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了要去乡下避难,大柱抽空来了一趟赵老师家。

  他能感受到乔县长对赵老师的重视,说不得自己能从看守所里出来,就跟赵老师有着不小的关系。

  关于看守所受辱那事,大柱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事后虽然背上了污点,但总算平息了,还得了一笔政府的赔偿金,说起来多少有些稀罕,什么时候政府真的如此人性化了?

  “今天一个人过来的?”赵老师望了望门口,没看到乔依依,于是发问道。

  大柱来到老师的对面坐下,却没敢去碰棋子,装出一丝不苟看棋的样子,其实他连老师每一手为什么如此下,连半分都折磨不出来。

  主要还是陪老师说说话,他回答道:“乔县长说,最近县里不太平,叫我过来跟你说一声,这段时间让我和依依去乡下呆一阵子,就不来上课了。”

  赵老两指夹住的棋子在空中停了停,略微的分心之后,又继续把精力放在了一个人的对弈上,可是过了一会儿竟然皱了皱眉,叹一口气,似乎没办法专心下棋了,颇为懊恼的样子。

  “这样也好,你小子既然来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跟我一起来准备午饭吧,要不然可得饿肚子,我老头子没钱请你吃馆子呢!”赵老开玩笑的道,有种拿得起放得下的洒脱。

  大柱乐滋滋的答应着,在家里他也没少做厨房里的事情,这个倒是难不倒他。

  “老师,其实我现在有钱请你吃馆子。”大柱边干活边道,貌似漫不经心,却其实春风得意得紧。

  赵老就笑了,如果一开始大柱就这么说,他肯定不喜,但是现在说,显然是臭小子故意在自己面前显摆小孩子气,却也无伤大雅。

  “哼!你小子,有了点臭钱,就敢在老师面前炫耀?留着自己用吧,年轻人要多顾着点家里才是,别一门心思只想自己。”赵老没好气的教育道。

  大柱小小的走神了片刻,随即道:“也是,学生知错了,回家就把钱交给父母。”

  赵老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没说什么了。两个人接下来便专心准备起了丰盛的午餐,一时兴起,还比拼起了厨艺,一老一少忙得不亦乐乎。

  大柱到底是经验不足,而且在家其实是很少做菜做饭的,毕竟父母在家,大多数时候还是家长掌勺,他打打下手而已,所以斗不过常年在庖厨中浸淫的赵老也就理所应当了。

  吃饭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厨艺上赢了小辈,赵老显得非常高兴,大柱便忍不住了,问道:“老师,你干嘛一直笑个不停啊,不就是赢了我一次吗?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

  赵老神秘一笑,偏要吊着大柱的胃口,道:“食不言寝不语,等吃完了再教训你小子,到时候看你表现,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好了。”

  大柱衔着一块大肥肉,津津有味的咀嚼了几下,含糊不清的道:“好吧,希望真的是好消息。”

  吃完了饭,大柱果然没有失望,老师告诉他,那个被他砍断手指的家伙,竟然主动承认了是意外造成的手指断掉,而且还有证好几个人帮忙作证。

  也就是说,大柱档案上的污点,可以去掉了。

  “我早跟你说过了,这个不足以影响到你。哼!他们识时务,主动担下了责任,是他们识相,如若不然,你的结果必定是一样的,但他们的可就不一样了!”赵老气势十足的道。

  大柱一开始听到消息的时候,除了愕然,没有其他表情,但之后终究是高兴的,对老师深深鞠了一躬:“老师……”

  他差点哽咽到不能言语。

  “不要搞得这么客气,老头子我就信缘分那一套,既然你成了我为数不多的学生之一,那我自然要为你考虑。你与依依都不错,该维护的时候,我必然护着你,何况本身就不是你的错,有血性不是什么坏事。”赵老拍了拍大柱的肩膀,与下棋的时候完全是另外一幅样子。

  “老师,我爸说过,护犊子可不好,容易叫人学坏的。”大柱忽然咧开了嘴,笑着说道。

  赵老不高兴道:“有什么不好的,都是一种态度,就好像人心隔肚皮和用人不疑的矛盾一样,又或者识时务者为俊杰和忠臣不事二主两样说法,谁也搞不清楚到底谁对谁错,其实都是要以结果论对错,只要你小子别害我老头子晚节不保就行了,若真到那一步,只怪我今天瞎了眼珠子!”

  大柱目瞪口呆,第一次听这么新奇的观点,不过大体是明白老师的意思的,心里感动,但到底没好意思表态。他还太年轻,说实在的,多少是有些迷惘的,不清楚以后怎么样,瞎发宏远又不是他的作风。

  如果真能看得那么远,或许他今天就不会拒绝乔县长让他继续读书的建议,又或者根本不会与焦少之间闹得如同死敌一般,年轻人之间的矛盾或许只需要一句服软的话,说过去也就过去了。

  不是说中国的英雄是可以跪下的吗?

