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柱趁着一个夜晚医院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了出来。

  他没有赵老师的电话,但是从乔县长的话里,他似乎能够感受到,赵老师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所以他就更加不敢在没有得到赵老师的同意之前,带人去见老师了。

  天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生气,而且大柱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分量想的太重,只有态度放得低了,才能避免少受到打击。

  趁着夜色,他就来到了赵老师家的门口。

  看到赵老师房间的灯是亮着的,大柱松了口气,已经夜里11点了,但他还是硬着头皮上去敲了门。

  “谁呀?”赵老师沧桑的声音传出来。

  大柱连忙道:“老师,是我,秦大柱。”

  赵老师给他开了门,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出院了?”

  大柱愣了下,很快想明白了个中关键,老师知道了自己住院的事情,那么也就是说,他很可能也已经知道自己在派出所发生的事情了?

  “别站门口了,进来屋来说吧。”赵老师让了一步。

  大柱知道老师不是个喜欢别人太过客套的那类人,便嘿嘿笑着径直走了进去,倒了两杯水,虽然是自己口渴,但看上去就好像是考虑着老师的需要才这么做的一样。

  赵老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得出来很喜欢大柱的这个做派。

  “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次的事情闹得很多人都牵扯了进来,他们的阻力是很大的。我只能告诉你,你坐牢肯定是不用的,但是档案上会不那么好看。”赵老师沉声道。

  这事他已经跟几个人说过了,但是效果似乎不大,具体的发展情况,已经脱离了大家的预测,所以连赵老都不好再过分插手了。

  他还以为大柱来,是想问他关于自己事情的结果的,以前别人求他办事,基本就是这个程序。

  大柱却有些莫名其妙,问道:“老师,什么情况?”

  “你不知道?”赵老师不爽的瞥了一眼大柱。

  大柱讪讪一笑,心里被老师的话说得多少有些不安,但还是壮着胆子答道:“我真不知道,今天才从医院醒过来,之所以第一时间来老师这里,是有事情要跟老师谢罪的。”

  赵老师盯着大柱的眼睛看了一会儿,问道:“谢什么罪?”

  大柱明显感受到了老师的冷淡了,惊了一下,便将自己于乔县长的交谈一五一十说了出来,生怕老师会生气,讲的时候就一直在看老师的脸色。

  赵老一听,原来是这个事情,倒也有些老脸微红,他下意识的把一个人想得复杂了,以为学生借着自己的名头在外面搞事了呢!

  叹息一声,他没理乔振天的那茬,而是把这些天公安局关于大柱事情的最后论调,跟大柱讲了一遍。

  邢局长的人在监控室里监控的内容太少,仅仅只能把王浩一个人送进监狱而已,李所长勉强沾了点连带责任,但警局内部的处分意见也就是一个不痛不痒的警告,另外焦少和王少参与的过程,都没能监控到,所以他们一样没事。

  大柱脸上虽然看上去波澜不惊,其实心里怎么个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坏人运气也太好了!

  当然,除了遗憾之外,他更多的还是对乔县长的感激,原来这一切是乔县长运作的。他有个疑问,乔县长是怎么知道自己出事的?

  这个问题,赵老师也没有答案,不过他人老成精,是绝对不会相信乔县长自己所说的,他是从小吃摊上听来的鬼话。

  “你记住这份恩就行了,乔振天那人不错,或许以后你会知道得更多。”赵老师便点拨了一句。

  “老师,你刚才说,我档案会不好看,这又是怎么回事啊?”大柱将不明白的问题暂且放到了一边不去想,而是问起了跟自己相关的内容。

  赵老师颇有些无奈的感觉,向大柱解释道:“你毕竟把人家的手指砍掉了,根据在场警察和群众的描述,你的确构成了防卫过当!”

  大柱急了,忙说道:“可是是他们逼我的,我不砍他,他们就会打我,而且他们到了派出所还折磨我,我……”

  “大柱!”赵老师打断了他。

  “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一码事归一码事,街上的事情你的确是构成了防卫过当,我说过了,你不会坐牢!”赵老师强调道。

  大柱这才放宽了心,刚才他倒是忘记了老师一开头说的话,说他不会坐牢。只要不坐牢,就没什么大不了的,男子汉可以扛得住!

  “那派出所的事情怎么算?”大柱愤愤不平的追问道。

  赵老说:“派出所会给你一千块钱,作为对你的赔偿,王浩知法犯法,一撸到底,判刑三年,没有缓刑!”

