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乔振天这边活动的同时,焦少也潇洒的“莅临”了派出所,所有的派出所同志都与这位县城第一大企业家的公子点头示意,笑容谄媚。

  什么样的领导带出什么样的兵,他们哪里是人民的公仆,明明就是有钱人的走狗!

  审讯室门口,焦少与李所长寒暄了几句,李所长就亲自为焦少开了门,然后又关上,继续点烟,想到了自己的美好前程。

  “焦少,你终于来了!你是知道我的,软心肠,这小子既然当着我的面睡觉。焦少来了就好了,相信一定有办法收拾得这混蛋服服帖帖的!”

  王少对焦贵还是非常客气的,毕竟拿了别人的好处,总得表现出必要的追随感。谁让人家老爹有钱呢,出入按摩房、KTV、酒吧这些场所,那可都得指望焦少掏钱。

  “嗯,辛苦王少了,改天我们几个心腹的人,一起到仙人阁聚一聚,那里听说最近来了一批大沪都的新人,咱们是如论如何也要第一个尝尝鲜的。”焦少愉快的道。

  他倒是没着急修理大柱,可能先前被大柱剁碎小弟半截手指头的行为,内心里还是有些犯怵。

  “我一切都听焦少的!”王少奸笑着道。

  他虽然本身不喜欢玩暴力,但是玩女人的手段,在圈内那是出了名的花样多,连焦少的很多绝技,都是跟他学的。

  “哼,这小子害老子午饭都没吃,是一定要修理他的。不过我不想亲自动手了,怕脏了手,你去叫几个所里的兄弟来帮忙吧,尽量找胆子大,敢动手的。”焦少看了大柱一眼,纠结了下,还是向王少吩咐道。

  王少嘿嘿笑了笑,他当然知道焦少的心理,这时候他肯定是不能教唆什么的,要不然焦少可就下不来台了。

  “好,我这就出去安排,焦少你先坐会儿。”王少恭敬的把焦贵引到了了审讯室的椅子前坐下来,方才转身出去,把焦少的要求跟李叔叔说了。

  李所长当然乐得如此。

  手下的人下手虽然凶狠,但是毕竟有着长期工作的经验,不至于闹出大乱子,要是交给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儿,那才叫危险。在此之前,他就一直不是太放心。

  事情很快安排了下去,一个五大三粗的好汉主动报了名。

  这位派出所的精英,走进了审讯室,黑背心配运动裤的打扮,卖相倒是相当的不俗,就差能去竞选健美先生了。

  “焦少,嘿嘿,又见面了,想玩什么花样尽管跟我说,我王浩别的本事没有,冲锋陷阵绝对没话说!”这个叫王浩的警察,似乎跟焦少还很熟,就招呼了一声。

  焦少冲他点了点头,满意的勾了勾嘴角。

  大柱知道自己不能再装睡了,抬头睁开了眼睛,理都没理那名警局好汉,只是死死盯着焦贵,一切的苦难,都是这位养尊处优的少爷带给自己的。

  他没有了恐慌,事到临头反而冷静了,也好,能早点有个结果!

  焦贵便是被他看得有些心里发毛,他现在已经将大柱定义为心理变态了,甚至有些害怕,要不是为了面子不得不修理大柱一顿,他都不准备来派出所了。

  “动手!”王少对那名派出所警察吩咐了一声。

  他看焦少的脸色不好看,就知道他是被大柱的给吓到了,心中很是不屑,心说这焦贵到底还是嫩了点,那么点小场面,就吓到了。

  然而,这样的不屑,自然是不能流露出来的。别人怂一点,才能更显出自己的不同凡响,王少此刻的感觉其实还不赖。

  “呵呵,本来还想准备点东西的,既然焦少和王少都着急了,我们就先来点实惠的吧,我的铁拳,也够臭小子受的了。”警察王浩爽快的道。

  活动了下筋骨,他的身上顿时发出骨骼撞击造成的“噼里啪啦”的动静,一下子把人的情绪带着激动了起来。

  “小子,砂锅大的拳头见过没有?”王浩拿拳头在大柱的面前,得意洋洋的比划了几下,套用了星爷的经典句子道。

  大柱心中憋了一口气,便是一口唾沫吐在王浩的脸上。然后,他继续恶狠狠的瞪向焦贵,明显感受到了焦贵的害怕,大柱觉得付出再多的痛苦,也值了!

  “艹!去死!”王浩将脸上的唾沫星子抹掉,恶心的同样“啐”了一口,一拳头砸在大柱的肚皮上。

  “呃!”

