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因为事情闹得非常大了,连大柱的父母都惊动了,相继来到了医院看望大柱,自然是免不了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训责怪。

  后来乔县长也亲自过来了一趟,并且姿态很低的与大柱的父母做了自我介绍,于是责骂的事情才总算压了下去。

  一开始多少是有一些怨气的,但大柱的父母都是实在人,被乔县长一番说辞之后,便更多的感觉到的是骄傲了。

  农村人眼里,能与县长大人一起吃饭,那可真是最长面子的事情,只有大能耐的人才可能办到,然而今天他们就做到了。

  而且这顿饭,还是县长大人亲自邀请的,并且乔县长抢着买单了,这要是说出去,那更是了不得的倍有面子的谈资。

  当然,就大柱他们家的情况而言,父母却是很少有机会与亲戚朋友坐到一起侃侃而谈的,似乎家境贫穷了之后,处处都矮了别人一截异样,这毛病是来源于心底的,不好改。

  大柱相对比较清苦一些,作为病号,连硬一点的食物都吃不了,每天都是千篇一律吃着乔依依送来的皮蛋瘦肉粥。

  @2看8正版章节VL上a酷zY匠/网

  其实他以前还真没吃这么好过,顿顿有肉,就是吃不饱这个问题比较困扰,又不好意思直说,怕被别人当成饭桶,或者讹诈什么的。

  病房内,乔依依有捧着本言情小说,漫不经心的翻着了。

  “你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去吃饭,这医院有什么好呆的。”大柱装作不解风情的问。

  乔依依不作答,只是怔怔的看着大柱发呆,过了很久才好像刚醒过来,问道:“啊,大叔,你刚才说什么?”

  大柱无奈的撇撇嘴:“我问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啊……大叔……你!怎么可能!”乔依依惊慌失措的了一阵子,随后回答得倒是也蛮干脆的。

  似乎是怕伤到了大叔的自尊,她还高高在上的拍了拍大叔的肩部,安慰道:“不过大叔你也别伤心,我相信你还会找到更适合你的女孩子的!”

  大柱听了,便是自信的笑笑:“那当然,我一直都坚信,我这辈子一定能娶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做老婆!”

  “切,我随便说说,你还真敢信啊?”乔依依不屑的诘问,不经意却露出了一个微笑,俏皮的可爱。

  “你别当我是开玩笑哦,我现在的女朋友就挺优秀的。”大柱就说了这么一句,偷偷看了一眼小狐狸精。

  果然,乔依依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笑容也没有了。

  大柱心里暗叹一声,看来小狐狸精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他虽然面对暧昧的时候无所适从,但是一点点情商还是有的,如果连一个女孩子喜欢自己了都不知道,那就真的成大木头了。

  “大叔,我去买水,有点口渴了。”乔依依的发呆,只持续了一下子,很快反应了过来,还满心的自以为没有遗漏心迹吧。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大柱苦笑了下,暗自想自己是不是太心直口快了。但他本来就是实在人,也没想过干脚踏两只船的龌-龊勾当,有些事情不说出来的话,憋着会难受的。

  而且听父亲的意思,待会儿宛希也要过来,这事闹的!

  正想着心事,就听到病房的门被敲响了,他尽量平和的说了一句:“请进。”意料之外的,竟然是陈哥空着手走了进来,他是第一个来看自己,却不带礼品的。

  不过大柱却非常开心,挣扎了两下,坐直了身子,激动的喊道:“陈哥!”

  “哦?竟然这么快就能站直身子了,你刚住进来的时候,还听医生说,你很可能半身不遂呢!记得当时依依可是差点哭晕了过去,不错,身体看来很抗揍。”陈哥难得调侃了起来。

  大柱挠头尴尬的笑了笑,这话可不好接了。

  “等我出院了,一定请陈哥吃饭,你救了我两次,那就是我大柱一辈子的恩人,他日即使要我卖命,也只是一句话而已。”大柱认真的道。

  小陈摆摆手:“我救你,完全是因为两个重要的人下的指示,说起来你应该感谢他们,跟我没太大关系。”

  大柱忙追问:“哪两个?”

