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振天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很符合官员的普遍作风,这应该也算是一种两袖清风的感觉吧?

  大柱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终于还是决定住到乔家去,理由是方便工作,其实他主要还是看重了乔家的条件比旅馆好得太多,晚上就能睡个好觉了。

  乔县长还真是为人民做了一件实事!

  乔依依一路上,都在讲大柱讲她家里的规矩,听得出来,其实这些所谓的家规都是她临时想出来的。

  连上厕所要她先上这种话都能拿出来说,大柱当真是有些搞不懂女孩子的心理了,要不要这么奔放啊!

  身边有美女作陪,口袋里又有了前所未有的巨款一千块钱,大柱感觉腰杆子一下子直了很多,大热的天他甚至还赞叹了一句:“今天的阳光真灿烂啊!”

  后果,自然是被听到的路人骂了一句:“神经病!”

  连乔依依都忍不住握着肚子,笑个不停,连路都走不动了。刚好路边有一家汉堡店,大柱就主动邀请美女学生进去消费。

  更=o新b最L*快$5上vG酷√匠网

  乔依依确认了一遍大柱不是开玩笑,犹豫了下,才一点头:“好,算是你住我们家收的房租!”

  大柱汗了一个,这样也行?好吧,如果请小美女吃一顿汉堡,就能抵掉房租,倒也是非常划算的一笔买卖。

  大柱虽然穷,但还真不是抠门的人,不仅点了两份单人的汉堡套餐,还要了三个鸡腿。鸡腿的分配原则是,他要两个,乔依依吃一个。

  “凭什么?”乔依依当然不干。

  大柱的回答得很牵强:“我还不是为了你着想吗?你想想看,套餐就说明了,这一份已经是一个人的量了,你一个女孩子,摄入的热量太多,会变胖的,到时候就不漂亮了。”

  虽然这样的借口很逊,但却效果奇佳,乔依依果然就没有再争,甚至还将自己的那块鸡腿也让了出来给大柱。

  喝可乐的时候,她更是显得很纠结,别人不提醒的时候她不会在意那么多,大柱一提醒她就想到了,喝可乐会不会把自己洁白的牙齿变成了黄颜色呢?

  大柱看着好笑,对女孩子爱美的心性有了更透彻的了解,话说乔依依好歹还是个懂自制的女孩子,比吃货总是要好了一些的。

  正偷偷忍着笑,大柱不经意间就是一愣。

  他的目光定格在了汉堡店透明玻璃墙外,对面马路上两个勾肩搭背的中年人身上,其中一个竟然是李所长!

  那个在看守所,为王少他们提供便利整自己的警察!

  而跟李所勾肩搭背的,则是一个纹了纹身的混混打扮的家伙,鼻孔朝天,不可一世的老子天下第一做派。

  “依依,你先吃着,我出去有点事情。”大柱抓过最后一个鸡腿,往嘴上一叼,舍不得的看了一眼那半杯可乐,最终还是没有连带着一起拿走。

  “喂,去哪儿?”乔依依紧张的道,小眼睛全是兴奋的神色。她从大叔的表情上很快分许出来,大叔很可能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情况。

  她对此是很感兴趣的。

  当然,她之所以她会兴奋,完全是因为在她的心里,早已经对大叔有了清楚的定位,认为大叔就是类似于杀手一类需要经常从事危险的秘密行动的人。

  要不然,没法解释大叔总是三天两头受伤的事实。

  大柱跑了出来,正好看到李所长跟那名混混打扮的青年人拐过了街角。他刚准备加快脚步追上去,就看到乔依依涨红着小脸,也来到了自己身边。

  “别跟着我!”大柱皱眉道,不自觉就把胸中的戾气发泄了出来。

  乔依依被吼得吓了一跳,本能的让开了一步,惊魂未定的看着大柱。大柱感受到,可能刚才自己态度有问题,伤到了乔依依,却也来不及解释了。

  “对不起,别跟着我。”他再次强调道。

  乔依依等大柱的身影消失了,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恨恨的一跺脚,呢喃的骂道:“没良心的!”

  然后,她发现自己竟然委屈的眼红了,还差点鼻子一酸,连眼泪也掉下来。

  她才不要等那个混蛋大叔呢!就生气的先回家了。她想好了,等回家后,就把门关死,不要大叔进家门。

  一般的受了气小媳妇,都是这般想法。

  而大柱此时已经重新跟上了李所长和那名混混的脚步,发现他们进了一家澡堂子。这种地方大柱是没进去过的,但也只是胆怯了几秒钟,便毅然闯了进去。

  派出所所长跟社会混混勾肩搭背,他以前看到了或许会一笑置之,当然是嘲讽的笑,但是今天他的想法就多了些。

  一进澡堂的大门,大柱便感觉一股湿热之气扑面而来,他皱了皱眉,左右看看,发现前台后面那个一身纹身的家伙正在盯着自己。

  他壮着胆子上去问了一句:“李所长呢?”