  大柱感觉一口气憋在了小腹部位,来回游荡,就是散不去,紧接着肠子好像抽搐了起来,面部肌肉抖了抖,青筋突起。

  “哈哈,爽了没有,再来一下?”王浩抡起了拳头,又是一下,这一下砸在大柱的肩胛骨位置。

  “咔嚓!”骨骼错位的声音。

  大柱嘴唇都咬出血了,手臂本来就是举起来的,这一下手臂就脱臼。骨骼错位的加上体重带来的拉拽力量,让他冷汗直冒,没一会儿前襟、后背就全湿透了,豆大的汗珠如下雨般往下滴。

  焦贵没少打人,可是打人的时候面对大柱仿佛要吃人的目光,还是有些受不了,就咽下去几口唾沫,浑身不自在的样子。

  他的小身板颤了颤,小小年纪就常年不离酒色,自然肾亏得很,心理作用之下,便是紧了紧衣服,感觉有些手脚有些发凉。

  “咳咳,王浩你慢慢整,记得一定要他生不如死,我和王少先出去谈点事情。对了,明天中午仙人阁,我们聚会,你也过来吧。”焦贵再一次被大柱的眼神盯死之后,就感觉非常的不自在了,悻悻然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要出去。

  王少砸吧了下嘴,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不过焦少发话了,他还是得听的。王浩就更高兴了,仙人阁他半个月大的工资也就只能消费一次,这次赚大发了!

  “焦少够义气,放心,您交代的事情,我一定办好。”好汉咧嘴笑道,眼睛里yin光闪烁,脑子里不知道想到些什么了。

  待得焦贵和王少前后脚走了出去,王浩看了看大柱,却是不着急动手了。他揉了揉肉拳头,刚才打在大柱肩胛骨的那一下,他也是忍着疼的。

  “哼,你小子得罪谁不好,偏得罪焦少,这不是找死吗?告诉你,别记恨我,我只是个打手。”王浩厚脸皮的竟然摆出了要跟大柱谈心的架势。

  大柱看了看眼前的人,倔强的咬紧牙关,其实他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楚了,却还是努力记住了这个叫王浩的警察的长相。

  “砰!”

  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小腹上,正中泪腺,大柱情不自禁眼睛里布满了晶莹物,感觉眼珠子快要冒出来了。

  嘴里全是酸腐的味道,即使曾经咽下去过生田鼠肉,大柱仍然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酸水。

  酸水溅到了王浩的身上,王浩皱了皱眉,很不高兴,拳脚更是如狂风暴雨般落在大柱的身上、脸上。

  渐渐的,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感觉到打自己的王浩力量越来越小了,而也他终于在一个瞬间失去了知觉。

  “呵呵,终于要结束了吗?”大柱昏昏沉沉中,庆幸的想到,起码暂时不用那么煎熬了,真不知这样的处境还要维持多久,怎么办?

  逃?

  “是的,必须要逃!”大柱很快就坚定了一个想法,只要能逃出去,只要能重新恢复自由……他想了很多办法,咬舌自尽,装神经病,甚至主动示弱。

  “咦?”

  身体又在自动修复了,虽然修复的速度没有前两次那么快,而且这一次的修复,还让他倍感痛苦,比挨打的时候还痛苦!

  眼睛被打肿了,他从眼缝中,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休息,是打他的王浩。

  手臂动了动。

  “咔嚓!”竟然接上去了。

  “嘶!”他便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浩听到了动静,回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怎么上心,被打成这样,足以跟焦少他们交代了,再打就要残废了,会出事情的。

  “算你小子捡了个大便宜,今天老子不打你了。嘿嘿。”王浩从地上爬了起来,来到审讯桌前,一只脚架道桌上满屁股坐下,点燃了一根烟,好不惬意。

  而大柱和王浩都不会知道,其实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被审讯室的监控录像给录了下来。

  李所长虽然让人把监控设施关掉了,但是邢局长竟然要插手,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些手段,他在来派出所的路上,就已经叫了手下可靠的人留下证据。

  邢局长赶到派出所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监控室,那名心腹冲他点了点头,然后耳语了几句,递给了他一个硬盘。

  “不像话!”邢局长震怒了,直奔审讯室而去。

  李所长脸上阴晴不定,他没有跟着邢局长一起离去,而是赶紧掏出手机,拨打着审讯室里王浩的电话。

  可是这王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关键时刻手机竟然关机了!

  完了!局长大人这是要搞自己啊!

  最新C章节"上酷☆匠网0R

  “TMD,焦贵,王兔崽子,你们害死老子了!”李所长悲呼一声,气血冲头,竟然一下子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