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兵,咱们从小一块长大,这次你要帮哥哥一个忙了,很要紧的事情。”李所长舒服的靠在沙发里,无力的说道。

  刚才在房里,他跟那小妞玩了些耗力气的新花样,所以这会儿还没缓过劲来。

  “李哥,你的事情,我在道上也听说了一些,这次好险啊,呵呵。当初你就敢跟我一起出来打天下的时候,你非不信,要当什么警察,现在好了,混了十几年,还是个副所长,这下又不能进步了吧?一耽误就又是几年!”兵哥多少有些怨气的道。

  “我知道你对我当初没去帮你打架有怨言,可是从那之后,我也没少从其他方面帮过你吧?几十年的交情了,老拿当年那点破事出来说,有意思?现在是真正的到了我们共进退的时候了!你知道的,如果等下一步邢怀志那“狗懿德”上位了,我们都没好日子过!”李所凶狠的道,看来这次跟邢局长之间,是结下了天大的梁子了。

  兵哥也是一拍桌子。

  他就显得比李所精神多了:“这个邢怀志,老子早看他不顺眼了!奶奶的,前几天还抓了我一个兄弟,直接断了我一条冰的销路,最近兄弟们去KTV玩都不敢多喝啤酒,怕没钱付账,靠!”

  李所眼睛一眯,轻哼了一声。

  他知道这是大兵敲诈自己的老套路了,每次都是一个套路,还偏偏不明说,这样的厚脸皮性格,不出来混官场,真是可惜了。

  “大兵,你放心,只要你帮了哥哥这次,以后什么好处,都好商量,知道这次支持我的是谁吗?我也不怕告诉你,是咱们的政法委书记陈书记!”李所挺了挺胸膛,好像陈书记是他爹一样。

  大兵沉默了,审视着李所,皱眉道:“老陈不是要退下了吗?”

  “你懂什么,陈书记虽然要退了,但却是本地派实实在在的二号人物,即便退下了,照样拥有不小的影响力,何况他不是还没退吗!”李所不屑的道。

  “陈书记的影响力我当然知道,关键是,县委书记那边怎么个想法?”兵哥点了一根雪茄,这个问题他必须考虑,陈书记虽然是本地派二号人物,但有一号在上面压着,他总感觉做事不能放开手脚。

  两个人一谈到大事,便都谨慎了一些,扫视了一遍房间里面,确定没人了,又去把门关上了,才开始交谈。

  这里是公共区域,但却很少有人会过来休息,大部分人都习惯房间里发泄完了,睡一会儿再走人。

  以前陈所和大兵来也是这么个程序,但今天有事谈,才过来的。

  李所小心翼翼的道:“老书记因为马上要退了,所以现在的一贯作风就是一心求稳,但对陈书记,他们是老朋友了,暗地里的支持是肯定的。而且他们都是要退下的人了,平时的交流就会多一些。”

  说得比较隐晦,但是李所不担心大兵不能理会。

  “你是说,如果陈书记要做点小动作,老书记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兵眼睛一亮,果然就想通了关键。

  李所勾了勾嘴角,笑得很开心的样子。点了点头,他对大兵的悟性还是非常满意的,难怪能够成为县城黑道的第一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借这次机会办点事情。李哥,陈书记有什么想法,你说说看吧?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事后必须给我足够的方便!”大兵下了决心的道。

  他们说话的声音,就更小了。

  大柱躲在一块沙发的下面,努力辨清他们说的什么,虽然有些模糊,但一串联之后,还是能够猜出内容。

  他们竟然要搞黄局长,也就是乔县长的老婆,请大柱当家教老师的恩人。

  李所这次差点因为大柱的事情栽进去,最后调查出来是乔县长的手笔,这是要报复啊!而且,听那意思,他们还联合了焦少和王少的老子王所等多方面势力,要一起搞事!

  “滴滴滴……”

  安静的房间里,手机的来电铃声,将气氛变得更加静谧,诡异。

  大柱想死的心都有了,关键时刻,自己的手机竟然响了起来,平时也没见有谁会打自己的电话。

  他心里一突,摸出来一看,是乔县长打来的!

  明知道现在挂断也已经来不及了,他索性就接通了,一股脑用最快的语速把自己听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等说完了,他悲壮的加了一句结尾词:“来救我!”

  一把军刺插进了沙发,还好大柱及时的让开了。身体猛然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道,他掀开沙发就出来了,然而出来的时候,他的动作上明显看出些不自然来。

  不好,闪到腰了!

