,大齐十二万,蒙古五十万,大齐以少胜多。这场大战让得大齐北疆疆域又扩张三百多里,获得赔偿不计其数,时至今日,蒙古大军如今不敢踏足北疆一步,因为他们无法忘记那天仅靠几百人就扭转了战局的承风门和那一队骠骑雄风。

  骠骑雄风不复再,纷扰黄沙何时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