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运作之下,加上赵老的强硬要求,警察满足了歹徒的一切要求,大柱和外地佬们一起上了路虎车。

  从窗外看着依依梨花带雨目送自己力气,大柱当时还蛮有成就感,搞得一帮外地佬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最后大柱还是被顺利救了回来,看得出来那伙自称所谓亡命之徒的外地佬,其实并不多么的无所畏惧。

  大柱被救回来之后,直接住进了县医院,他的伤势比起前几次,又重了几分,俨然已经成了县医院的常客。

  住院的第二天上午,他从昏迷中醒过来,全身上下,几乎处处都打上了石膏。

  睁开眼睛的第一眼,他就看见了乔依依,小狐狸精似乎哭过,眼睛红红的,自己动了半天她都没反应,看来是真的累了。

  上次住院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也是小狐狸精,可是那次小狐狸精非常警觉,大柱才刚醒过来,她就察觉到了。

  心中感动,但他到底是病人,睡了那么久,感觉嘴里非常难受,就想喝水了,只好试图喊睡着的依依醒来。

  才刚想说第一句话,没张口,嗓子已经痒了起来,于是他不可抑制的咳嗽起来。咳了一会儿,依依还没醒,大柱摇摇头,已经适应过来了,就干脆用手去碰了碰她。

  乔依依动了一下,嘴里嘟囔着不知道说些什么话,却忽然一个机灵,如同受了很大的刺激一样,腾的一下就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这还不要紧,她醒来的反应却大得有点离谱,整个人猛然间站了起来,可能睡眠质量不好,摇晃了两下,还好没摔倒下去。

  大柱给吓了一跳,打趣道:“我的天哪,你要吓死我啊!”

  他打量着乔依依,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梦,把小姑娘吓成了这样,可能跟自己碰了她有影响,但是这么大的罪过,他当然不敢承认的。

  乔依依揉了揉眼睛,见大叔醒过来了,第一反应是惊喜,随即便是怒了努嘴,像是要哭的前奏,竟也生生忍住了,委屈的转身,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又回来了,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大柱莫名其妙的问:“依依,你怎么了?”

  他原以为依依肯定是要跟自己斗嘴的,没想到竟然不是,她就那么安静的来到自己的旁边坐了下来,然后拿起一个苹果,然后削了起来起。

  “哦,其实我想说,我只想喝水,不想吃苹果,嘴里涩。”大柱试探性的道,在他看来,乔依依许是受了什么刺激,反正今天非常不对劲,相当反常。

  他不愿意雪上加霜,自己如今是病员,如果惹恼了她了,倒霉的是自己。

  乔依依气鼓鼓的看了大柱一眼,恶狠狠将水果刀和苹果放到一边,还真的去给大柱倒了一杯水,愣是一直憋着,就是不跟惹他生气的人说一句话。

  大柱想去接水杯,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手好像不怎么能抬得起来,尴尬的望向了乔依依。

  乔依依终于忍不住扑哧一乐,笑了出来,幸灾乐祸所致,小姑娘果然还是乐意见到大柱的窘样的。

  不过她很快就又一本正经的把笑容给憋了回去,板起了脸,眼神却是慢慢温柔了起来,说含情脉脉也不为过。

  大柱冷汗直冒,心说自己难道见鬼了!

  只见乔依依慢慢将一次性杯子送到了他的嘴巴,慢慢倾斜,小心翼翼将水一点点送进了他的口中。

  大柱机械的享受着这一切,一下子忘记了往下吞的动作,结果被呛得水从鼻子里出来了,鼻子先前受过伤,顿时呛得他眼泪哗啦啦就占据了眼眶。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乔依依也急了,赶紧手忙脚乱的给大叔擦干净,是真心着急了,姿态上看得出来。

  大柱忙摇头,犹犹豫豫的还是问道:“依依,你到底怎么了?你这样,我很不适应的。”

  :X最“新‘章@%节N上@E酷W匠b-网…5

  “我哪有怎么样,看你是病员,对你好点,怎么,你不高兴啊?”乔依依不满的道,小手在身前交叠着捏着衣摆,小脸涨得通红。

  大柱促狭的问:“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乔依依顿时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样,要不是看在大柱是病号,她不好下手,估计此时大柱早已经性命堪忧了。

  “你胡说什么!”小姑娘恼羞成怒。

  大柱撇撇嘴:“胡说就胡说了,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就算你喜欢我,我也不能喜欢你的,我有女朋友了。”

  “哼!”乔依依无语了半天,左右不是,只得怒哼一声,摔门而走。

  乔依依走后,大柱这个不死战神才微微摇了摇头,一脸苦闷之色:“晕,小丫头该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电视上女孩子这样做做,基本上都是春心动荡的表现啊。”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可能我想多了,这又不是在演电视剧。”他将儿女情长的不靠谱想法暂且抛到一边,开始琢磨起外地佬绑架老师的事情来。

  按理说,老师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门心思研究围棋,不会有什么仇家才是,莫不是自己引起的?