  大柱陪老师下了一盘棋,自然是在赵老恩威并施之下不得已而为之,结果被杀了个片甲不留,更悲催的是,实力悬殊之下,还忍受了老师好一顿数落,差点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图得一时之快,赵老心情舒畅,豪放的送了本自己刚学围棋那时候记录的心得给大柱。大柱此时当然不知道,这份小本子的价值,其实都可以赶上一辆中档小轿车了。

  看上面的笔迹,全是铅笔记录,想来老师初学围棋的时候,一定也挺艰苦的,视若珍宝的将本子收了起来,大柱赶回到乔家,此时乔依依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走了。

  “黄阿姨,您去上班吧,我保证一定不让人伤害到依依。”大柱提着自己和乔依依的两份行为,不忘给黄阿姨宽心,只是话一出口,又觉得有些歧义,于是便加了一句:“这是我的工作。”

  黄阿姨没多想,倒是乔依依看了他一眼,他当然要装得没事人一样。

  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于是他们所乘坐的中巴车刚到村里,就看到了秦父的身影,他已经等候多时了。

  +h酷匠-网qt唯一正nh版,QE其‘他!9都¤^是盗H!版

  一辆二手的破摩托,自然是载不了那么多行李和三个人,只好委屈乔依依和大柱走着回家,也避免了三个人一起挤摩托的尴尬。

  年轻人走一走全当锻炼了,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反正乔依依看上去也不是特别娇气的女孩,否则大柱可不敢带她来乡下住。

  家里只有三间房,厨房,客厅,加一间卧室,卧室是父母睡的,厨房里有张床,是属于大柱的,但总不好给乔依依睡厨房,所以光就睡觉的问题上,安排起来就比较麻烦。

  大柱故意先膈应了乔依依一通,等到她显出着急的神色之后,才诡计得逞的笑着讲出了自己的计划。

  好兄弟有为家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现在暑假,家里就他一个人,而且他家是楼房,安排一个人住进去,绝对无任何影响。

  乔依依对大柱的故意没啥好感,但两个人之间似乎一直都这么个针锋相对的,多一次不多,少一次不少。

  带着乔依依来到了有为家,有为看到乔依依的时候,眼珠子都瞪圆了,一阵大呼小怪,惊叹这世间竟有如此漂亮的小妞!

  咳咳,当然,迎来的是大柱和乔依依如出一辙的白眼。

  对此,有为丝毫不以为意,他自幼家庭条件就比较优越,于是略微有那么点玩世不恭的味道,为人大大咧咧,却给人放心的感觉。

  “乔同学,放心,你别看我这副不正经的模样,其实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而且你不是我好兄弟的女……性……那个朋友嘛!呵呵。”有为调侃道,眼睛直往天花板上看。

  乔依依跟有为初次见面,似乎她的锐气是只针对大柱一个人的,竟然跟有为装淑女,脸红了红,低头不说话。

  大柱着实无语,觉得交友不慎,身边两个家伙,没一个实诚的,他踢了有为一脚,板着脸道:“别扯了,你看怎么安排吧,反正必须你们分开住,如果你住楼下的话,她就要住楼上,如果你住楼上,她就得住楼下,我才不相信你的人品呢!”

  “切,小心眼。”有为书生意气的表达了粗野之人的鄙夷,转而便是殷勤的拎着乔依依的行李,给她安排着住到了楼上去。

  房间还算干净,关键床单、被子都是刚洗过的。

  见乔依依没有不适应的样子,有为偷偷看了大柱一眼,竖起了大拇指,那意思:“这妞不错,你小子眼光不赖。”

  大柱恶狠狠刮了他一眼,帮着乔依依安顿了下来,折腾了一番,离晚饭时间还早,一时间竟然无事可做了。

  三个人商量之后,斗起了地主,虽然没有赌注,但似乎蛮有趣,年轻人好胜心强,于是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

  有为输的比较多,等到秦叔叔来喊吃饭的时候,苦瓜着脸一直审视着两个赢家,满脸的不爽,暗自嘀咕:“狗男女,肯定是商量好的!”

  大柱其实听到了他嘀咕的话,心里偷着乐,倒是没表现在脸上,怕他以为自己和乔依依是真的商量好的。

  可怜满心郁闷的自称斗地主之王的有为,看了他们一眼,又一眼,再一眼,终于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跟他们一起斗地主了。要斗,也得拉上老实巴交的秦叔叔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