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溜子带着几个臭屁学生党走了,虽然有几个看上去伤得好像很重,其实没什么大事,受伤的地方缝几针,更严重点的或许需要缝上十几针,但能走能动的,总不至于出大事。

  大柱瞪着有为和乔依依一眼,想教训两句,可惜词穷,似乎也无从教训起。

  叹一口气,谁让咱的运气不好,认识的人都跟自己差不多,百分百的惹祸精,他无语的一转身,径直往县城里走去。

  有为和乔依依没了主意,只好跟在他屁股后面。

  “昨天没跟你们说清楚,你们给我听好了,只此一次,下次再惹事,希望你们自己有本事摆平。”大柱压着火气道,本来就睡眠不足,加上刚才打架的兴奋劲头还没有完全退下去,语气听上去是比较冲的。

  有为有心解释,可是见大柱一副根本不听的样子,怒了努嘴,朝乔依依摊摊手,似乎不想这时候去惹起不必要的争吵。

  乔依依当然不服气,想发火,还好身边有个勉强保持冷静的有为,给她拦住了。

  大柱一边走,一边给乔县长打了电话,说明情况,并且表示类似的情况不会再发生了,他会马上带依依回去。

  乔振天可能真是太忙了,就叫大柱把电话交给女儿,之后父女俩到底说了什么,旁人就无从得知了,只是很快便挂断了。

  大柱没打算现在回去,怕刚刚那些小混混在路上堵截,遂决定先去赵老师家呆一天,赵老师家里还是蛮大的,留几个人过夜应该没问题。

  出来的时候,他没跟父亲说,自然也是要打电话回去交代一番的,而且父亲的摩托车还停在镇上,需要父亲去骑回家。

  昨天大柱才刚来过赵老师家,今天又来了,赵老明显比较意外,但同时却也很开心,家里一般就他一个人,冷清得很,偶尔多点人过来热闹热闹,倒也不至于扰了他老人家的清净。

  将今天过来叨扰的缘由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大柱的意思是有心让老师代替自己教育下乔依依。

  赵老见大柱跟依依两个自己的学生之间,似乎关系闹得不可开交,暗自苦恼,便有心调节,于是思考之后,说他认为整件事情纯属意外,怪不得谁。

  大柱差点吐血了,但心思玲珑的他,又怎能不理解老师的好意,撇撇嘴,不说话了。

  有为作为唯一一个陌生人,多少有些拘谨,他看赵老跟他大学里那些教授差不多的气质,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闲着也是无聊,赵老便找三个小鬼下棋,让他们三个下自己一个,三小鬼执白棋,他让九粒子。

  依依毕竟学过一段时间围棋了,还是有些棋力的,赵老虽然是国手,但让了九宫之后,走起来举步维艰,以至于局势没到最后一刻,胜负仍然处于悬念之中。

  围棋是耗时间和脑力的竞技活动,一盘棋结束,已经过去两个小时还多的时间。

  “今天人多,家里没准备那么多菜,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老师大方一次,请你们上街上吃馆子!”赵老看着两个徒弟如释重负的开始计算输赢,笑意盈盈的道。

  作为棋手,他当然是看重胜负的,此时开心着等待着两个徒弟一丝不苟的计算,其实心中对胜负早就有数了,好歹也是国手来的!

  即使让了九宫,但赵老不愧是退役的一代名将,结果仍然赢了一又四分之三子,如果按照倭国小鬼子或者鲜国棒子们的算法,就是赢了三点五目。

  待到算出了最后的结果,大柱和乔依依皆是慨叹了一声。

  “好险就要赢了!”

  “只差一点点。”

  有为算是最无聊的一个了,一上午看着三个家伙在那儿摆弄黑白棋子,关键还不能出声打扰,否则稳妥妥遭鄙视说不懂艺术。

  听到赵老说要去吃饭,他第一个举手赞成。老者请客,他开心得不得了,想着退休老人闲钱多,不宰一顿对不起良心!

  “老师,都怪大叔棋艺太差了,好多时候根本就是帮倒忙,不然我就赢了!”乔依依还在计较着刚才那一局的输赢,嘟囔道。

  大柱有自知之明,知道乔依依说得不错,自己好几次的确是帮了倒忙,但是被小狐狸精如此不给面子的指责出来,他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承担下这输棋的责任来的,便开始了互相指责一些得失之处。

  如此一来,倒把早上那事的间隙,给抛得一干二净了。

  赵老乐得看对手自相厮杀,哈哈大笑着一马当先要杀向某个小餐馆之类的地方,解决果腹的问题。

  几人刚走到门口,意外发生了。

  一辆面包车开到赵老家门前的时候,忽然一个紧急刹车,然后就见从车厢里跑下来几个凶神恶煞的年轻人,一个个光着膀子,都是魁梧的汉子,肌肉很扎实,关键手里还拿着钢管,来者不善!

