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丛自有绿林汉,江湖不乏侠客行。

  推开房门,吵闹声一下子大了起来,吵闹声不是来自别处,正是从客栈里传来。

  推开门只见好些人围着客栈里的店小二和几个打杂的呵斥责骂,李光洙凭栏观望着,不知何事,便问向身旁面目和善的一个中年房客。

  “兄台,可知这些人何事争执?”

  房客看了李光洙一眼,也是抱拳示意。

  “在下也是方才听见动静出来看看热闹,约摸是住在这里的人栓在后院的马被人盗了吧......幸亏我没备马出门,不知小哥你......咦......人呢?”这名男子说着说着再看向李光洙,却发现旁边的人不知所踪,心里想着估计也是被盗了马的可怜家伙。

  的确,李光洙一听到是有人盗马,连忙施展身法来到昨日他拴马的后院,果然,马厩里除了一些马粪和干草空无一物,李光洙心里一紧,惨了,这可是他师傅最宝贵的马驹了,平日里碰都不会让自己碰一下,如今借给自己赶路却把它丢了,等到回去时还不得被师傅骂死。

  “兄台可知盗马是何许人所为?”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得刚刚那名中年房客身躯一震,转过头来看着突然又出现在自己身旁的李光洙,不由得一脸苦笑。

  “我说小哥,你能不能别如此神出鬼没,我差点被你吓死。”

  “兄台请包涵,只是在下的马也不见了,这才心里着急,不想惊扰到了兄台。”李光洙不好意思的抱拳躬身。

  “无妨无妨,这盗马贼吧,这里的人都知道,却也不知道。”中年房客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此话怎讲?”

  “一匹马而已,马场里好马不少,花些银两便可,至于这盗马贼,小哥不知晓也罢”

  “不瞒兄台,此马是在下师傅之爱驹,如今遗失了待我回门也不好交代,还请兄台明示,盗马贼是何许人?”说到这里,李光洙声音不由得有些激动房客听着李光洙的语气,无奈的摇摇头,缓缓道来。

  “小哥必然是远道而来,不知道我们这片地域的规矩。”

  “规矩?”

  “没错,黄金城的规矩就是宝马上道不脱缰,闺女未嫁不露颜,钱财见光不入梦。”中年房客面无表情的缓缓道来,“小哥可曾留意,黄金城的地理位置特殊,四面环山,只有正南,西北,东南方向有着三处峡谷。”

  “其余两处我不知,我确是从西北处的峡谷进到了这里,不知这和黄金城的规矩,又和盗马贼又和关联?”

  “因为这三处峡谷正是三个贼窝,三大怪盗!”

  “三大怪盗?”

  “没错,小哥你进来的峡谷正是三怪盗之一折花大盗宁无缺的贼窝,东南方向是摸金大盗李彪的贼窝,而盗马的正是正南方向......”李光洙目光凝实,认真的听着中年房客的情报,“吞马大盗岳棋的贼窝”

  ~酷匠网m永9I久免、费看A小T●说ZC

  “岳棋?”

  “正是,此人有个怪癖就是食马肉,这次盗马估计又是因为嘴馋了,而这岳棋手下有着数十马贼喽喽,而且各个武力非凡,所以丢了马的老百姓一般敢怒不敢言,所以这些人也只能找找店家的麻烦。”

  听完中年房客的介绍,李光洙抱拳致谢,未说一字便转身进了房门,不一刻便背着行囊,提着斩风剑走了出来。

  中年房客看到李光洙这幅模样,连忙叫住了他。

  “小哥这是去哪?”

