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警察来了,就连乔振天也来了,他是接到了小陈留在县城里的手下的线报,说有人要动赵老,才连忙联系了公安局长一起,急匆匆赶过来的。

  也正是因为得了这样一个震惊的线报,他早上连女儿的事情都暂且放到了一边没管,急急忙忙暗中调兵遣将,以至于第一时间发现了情况,但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原本赵老家附近就有暗哨,但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也太快,没给警方太多的时间反应,赵老就已经被抓住了,当然,歹徒想轻松走掉,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怪只怪乔振天得到这个线报的时候,没能太确切,还以为就是一般的混混跑去赵老家找点麻烦而已,疏忽大意了!

  带队的是公安局长邢怀志,眉头拧在了一起,很快迎到了乔县长的旁边。

  前一阵子经过一番活动,邢怀志应该是很快就能升任政法委书记了,可是这小县城如果一直陷入多事之秋的状况,难保没有变数产生。

  “乔县长,要不您亲自来指挥?”邢怀志询问道。

  毕竟是公安局长,乔振天对邢怀志这时候还搞官场的一套很不满,但终究不好发火,摆摆手道:“各司其职,做好你的工作,保证赵老的安全。”

  此时,外地佬们已经把赵老和大柱抓进了面包车,但暂时开不走,被警车给堵住了。

  有为和乔依依因为站得远了,比较安全,乔依依一眼就看到了父亲,赶紧往这边走,被警察们拦住了,他们不认识乔依依。

  “爸……”乔依依大声喊了几嗓子。

  乔振天一偏头,看到是女儿,赶紧对拦住女儿的警察示意,让他们放女儿过来。他刚才很急躁,看着赵老和小秦被彪悍的歹徒抓紧面包车,心绪一下子乱了,差点忘了大柱今天是跟自己的女儿在一起的。

  “怎么回事?”乔振天看了一眼有为,不过也只是看了一眼,随即便对女儿问道。

  乔依依于是气喘吁吁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还有自己为什么会跟赵老师在一起。

  “简直无法无天!哼,今天他们一个都跑不掉!”乔振天愤愤的一拳头砸在了车门上,整个县城,恐怕知道赵老底细的就他一家人而已,如果赵老出事了,那还真是要闹大乱子了。

  那边警察已经在跟外地佬们谈判,老一套的思路,叫歹徒放人,说只要人质没事就可以从轻发落云云。

  但外地佬显得非常紧张,一定要警察让路,否则就要杀人,剁手跺脚之类的。

  没一会儿,邢怀志就跑到乔振天这边汇报来了。

  “乔县长,据分析,这伙歹徒很可能在外地犯过事,而且还是大案子,现在被我们堵住了,情绪非常激动,估计和平手段没法行得通了,您看是不是先放他们走,我们在后面跟着,免得他们绷不住了,真要对人质下手。”邢怀志担忧的道。

  乔县长目光一凝,对邢怀志的做法,他有意见,非常有意见!整个公安局几乎一半的人都过来了,公安局长竟然跑来跟自己说,要放走歹徒,岂有此理!

  见邢怀志一脸难堪的表情,乔振天又望了望那辆面包车,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放他们走!”

  他也知道,小县城这帮警察里面,没几个敢拼命的,歹徒手里有人质,他们根本不敢开枪,枪法过不过硬且不说,关键他们的枪不一定校准过,一百年都是老样子,鬼知道准心还是不是准心,不开枪是有所顾忌,开枪了后果就不好说了,吓唬人还行,真碰上亡命之徒,他们拦不住几乎是情理之中的必然结果。

  邢怀志刚准备去下命令的时候,突变发生了,只见面包车的门忽然打开了,然后一名老者跌跌撞撞趔趄了好几步,最后停在了自家门口的台阶上。

  显然,他是被人推出来的!

  随后,面包车的门又关上了,车子剧烈的震荡中,里面骂声一片,各种撞击声,闷响声,骇人听闻。

  乔依依身子一软,差点跪在了地上,是有为在旁边把她给扶住了才没赖下去。她双手捂着嘴,眼睛里一下子盈满了泪水。

  平时她可以跟大柱斗嘴,可是眼前的一幕,让她再次想起了当初大柱抱住歹徒的腿让她走的情形,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记忆。

  “大叔!”

  她往面包车方向用尽了全部力气喊了一声,可惜声音却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大,低沉、沙哑,甚至破了音,除了身边的父亲,以及有为,恐怕别人听不清她说的什么。

  “大叔,你不能有事。”她仍然在望着面包车的方向,哽咽得不行,摇着头,低声自语。

  面包车的门很久都没有再打开,如果这样邢怀志还不能把赵老给救过来,那他真的可以以死谢罪了。

  赵老首先就来到了乔振天的跟前,不镇定的喝道:“还不快救人,强攻啊!”