  “挪威De森林KTV的老板刘姐,另外一个当然是乔县长了,两个你都认识。”小陈来到病床前坐了下来,拿过一个苹果来,竟是自己啃了起来。

  大柱一开始还满心的以为他是要给自己削平果呢,差点就说出了那句:“不用了,我自己来。”

  “陈哥说的,我记住了。”他望着天花板,喃喃的道,有些细节串联在一起,似乎明白了什么,但还不是非常清晰,但他觉得知道这么多就够了。

  小陈便是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才道:“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以后你在县城做事情,千万要记得多留一个心眼,这次你得罪了不少人,不是所有人都能一下子收拾得了的。而且,我马上要去燕京,不能帮你挡驾了。”

  大柱对陈哥要离开县城,似乎没有多少意外,只是看了一眼他就安静了下来,淡淡的苦涩道:“我知道的!真是倒霉,不知道这条命还能经得起我几次折腾。”

  “呵呵,也别那么悲观,我看你的命就挺硬的,而且你所经历的,到目前为止,也不算什么,往后搞不好还有更大的风浪等着你呢,可不能早早的没了斗志。什么人混什么样的圈子,你的性子注定了你的路,不会太平坦,坦然面对就是了。”小陈貌似闲侃的道,对大柱的肯定却是明显的。

  没一会儿,陈哥真的要走了,说走就走倒是潇洒得很。大柱不能起身相送,只能目送了,送走了陈哥,心里一下子掉了不少底气,少了一尊保护神了。

  “什么人混什么圈子吗?”

  大柱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就默默消化着陈哥给他说的那些貌似无心的话,感觉很有深意的样子。他不能非常深刻的体会出其中味道,但却牢牢的给记住了。

  正想着事情呢,病房的门又开了,来人探出一颗小心翼翼的头进来望了望,舒出一口气,放心的走了进来。

  大柱微笑着打招呼道:“宛希,你来了。”这般温柔的态度,连他自己都深深鄙视了自己一遍,先前还故意保持距离来的,怎么一见到人就把持不住了!

  “你怎么老受伤?”宛希放下了一个保温桶,责怪道。责怪归责怪,大柱心里却是暖暖的,人生得一知己需尽欢,虽然宛希爸爸二爷看不上自己,但她自己却一直不离不弃,这份美人恩,值得记一辈子。

  “没办法,运气不好,老碰上坏人。”大柱开脱道。

  宛希没好气的将一副碗筷递到他面前:“喝吧,是鸡汤,我花了所有的零花钱,才搞定的。”

  大柱舔着脸皮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呵呵。”

  看他那色急的模样,哪里有不好意思的觉悟,简直开心的都要化掉了。

  “哼,别人怎么不总是碰到坏人,就你事多,以后注意点吧!”宛希不依不饶的又揪着刚才的话题说了一句,跟以往的淑女范儿,显得大相径庭。

  大柱讪讪的点头,赞道:“鸡汤不错,宛希的厨艺真好!”

  杨宛希这才抿嘴笑了,看着大柱狼吞虎咽的样子明明就是故意做出来的,他心里喝了蜜一样甜,便叫大柱慢点喝。

  看着大柱,她渐渐的就失神了起来,是大柱壮着胆子挑了一下她的下巴,她才羞得清醒过来的。

  “大柱!”她气鼓鼓的喊了一句。

  大柱嘿嘿笑,自然是得了便宜卖瓜的表情:“我以为你魔怔了,要不是我,搞不好你就跟魔鬼签订什么要命的契约了,你该谢谢我!”

  “你才魔怔了呢!”宛希骂了一句。

  接下来,两个人竟然没什么话题说了,皆是沉默着。大柱心里不得不再次想到,可能还是有了差距啊。

  “宛希,你去大学报道的时候,我送你吧?”这算大柱的表态了,他以前可没这么勇敢。

  宛希羞涩的低下了头,小声道:“好。”她的同意,自然也是需要坚贞不渝的信念支撑的,在别人眼里,或许大柱并不优秀,让他送自己,那就是告诉其他同学,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啊。

  一直这些羞答答的相处,也不是个事,宛希便主动提出她该回家了,免得引起父母怀疑。

  宛希刚走,乔依依就来了,酸溜溜说了一句:“她就是你女朋友啊,也不怎么样嘛!”

  大柱脸色一跨:“你什么意思?”

  乔依依则毫不示弱的挺了挺胸前骄傲,气势汹汹道:“我……”

  不过她只说了这么一个字,接下来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挺耐人寻味的,起码大柱后来苦苦思索了很久,没敢确定什么。

  值得庆幸的是,大柱这次又得了一笔见义勇为的奖金,因为案件比较大,足足有两千块,做家教没得什么钱,倒是用命拼出了人生第一笔不菲的财富。

  大概一个星期之后,大柱就被接回了乔县长家里住,因为医生说他的伤虽然看上去严重,但其实都没有伤到骨头,连腰上的伤,也只是伤到肌肉而已。

  当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乔县长觉得医院不安全,某些人不甘心既得利益的受损,到底还是是要兴风作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