  “正南峡谷,取马。”

  “小哥,听兄台一句劝,这马丢了便丢了,这贼窝你可是万万去不得啊”

  “承兄台关心,不过这贼窝我倒是想去见识一般。”

  “你们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为了一匹马,命都要搭进去。”

  “兄台,放心,这小小一个贼窝奈我不合,多谢兄台今日之言,有缘再见。”

  说完李光洙一抱拳,便是蹬蹬两步离开了客栈。

  中年房客震惊于李光洙的轻功,想到刚刚相谈了一番的年青人是个如此高手,不由得感叹幸亏自己没有说什么失言之语。

  七大门派镇立中原,能人奇子无数,七大门派武功招式迥异,其中承风门以轻功剑法称著,作为承风门大弟子,李光洙的身法轻功也早已是出神入化。

  所谓轻功无非是借力腾空,腿部的爆发力,在接触物体的一瞬间爆发力量,然后在空中施展身法,尽量让自己在空中的停留时间和速度达到极致,曾有奇人踏飞鸟而行飞跃万丈深涧。

  虽说李光洙轻功身法了得,但是也受地形所制,这里黄沙万里,落脚的地方只有脚下软榻的黄沙,饶是以李光洙的轻功也是溅起黄沙弥漫,半个时辰才来到房客所说的正南峡谷,盗马贼的老巢。

  站在偌大的峡谷面前,李光洙对于这盗马贼的老巢位置在哪一无所知,环顾四周的大山,李光洙心生疑惑,他在门派的时候经常翻阅书阁的秘籍功法,偶尔也翻阅一些杂记,在他的认知中,四面环山的地域都是宝地,不应该像如此一般寸草不生。

  尽管想不通,李光洙还是摇摇头放下思绪,如今尽快寻回师傅的青马赶路才是要事,希望自己师傅的青马还没沦为他人的腹中之物,看着面前的黄土大山,李光洙纵身一跃,泥石翻滚,不多下便是来到了百丈高的山顶。

  一到山顶,李光洙便看到了一处黄土山寨,山寨不大却是显得非常坚固,山寨高墙上系着一条条的彩布,随风飘扬,这些彩布让得李光洙的内心一颤,勾起了一些往事回忆。虽离得远,但李光洙还是能听到寨子里传来阵阵马吼声,在其中李光洙仿佛听到了青马的嘶鸣,不多想,李光洙身形施展脚步加快,越来越快,旁人看上去就像是在快步走一般,但是速度极快,快步更似飞,这正是承风门的一种步法,承风步。

  “哪里来的混混,停......”山寨的守卫显然已经看见了疾步走来溅起黄沙的李光洙,刚想喝止,却不知怎么就被击倒在地,他心生骇然,不仅没有看见对方是如何出招,更是不解为何那人明明刚刚还在远处,看起来像快走一般的步伐如何会一下子到了自己面前不足五步。

  寨子里的人显然已经听见了那名守卫的喝声,当下停下嬉笑拿起武器起身站好阵型,不慌不忙的动作井然有序,可以看出这些人虽是些盗贼,却是训练有素。

  “砰,嘎吱~”

  这些盗贼刚刚摆好阵型,李光洙便是已经破门而入,看到面前的盗贼摆出的阵势不由得也是讶异了一下,他没想到一个边缘小城的山贼看起来还有着些门道。

  然而这些盗贼看到破门而入的人也竟只是一个削瘦好看的青年男子,即使深知不要轻敌的道理也是不由得心里一松,紧张的情绪也是缓解了些。

  “小子,我们烈马寨你也敢闯?活腻歪了不成?”为首一名胡茬中年山贼扬了扬手中的大阔亮刀,不屑的看着傻站在那里的李光洙。

  李光洙并没答话,只是环顾着寨子里的马厩,一圈环视之后,他便在马厩的最角落找到了师傅的青马,不过青马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青马眯着眼咧着嘴,哈喇子顺着马嘴流了一地。

  李光洙从来没有见过师傅的青马这幅模样,在他印象中,这匹青马总是一副倨傲威风凛凛的样子,见到青马这幅流痞模样,李光洙不由得愣神了。

  “小子,傻了不成?老子问你话你听不见?”那胡茬中年见到李光洙根本没理他,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怒火中烧,拿着刀就逼了上去。

  “那马怎么了?”李光洙回过神来,才看见有个胡茬大男人走到了自己面前,就开口问道,仿佛没看见面前那把亮闪闪的大刀般平静。

  这样一句平淡的话语让得中年没来由的一怒,扬手便是一刀竖劈,像是要把这青年劈成两半。

  无关素日不言笑,有妨安年尚拔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