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局长来到审讯室的时候,就看到了被打成猪头的大柱正无力的垂在半空中,尽管在监控室里的时候就知道了状况,但亲眼见到,还是气愤得不行。

  他狠厉的目光瞪向了王浩:“给我铐起来!”

  几乎是吼出来的,邢局长明白,今天自己的治下发生了这么恶劣的事件,而且乔县长亲自过问了,那就必须要严肃处理了。

  而且,他也正好可以借这次机会,好好立一下威风。

  基层现在的一些事情做得越来越过分,迟早要出乱子,正如乔县长说的,万一影响到了自己,那可就冤枉大了。

  他也调查过了,这个叫秦大柱的年轻人,就是乔县长家新请的家教先生,他之所以如果果决的就把王浩拿下,也是为了要做给乔县长看。

  既然要靠过去,姿态起码就得做足了。

  王浩傻眼了,局长进来的时候,他还没怎么意识到危机,只是吓了一跳,刚准备敬礼,却被同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铐起来了。

  他知道,这次自己可能栽了。

  双目失神的王浩被架着拖出审讯室的,忽然就看到了昏倒在监控室的李所长,心里更是拔凉拔凉,无解了啊!

  审讯室里,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将大柱给放了下来,然后赶紧送了医院抢救。医生说,病人的情况已经构成了重伤,并且出具了证明。

  大柱知虽然昏迷了,但基本的情况还是知道一些的,他对那个救了自己的人很感激,似乎听到有人喊他局长。

  竟然真的有人救了自己,他感觉好像做梦一般,终于可以安心的休息一会儿了。

  本来只想稍微休息下,可是他的精神消耗太严重,一下子就睡了过去,而且还睡得死沉死沉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不知是过去了多少天,大柱意外的发现,自己病床前趴着一位小美女,脸庞略显憔悴,因为睡得太熟,嘴角还流出了口水。

  是乔依依!

  最cL新章K节》?上Z酷o匠L网}

  乔依依怎么会知道自己住院的事情,他想啊,就算派出所要通知家人,也应该通知父母才对啊。

  随即,他想通了一些东西之后,就是吓了一跳。

  自己老是出状况,乔家还愿意聘请自己这样一个祸事不断的人当乔依依的家教老师吗?

  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岂不是泡汤了!

  想到这些,他就有些着急了起来。身体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加上急火攻心,他便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乔依瞳觉察到有动静,本就是浅睡眠,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揉了揉迷糊的双眼,他擦掉嘴角的口水。

  发现大叔竟然醒了,她惊喜道:“大叔,你醒啦?”

  大柱被咳嗽呛得厉害,没有回答她的弱智问题,心里想的是,这不是废话吗,不醒过来我能咳嗽?

  不过他还是非常温柔的对乔依依笑了笑,这时候他当然要表现得态度好一些,万一乔依依家里不请自己当家教老师了,他就失业了!

  乔依依对大柱如此温柔的做派似乎有些不习惯,讪讪了回了一个笑脸,然后快速把手里的言情小说藏到了被子底下。

  做完这些,她才整了整因为睡觉而弄得有些凌乱了的衣服。

  然后,当着大柱的面,她拿出了她那漂亮的粉红色翻盖手机,按了几下,等电话通了,便甜甜的道:“爸,他醒了!”

  大柱耳朵动了动,想听清电话里说的什么,竟然真的听到了!虽然声音很微弱,但却非常清晰。

  他等乔依依打完电话,忽然问道:“依依,你开的免提吗?”

  “废话,我没事开什么免提!大叔你想什么呢?还有,我听你刚才叫我依依,喝!叫得很亲热呢,哼哼!”乔依依嬉皮笑脸的道。

  大柱一回味,可不就是那么个情况么。

  他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被小狐狸精这般调戏!还好刚才咳嗽咳得脸本来就是通红一片,倒也看不出来异常。

  “可能睡的时间长了些,所以脑子犯糊涂了,你要是觉得我叫你依依不合适,我以后还是叫你全名好了。”大柱只好如是说道。

  “切,我就跟你开个玩笑,瞧把你吓得,大叔还真腼腆呢,嘻嘻。”乔依依贼兮兮的道,眨巴着漂亮的桃花眼,快要滴出水来了。

  大柱就感觉,彻底被这小丫头给打败了,他甚至在想,自己不会是动心了吧?这还了得!赶紧收敛心神,默念阿弥陀佛,闭口不言,言多必失。

  从他刚才在电话里听到的内容分析,乔依依的爸爸马上就要赶过来。很显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事情。

  不知道他会怎么看待自己的事情呢?

  乔依依见大柱拖着下巴自顾自思考起了问题,完全不搭理自己的了,就很是气馁,恨恨的咬了咬牙,抓过那本言情小说,又看了起来,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看得进去了。

  乔振天大概是在一刻钟之后到的医院,虽然县政府离县医院路程不多,但来得这么快,还是让大柱吃了一惊。

  这是不是说明,乔依依的父亲,对自己的事情非常上心呢?