  乔振天被女儿的状态给弄得分了心,这时候听赵老大吼,也是一下子如醍醐灌顶一般醒悟过来,同样冲邢怀志吼了嗓子:“强攻!”

  邢怀志一咬牙,知道再不拼,估计自己就是要挨处分了,他年轻的时候就是实干派,于是就亲自带队冲了上去。

  面包车忽然启动,往后倒车,警察纷纷退让,邢怀志往轮胎上射了几枪,紧要关头才往旁边一扑,倒在了地上仍然不懈的再次朝面包车轮胎上补了几枪。

  “啪!”

  车胎终于破了,面包车车头一歪,撞在了旁边的绿化树上,然后震荡着、摇摆着,一头撞在了旁边建筑物上。

  车子撞上旁边房子之前,踩了刹车,所以速度不是太快,车里的人应该没事,但车子却已经撞熄火,轮胎爆掉了,想走是走不了的了。

  面包车车门打开,从你下来几个人,每一个身上都有血迹,但显然那不是他们自己的血,大柱一同被提溜了出来,惨不忍睹。

  不过他竟然还能笑,只是笑了一下之后,表情怪怪的张大了嘴,呲牙咧嘴半天。

  “不好意思,我又成了这副德行。”

  赵老跟乔振天刚好来到警察队伍的前面,与大柱的距离不远,大柱便说了这么一句。

  众人皆松了一口气,刚才面包车里的动静下人,大家还以为大柱挂了呢,既然没挂掉,就还有希望。

  “大柱,你会没事的!”赵老沉稳的说道,将紧张的心情藏在了心里,表面上则森冷的盯上了那几个外地佬。

  “这单生意我们不做了,放我们走,否则他死!”为首的外地佬拿一把明晃晃的军刀抵在大柱的咽喉上,冲赵老和乔县长以及警察们喊道。

  他们终于意识到,这次惹上的老头可能大有来头,竟然才刚动手,就招惹来这么多的警察,连公安局长都第一时间亲自上阵了,似乎还有更大的官,什么县长也来了。

  g看正)q版x章◇节上◎酷8V匠1F网

  他现在恨不得把那个轻描淡写说这事很容易的主顾给宰掉,哪有这么坑人的?钱给的又不多!

  “先放人,一切好商量!”赵老也不管警察们心里怎么想,心里顾念着学生的安危,上前一步交涉道。

  “老头,你能做主?”外地佬指了指赵老,又看向其他警察。

  乔县长发话道:“赵老身份尊贵,当然能做主,你说话的时候也给我放尊重点,否则走到哪儿都是个死!”

  “你又是谁?”外地佬对乔振天则是比较重视的,问这话的时候,口气带着商量的口吻了,并没有因为乔振天的威吓而暴走。

  “我是县长!”乔振天颇具威严的道,气势上一下子给人一种压迫感。

  听乔振天那么一说,外地佬们只当他就是县里二把手了,神色更加凝重起来,皆是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

  “老大,你还是快点叫他们给你们一辆跑得快点的车子,然后赶紧跑路吧!但别带伤我,带上我你们就不能跑得轻松了。我快撑不住了,如果我死了,你们可就没筹码谈判了。”大柱实在忍不住了,就开口道,气息已经非常虚弱,似乎能说出这番话来,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精神和力气。

  外地佬老大皱了皱眉,他感受着人质身子一点点瘫软下去,还真怕大柱撑不下去了。

  “我们需要一辆路虎车,另外叫这些警察撤走,否则没得商量!”终于下定了决心,外地佬强装镇定的颐指气使道。

  “还有,扔四把枪过来。”

  邢怀志去看乔振天,乔振天一样很为难,如果主动给歹徒枪,这性质就又上升一层了,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乔振天是有打着自己的小九九的,反正他只是点头了,命令却是邢怀志下的,万一出了点意外,就与自己无关了。

  邢怀志官场火候差了点,没想那么多,只觉得自己就是乔县长一系的人了,凡事只能跟着乔县长走。

  歹徒们拿到了枪,看上去镇定了许多,路虎车也开了过来,他们上了车,说会在离开县城那段路上放人,警察可以跟过来,但只允许一个人开车跟着。

  想得挺周全,但他们跑不掉!

  赵老发话了:“幕后的人,给我揪出来,无论涉及到谁,严格按法律的规定来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