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秦,最近几天,没事的话,你就别出门了,也帮我看着点依依那孩子。一些事情你也清楚,当初小陈权衡利弊之下,自作主张放了大兵,现在某些人肯定是不甘心失去阵地的,特别是这个大兵,靠着一股狠劲,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还有跟你结缘的焦贵那小子的老子焦承先,也同样不甘寂寞的在背后搞着一些小动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一家别致的小餐馆二楼包间里,乔县长点拨大柱道。

  大柱毕恭毕敬的坐在那儿,面前的是堂堂常务副县长,那就是他到目前为止见过最大的官了,看上去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乔县长,我知道了!有我大柱一条命在,就绝不允许依依出事,您给我那么高的工资,我自当卖命。”大柱郑重其事的保证说道。

  乔县长笑着道:“倒也没你说得那么严重,就是平时多注意下罢了。我想了想,你现在不仅是依依的家教老师,还担任了类似于贴身保镖的角色,一百块钱一天确实低了点,这样,我给你加到一百五吧。”

  大柱听了,顿时精神大振。

  他当然不会义正言辞的拒绝乔县长的好意,又不是恪守无功不受禄的腐儒书生,他想的是只要把两份工作都做好就是了!

  “小陈是我父亲的义子,也是我的异性兄弟,他是很看重你的。”乔县长忽然话锋一转,谈到了小陈。

  “正是小陈向我推荐的你,否则我也不至于对你如此信任。我先前就调查过了,你不是什么大学在读生,而是高三都念完就辍学了,对吧?你不用紧张,我也没那么迂腐,之所以一开始没说,现在更不可能拿这个说事,你有能力就好。相反,我还可以帮助到你,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跟依依一起,继续学业。”乔县长抛出了诱人的条件,或者说是福利。

  大柱说实话很动心。

  但这样的心动,却也只是一瞬间的而已。他早说服自己,并不是一定要走求学这条路的,爸妈的身体越来越差,自己就算勤工俭学,恐怕也还是要让家里承担一些压力的吧!

  如此,便索性早些出来自力更生好了,这样也能不给家里增添压力的同时,早点为家境的转变尽到一份力。

  旁人或许觉得,这样的想法是没有远见,可大柱不那么觉得。人都有自己的路,看到父亲的腰板佝偻了下去,母亲积郁胸中,他知道什么是属于自己的路,很明确!

  Q酷O匠网s首@发_0

  “乔县长,不用了,做完这个暑假,我有了钱,准备做点小生意。”大柱说道,虽然态度很坚决,其实心里难说有几分把握。

  做生意远没有打工那么容易,大柱即使心性成熟得早,可毕竟只是个17岁少年,缺的是经验阅历。

  对于大柱的回答,乔振天显然是有些意外的,错愕了一下,疑惑的看着大柱,恍惚间忽然明白过来,感叹道:“倒是我瞎操心了,呵呵。之前听小陈说,你是个目标很明确的年轻人,我不置可否,现在信了,还是小陈的眼光更毒一些啊!”

  顿了顿,他更为语重心长的道:“小陈一直是个谨慎的人,一贯恪守交浅言深的忌讳,这次对你却是意外的多说了些什么吧?一定别让看重你的人失望了,大柱,我也看好你!”

  大柱没想到,堂堂县长大人,竟然对自己如此高看一眼,还有陈哥竟然也与对自己格外厚待了,心中非常激动。

  “陈哥是个厉害的人,我以后会以他为目标的,也谢谢乔县长的另眼相看,我大柱绝不辜负任何期许!”大柱此时才崭露了些许年轻人的锋芒。

  乔县长微微点头,转而问了个比较轻松的话题,道:“你说要以小陈伟目标,难道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大柱讪讪地摇摇头:“这个倒是不知道,不过我看得出来,他是有故事的人,做事不拘一格,我就是想做这样的人!”

  乔县长看看他,陷入了思索。

  过了一会儿,两人开始了闲聊,没了那么正式的话题,吃着一份火锅,看起来都胃口不错的样子,竟然吃了个精光。

  大柱落后半步距离的样子,与乔县长一起回到家中的时候,乔依依已经睡下了。这些天她在医院和家里两头跑,看来是累坏了,黄小柔却一直等到了丈夫和大柱回来。

  没说太多话,客套了几句,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乔家给大柱安排了一间房间,靠着乔依依房间的隔壁,乔县长和黄局长却安心的住到了楼上上,似乎一点不担心大柱的人品。

  大晚上的,出于好奇的心态,大柱忍不住偷偷出来试了试,看乔依依房间的门有没有锁死,竟然让他给打开了!