  乔振天并不知道大柱的心理,来到医院病房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女儿赶了出去,说是有事要跟小秦单独商量。

  大柱心里一阵慌乱。

  说实话,他很在乎自己的家教工作,如果没有这份工作,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县城里他唯一能够找到的另外一份工作,就是工地小工,可是也因为跟老板闹了矛盾,不可能再回去了。

  “小秦啊,你的事情我了解过了,派出所方面在做工作的时候,太不像话了,很欠妥当。打你的那个警察,我们已经抓起来了,很快也会顶罪,一定给你讨回个公道。另外,你住院的一切费用,都由我们政府方面承担,会赔偿你的误工费,你要专心养病,争取早日出院。”乔振天不愧是领导,关心起人来,很能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大柱赶紧动了动身子,表示感谢,这些才是他最看重的,实惠!

  “那个,请恕我冒昧,我还不知道您在政府里面当的什么官,所以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大柱怯生生的道。

  这话说出来,他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乔振天是他的主顾,可是他却不知道主顾的情况。但这也是有原因的,若换成别人,直接喊乔先生就是了,但是对方是政府官员,喊乔先生就不太应景了。

  而且,他应聘的时候,总不能什么都问吧。倒是后来他忘了问一下乔依依她家里的状况,这的确算是一项失误了。

  “我是常务副县长,你叫我乔副县长就可以了。”乔振天笑着道。对大柱不认识他,他表现得很理解的样子。

  “乔县长,麻烦你了。”大柱便道。

  乔振天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大柱,心里暗暗对他多了一分重视,大柱并没有顺着他的话叫自己乔副县长,而是把“副”字去掉了,很有慧根啊。

  他笑得更自然了一些,高兴道:“小秦啊,你是依依的家教老师,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了,不用这么见外。“大柱感动得差点就哭了,但总算还是比较理智,乔县长这么说是一回事,他要真那么想可就不对了,自己怎么可能跟乔县长是一家人呢。

  感动归感动,他却一直很理性,这时候他其实很想问一句,乔县长对自己这么好,到底有什么企图?

  “听说依依带你去赵老师那里学围棋了?”乔振天忽然问道。

  大柱偷偷瞄了一眼他,发现乔县长看自己的时候,眼神跟一开始有些不一样了,心里就仿佛有了一丝明悟,默默斟酌了一下说辞,认真的道:“是的,赵老师对依依和我都很好,是值得尊敬的老师。”

  “好啊,小伙子就该有尊师重道的想法,你这次的事情牵扯面很大,其实可以听听赵老师的意见,就是连我,都经常需要去老一辈那里取经的。”乔振天唏嘘的道,竟然是跟大柱谈起了自己的人生心得。

  堂堂副县长大人,为何要与自己用这个态度说话?

  大柱的心里翻江倒海的思考着,却怎么也想不通,人情世故他是练达的,可毕竟眼界和阅历有限。

  “乔县长,我可能睡的时间太久了,好多事情到现在道还不是很清楚,如果乔县长认识赵老师,能不能到时候帮我跟老师解释下,要不然老师一定会认为是我惹了祸,还故意找借口推卸责任。”大柱想了想,试探性的道。

  乔振天似有似无的微笑了一下,做出考虑的架势,想了好一阵子才点了点头:“这倒是应该的,等你出院了,我跟你一起去一趟赵老师那儿吧,至于现在,你好好休息,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政府那边还有许多工作等着我,我改天再来看你。”

  大柱赶紧起身相送。

  乔振天诧异了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苦笑着叹息道:“年轻人的身体就是好啊,看你的样子,不出几天就能出院了嘛,呵呵。”

  大柱挠了挠头,他还真是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搁在一般人身上,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可以下床走路了。

  他吃了亏,想着怎么着也得趁这个机会赚点利息回来才是,尽量拖着在医院多躺几天才是正道,反正有误工费。

  看来,赵老师给自己的棋盘,对自己的身体,真的起到了非常大的改造作用!

  “乔县长,不管我伤得多重,迎来送往的礼节,却是万万不能废的。”大柱认真的道,走了两步路,看那样子累得不行了,一瘸一拐的。

  乔县长哈哈一笑,以他的眼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大柱是在装蒜,不过却没点破,拍了拍大柱的肩膀,安慰道:“好好休息,党的天下,不允许任何个别人坏了规矩!”

  大柱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这次如果不是得了贵人相助,他都不知道自己今后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自暴自弃几乎是毋庸置疑的。

  在这样关键的转折点上,听到乔县长的鼓励和浩然正气的话语,他的心情自然是无法平复的,由衷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这两个字,多年后大柱回忆起来,仍觉得有千斤重。因为这声“谢谢”,将他从深渊的边缘拉了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