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小陈保安队长?”把李所送下去了,大兵终于把小陈的身份给认出来了,略有点惊讶的道。

  小陈淡淡的道:“兵哥好!”

  听得出来,他这声兵哥,其实并没有多少尊敬的意思在里面。

  而且看他淡定的样子,完全没有陷身千军万马之中的觉悟,比电影上的李子龙还要雄纠纠气昂昂。

  大柱站在他旁边,都下意识的会觉得这人肯定有天大的能耐,一个小小的车库铁定困不住他,尽管对方人很多。

  “能神不住鬼不觉的进入我的车库,不得不承认,你有几分能耐。不过你也别太狂了,给你个机会,划下道来吧?”兵哥貌似漫不经心的道,手里却多了一把开山刀,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小陈不为所动,闲庭信步的来回晃荡着,脸上露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再有五分钟,这里会被武警机动大队包围,随后还会有侦察兵部队赶过来,不知道兵哥听到这个消息后,有什么想法没有?”

  “你唬我啊!”兵哥怒气冲冲的道。

  小陈摇了摇头:“其实你已经信了一半,我劝你还是早走为妙,否则跟我纠缠久了,对你没好处,恐怕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还敢威胁我,你知道我从来不手软的。”兵哥眯着眼睛道。熟悉他的人会知道,他眯眼睛的时候,就是他有意要动手的时候了。

  “好吧,就当我没说,其实县城的黑道交给你,我们刘姐是放心的,如果兵哥不想混了,相信刘姐下一步会摄入的,当年金陵的黑道大亨刘飞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小陈继续东拉西扯道。

  大柱捏紧的拳头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握不紧的感觉了,因为拳心已经全是汗,紧张的。他无条件的选择了相信救命恩人。

  如果真如“陈哥”所说的那样,五分钟已经过去一分钟了。

  难道陈哥是在拖延时间?

  大柱对陈哥佩服得不行了。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佩服的想法。

  “你跟刘飞江有关系?”大兵的怒气,在听了小陈接下来的话之后,似乎完全丢到了一边。

  他只是个小县城的混混头子,刘飞江他当然是听过的,那是传说级的黑道大亨,虽然已经去了,但影响力却不可能随之消失。

  “我想你可能没听清楚我的话,不是我跟刘飞江有关系,而是刘姐。刘姐喜欢清静,这才一个人来到小县城开了这个独一无二的KTV。不过她当年可不是这样的,当年刘飞江的身边总是会有一个女人跟着,就是刘姐了。”小陈微笑着道,显出了强大的自信和气场。

  兵哥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若是一般人说开KTV是想因为喜欢宁静,那肯定是狗屁不通的鬼话,但是搁在刘飞江的女人身上,那就太说得过去了。

  他死死的盯住了小陈的眼睛,想从小陈的眼睛里,确认他到底有没有说假话。

  “今天说的话还真是多呢,兵哥。刘姐可不希望你一失足成千古恨,否则以后我和刘姐在县城里,就找不到靠山了。”小陈继续加了一把火,诚恳状的道。

  兵哥很为难,进退维谷。

  “大哥,收到消息,武警机动大队真的出动了,怎么办?”忽然一个小弟拿着手机,来到了兵哥的面前,把电话递了过去,小声道。

  兵哥没有接,而是一提开山刀,对准小陈道:“好,我大兵今天就卖你小陈一个面子,他日江湖再见!”

  这小子做事果然很决断!

  他最终还是相信了小陈的话,带着自己的人,快速撤离了车库。并且一路上都在打电话,叫自己的小弟,立刻撤销一切行动。他是故意当着小陈的面嚷嚷出来的,为的就是将自己的人情最大化。

  他甚至在回想,自己在刘姐那里,有没有做让刘姐不开心的事情?

  “陈哥,谢谢你,我欠你两条命!”大柱等人都走了之后,双手叉着腰对小陈恭敬的道,姿势与态度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但他没有办法,腰部的肌肉受伤得非常严重,不这样摆姿势,都不足以支撑上半身的体重了。

  “呵呵,算你小子命大,不要谢我。你知道我救了你两次?”小陈笑眯眯的问道。

  “我知道!因为感觉很熟悉。”大柱认真的道。

  小陈就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对大柱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

  大柱不知道要小陈很难表现出这么温和的一面,还以为他平时都是这样的,问道:“陈哥,机动大队真的要来?”

  小陈点了点头:“是要来,不过五分钟之内肯定是赶不到的,大概要半小时吧。”

  大柱意外了一下,悻悻然道:“我还以为他们真的能五分钟到呢!”