  酷“L匠网永l@久R9免费n看W…小}说;(

  大柱于是就没有说话了,有一千块钱的补偿,还是比较实在的,而且王浩坐了牢,他就算被打了,现在怨气也消了大半。

  “哼,这事我是交给乔振天去运作的,没想到他还是魄力不够,给运作成了这样,说是什么不得不权衡各方势力的联合和反击。大柱,你记住了,这事上乔振天欠你一个人情,将来他要是还掉也就算了,不还的话,你来告诉我!”赵老忽然严肃的道。

  大柱怔了怔,这什么情况,有些弄不明白了,但他还是乐意接受这个结果。

  随后他从赵老那里得知,他的判刑情况是判三缓二,三年有期,缓刑两年执行,基本上是不可能执行的,想执行就得过赵老师那关。

  “老师,那乔县长跟我说的,一起到你这儿来一趟的事情,你到底怎么个想法啊?”一切都搞清楚了之后,大柱就看向了老师,老师还没回答这个问题呢,这才是他这次前来的主要目的。

  赵老闭上了眼睛,过了半晌道:“这事不急。”

  大柱咧了咧嘴,你是不急,人家乔县长可是盯着自己呢,看来要在医院多呆一阵子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只好释然。

  离开了赵老师家,大柱心情不错。重新躺到了病床上,他在想,以后自己估计是没办法跟大多数人一样,过安宁的生活了,档案有污点啊!

  他甚至为这事失眠了一宿,生活在社会上,又怎么可能完全无视别人的看法,判过刑,就算没坐过牢也会有人瞧不起的吧?

  苦笑了一声,大柱默默想到,看来要更加努力向上一些了,否则起点低,还不努力,会被人戳脊梁骨骂废物的。

  有了这样的心思,他就没打算在医院里长待了,至于乔县长那里,逼急了就实话实说,说老实暂时不想见他就是了,又不是自己的罪过。

  第二天,他壮着胆子叫乔依依又跟乔振天打了个电话,他接过来说道:“乔县长,打扰你了,我想出院了,听说我有一笔派出所的赔偿费,不知道去哪里能领导?”

  乔县长和蔼的道:“大柱啊,不打扰。怎么这么着急出院啊?这样,我帮你把那笔钱带过去,你现在伤应该还没完全好。”

  大柱连连道谢,这真是极好的!

  他自己的问题说完之后,就把电话交还给乔依依了,也不去听他们父女俩说什么,去到卫生间换了衣服。

  乔依依这小妞真不知道前些天是怎么照顾自己的,见自己好了,完全就是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岂有此理1他只好自己办理好了出院手续,因为政府那边打过招呼了,全部是公费,所以大柱办起来没有压力。

  大柱在病房里等了一会儿才等到乔县长,他果然就给了大柱一千块钱,不多不少,粉碎了大柱认为自己提前出院可以多拿点钱的美好幻想。

  他有些不敢看乔县长的眼睛,因为昨天老师说了,跟乔县长一起去见他的事情,不急!

  乔县长似乎也忘记了这件事,没有再提,对大柱说道:“这次的事情叫你受委屈了,不过也请你相信我,我以我的政治前途保证,将来有机会,一定为你平反这个结果。考虑到你为成年,所以量刑最后还是会减轻一些的。”

  乔依依不清楚状况,就惊声道:“大叔要判刑?”

  大柱看了看乔依依惊慌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仿佛有一汪清泉淌过,值了!

  “呵呵,你看看你,人家小秦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放心吧,判刑也不一定坐牢,大家心里清楚得很,这就是给某些人面子的做法,敢太过的话,爸爸我也不是好惹的!”乔振天就显出了些霸气,气势一下子震得两个小辈不敢说话了。

  乔依依更是看了大柱一眼,偷偷吐了吐舌头。

  大柱则咽下去一口唾沫,天杀的,又勾引老子!

  “小秦,我调查了你家里的情况,挺不容易的,以后就住我们家吧?”乔振天也知道自己似乎太过严肃了,就转变了下态度,微笑着对大柱邀请道。

  大柱没想到乔县长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各种想法交织着,很有些意动。

  “爸!”乔依依羞红着脸,喊了一声。

  这不是让她跟大柱同居吗?爸妈一天到晚的不在家,是不是有点引狼入室的嫌疑了?

  大柱就更不好说什么了,他不清楚乔县长说调查过家里的情况,到底调查得多么深入了,会不会连自己当初应聘家教老师的时候谎称是大学在校生也查出来了?

  或者说,他根本就是那么一说,谁会没事来查自己这么一个普通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