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军医的名字叫沈问心,很中性的一个名字,配她的性格。大柱一下子就记住了,不过他没好意思说出自己的名字,因为觉得太土了。

  沈问心送大柱回的乔家,看到大柱家的条件似乎还不错,她却抿了抿嘴,很不以为意的样子。

  大柱想解释点什么,但又觉得,两人应该就只是萍水相逢的缘分了,又拿什么理由解释自己的家庭情况呢?

  于是,他干脆闭口不言,目送女军医远去。

  乔依依就站在阳台上看着,看到大叔回来的时候,她就躲了起来。

  她一直在等着大叔喊她开门,到那时候,她就可以扬眉吐气了!可是,等了很久,她都没有如愿以偿。

  于是,她只好气呼呼的自己开了门,来到大叔的身边的,看向了大叔发呆着的方向,不爽的道:“哼!人都走远了,还看!刚才怎么不约人家一起看电影,胆小鬼!”

  大柱好不容易为自己营造出来的一点美好意境,就这么被她的冷嘲热讽给破坏掉了。

  很不痛快的瞄了一眼乔依依的胸部,他恶狠狠的想:“我不能吃亏了!”

  乔依依丝毫不惧,迎着大柱的目光,竟然还刻意挺了挺骄傲。于是,大柱这么正经的一个人,没有丝毫意外的败下阵来。

  “对了,你爸有打电话回来吗?”大柱开口问道。

  乔依依见大叔好像很认真的样子,只好不情愿的恶狠狠道:“说了,让我关紧大门,不让你进屋!”

  大柱想了想,乔县长让依依关紧大门估计是有的,是怕有人对付他的家人啊!

  “走!”大柱想通了这一点,便不由分说,赶紧一拉乔依依的手,快速进了屋子,然后把门锁死。

  “喂,大叔,你想干什么?”乔依依惶恐的道,使劲往外抽自己的小手。

  大柱看她如此这般,心里突然就冒出来一个想法,如果自己借机找弄一下小狐狸精,是不是也没关系呢?反正她就经常勾引自己!

  心里痒痒的,他心跳加速了起来,抓着乔依依的手就更紧了,还贴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别扭的摆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大叔,你……啊,快放手,我要叫了!”乔依依弱弱的求饶道,看上去好像是真的害怕了。

  大柱见乔依依这样,就犹豫了一下,考虑着玩笑到底还要不要进一步进行下去,最终他还是否决了玩火的想法。

  酷&匠H网¤…正c)版首‘s发-*

  他手上的力道,也就渐渐的小了。

  乔依依感受到了大叔的变化,就认真的看了一眼大叔的眼睛,分明就很清明,原来他是装的,故意吓自己的!

  然而不管大叔是不是装的,她的手总是被大叔紧紧握着的,一会儿还行,太久了就超过她的底线了,所以她最迫切的想法还是抽出手来。

  “呵呵,跟你开个玩笑,别介意啊,反正你也没少玩我,就当扯平了。”大柱被乔依依挣脱开之后,强作镇定的道。

  不管怎么说,他都抓了美女学生的手那么长时间,还是有些心虚的。

  乔依依恢复了自由之后,便蹙着眉头,两手交叠在一起揉了好一会儿,这才不高兴的道:“大叔,你玩笑也开得太用力了吧?”

  “咳咳,差点忘了,你是女孩子。”大柱解释道。

  不解释还好,他这一解释,乔依依更生气了,气呼呼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大柱保持警惕的嘴硬道。

  “我跟你没完!”乔依依指着大柱的鼻子,彻底怒了。

  她四下里寻找着什么,看那架势是想要找到什么趁手的兵器,然后送大柱入苦海轮回。

  大柱如临大敌,看到依依房间门是开的,他赶紧奔了过去,果断将门反锁了起来,得意的对着外面道:“哈哈,想谋杀亲夫啊,没门!”

  乔依依暴跳如雷,完全不顾女孩子的矜持了,用自己能使出的最大力气拍着门,手抖拍红了。“大叔,有本事你出来,我非要你好看不可!敢欺负我,我要跟我爸爸讲,炒你鱿鱼!”

  这话若放在以前,大柱一定会被吓得屁滚尿流,然后第一时间滚出来跪地求饶。但今时不同往日了,他已然是成了乔县长的恩人了。

  “我要是没了工作,你也别想好过,我会天天守在你家门口,只要你敢出现,我就把你绑了,然后……嘿嘿,你都想不到我现在在脑子里到底盘算着要要把你怎么样,哈哈!”大柱荡漾的道,感觉能对乔依依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妞如此说话,简直是爽翻天了。

  “无耻!败类!混球!我要跟你同归于尽!”乔依依气得口不择言了。

  两人在这边胡闹着,却陡然间听到了大门被撞开的声音,大柱心里一惊,赶紧打开房门,不好的预感还真的成了现实,人家找上门来了!

