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拿下的人,总算是因缘际会的,陆陆续续都给拿下了,大柱跟赵老师说起孟书记车毁人亡的事情时,赵老愤慨的评价了一句:“罪有应得!”

  大柱同样没有半点唏嘘,只觉得如此便才是最好的结局。

  而关于他的工作,刘姐最终以当保安不适合年轻人的发展为由,没收下他这名被视为潜力股的年轻人。

  刘姐倒是真的如此想的,她甚至说可以介绍大柱去金陵工作。

  那边一个大型的国企里,有她认识的人,她说如果大柱点头,她可以安排。国企的待遇自然是没话说的,刚进去头两个月虽然只有八百块工资一个月,但两个月之后,保底工资就能拿到两千,而且奖金比这个还要高。

  说实话,大柱是非常心动的,差点就答应了下来,但同时乔依依却不声不响的说,给他安排好了,去县城第一工厂上班。

  县第一工厂也是国企,笼子比起刘姐说的金陵那个国企,是小了点,但胜在离家近,关键大柱还没拿到身份证,去外面上班也不行。

  于是,暂时“屈尊”在县第一工厂入了职。

  入职办好的这天,也是他告别做家教岗位的时候了,再有几天,乔依依也得去上学了,从此便是分道扬镳,难有机会再见。

  乔依依作为县长的女儿,为他谋取的这份工作,本来大柱还以为自己在厂里会非常被人所看重才是,结果却是差强人意,没有想象中的特殊照顾,人家甚至都不知道他与县长家女儿有关系。

  这叫大柱好生郁闷了几天,真不知道乔依依是怎么给他牵线搭桥的。

  倒是大柱想多了,乔依依只是顺手为之,并没有动用父亲的名头或者关系网,如果真要动用关系网,恐怕就是要把他往体制内安排了,那绝非一件简单的事情,乔依依只是个高中生,操作不过来。

  其实如果大柱自己去第一工厂招工处报名,基本上也能入职,厂里正缺人呢!

  当然,如果让大柱自己去找工作,他是找不到门路的,没这方面的经验,以前去工地打工,也是父亲拖赵师傅帮的忙。

  似乎与赵姓的人特别有缘,大柱在工地上的师父姓赵,后来的围棋老师也姓赵,这次工厂的组长还是姓赵。

  组长是个刻薄的人,动辄罚款,背地里不少人说他坏话。

  大柱有一次工作失误,也被罚了款,不过组长事后主动透露给他,说如果表现得好,可以不罚款,说的时候,非常亲和,难得露出了笑脸,不过却给人笑面虎,笑里藏刀的感觉。

  大柱其实不太明白组长的意思,怎么才算表现得好呢,想了很久。后来听其他同事点拨,才明白过来,原来组长是要自己去贿赂他,说得好听点叫孝敬,买包烟,买瓶饮料什么的。

  心中愤愤然,大柱还是不得不在形势面前低了头,买了一瓶花生牛奶和一包一品黄山,吃过中饭后非常有技术含量的放到了组长的办公桌上。

  如此,果然就免去了一劫。

  然而好景不长,有一次在工厂外面,大柱竟然碰到了昔日的仇家焦贵焦大少,当时大柱就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焦贵老实了很多,可能是被王少坐牢的事情吓到了,只是给了大柱几个不善的眼神,却也没找过来喊打喊杀。

  后来的事实,很快证明了大柱的预感是多么的正确,组长开始百般刁难他,一个月的实习期下来,工资竟然被罚得只剩下百十来块钱!

  在此期间,大柱的爱情也是非常的不顺,说好要送宛希去大学的,但是一向对女儿放任自流的杨二爷,却忽然要亲自送女儿去大学报到。

  二爷对大柱印象不好,大柱与宛希之间的约定,自然宣布泡汤。

  心情差到了极点,大柱想起组长欺人太甚,就准备去找他理论,谁知道刚推开门,就发现组长正和车间主任,那个被人称为“肥婆”的吸血鬼在做那种事情,呼哧呼哧的兴奋得不得了,眼见就是要高chao。

  两个人身上都是流了一身的油,哦,准确来说,应该是油脂含量比较高的汗!

  大柱何许人也,立马掏出手机给拍了照,这就算是抓住了组长的把柄了吧,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与自己作对!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组长不但没有央求大柱饶他一命,反倒变本加厉的迫害大柱,最后抓着大柱的小辫子,将他彻底赶出了工厂。

  工厂方面单方面的辞退员工,按照合同,是应该赔偿两个月工资的,但他们以大柱不是正式员工为由,理直气壮的没有赔钱。

  这般做法,到底合不合法,大柱不知道,却也找不到门路伸冤。

  想着辛辛苦苦工作一个月,到头来白白浪费了青春,几乎是一毛钱没挣到,他郁郁寡欢了好一阵子。

  但生活总是要继续的,他就计划着,是不是该回去重新找刘姐商量一下去金陵国企上班的事情。

  刘姐提出这事的时候,他是婉拒了的,这会儿又回去求人,总感觉没面子,关键是大柱不想在陈哥面前太“低贱”了,陈哥是他的偶像!

