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既往的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时间已经来到凌晨零点钟,大柱把今天赚的钱藏到了柜子底下的布包里,想了想,又抽出来一张五十的,加上身上的几十块零钱,准备出去美美的吃一顿。

  将钱重新放回去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往窗外看了看,生怕被人发现了,不怪他如此谨慎,只怪燕京这地方实在太乱,动辄丢东西,就他身边而言,这种事情也是经常发生的。

  鱼龙混杂,生活压力大,小偷小摸的行为便愈加的猖獗,大柱经常在废品收购站看到崭新的自行车,那都是小偷偷过去放废铁卖掉的,一辆才卖15块,也不过称,反正就那个价,一转手,老板能卖50块左右,却不知丢车的失主买一辆最低得花一两百,好车就更贵了。

  走在街头,感受着皇城不一样的气息,他闭上眼睛好好体会了一回,以前他都是没如此心境的,忙忙碌碌便是一天。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有人在好奇的打量他,大致上能够明白那些人的想法,大柱微微有些脸红,赶紧跑开了。

  以他的阅历和对皇城的了解,自然感受不到多深层次的东西,无非就是觉得在这里生存,无时无刻不面临着巨大压力,钻营取巧很难找到出路。

  倒是他干的活计,没什么竞争,除了在别人眼里不光彩之外,也没什么差的地方了。

  hy酷!d匠%网正v版ol首3#发,

  以前他每次经过羊肉串摊位的时候,都想坐下来悠闲着边喝酒边吃东西,享受一下生活,今天便圆了一次梦想!

  “哈哈,大柱啊!怎么,今天终于忍不住了要破戒?早就跟你说了嘛,这人啊,那么辛苦还不是为了偶尔能痛快一回?人生得意须尽欢啊!”说话的是羊肉串摊子的老板,为人非常的谦和,爱开点小玩笑,爽朗的性子。

  大柱特意多走了点路,就是为的来这儿。

  这儿的老板平时在他捡破烂的时候,没少照顾他,大柱此时也是开心的道:“老板你早等着这一天了吧?给我来十串羊肉串,再来一杯扎啤,其他的不要了,我可没什么得意的,不像老板你。”

  “切,还是一样的小气!算了,看你第一次破戒,就来照顾我的生意,多送你十串,免得你回头也说我小气,我受不了这个。”老板豪爽的道,另外招呼一个跟大柱年纪差不多的伙计上啤酒。

  大柱笑着跟伙计点了点头,伙计却表情木讷,咧了咧嘴,不是真笑,不过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能做到这样,已经是给大柱面子了。

  抓过大酒杯,大柱抿了一口,一下子好像全身的疲乏都去了一半,大声对老板举了举酒杯,道:“谢谢老板!”

  老板摆摆手,笑骂:“假客气!”看得出来,他还是挺高兴的。

  大柱自认为自己没有老板那么好的心态,却也犹自在心里为朋友的开心而开心着。偌大的燕京城,他好像就羊肉串摊子老板这么一个闲暇的时候可以说说话的朋友了。当然,有一个朋友也是好的,起码比刚来的时候两眼一抹黑要好。

  摊子老板姓沈名花,大柱是有一次看到他填一份文书的时候,偷偷看来的。怀疑他名字比较女人,所以一般不乐意与人提起,所以虽然他为人比较豪爽,那还真没几个知道他名字的,最多知道他姓沈,喊一声沈老板而已。

  大柱心里知道就行了,也没故意说出来,只是每次想起来的时候都忍不住想笑,人高马大,偏爹妈给娶了个女孩名字,是挺难为情的说。

  这边零零碎碎聊着闲话,那边却忽然走过来一群乱七八糟的人,一眼看过去就不是走正路的货色。

  悄悄调整了下坐姿,大柱背对着这些家伙,不是怕,而是不想惹事,父亲的交代他还是赞同的,身在外地要低调。

  “老板,以后这一块归我们岭南帮管了,从今天开始,每个月保护费我们会派人来收,第一个月讨个好彩头,老板随便意思下吧。”为首的一人,大概一米九五以上的个子,称得上是鹤立鸡群,长得虽然不是太强壮,但勉强凑活,一般人决计不敢招惹的存在。

  “来来来,兄弟们,老板请客,你们随便坐。”那人见老板皱眉,却不以为意,便对身后的兄弟们招呼道。

  “这里一直都是阿明管的,什么时候听说过岭南帮?”老板望向那名为首的老大,心平气和的问道。

  大柱一听这些人竟然是来找老板麻烦的,也担忧的看了过来,有些替老板着急,但见老板,却似乎很镇定的样子,他特意去看了看那名平时一句话没有的伙计,似乎就更镇定了,不免有些好奇。

  莫非……老板和伙计也不是一般人?