  想了很久,他也只能想到这个层次而已,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

  既然与自己有关,那个背后的人又盯上了老师,那么……这个人是谁呢?正想着,赵老推门走了进来。

  “哈哈,大柱,在外面听依依说,你醒了。真不错,医生说只要人醒过来了,就没事了,恭喜你,不用死了,哈哈,要不然老师我可得内疚一辈子。”赵老调侃的道,老头还是挺有意思的,特立独行。

  大柱一翻白眼,干脆也不跟老师客气了,开起了玩笑:“老师,你就算内疚一辈子好像……咳咳,也没多久嘛!”

  赵老果然没生气,反而笑得很爽朗,不似一般老年人一样,畏惧别人说起生老病死的事情。

  “好,还能跟老师开玩笑,那就真的没有大问题了,你那个好朋友,我已经吩咐他了,叫他不要跟你家里人说,免得家人担心。”赵老还是非常了解自己这个学生的,便说道。

  “谢谢老师!”大柱发自内心的道,老师想得,比他还周到。

  “后来那些人抓到了吗?”大柱等老师坐下后,凝神问道。

  赵老冷哼了一声,这才不高兴的道:“被幕后的人灭口了,我们晚到了一步,不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振天那里已经有眉目了,大体逃不掉那几个人,死不悔改,看来这次还是要闹出点变数来才是。”

  “呵呵,不识好歹,给他们一锅端了也好。”大柱顺着老师的话,便大言不惭的道,有点假公济私的味道。

  “呵呵,大柱,你很开心嘛!有个事情,要知会你,免得到时候你接受不了。”赵老意味深长的看了大柱一眼,那神情看得大柱心里凉飕飕的,师父似乎在幸灾乐祸啊。

  见大柱灿烂的笑脸变成了大苦瓜,赵老哈哈大笑,颇为畅快,道:“这次你的住院费,不能用公费喽,老师看在你有孝心的份上,可以替你承担一半,怎么样,够义气吧?”

  大柱直接晕了过去,三秒钟之后才醒来:“老师,你故意骗我的吧?为老不尊!”

  “这回,还真没骗你。”

  于是,大柱真的昏了过去。

  乔依依一直在病房外面偷听,这时候就走了进来,没好气的道:“瞧你那点出息,放心吧,爸爸说他给你出手续费,但他忙,之后恐怕就没时间过来给你交钱了。但是你也别怕,后面的时间,医院知会给你吊吊水,换换药、拆石膏什么的,花不了几个钱,相信你是能够承担的,先前不是拿了好多奖金、赔偿金吗?”

  大柱从昏迷状态醒过来,愤愤不平的吼道:“可那是我的血汗钱!”

  “血汗钱不就是要用来应付意外的吗?不然赚来干嘛?”乔依依没心没肺的回道,一脸的天真无邪。

  大柱实在是无血可吐了,否则非吐血三升不可。

  在医院的每一天都是煎熬,胡搅蛮缠之下,他转到了普通病房,跟难兄难弟一起度过了剩下的两个多星期的时间。

  出院大的时候,他热泪盈眶。前些天找了个蹩脚的借口,跟父亲把刚交了公的钱又要了回来,付清了医院里所有的余款,如今继续一贫如洗。

  老师说他只有那么多钱,竟然是真的只有那么多钱,真不知道死老头以前怎么混的,老了竟然连一点积蓄都没有!

  倒是依依这丫头不错,偷偷给了自己不少零花钱,加起来得有快一小千了,奈何大柱不能以身相许,不过再也不在心里喊她小狐狸精了。

  两人甚至大多数时候还能和平相处,看着做家教的学生渐渐的懂事起来,大柱的心情却一点都不轻松,因为做家教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他这份工作最多再做二十天左右。

  开学的日期一点点迫近,他不得不开始为自己以后的前程打算。

  他算是看出来了,依依根本不怎么需要自己的辅导,当初乔家给她请家教,估摸着主要也是为了限制她泡吧瞎混,才做出的决定。

  年轻人处于叛逆期,容易学坏,这一点上,乔县长和黄局长都是大忙人,可说是用心良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