  这些人下车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大柱他们这边而来,大柱眼尖,从他们的眼神中马上明白过来,他们的目标是赵老师!

  “赵老师快跑!”他喊了一声,推开有为和赵老师,还有乔依依,自己留了下来,想着做断后的吃力活计。

  赵老的好心情一下子没了,却没有害怕,被大柱推了一步,站在那儿没有走,而是将依依护在了身后。

  有为傻眼了,连番的遭遇,简直就像走霉运一样,还连绵不绝了!

  “大柱,别逞强,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赵老精神矍铄的喊道,他比大柱的经验丰富多了,俨然也是看出了这帮人的目标是自己。

  但大柱怎么可能让老师挡在前面,在他看来,老师怎么说也是老人家。

  “哼!我们只要这老头。小子,你最好别自找麻烦!”当头的一人指着大柱的鼻子,手里拿着钢管,威风凛凛的道,竟然是外地口音?!

  大柱心里一阵惊疑,这些外地人看上去比大兵的手下还要凶悍一些,难怪能做过江猛龙。不过他们貌似要学斯文人的做派,讲起了规矩,没第一时间对大柱动手,而是叫他闪开。

  显然,大柱不可能闪开。

  看起来像是跟老师的私人恩怨,可是,略一琢磨,似乎也不对,外地佬好像连老师是谁都不知道。

  “我看找麻烦的人是你们自己,也不打听下我们老师的身份,动了老师,你们一个都逃不掉,知不知道?!”大柱也不管有用没用了,先威吓一下再说。

  “大哥,不要废话了,直接抓了人,后面就没我们什么事了,去外地躲一阵子,谁也没空管我们这些小角色。”有个小弟是急性子,四下看了看,发现已经开始有人注意到了这边,赶紧提醒了老大一声。

  老大一咬牙,便提着钢管上了。

  大柱刚要跟他纠缠,就感觉脑门边一阵阴风袭来,连忙一低头,不忘向后把老师推开。赵老年纪毕竟大了,被这么一推,就倒在了地上,但总比被钢管挥到要好。

  一个冲撞,大柱将挥钢管的家伙撞翻在地,或许那家伙没料到大柱的反应会这么快,所以倒下的时候还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有为,快带老师走,还有依依,你先跑!”大柱慌乱中,有条不紊的吩咐着,好歹也经历过类似阵仗,他基本上还算镇定。

  “找死,给我把他抓住,今天老子要废了他一只手!”老大怒吼着,一边朝大柱冲过来,一边对手下吩咐道。

  因为大柱的捣乱,他们竟然暂时将赵老遗忘在了一边,当然,这跟赵老没有想要逃走也是分不开关系的。

  有为是有决断的人,脑袋瓜子灵活,见拉不动赵老,只好转而去拉乔依依往后方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傻傻的站在远处观望,有心上前帮忙,可是又没那么多勇气,关键理智告诉他,上去了也没用。

  大柱躲过了外地佬老大的钢管,想要用同样的方法把他也撞倒,可惜却已经被一大群冲上来的人抱住了。

  他不是什么绝顶高手,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是那么多人的对手,于是便被控制得死死的,动都动不了了。

  p酷;O匠,网永久o7免费^看A小b。说N

  “嗡……”一声闷响自大柱的耳朵里震颤着,久久不肯停下来。他脑门上挨了一下,眼睛立时花了,看不清东西,脑子里面感觉涨得难受,昏又昏不过去。

  鼻子里痒痒的,不知道是不是流鼻血了,嘴里却是腥甜作呕,分明就是血气涌了上来,他咬了咬牙,强打起精神来,往前方呸出一口血水。

  可惜他这时候已经看不清楚东西,并没能够吐中目标,反而激起了对方的怨气。

  赵老见那为首的混混又要对大柱动手,忙喝道:“住手!你们无法无天了,快放开我的学生,我跟你们走就是了!”

  大柱想回头说什么,可被按住了,加上脑袋昏沉沉的,根本不能做到,就见老师走到他旁边来。

  “好孩子,我终于见识到了。喝!老师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老是要打架,老是会受伤了。你没错!放心,老师不会有事,找机会告诉乔县长就行了,没你什么事,振天知道该怎么办。”赵老师来到大柱的身边,没有丝毫惧色,甚至带着点骄傲的道。

  大柱摇头,却发现这个动作让自己头疼得厉害,急得眼泪差点淌下来。

  “呜呜……呜呜……”

  “大哥,不好,警察来了!”小弟一声惊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