  “呵呵,你想多了,武警毕竟是武警,部队的整体素质需要很大的提高,他们又不是雪狼。”小陈感慨的道。

  大柱仍然补充了一句:“我当时是信了陈哥的。”

  小陈就对他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眼光。大柱说他当时信了,这是在强调自己对队友的信任啊,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

  虽然他可能是无意的,但小陈的想的却比较多了。

  武警机动大队到底也没太让人失望,二十多分钟的时候赶到了,说明他们的战斗力比小陈估计得还是稍稍高了那么一点点!

  “陈团长,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一个肩扛一杠一星肩章,自称是营长的军官,向小陈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抱歉道。

  小陈回了他一个军礼,礼毕之后却苦笑了一声:“我已经退役了。”

  他没有问这名营长为什么会认识自己,这个并不难,只是那些士兵看自己的眼光,就有些好奇了,显然新兵们已经不知道自己当年的事情了!

  “陈团长,你是我们武警部队的骄傲,忠诚卫士的荣耀,是一辈子的!”营长激动的道。

  小陈亦是被说得激动了起来,眼睛都红润了,不过他没敢过分释放自己的情感,拍了拍营长的肩膀,走出了车库。

  大柱紧紧跟了上去。

  “你暂时安全了,现在也没有你能做的事情了,赶紧去医院看看你的腰,别落下后遗症,要不然会比较麻烦,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了。”小陈对跟出来的大柱道。

  大柱本能的问了一句:“你要去做什么?”问出来之后,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讪讪的笑了笑。

  “我去保护一个人,一个兄弟!”小陈如是说道。

  然后他就如一阵风般,往一个方向径直去了。还好小县城没有红绿灯那么多讲究,要不然他后面估计得跟一溜交警。

  大柱想送一程的,表表心意也好,可是才没走几步,却差点疼得岔了气,赶紧找了个石墩子坐下。

  也不管这石墩子是县城旅游景点的一个点缀什么的,他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暂时他不适合走动,只有绵长的呼吸才能更有效的激发身体自动修复机制。

  这是父亲教的,说是受伤的人要特别注意调整呼吸节奏,否则面临危险的时候,很可能抗不到最后。

  过了一会儿,他感觉身体好了很多,可是再想从石墩子上站起来,已经难如登天了。正巧,那个喊陈哥为“陈团长”的营长,走了过来。

  “小兄弟,看来你需要帮忙啊。”营长和气的道,看到跟陈团长在一起的小伙伴好像有麻烦,他当然要过来关心一下。

  大柱知道营长那就是大人物了,笑着打了个招呼,苦瓜着脸道:“是需要帮忙,不过我怕你没有时间。”

  “没事,我们这次带了军医过来的。”说话间,他已经向不远处的一个穿军装的飒爽女孩子招了招手:“卫生员,过来一下,帮这位同志看看腰。”

  他自己则快速走开了,还有重要的后续任务要完成,他是指挥官,暂时是别想闲下来了。

  卫生员应了一声,背着急救箱屁颠屁颠就走了过来。

  大柱看了一眼这女孩,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啊!特别是穿上军装,就更好看了!

  “看什么呢?”

  看:2正版;,章Z节上pP酷匠UR网S

  女兵不满的道,她觉得大柱的目光,已经具有侵略性了。

  “我又没看你,看国徽呢?”大柱睁着眼睛说瞎话,一点不脸红的道,主要还是这女孩太敏感,又过分正派了,倒让他没有了旖旎的心思。

  “哪里有国徽,那明明就是麦穗花好不好,没常识!”女兵本对营长叫她来给一个小“色狼”服务心怀不满,说起话来就不客气了些。

  大柱做了一次深呼吸,忍者没回击一句:“我没常识,你也没素质!”不过他心里却是这么想的。

  当然,这话他自己也知道万万不能说出来,污蔑军人那可是大罪过。而且,天知道这暴脾气的小军妞,会不会趁他现在不能动,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离经叛道的苟且事情来。

  “嘿,你到底是军医,还是卫生员啊?卫生员应该是相当于护士一样的存在吧?”大柱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提了出来。

  女兵没好气的道:“你懂个P,我就是军医!”

  “啊!你轻点,军医了不起啊!”大柱感到腰部被小妞掐了一下,忍不住大叫了出来。

  “谁叫你乱说话的,活该!”女军医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她哪里知道,自己这样的仪态,已经是成为了大柱最好的止痛药。

  女军医太好看了,大柱差点对她一见倾心,不过他当然没有那么花心,所以就还差了那么一点点……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