  刚才听老板说这里一直是阿明管的,这话就值得推敲了,刚好大柱又是喜欢推敲的人。一般来说,需要交保护费的老板,都会喊管那一片的人作什么哥什么哥的,而沈老板却是直接喊的名字,看上去还挺亲切。

  果然有内情么?

  “没听说过不要紧,今天不就听过了?我们岭南帮来这里,就是要打下一片地盘的,前面有一家摊子不肯交钱,被我兄弟一个不小心打断了腿,刚送进医院,我想想清楚吧,反正刚才我兄弟们没吃饱,在你这儿填下肚子,老板该不会有意见的吧?”岭南大个儿侃侃而谈,口气竟给人儒雅之感,当然,他的话并不儒雅。

  不可能所有人都跟他一样,他的兄弟们就显得粗鲁多了,一个个的把桌子敲得梆梆响,塑胶的椅子也被扔得乱七八糟,后来自己要坐,又去捡回来,看着也有些令人发笑。

  “你先坐吧。”老板见那些人扔自己的椅子,眉头皱得更深,不高兴的敷衍了一句,然后还招呼伙计道:“刚子,过来招呼客人。”

  岭南帮老大有些不高兴,但隐约觉得老板的反应有些不对劲,看了眼那名叫刚子的伙计。

  刚子低头走到老大身边,看不清表情,只是躬着身子做了个有请的动作,大柱坐的位置低,从侧面竟然看到刚子的眼睛里藏了凶戾之色。

  “你叫刚子?”岭南帮老大没有顺从的走过去坐,而是开口对低头的刚子问道。

  刚子没有回答,是老板帮着开口的,道:“老大,你过去做吧,他不会说话,以前跟你们一样当混混的时候,嗓子受过伤。”

  如此轻描淡写,配合老板的话,刚子抬头对岭南帮老大裂开嘴笑了笑。

  岭南帮老大明显打了个寒颤,不过却在强撑,没说什么,终于走过去跟自己的兄弟们坐在了一起。

  小弟们看老大神色不对劲,却没几个有觉悟的,仍在那吆五喝六,敲敲打打,但听说老板和伙计貌似以前也是混过的,多少有些收敛,反正他们本来就挺自相矛盾的。

  大柱将很多细节收入眼底,小心脏跳的都有些不安分了,说不上来的感觉,好像很期待发生点什么,但又有些犹豫了,不知道是不是该马上离开,本来还坐在这里的客人,都已经走光了,甚至有趁乱没给钱的。

  犹犹豫豫了一阵子,大柱发现岭南帮的人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索性便不挪窝了,倒是摊子老板和伙计意外的望了他两眼,没说什么。

  不一会儿,老板的第一批羊肉串烤好了,却没有给那些岭南帮的送过去,而是给了大柱,笑着道:“先来后到,大柱,你慢慢吃。”

  在一帮岭南帮混混恶狠狠的目光中,他走了回去,继续工作,还特意回头对大柱说了声:“没事!”

  大柱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子勇气,大声道:“知道了,老板!”

  于是,气氛便有些诡异了,岭南帮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看看老板,再看看大柱和那名伙计,有些稳不住性子的就掀了桌子,觉得老板根本没给他们面子,要开干的架势。

  但老板和伙计,平静得犹如波澜不惊的睡眠。

  作为老大,这时候当然要站出来干涉,带着一帮小弟刚走到老板面前,就听到一声暴喝:“狗懿德,找死!”

  随后,浩浩荡荡的一伙年轻混混模样的人,手拿西瓜刀、钢管、消防斧,凶神恶煞一般就冲了过来。

  岭南帮的一些小混混当即就欲掀翻老板的摊子,被老板一掌拍下给稳了下来,随后他拿起摊子上穿羊肉串的叉子,对着对方眼睛的高度便挥了过去,干净利落,带起一片血雨,连带着其他人都是连连后退。

  救兵转眼间赶道,场面顿时一片混乱,大柱也被波及到了,那些岭南帮的人认为大柱和老板是一伙的,就要对大柱下手。

  大柱哪是好欺负的,拿起桌上吃完羊肉的叉子,下手狠辣丝毫不逊色与老板,还有那名现在已经拿着削骨倒砍人的伙计刚子。

  “我靠,老大,碰到硬茬了!”混乱中,有岭南佬操着家乡口音道。

  “杀出一套血路来!”老大回应,其他人马上明白了老大的意思,这是要撤退了,也实在打不过,准备不足。

  “沈哥,你没事吧?”混乱中,也有抽空优哉游哉的,自然是带一帮小弟来救场的混混头子。

  “没事,对了,阿明,下手注意点轻重,别出人命。”本来沈老板也是在战圈里冲杀的,这时候已经停手了,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叫阿明的点点头,下手却是更狠辣了几分,看得沈老板连连摇头,索性不管不顾了。

  ——————Ps:此文中“岭南”,非彼“岭南”,因网文不允许出现现实地名,书友姑且认为是个地名就好,盛产彪悍猛男的地方,例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