  他一把将惊呆了了的乔依依拉到怀中,正好两人就都进了房间,他快速的将房门再次关上,眉头紧锁。

  “他们是什么人?”乔依依拍着小胸脯,眨巴着漂亮的眼睛问道。

  大柱看了看她,发现这时候的乔依依,竟然无比镇,除了一开始的震惊之外,她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了。

  “是来抓你的!”他沉声道。

  乔依依却撇了撇嘴:“我不信,肯定是你把仇家带回家了。哼!要是他们觊觎我的美色,你就完了,我爸爸一定放不过你!”

  大柱恶寒,小狐狸精还真敢想。

  “你还不放开我?”乔依依红着脸,却以挑逗的语气对大柱道。

  大难临头,大柱哪里还敢有其他的想法,赶紧一张双臂,就放开了她,然而他们之间的姿势依旧暧昧。

  乔依依背靠着墙壁,而他将小美女堵在了那儿。

  暧昧的气氛没能持续多久,因为有人在踹门了。想到敌人连大门都能闯进来,房门肯定阻挡不住他们多久。

  大柱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他飞快的搬过一张桌子,然后将桌子打倒,抵住了房门。

  他对乔依依使了个眼色,指着窗户道:“从那里跳出去!”幸亏了乔依依的房间是在一楼的,否则大柱也不敢对她这么说了。

  乔依依见大叔用身体挡住了桌子和房门,心里感动,就重重的一点头,小丫头勇敢的爬上了窗户。

  还好她今天不是穿裙子的,要不然又要便宜大柱窥探到她的小秘密了。

  终于爬了出来了,窗户有一定的高度,所以她不能看见里面的情况,却兴奋的喊声:“大叔,外面没人!“大柱心里一喜,刚要挪动步子,就发现他用身体抵住的桌子,往前拱了一下。几乎可以确定,如果他人走了,这房门和桌子马上就会被推开,那样的话,逃跑就变得多大意义了。

  “依依,快跑,打一辆出租车,去县政府找你爸爸。”大柱扯着嗓子道。

  “那你呢?”乔依依焦急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大柱欣慰的笑了笑:“我没事,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快走,再不走,我就白白牺牲了!”

  乔依依眼泪就滚了下来,喃喃道:“大叔,你可千万别有事。”

  她听了大叔的话,拔腿往公路方向跑了过去。

  “噗!”

  一口腥红的鲜血喷出来,大柱本来腰部就有伤,刚才又用力过猛,这一下被大力撞开后,彻底倒在了地上,半点不能动弹了。

  “靠!快追!”来的一共有两个人,其中一人吼道。

  另外一个人就要过来爬窗,很庆幸的是,他们都没把口吐鲜血的大柱当回事。

  然而大柱却在那人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一股力量,竟是将那人的腿死死抱住了。

  他学着电视上那些悲剧角色一样,绝不松手。

  “放手,混蛋!”那人脚被抱住了,破口大骂,一下一下的抽动着,带动着大柱的身体一点点移动。

  大柱眼泪都快疼出来了,腰上好像有无数根针在扎进肉里又拔出来,又扎进去一样。

  “啊!”他疼得不行了,于是大吼了出来,却坚决不松手,即使是悲剧汉子,也要把自己的角色演好了!

  被他抱住脚的人,生生被他的吼声震住了,骂了一句“MD,疯子啊!”

  他的同伴同样跑了过来帮忙,一脚一脚的踹在大柱的头上、脸上。很快,大柱已经被踹得血肉模糊。

  无奈的还是松了手,大柱尽力了。

  他为乔依依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他在想,这么久了,应该够她逃远了吧?

  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己可以休息了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他模糊的视线,此刻就站在房门前的,是乔依依!

  “快……走,走……”大柱含糊不清的道,他不能理解乔依依为什么还跑回来,很明显,自己的努力却白费了。

  不管大柱是什么样的想法,此时的乔依依,看着那个被人打成了烂人的大叔,泪如泉涌,揪着胸口,泣不成声。

  她要扑过来的时候,却被人野蛮的抱了起来,她不仅不能接近大叔,还眼睁睁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点点拉远。

  “放开我,!放开我……”乔依依拼命跺着脚,无济于事。

  大柱现在唯一能动的就是手指了,已经无法做出任何表情,他的手指头往乔依依远去的方向滑动着。

  他的行为,更加显得无济于事,他却连说话,也是与依依一样的:“放……开……她!”

  感觉好像有什么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马上要失去了,大柱揪心的疼。

  有部电影在最后关头的好像就说过,疼痛是激发潜能最有效的手段,大柱感觉这一刻自己的身体好像要燃烧了起来,渐渐的也能动了。

  他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去救依依,必须把那个傻傻的女孩救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