  见到大兵还要去拔插在沙发上的那把军刺,大柱心一横,抡起拳头照着大兵的面门就砸了过去。

  大兵看到大柱竟然主动攻击,便是冷冷一笑,甚躲都没闪躲,而是伸出一只手,想要握住大柱的拳头。

  “呃!”

  闷声是大兵嘴里传出来的。

  大柱的手虽然被握住了,但这是他的虚招,趁着大兵掉以轻心的时候,他的另外一只拳头已经以一个非常刁钻的位置勾在对手的腹部。

  大兵腹部被重拳击中,就弯下了腰,握住大柱的手力道也松了。

  大柱把握住机会,拳头挣脱了对手,就要使出一招摔擒的经典动作,彻底让他失去抵抗力,但是动作刚坐到一半,就有些做不下去了,甚至差点没把自己给摔倒。他倒是忘了,闪到腰了,哪里还能做高难度的动作,弯腰都难!

  他非常清楚自己一拳头的力量,虽然暂时叫兵哥丧失了还击能力,但这个时间,必然是短暂的。

  看了一眼往衣橱方向去的李所长,大柱没管了,赶紧飞奔下楼。

  一路还算顺利,只是跑到一楼的时候,他就愣住了。大门被几个壮汉彻底封死,连窗户边都站了人。

  看来是李所长或者大兵,打了电话给下面的人了。大柱赶紧掉头,迎面却碰到了拿着枪下来的李所,跑不掉了!

  “MD,臭小子泄露了我们的秘密,把他给我抓起来!”李所怒气冲冲的道。

  他最不能容忍的还是,大柱竟然让乔县长知道了,自己要伙同黑道势力,对付他老婆的事情。

  大柱怒喝一声,想法是拼尽了最后一口力气,也要让敌人付出该有的代价。哪里知道,才一个照面,他就被打得晕了过去。

  毕竟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啊。

  ……

  县政府乔县长的办公室,乔振天接到大柱的电话后,差点掀了桌子。他第一时间把电话打到了邢局长那里,然后做出了安排。

  随后,他又打电话专门把妻子叫了过来。

  “振天,真的有这样的事情?”黄局长有些难以置信。

  竟然有人想要用县城保护伞下的特殊情况,来针对自己在文化局的工作,而且听那意思,还是陈书记默认了的。

  这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Q酷匠nc网首j?发|

  “小秦电话里说得清楚,他现在可能很危险,你的事情也要严肃对待,赶紧去做出相应的安排。看来我要给老爷子打个电话了,否则他们硬来,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乔振天沉声道,脸色非常难看。

  “好,我回去做些安排。不过他们想要借口地下赌场和黄色录像厅这些东西来动摇我的地位,却也没那么容易。他们不知道,我早就在暗中做一些事情了。振天,你放心吧,还不到要劳烦爸爸的那个程度,我能搞定。哼,至于这次那些冲锋的,不管是记者还是公安,别怪我不讲规则了!”黄局长硬气的道。

  乔振天为难的看了一眼妻子,终于还是点点头,惆怅的道:“看来是要展现一些实力了,否则某些人真就敢当我们是好拿捏的!”

  夫妻俩谈了一会儿,各自展开了工作。

  ……

  “喂,小陈吗?”乔振天坐下来后,揉了揉脑袋,拨通了小陈的电话。

  “是我!”小陈气息急促的道。

  接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奔跑,所以乔振天从电话里还听到了呼呼的风声。

  “小秦的事情,你知道了没有?”乔振天问。

  小陈道:“我正在赶过去,刚听手下的人说了,这次小陈恐怕凶多吉少,我一个人要救成绩他,有很大的难度,所以需要公安局的配合,如果公安局内部实在腐化得太厉害的话,我想联系老首长,请求帮忙了!”

  他说得很平淡,但是谈到老首长三个字的时候,眼睛里还是露出了狂热的色彩。

  “小陈,小柔已经在做这件事了,他很快就会配合你的,这次无论如何要保证小秦的生命安全。”乔振天如是说道,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好奇的,小陈似乎对小秦很上心嘛!

  “天哥,那我做事了。”小陈客气的道。

  乔振天也干脆,道:“小心点!”

  然后他就主动挂了电话。他知道自己要是不挂的话,小陈更不会主动挂的,他个执拗的人,能喊自己一声“天哥”,已经是天大的意外了。

  敲打着桌面,乔振天知道,自己来小县城这么久了,终于迎来了第一次挑战,许久不滚烫的血液好像又燃烧了起来。

  ——————Ps:本书中凡出现“狗懿德”均是“狗ri的”的英语音译成汉语之后的效果,拒绝低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