  心惊肉跳的往里面瞧了一眼,很舍不得重新关上门,大柱到底还是回去躺下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他当然不愿做了那卑鄙小人。

  早上醒来得很早,大柱主动去给乔家一家人准备了早餐,豆浆、油条,以及混沌,分量很足。不必安心他们吃不惯会浪费的问题,因为大柱想好了,如果他们不吃或者吃不下,他完全可以代劳。

  乔县长和黄局长当然也没有那么挑剔,就各自吃了一份,说是要给钱,推辞了一阵到底也没勉强,大柱说是为了答谢他们给自己的优厚待遇,约定只此一次,下次就要收费了。

  送乔县长和黄局长出了门,大柱没好意思去喊乔依依起床,男女授受不清来着,就一直等到了早上九点钟。

  小狐狸精挺能睡的!

  等她刷牙、洗脸结束,已经差不多九点半的样子,吃中饭还早,学习又没劲,一时兴起,她就要出去玩。

  大柱可是听了乔县长嘱咐的,要尽量少外出,外面不太平,就坚决不同意。

  乔依依当然没那么容易妥协,嚷嚷着大不了自己一个人出去!

  大柱拗不过,手里又没拿到尚方宝剑,思虑再三,总不能对乔依依用强,只好退一步海阔天空。

  “好吧,我可以带你出去,但去什么地方,必须由我来定。”大柱非常严肃的道,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乔依依倒是没太多讲究,便欣然同意。

  大柱是想好了目的地,才敢这么说的,要不然出了事,难保乔县长不怪到自己的头上来。当初在车库的时候,他见识过了大兵对刘姐的忌惮,如果去刘姐那里的话,或许相对来说是比较安全的。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大柱本身,也想去刘姐那里道声谢。在医院的时候,陈哥说了,第一次叫他出手救自己的人,就是刘姐。论起来,刘姐早些时候叫自己有机会去她的KTV捧场,自己可是一次都没去过呢。

  KTV的生意似乎还是那般的好,丝毫没受到现场黑白道动荡的影响,由此也足见刘姐背景的深厚了,能压得住事。

  “大叔,你就是带我来这里啊?”乔依依翻着白眼,捏着小粉拳,神情之间明明就是很刺激的样子。

  大柱当然知道她的心理,自己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虽然装着没事人一样,其实心里想法差不了多少。

  他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在前面带着路,刚好碰到了从一个包厢里退出来的刘姐。

  大柱眼睛一亮,直接就把乔依依放到一边没管了,径直走过去打招呼道:“刘姐,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这话说得有些奇怪,不明白的人肯定不了解到底怎么个意思。

  刘姐同样愣了下,随即便是咯咯笑了起来:“原来是大柱啊,姐姐没记错的话,今天这是换女朋友了吧?你小子的口味,还真是高端呢!哼哼,亏得还记得要来照顾姐姐的生意,不错!”

  乔依依就站在大柱的身边,听了刘姐的话,一脸的不高兴。

  她从这位中年女人的口中,起码可以判断出两个问题,大柱来过这里,而且以前还是带女朋友来的!

  于是,她就故意搞的自己好像很正派一样,皱着鼻子,一脸的排斥情绪。

  “进来吧,这个包厢刚好空着,今天姐闲得很,可以陪着你们小两口唱唱歌,当是助兴了。”刘姐完全无视了乔依依的脸色,仍然保持着笑脸迎人的态度。

  大柱略微有些不自在,把不准她到底什么意思,貌似是故意做给依依看的,反观依依,就显得单纯多了,点半经不得挑拨,气鼓鼓的嘟囔着腮帮子。

  “麻烦刘姐了,有一点得说明下,省得大家误会了,她是我暑期做家教的学生,叫乔依依。我们的关系很纯洁的,来刘姐这消费,也是她的意思。”大柱这就算勉强给她们两人做了介绍,也缓和了彼此之间的关系。

  刘姐是善于交际之道的精明人物,拿得起放得下,便对乔依依热情的道:“原来是千金小姐,真是怠慢了,来来来,快请里边坐,不是我自夸,我们KTV的条件不错的。”

  乔依依“哼“了一声,似乎没打算给刘姐面子,但还是走了进去。

  大柱倒是在后面走着的时候,向刘姐投去了一个歉意的眼神,刘姐似乎也没把小丫头当回事,便没多表示,照例的云淡风轻。

  “刘姐,我们要一点水果就行了,酒就不喝了,不然回去我不好交差。”大柱态度谦逊的道,看上去似乎他所在的,不是什么娱乐场所,而是在某个学术交流会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