  一咬牙一跺脚,他准备离开县城北漂。

  但是离开之前,组长和车间主任那对狗男女是一定要报复的,另外还有焦贵,这小子尽坏自己的好事,老虎不发威,当老子是病猫,一定要给点颜色瞧瞧。

  算计组长和车间主任不是难事,本来想抓个机会给他们痛揍一顿的,后来想想,该狠毒的时候不能手软,便下了死手。

  有一天,网上便有了组长和肥猪车间主任嘿咻的照片,至于后续如何发展,他抽身事外了。既然传到了网上,总能有人看见,搞臭他们的名声,他们要厚脸皮就没办法了,反正做了事,大柱对自己算是有了交代。

  技多不压身,从有为那里学会了怎么上网,终于派上用场了。

  县城郊区,夜晚漆黑如墨,他悄悄来到一栋别墅外面,整个县城唯一一栋别墅就在这儿了,住在里面的人是焦贵一家。

  陈哥说,大柱骨子里是有仇必报的性格,这话不错,大柱今天摸过来,就是为的报仇,反正已经买好了两天后北上的火车票。

  别墅的院墙不高,大柱轻松就爬了上来,但刚一露头,差点吓掉了半条魂,第一眼就与一条凶恶的大狗对上了。

  大柱并不认识这条眼神凶恶,个头强大的狗叫藏獒,如果当时就知道藏獒的厉害和威名,恐怕后面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他赶紧从院墙上跳了下来,后面犬吠声已经嚎了起来,直嚎得人浑身毛骨悚然。臭狗,声音真大!

  “老子又没欠你钱,叫个屁!”大柱回头小声骂道,不过还是赶紧离开了,被大狗给盯上了,他做什么都局限得很,今天还是准备不足。

  躲在阴暗处,他见别墅里面乱了一阵就又重新安静了下来,开始思考着怎么搞定那条可恶的畜牲。

  “毒死拉倒!”大柱一狠心,自语了一句,转身便走。但今天肯定办不成事了,等明天准备好了,再来要焦贵和畜牲的好看!

  他回了一趟家,把敌敌畏,老鼠药什么的,与一根鸡腿拌在了一起,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今天晚上就靠这个立功了。

  还是老地点,大柱与藏獒兄弟再次碰面,藏獒兄弟很不友好,张口就骂,大柱却不以为意,和和气气的,把鸡腿丢了过去,还说了声:“狗兄慢用!”

  藏獒岂是那么容易就让狡猾的人类得逞的,用鼻子闻了闻鸡腿,消停了才没片刻,竟然又开始嚎叫起来,那鸡腿自然是没吃的。

  大柱终于忍不住了,骂道:“狗懿德!”

  骂归骂,为了不至于出师未捷身先死,他赶紧蹑手蹑脚的跑到旁边找个地方暂时躲了起来。他是不甘心就这么走了的,明天就要北漂了,放任暗害自己的仇人逍遥法外,恐怕会成为他的一个心结,打工都不会开心。

  忍了一会儿,待到那狗不再叫了,大柱换了个位置,想趁大狗不注意,溜进去,哪怕只砸破焦贵家一扇窗户玻璃,也算有个心理安慰。

  可是,他爬上墙,小心翼翼的观察一阵子之后,竟然发现那条大狗倒在了那里,眼睛闭上了,腹部没半点动静,舌头也没伸出来。

  “死了?”大柱愕然,随即便是大喜。

  “叫你狗懿德贪吃,叫你狗-懿德馋嘴,叫你狗-懿德骂老子,死了吧?活该!”他解恨的跳进来,嘴里喃喃低声的嘀咕着,畜牲就是畜牲,跟人作对,纯粹找死!

  可能焦贵家的人从来没想过,有人敢来他们别墅捣乱,以为有大狗坐镇就足够了,防备意识很差。

  大柱在院子里转悠了好长时间,都没人发现自己。

  A更新(¤最V:快cH上酷+匠i网V

  当然,别墅楼里面的人,其实是很多的,只是大柱寻找了半天,愣是没发现主人家,焦贵的父母不在家,焦大少本人也不在家。

  难道要白来一趟?!

  一不做二不休,只杀一条大狗不足以弥补自己心灵和肉体的双重创伤,他找了几块超大号的鹅卵石,瞄准了焦贵家的窗户,嗖嗖嗖发射了出去。

  临逃走的时候,还猛踹了几脚停在院子里的他认识牌子的轿车,车前的雨刷器也被掰断了,轿车呜啊呜啊怪叫,屋内人声鼎沸,混乱不堪。

  而他这个始作俑者,却已经匿进了夜色之中。

  “痛快!来无影去无踪,给自己封个外号夜游侠怎么样?哈哈……”大柱靠在一颗大树上,呼呼喘着粗气,爽快的大笑起来,回头望了一眼焦家别墅的方向,一抹鼻子,些许傲慢之姿,小爷不是好惹的!

  他哪里知道,招惹上大祸端了,逃跑的时候,刚好叫焦贵发现了他的身影,当时焦贵还觉得奇怪,回了家才明白怎么回事,此事善罢甘休不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