  那人将大柱上下打量了一番,撇了撇嘴,很不屑的样子,但还是回答了问题,道:“上三楼了。”

  大柱便也想往三楼去,那人却叫住了他:“懂不懂规矩啊,找李所长也要换鞋子,上三楼保底消费100块,先交了吧。”

  心里肉疼了一下,他还是甩过去一张红票子,故意把那一千块钱也掏了出来显摆过了,才重新装回兜里。

  “呵呵,看不出来,小哥是有备而来啊!哈哈,这是鞋子,玩得开心点哦,我们这里会有你喜欢的服务的。”纹身男朝大柱挤了挤眼睛,搞得两人好像关系很好一样。

  大柱虽然没进来过,但也知道纹身男跟自己暗示的是什么意思,这是提醒自己可以做那事啊,他竟然有一瞬间的心动了。

  毕竟长这么大还没破了第一次,好奇心把持不住啊。

  “知道了。”大柱应了一声,很矜持。

  纹身男也不多说了,叼着烟,继续玩他的连连看,可能因为分心了的缘故,没接着前面的节奏玩好,gameover了。“靠,去NMB的,又要重新开始!”

  纹身男骂咧咧的声音,还真把上楼上到一半的大柱吓了一跳,做贼心虚的往下面看了一眼,发现纹身男不是骂自己的,小心脏才恢复了正常的跳动规律。

  来到了三楼,这里跟一楼完全不是一个环境,马上就有一个裹着浴巾的女人摇曳着腰肢走过来,白嫩嫩的大腿若隐若现。

  “哎哟,小兄弟,需要什么服务吗?”那人围着大柱转了一圈,眼睛里的春意挡都挡不住,小手更是在大柱的身上摸来摸去。

  搞得大柱还真是舒服!咳咳……

  “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大柱便说了这么一句。

  女人咯咯娇笑着道:“很多人都这么说过,不过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说呢?”

  “咕咚!”

  大柱当然不是在说话,而是不能自控了咽了一口唾沫下去,下面的小兄弟也有抬头之势,刚猛无比。

  “呵呵,小兄弟火气很旺啊,有很长时间没做那事了吧,要不要姐姐帮忙呢?”女人凑近大柱耳边,呵气如兰的诱惑道,小手在那里一扫而过,还弹了一下。

  大柱心神一荡,有种灵魂出窍的错觉,血脉膨胀好似做火入魔,忍不住喘着粗重的鼻息望了一眼挑逗自己的女人。

  近距离看,他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赶紧掩饰了过去。

  作为一个洁身自爱的好男人,他对女人方面的幻想自然也是少不了的,虽说这个女人远看长得还可以,但是近看就不怎么耐看了。

  他本来有所抬头的兄弟,也安静了下来。

  作为欢场女人,大柱的虽然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被她察觉了,脸色微微一变,却同样掩饰得很好,做出伤心状道:“小兄弟如果喜欢嫩一点的,我们这里也有哦,总之我们的服务,就是要客人满意的。”

  大柱好不容易才将欲情给压下去,自然不愿意再玩火,就小心的道:“我暂时不需要那种服务,我是李所长社会上的朋友,今天来主要是有些情况要跟李所长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在哪里啊?”

  女人便有些不高兴了,看了一眼大柱,没答话。

  大柱尴尬了一下,忽然想通了什么,便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张汉堡店里付账的时候,老板找给他的50块钱。

  女人见钱眼开,果然又恢复了热情,笑眯眯带着大柱走过了走廊,然后指了指一个房间道:“喏,李所就在里面,不过你最好现在别取打搅他,待会儿等里面的姑娘走了你再去,跟李一起来的兵哥,也在他隔壁房间嘿咻,呵呵。”

  大柱赶紧摆摆手:“我知道了,谢谢这位姐姐,我先去前面的公共区域等下,不麻烦你了。”

  被称为姐姐,女人的心情还是不错的,抛了个媚眼,这才离去。

  50块钱的小费,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21世纪才刚刚开始的年头里,物价还没那么疯狂,一盘带肉丝的小菜,这时候也还不过三五块钱的样子,大米没疯狂涨价,点一盘菜,吃十几碗米饭的投机者饭店也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这时候普遍的规矩就是米饭不收钱呢。

  等女人走远了,大柱面色一凛。兵哥,那不是县里手下最多,砍人最猛的黑道老大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